▲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想我山上的弟弟妹妹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馬來西亞沙巴.慈青的使命與承擔〉


慈青學子與沙巴原住民青少年,每月有約;
雖然兼顧學業及上山課輔有許多甘苦和掙扎,
但四年來他們不願放棄——只要想到山上的弟弟妹妹們,
那殷切期盼的笑顏、那顯而易見的改變,
他們說:「做夢都會笑醒……」




於東馬的沙巴,教育環境落後西馬十到十五年;山地的孩子,天生就居劣
勢,卻得站在同一個平台上,與全馬的孩子一起競爭。因為教育程度不高
,他們進入社會後的經濟能力,多低於水平之下,貧窮世代循環。

原住民深居山間,對城市感到陌生與好奇,易受影響而誤入歧途,教育的
引導更顯重要。二○○二年九月,在慈濟沙巴義診現場,歐陽濟緣見到慈
青和原住民學童互動融洽,基於「孩子陪伴孩子」的構想,他對身旁的慈
青拋出一句:「你們這些大學生,能為原住民孩子做些什麼?」

這話,驚動了沉浸在大學多采生活的梁慧敏(Wai Meng Leong),她感觸
到:「我們可以上大學,但他們的願望只是有書可讀,卻是這麼辛苦。」

「我想做醫師,好回部落幫助族人……」孩童的話語在耳邊縈繞不去,梁
慧敏思及他們不是想賺很多錢,只想為族人服務;雖然生活辛苦,卻沒有
放棄上學。細細咀嚼著歐陽濟緣的話,她想:「幸福的我們,可以為他們
做些什麼呢?」



找到第一個人,就有第二個


沙巴大學是沙巴州唯一一所大學,梁慧敏從西馬來此念書;身為學生的她
覺得:「功課很重要。如果原住民學童沒辦法好好讀書,就會浪費他們六
年堙A為了去學校所走的八小時路程。」

反覆思量下,許多構想在腦中閃動,於是她向歐陽濟緣提出「領養計畫」
,希望每個月慈濟人發放物資時,一起去為學童進行課業輔導。

這個構想得到認同,但「到那塈銣茼P道合的人?」

校園堛熒O青和同學,是梁慧敏能想到的人;見人就說,則是她付諸行動
的方法。「特別是在學校圖書館堙A看到某個人覺得他可以,就去跟他講
。已數不清講了幾多了……」

為了找到願意上山關懷的有心人,她不厭其煩。「領養計畫」得每個月去
一次,每次花五小時車程來回,「早上六點半集合,回到亞庇約是晚上七
點。」當時校內學生少有接觸原住民的經驗,了解梁慧敏的構想後,大多
嚇得說要再考慮。

但梁慧敏沒有放棄,當找到第一個願意的人時,她開心極了:「因為找到
一個,很快就可找到第二個。」鍥而不捨地招募,三個月後的二○○二年
十二月,「領養計畫」終於獲得十二個人的認同及響應。



宿舍堛瑣_撼教育


十二個人的隊伍,剛好一部車的陣容,於是「領養計畫」不再是口頭上的
名詞,這群年輕人懷抱夢想,於二○○三年元月開始,朝著哥打馬魯都的
蘭巴達小學出發。

首次出動正逢開學,少與外人接觸的深山學童,看到這群陌生人浩蕩而來
,全躲在宿舍堣ㄣ悼X來;教這群有志青年不知所措。梁慧敏回憶:「我
們講馬來語,他們聽不太懂。很怕我們……」嘗試帶動團康,但孩子們仍
不出來,於是慈青們直接進到宿舍去。

進到房間,慈青梁光耀很是震撼:「他們的小手髒兮兮,腳趾甲也都黑黑
的,沒穿鞋子到處跑來跑去,腳上帶著爛泥就爬上床……」

滿地泥巴、地板沒掃、廁所沒洗、書架破破爛爛的,眼前景況挑戰著青年
學子的智慧,他們從動手打掃環境做起。

宿舍堹吨纀妏q,孩子們不懂得洗澡,當然也沒有肥皂可用;唯一的一套
衣服幾乎不曾換洗。這群大哥哥、大姊姊於是展開衛生教育。

語言不通,他們用圖片呈現。「一、二年級的小朋友,連掃把是什麼都不
知道,我們就用畫的或是用照片,從最基本的生活教育教起。」梁慧敏說


「我們也教他們沖澡要用肥皂。」梁光耀說:「那些男生不愛用肥皂,我
們就站在浴室門口,聞他們洗過的手,鼓勵他們每次都要用……」

除了洗澡,他們也陪伴孩子洗衣服;將枕頭、被單拿到陽光下曝曬;更進
一步將孩子分組——一、二年級學習打掃環境,三、四年級學習照顧倉庫
,五、六年級學習煮飯、掃廁所等。

