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傳授愛子果雕藝術 林梅珠用愛止淚
◎撰文/李玲 攝影/顏霖沼
十二年前台中衛爾康西餐廳大火,
奪去廚師兒子的生命,
她哭到淚乾、心空茫;對人生感到絕望。
愛的陪伴讓她慢慢遠離悲傷,
她拿出兒子留下的水果刀,雕刻思念,
也將這分美的技藝傾囊相授。
迎著陽光、將陰影拋在後方,
在轉身之間,林梅珠轉出輕安與智慧。




大里市,與台中市只有一橋之隔;它保有著鄉村的純樸,又有新市區的大
樓景觀,外環道路四通八達,夾雜著新舊文化氣息。

晚間七點左右,一棟透天厝一樓,二十八坪的空間燈火通明。近三十位婆
婆、媽媽已將九張長形會議桌坐滿,他們是參與今晚開課的第二期果雕學
員。

「梅珠師姊來了!」

林梅珠拉開鋁門,手上還提著三大袋水果。學員們接過水果,忙著清洗、
分配,整理盤子;沒人指揮,卻井然有序。

沒多久,盤子都擺放好了,一粒紅通通、又大又香的蘋果,兩個黃澄澄熟
透的楊桃,及一堆聖女小番茄。

「大家都拿到水果了嗎?準備開始嘍!」時鐘剛指向七點半,麥克風就傳
出林梅珠的聲音。她順手從工具包內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器具中,快速
地挑出大兒子遺留下來的水果刀。

「請各位看我這邊——先以水果刀將蘋果切成八份;接下來,用雕刻刀在
表皮下方輕輕劃兩刀,就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兔子耳朵,將它泡一下鹽水,
放到盤子上。八份一一切好,再移到大盤中間稍微整理,是不是又像盛開
的花瓣?」

「一刀一刀慢慢切,不用急,心先靜下來,切水果也是一種修行喔!坐著
如果不好切,可以站起來。等一下我會到各位面前,一邊看一邊教……」

林梅珠全部繞完、看完、教完,花了將近四十分鐘。

「接下來,我們切楊桃。先把楊桃拿在手上,將稜角削去,頭、尾修平。


「將楊桃立起來,像這樣。再拿雕刻刀,在大約兩吋高度,從每個稜角斜
切五公分深度,就完成了一個蓮花座。今天的楊桃比較大,大約可切三座
,剩下的蒂頭部分,正好可以擺放在蘋果中央,成為美麗的花蕊。」

「將顆顆鮮紅的小番茄,圍繞在蘋果四周,再將楊桃蓮花座擺上,就完成
了。哇!是不是很漂亮,不但可以美容,還很『養眼』唷!」

「好漂亮喔!老師,我要將成品整盤帶回去,讓先生看看我的功力。」一
位學員說。

「老師,其他水果怎麼排才漂亮?」學員的提問,讓林梅珠想起,自己也
曾問過兒子相同的問題。

「只要你學會了切,自然就會排!」林梅珠脫口而出。

林梅珠還告訴大家,不論是自己要吃的水果,或是為客人準備的水果,要
盡量選用當季的,因為農藥少、價錢也較便宜。

課程在歡笑聲中過去了,雖然站了兩個小時,林梅珠一點都不覺得累,因
為她要將兒子的好手藝傳承下去,「只要有人想學,我就會一直教下去。




衛爾康大火,擄走愛子


眼前,精神奕奕、充滿活力與自信的林梅珠,與十二年前,滿腹怨恨、對
人生充滿絕望的林梅珠,可是天壤之別。

翻開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六日出刊的各大報,頭版頭條都以斗大標題,報導
台灣歷來死傷最慘重的單一火災事件——台中衛爾康西餐廳大火,六十四
人死亡、十一人受傷,包含七位廚師因逃生困難而全部不治;林梅珠的大
兒子智明即是其中一位。

林梅珠還記得二月十五日那天,她一如往常坐在客廳窗邊,專心修改衣服
。近午,智明吃過飯,穿上外套,打了聲招呼說:「媽,我要去上班嘍!