幾次下來,孩子們已不再顯得陌生,「第三個月再去時,他們就會牽我們
的手。我們好開心,也較有信心了!」禁不住臉上的笑意,梁慧敏說。



「領養計畫」起漣漪


幾個月後,原本十二人的陣容,在參加者的口耳相傳下,起了漣漪,平均
每次都有三、四十人報名。但因為他們是克難成軍、車輛有限,每次只能
出動二十人;沒能上山的伙伴就做生活、香積等後勤工作,彼此互助合作
,人人有事做。

建立學童的基本生活教育後,他們開始分組課輔。每人負責領養及教導兩
至三位孩子課業,並輔以「靜思語」和手語團康教學。一段時間下來,孩
子們不論在生活習慣或功課上,都有實質的進步,也能保持宿舍整潔。

蘭巴達小學是慈青領養計畫的開端。半年後,根地咬聖瑪莉寄宿院,因多
數孩子來自問題家庭,歐陽濟緣及慈青們基於一分不捨,將它納入領養計
畫。

二○○三年底,在科優露福利官的主動請求下,慈青前往當地一處女子宿
舍勘察,那埵磲熙ㄛO中學學生,屋子是鄉民不忍孩子流落在外而簡單搭
建的,環境簡陋、周遭野草叢生,教人見而生畏。

慈青許翠琴描述:「那堥S水沒電,床很舊,睡了皮膚會癢,有些人還睡
地板上。」

「環境真的很差,東西也都亂丟。」梁慧敏說:「最讓我驚訝的是,很多
物品黏著紙條,寫著『不要偷我的東西』、『請不要拿我的東西』。為什
麼有人要拿別人的東西?想來讓人很心疼。」

因這堛瑣ル穻~紀較長,梁慧敏深覺可結合彼此的力量,來突破偷盜和不
合的困境。幾個月後,領養計畫奏效,學生成績也逐漸提升,相繼有人升
上高三、考上護專及大學,每個月也和慈青一起關懷布隆本宿舍的弟弟妹
妹們,把他們接來共享家聚時刻。

眾人還為共同的家取了個名字,叫「希望之光女子宿舍」,一掃以往的衝
突和陰霾。而此時,聖瑪莉亞寄宿院的孩子們,也漸漸地肯定自己,教辛
苦耕耘的慈青們很是鼓舞。梁慧敏說:「要集結她們的力量很難,沒想到
她們真能放下彼此間的不合。」



承擔學業與人生課題


領養計畫執行後,慈青們首次遇到學期考試。「還要再上山去嗎?」大家
心堳頇O掙扎。

身為發起人的梁慧敏說:「師伯告訴我們,師公上人希望我們把書讀好才
能去;若要上山,就有很多東西要籌備,無法全力準備考試……」

那時,眾人坐下來溝通、討論,最終決議「不想放棄」。為了兼顧領養計
畫及自身功課,他們將每個人的時間表寫下來,可以工作時就盡量承擔,
該讀書時則全力衝刺,終於圓滿了兩邊的責任。「我們發覺,只要專心、
好好地利用時間,不一定要花很多時間才能讀好書。」梁慧敏說。

不只兼顧學校考試,人生功課也不荒廢,是年輕的心靈跟著領養計畫同步
成長的證明。勇於自我挑戰的梁光耀,就有這分開闊的體悟:「也許我不
再是考第一的學生,但成績還是保持一定水準;雖然學校的功課損失一點
,但人生的功課提升了,感覺真的很好!」

然而,考試不是唯一的考驗。當原住民學童一年一年地入學,代表慈青也
一批批地畢業;需要關懷陪伴的學童人數有增無減,讓梁慧敏思索:是不
是必須放棄其中一些孩子?

然,使命感加上承擔的力量,讓眾心堅定「不要放棄」。他們調整自己能
付出的時間,也接引慈濟少年來補位;進一步地,原住民青少年在慈濟大
哥哥、大姊姊薰陶下,也回過頭來領養弟弟妹妹,添注不少力量,形成愛
的循環。

「他們原本是害羞的、躲人背後的,現在卻可以主持節目、承擔工作,帶
動弟弟妹妹。」梁慧敏表示欣慰。

慈青們兼顧學業與志業,不畏困難的心,讓一路陪著上山的歐陽濟緣語重
心長:「基於愛護他們,有時我也會面臨選擇:該叮嚀他們專心在功課上
,還是鼓勵他們承擔?」

但,把眼光放遠,「當他們由大專青年進入社會後,會是一棵能為人遮蔭
的大樹,而不是需要別人保護的小樹。」於是,歐陽濟緣勇敢放手:「慈
青主導這個任務,需要很大的承擔力,但這也等於是承擔了自己的生命!




再累,都甘之如飴


從亞庇前往孩童宿舍的道路上,有著青翠的稻田和椰樹,為沿路踏實而行
的志工和沙巴大學慈青襯入最佳風景。

歐陽濟緣說:「每次經過這片稻田,有插秧時、有稻穗滿滿時,也有收割
的時候……」在歐陽濟緣心境堙A那猶如慈青和原住民學童一樣,每年有
新的人來、舊的人去,生生不息。「要陪伴年輕人,是把種子種下去,給
予生長的空間;我們在旁幫忙拔除雜草,當秧苗長得不是很直時,要扶一
扶、澆澆水,施肥……」

「把生命用得更圓滿」是歐陽濟緣對慈青和山上的孩子們,最初和最終的
一念心情:「孩子們的成長很重要,若我們不做心會不安;不能因為遠而
不去,何況這個距離是可以到達的,只是要把時間安排好而已。」

原本,梁慧敏只會馬來語,中文讀說寫都不會,加入慈濟後,因為志工及
伙伴們的協助,她已說得一口流利華語。

進行領養計畫時,梁慧敏才升大二,許多人在這時,人生尚待啟發,她卻
已經走出去啟發別人的人生。為此,她放棄諸多大學生活的璀璨,但她無
怨無悔:「我已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覺得自己的大學歷史要這樣子寫。


「分秒不空過,步步踏實做」,梁慧敏深覺大學生活再亮麗,那都只是「
過」罷了,回頭看時是很模糊的。當步步踏實去做,不只在自己心中留下
足跡,也可能印在很多人心上。

參與過原住民青少年領養計畫的沙巴大學慈青,多數人在畢業後回去西馬
,但也有人選擇留下來。梁慧敏說:「當我決定留在沙巴時,父母親雖然
很捨不得,但還是祝福我啦!」

儘管過程中有挫折、有淚水,只要一想到山上的弟弟妹妹們,「連做夢都
會笑醒!」這是所有參與原住民青少年關懷計畫的慈青力量來源;正如梁
光耀引述證嚴上人的法語「心甘情願就累不倒」。再累,他們都甘之如飴






斯里蘭卡南部城市漢班托塔(Hambantota),慈濟辦事處堣@群十幾歲的
當地年輕志工,或趴、或站、或蹲地埋頭書寫卡片,以便歐陽濟緣將他們
的祝福,回寄給沙巴山林堛滬鴞磳謙ЗㄐC

二○○四年底印度洋海嘯發生後,歐陽濟緣來到漢班托塔賑災。之後他回
到沙巴,和原住民孩子分享那期間所見所聞。感受到災民的悲苦,孩子們
將關懷化為文字匯集成冊,託歐陽濟緣捎給漢班托塔災區的人們。

「他們怕災區孩子沒有飯吃,畫了滿滿的飯;用英文寫:『我會為你祈禱
,希望您們趕快好起來。』也有人寫著:『要時常記得笑哦!』……」細
數沙巴原住民孩子們的愛心,歐陽濟緣臉上滿是欣慰:「他們原本的生活
吃不飽,現在卻反過來祝福災民。愛心被啟發了!」

四年多來,歐陽濟緣孜孜不倦地帶領毅力堅強的慈青們,陪伴著這群不向
命運低頭的孩子,讓他們從無法肯定自己到有了方向、懂得自愛愛人,人
生不再只是山林與茫然;努力向學、改變了自我,也等於有可能改變族群
的命運。

歐陽濟緣認為,領養和關懷最主要是陪伴孩子們踏穩腳步,將來不被社會
潮流吹倒。「假使這股清流能布滿整個沙巴的山林,守護著他們自己的族
群,那麼互愛的社會就可以被期待。」

回首來時路,當別人認為那是犧牲時,歐陽濟緣卻認為是一種享受:「不
做心不安。」當初他把慈濟當做生命的一部分,而今,他也把慈青及山上
的孩子當成生命的一部分,在沙巴山林堙A源遠流長。


................................................................................................................................