「好,車子騎慢一點喔!」腳踩縫紉機的林梅珠,頭抬了一下,目送智明
出門;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一抬頭,竟是和兒子的最後一面、最後一句話


林梅珠的先生林正森,在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擔任公務車駕駛,晚上七
點多載送檢察長外出;才抵達台中火車站前,中正路、中港路、五權路已
遭全面封鎖,人車都不得進入。從交通警察口中得知,中港路衛爾康西餐
廳發生大火。

「菩薩保佑!三天前,我兒子已調往文心路的分店上班了。」面對檢察長
的關心,林正森沒有多想,將長官送達目的地後,隨即開車返家。

適巧弟弟偕同友人來訪,聊天時他隨口提起衛爾康西餐廳火災一事。忙著
煮晚餐的林梅珠聽到後,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她責怪先生:「兒子就
在衛爾康上班,這麼大的事情,怎不早講!」

「不要緊張!兒子在文心店,又不是中港店!再說,廚房有後門,廚師要
跑應該很快,不要想些有的沒的。」話雖如此,看到妻子神情緊張,林正
森馬上打呼叫器給智明。

許久不見智明回電,林梅珠早已坐立難安,直催促先生到現場了解情況。

「大哥、大嫂,你們不要開車,我送你們過去!」火場附近道路全面管制
,夫妻倆只好請小叔東走西繞,好不容易才來到餐廳後方停車場。林梅珠
一眼就看到兒子的摩托車,突然又看到一個熟人——雙眼發紅的總鋪師阿
福,慌張地上前說:「怎麼辦?一位師傅都沒有出來,林智明也在堶情K
…」

「今天這邊生意特別好,我打電話請智明過來幫忙;他到達後,我才放心
離開。前往文心店途中聽到消息,又急著趕回來……」

聽到阿福親口證實兒子身陷火海,林梅珠立刻雙腿發軟、跪倒在地,號啕
大哭。



從醫院找到殯儀館,終於絕望


「聽說傷者已送到各大醫院急救,你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圍觀者的一
句話提醒了林正森,他拉起悲慟欲絕的妻子,儘速趕往中山醫院、中國醫
藥學院、榮總……最後在林梅珠要求下,小叔將車子開到了殯儀館。

此時的殯儀館,彷彿人間煉獄,兩側走廊上,盡是燒焦變形的遺體;由於
一時送來太多往生者,館方連夜搭設帳棚才有辦法安置。

到了深夜,仍是無從找起,林正森只好勸妻子,回家等候消息。無法入眠
的林梅珠坐在客廳,連電視都不敢開,生怕兒子的名字會出現在死亡名單
中;一聽到摩托車聲響,趕快開門探看。就這樣六神無主地挨過一分一秒
,直到清晨五點多,電話鈴聲響起……林梅珠三步併兩步,拿起話筒,就
叫「智明」的名字。

「對不起,這堿O派出所,請問是林智明的家屬嗎?麻煩你們到殯儀館協
助認屍……」彷彿七魂六魄已散盡的林梅珠,在先生攙扶下,重返殯儀館


昏黃燈光下,現場一片尋找親人遺體的哭泣聲、詢問聲,有如世界末日般
。要從整排罹難者當中,翻開黃布一一指認遺體,實在傷心,林正森靈機
一動,打兒子的呼叫器,鈴聲果真響起,循聲找去,「這堙B這堙A就是
這具!」

看見臉孔、雙手被黑煙薰得漆黑的兒子,林梅珠的眼淚再度潰堤。林正森
只能強作鎮定,一方面安慰妻子,一方面辦理認屍手續。

天色漸漸露出曙光,不知哭了多久的林梅珠,耳邊突然傳來慈濟志工們的
輕聲話語:「先吃點東西暖暖胃吧!既然緣分盡了,就送他一路好走!」
林梅珠抬頭一看,是位師姊雙手送上還冒著熱氣的湯麵。