如賓琳的故事

陪伴,直到站穩腳步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亞庇的里卡士體育館(Kompleks Sukan Kota Kinabalu)堙A原住民學童
生活營正歡樂地進行著。隊伍堿齔蛪O少制服的如賓琳.庫那(Rupilin
Kunal),配合著哥哥姊姊們,帶動學員們玩遊戲。

嬌小的身影,在志工群中若隱若現,然臉上的笑容燦爛易尋,身心盈滿歡
樂,不憂不懼。

而當安靜時刻,小小臉頰上、長睫毛下的一雙眼睛,深邃眼神埵酗@股沉
靜幽遠。那幽遠堙A潛藏著一個年少的記憶,將她十五載的稚氣人生,加
註出一段說起來就會讓人喟嘆的故事。



懷念爸爸,怨恨媽媽


如賓琳的家住在攀朋(Pampang Pvoing)部落,距離蘭巴達小學走路要八
小時。

小學二年級時,父親下山帶了食物到學校給她,當晚和兩位表親相約喝酒
;翌日再見,父親卻臥躺於地上沒了呼吸,頭部有外傷且頸部還流著血。

懷孕九個月的媽媽趕下山,見著丈夫悲慘模樣,很是悲傷。在場的親友都
推說他是「喝酒中毒而死」,教母女倆無奈,帶著有冤不能伸的苦楚回到
山堙C

沒了爸爸,媽媽出外工作養家。這一家,有如賓琳的十個兄弟姊妹,加上
爺爺、奶奶,及叔叔遺留下的兩個孤兒;也因此,如賓琳必需輟學在家看
顧弟妹。

苦撐三年,媽媽決意改嫁。「我們全部都哭!那個人有太太了,媽媽卻叫
我們接受他。」如賓琳說。

然而,繼父也無法照顧家堙A母親只好去割膠。年紀小小的如賓琳必須去
森林奡M覓食物,若無收穫,就得忍受媽媽一頓罵。「我覺得媽媽被人下
了巫術。」無法理解母親的作為,如賓琳幽怨在心。「一次媽媽叫我煮飯
,我不煮,她就給我一巴掌。我把飯碗摔到地上,大喊爸爸的名字。」

這樣一喊,喊出了媽媽心中的怨氣,揚起手打她個不停,直到鼻子流血。

因為常頂撞母親,所以當她再度回到學校念書,在外住宿時沒食物可帶;
肚子餓了就向同學要,若要不到,就趁媽媽不在時,回去向爺爺奶奶要。
「真的沒辦法,就求媽媽給。」她說。



站在校門口等慈濟人救命


二○○三年底,如賓琳由同學蘇西(Susi)邀請,參加慈濟在亞庇為原住
民學童舉辦的第一屆生活營。在營隊堙A陌生又心存怨恨的她,剛開始看
見慈濟人很是害怕;但之後她卻很高興:「因為有很多爸爸愛我,給我精
神上的支持。」

慈濟人的愛和營隊教育,讓如賓琳學習到——每個人都會犯錯,要懂得原
諒別人。於是她放下對媽媽的怨,善解地說:「我們十兄妹的生活都由媽
媽負擔,要想想她的立場。」

回家後,如賓琳一改以往叛逆心情,和順地對待媽媽。這個轉變,也讓母
親修改對女兒的方式,母女倆的感情明顯改善。

然而,平淡的日子對如賓琳而言,猶如一條無法相遇的平行線。寒假時,
她去幫忙繼父割膠,差點受到繼父傷害;接著母親先後兩次收了他人的聘
金,要小學畢業、才十三歲的她嫁人。

小小年紀對婚姻懞懂無知、對學業還有遠大的憧憬,她因而兩度逃家。那
次,她待叔叔家兩星期後,再轉到一位哥哥家去;然哥哥有三個孩子,生
活也很貧苦,無法提供她任何資助。

眼見開學日子到來,想繼續升中學的如賓琳,決意到小學校門口等待,祈
禱慈濟人當天可以出現。

「只要他們出現,就不會讓我受傷害了。」小小如賓琳帶著一顆焦急但又
堅定的心站在校門口,她終於等到了歐陽濟緣及梁慧敏。

「那時她神情慌張,穿著一件很大的校服,原來是跟朋友借的。」歐陽濟
緣和梁慧敏了解她的遭遇後,帶她去買衣服、牙膏、牙刷、毛巾等生活必
需品後,幫她辦理入學;並託老師安排她住進宿舍,安心地升上中學。