淚眼模糊中,林梅珠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梅珠喔!」張雲蘭叫喚了一聲。 

「師姑,為什麼老天要帶走我兒子?他才剛滿二十四歲,還很年輕啊!」
林梅珠說。

「不要難過、不要再悲傷了,上人說,人生的車票買到那堙A就要從那
下車……」張雲蘭的安慰,林梅珠都一一聽進耳堙C

過了幾天,她將慈濟給的急難救助金一萬元,連同兒子退役後的所有存款
湊足了整數,全捐出去。



與其埋怨悲傷,不如擴大愛心


「兒子走了,梅珠的心也跟著走了;天天待在家堶J思亂想,連大門都走
不出去,好像快得了憂鬱症。」林正森說:「我常勸她想開點,但是沒有
用,兩個多月了她還是走不出來。幸好那時慈濟人常來家媄鶱h,鼓勵她
參加各種活動,看看能否讓她遠離悲痛。」

「從那以後,雲蘭師姑不論是去訪貧或做香積,一定都不會忘了我。第一
次去麥寮訪貧,雲蘭師姑要我開車。回家後,我累得倒頭就睡,晚飯都沒
做、沒吃。這才體會到上人說『安心睡、快樂吃、歡喜笑、健康做』的道
理。」林梅珠說完自己都笑了。

林梅珠還記得第二次訪貧的兩戶人家,一個是小兒麻痹的媽媽獨自照顧孩
子,另一個是承受喪夫之慟的太太和五個小孩。「未來他們要怎麼生活?
我開始體悟到人生本是苦,還有什麼好埋怨的!且兒子也沒留下什麼要我
操心的,真的是要感恩。」心門一開,林梅珠整個人輕鬆了起來,「回程
中,大家還好奇問我:在高興什麼?」

兒子往生近一年,一九九六年元月二十四日,林梅珠從上人手中接過慈濟
委員證,法號「慮陵」。她在委員自傳中寫道:「人生短暫數十寒暑,與
其悲傷,不如多去幫助別人;用自己的一分心力,注入愛的雨露,滋潤每
一片需要雨水的地方,做一個快樂的慈濟人。」

「因為兒子是廚師,雲蘭師姑認為我的手藝應該也不錯。」除了經常在活
動中擔任香積志工,二○○四年慈濟推動「心素食儀」運動,林梅珠也受
邀在霧峰開班,教導會眾如何烹煮素食,連續舉辦三個月,每一期都深獲
好評。

後來大家知道林梅珠對水果雕刻很拿手,紛紛要求她開班授課,就選在林
阿純師姊提供大里慈濟人共修的場地。

「在小番茄上輕輕劃上三刀,就是一隻小兔;檸檬可以切成小老鼠;芭樂
可雕成菩提葉;西瓜皮刻出禮佛動作……」一張張美麗的盤飾照片,都是
志工們用心幫林梅珠的作品留下的紀念。

一期五週的課程,學費全免,只收材料費五百元;美美的成品,下課後還
可以帶走。連上了三期課的學員陳容玉,掩不住高興地說:「老師可是傾
囊相授耶!拿回家,老公誇讚手藝好,孩子也說好看又好吃。所以啊!不
論老師在那堭苤A我都跟到那堨h學。」

學員何月雲也分享:「前不久,兒子帶了一位心情鬱悶、吃不下東西的同
學來家堙C我用心切了一盤美美的水果,那位同學既驚訝又感動,不僅拿
起叉子享用,臨走時也恢復了笑容。」

聽到大家的熱烈分享,林梅珠只是笑瞇了眼說:「以歡喜心做本分事而已
。」





「大兒子往生那一陣子,我心堨u有苦痛和酸楚,慢慢才有辦法走出重重
陰影,學會用關懷來取代怨嘆,用愛來代替傷心。」重提往事,林梅珠不
再傷心,也不迴避,微笑中輕安自在說著。

現在的林梅珠,心寬、念純,笑容常掛臉上,誠如她所說:「我做慈濟,
付出無所求,又做得如此快樂,相信兒子在天上看到了,也會微笑的。」


(本文摘錄自最新出版的慈濟道侶叢書《扭轉人生——十二個受助助人的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