「當我等到慈濟人的那一刻,整個心就放下了。假如沒有他們,我就無法
上學。」如賓琳說。



慶幸當年沒有知難而退


「那約是兩年前的事情了。」歐陽濟緣說。

「之前她心中有很多怨恨,每當去挖地瓜或樹薯時,就拿刀砍樹,發洩怨
氣。我們鼓勵她認真讀書,以後才有更好的未來。」梁慧敏說。

歐陽濟緣補充:「她怨的是:為什麼這麼多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爸爸
意外往生也沒人幫忙……」

在慈濟營隊中,如賓琳到智障院服務,也看了「父母恩重難報經」的影片
,知道人要及時行善行孝。因此,她寫下參加營隊的心得:「師公上人要
我們報父母恩,所以我不再氣我的家人。」

十一個月後,她在慈濟人的鼓勵下,勇敢地返回逃離的家。對家堛漲身
,始終柔和聲色。

如賓琳的母親見她轉變,知道自己婚姻的不幸,因而決定離婚。上法庭那
天,如賓琳正好承擔營隊工作,本來要陪媽媽去,但媽媽叫她一定要到營
隊幫忙。「因為若沒有慈濟人,我就不會改變。」

如今,如賓琳是哥打馬魯都中學二年級的學生,每個月在志工及慈青的關
懷下,快樂認真地學習;也在慈濟營隊中擔任幹部,引領著弟弟妹妹們學
習。

「我現在有了第二個家,那是慈濟人給我的。」心情已然開闊的她正努力
向學,期待走向光明後,要去幫助比她更困難的人。在她小小的心靈,藏
著一個大大的願望:「我想成為醫師,回去花蓮見師公上人,在慈濟醫院
幫忙病人。」

「雖然現在的我,是在部落媢C蕩,但我會在幫助別人之前,先照顧好自
己。」沒被命運打倒,如賓琳單純地說著。

十多歲的小女孩,克服了坎坷的成長過程,彷彿一棵脆弱的新芽成長茁壯
,讓歐陽濟緣眼塈t淚:「假如沒有人幫忙,她一個人要面對那麼多壓力
,怎麼能走過來……」

「好在當初有做。」哽咽在心中,歐陽濟緣說:「好在當初有把握因緣。
那是不能說困難的;因為比起他們的困難,我們遇到的根本就不算難!」


................................................................................................................................


一條不後悔之路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山林堙A和如賓琳有相似命運的孩童,不知凡幾。歐陽濟緣坦言:「我們
是小麻雀,力量很小,但能關懷幾個,就關懷幾個,盡力而為。」

從小,歐陽濟緣似乎就有助人的天性。學生時代見越戰難民陷於苦難,他
在同學間發起勸募,將募得款項寄至報社,以慰苦痛。

曾經,慈濟志工邀請他聆聽一場幸福人生講座,他沒有參與。一九九六年
,在吉隆坡的一場研討會上,聽到社會服務及正確人生方向時,他自認沒
有做得很好,當下在一張紙上寫下:「加入慈濟,永不退轉」。

那次,他自吉隆坡飛回亞庇後,直接趕至一家老人院,和太太及女兒會合
,參與慈濟志工送愛至老人院的行列。隔天,住家附近發生一起火災,他
迅即加入勘災、物資採買及發放工作,從此把自己和慈濟連結。

原本,他對錄影一竅不通,但用心參與影視培訓,承擔起記錄慈濟歷史的
工作;另一方面也參與訪視、義診、發放,及帶動慈濟青年等。因為一分
認真和一分未泯的童真,他亦父亦友的長者形象,逐漸在慈青群中形塑。

一次,他帶著慈青回花蓮,參訪慈濟人的心靈故鄉,上人輕輕一句:「要
把慈青孩子帶好。」讓他銘記於心,返回沙巴後立即組織慈青功能架構,
帶他們辦營隊、參與環保、關懷老人院和智障院,成為沙巴慈青們尊敬的
長輩。

關懷原住民學童的這條路上,有形無形的障礙,增添歐陽濟緣和慈青路的
崎嶇;但為了給貧苦的孩子平等的教育機會,他們堅持心念,在遙遠沙巴
的山林堙A和原住民學童們相伴著成長。

一分孤然的心情,要帶領大小的孩子們,歐陽濟緣說:「這是沒有後悔的
路。一如當年我參加慈濟時,就告訴過自己,這是沒有後悔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