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快遞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楊麒麟、盛連金
失去愛子,擁抱全世界
◎撰文/賴怡伶 相片/盛連金提供
「看看天上彎著那半邊月,像那母親側影一樣美,
推動搖籃的那雙手,也推動了整個世界……」
在合唱團「母親的手」歌聲中,
歷經重大創傷的家庭彼此擁抱,接受淚水的洗滌。
他們親愛的孩子,從沒離開而活在心中;
他們已獲得重生力量,用溫暖與熱情,繼續注視關懷這世界。




板橋,楊勝安生前在閣樓的畫室。

高瘦而眉目嚴肅的楊麒麟擰開燈,大桌墨綠毯上架著筆墨,燈泡潤黃光灑
了一桌。一旁,面瘦嬌小的妻子盛連金正遲疑要不要打開抽屜。

「我不曾打開他的抽屜,都是弟弟勝傑在處理的。」楊麒麟說。盛連金從
抽屜翻出一張捲軸出來,還有一大疊黏貼的長幅照片。

楊麒麟攤開捲軸,不意潑出濃墨夏荷,幾朵荷心尚未舒展,還踡在交疊的
畫軸堙A豪放溫婉兼有之。照片中環繞著黃山的氤氳水氣、濃淡雪積,山
勢起伏層層疊疊。

楊麒麟眼中盡是笑,盛連金只是凝視著。

牆角掛著一張油畫,純熟筆法印證了並列的幾幅獎牌,書房堥疆竟㊣薵
美術書籍。這一切,全是房媟茪糷W身著白衣褲、一手執筆墨、側頤微笑
的年輕男子所有。

當他在此,是楊麒麟、盛連金夫婦的驕傲與痛楚;當他不在,卻衍生出許
多愛的禮物……



走在藝術路上

人若向堿搳A立刻會沮喪;若向四周看,就會受影響;但若仰望主,就會
蒙恩福。神啊,我把選擇的責任完全交付給祢,求祢不讓我的腳步走在一
切不是祢命定的路上。當我偏左偏右的時候,求祢讓我聽見祢的聲音。

——楊勝安



身任警政署資訊室主任的楊麒麟,與擔任國小老師的盛連金育有二子。大
兒子楊勝安白淨斯文、沉穩內斂,在高中時便走向美術之路。

勝安就讀高二時的國畫作品「松亭聽濤」,以嫻熟筆法繪出幽然雲氣,獲
全國青年書畫比賽國畫組第二名。

才華且不局限於翰墨之間,再以靜物水彩畫「郁古沉香」獲全省學生美展
西畫第一名。他即以極佳表現保送文化大學美術系,跟隨國畫大師習畫。

天賦優異,表現認真,楊勝安在美術路上大放異彩。卻也為了尋求極度的
「美」,背負高度精神壓力,歷經嚴重憂鬱症與躁鬱症。沮喪、不安、無
精打采、沉默與焦躁的情緒起伏衝擊著他;幾幅狂放圖象,為他生命陷落
時期絢爛留影,他卻無能挽救自己日漸頹危的心靈。

勝安兩次的失控,都在母親深愛、家庭哺養下慢慢康復茁壯。「我將他自
醫院接出,帶他到社福機構服務、到大自然遊覽,希望可以讓他接觸人群
與自然。即使病情毫無起色,我還是繼續努力。」盛連金說道。

曾經他問:「媽媽,你怎麼對我這麼好?」「傻孩子,你是媽媽的心肝啊
!」一句話道盡母愛深厚、走過精神低潮期的艱辛。

在愛的環境中,勝安康復了,自研究所畢業、工作後,為了追求更高藝術
造境,二○○二年七月前往澳洲雪梨臥龍崗大學深造。



生命最深沉的痛

在醫院等待的二十分鐘,猶如一世紀漫長,總算可以進去看你了……遠遠
的就看到你的黑髮,爸爸崩潰痛哭失聲,媽媽怕驚擾到你,不敢哭出聲音
,只得強做鎮靜讓淚水直流。

安!我永遠的孩子。你知道嗎?這個噩耗讓我們原本風和日麗的世界,整
個崩潰了,抹不完的淚水,度日如年的煎熬。你走了,是我們生命中最深
沉的痛。

——盛連金



噩耗傳來在二○○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勝安負笈澳洲五個多月。那天清晨
六點四十分,盛連金和平常一樣準備到學校上課,突然電話響起,是勝安
在澳洲的學妹:「楊媽媽,勝安昨天下午和朋友到海邊玩水失蹤,搜救人
員目前還沒找到他。」

宛如青天霹靂襲擊這家人的生活!三天前勝安才在電話中說,元月三日要
回台灣……他們茫然淚流滿面,急急準備前往澳洲。

第二通來自澳洲的電話,是慈濟澳洲分會志工甘羽南,他從廣播聽到台灣
留學生在臥龍崗附近溺水的消息,從駐外單位處查詢到楊家電話,致電告
知將會盡力協助和照顧他們在澳洲所需。

楊麒麟與盛連金匆忙抵澳。辨認尋獲的遺體、辦妥後事、拜訪勝安的寄宿
家庭、臥龍崗大學……教會弟兄與慈濟志工等團體一路陪伴撫慰;但一家
人撕裂的心不知如何彌補,回台舉辦追思會後,仍哀痛欲絕,籠罩在低迷
氣氛中。

「我每天都想,孩子到底去了那堙H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人生為什麼如此
無常?……每想一次就更覺哀傷。先生更是吃不下飯,每每想到勝安都哭
,比我還憔悴。」盛連金日日哭泣,心碎身傷。

「那時候,翁千惠師姊常打電話給我,每週都邀我們夫妻去參加活動,帶
我們認識很多志工。在分享彼此生命故事中,給予我們心靈滋潤。我那時
想:世界上怎麼有這樣好的人啊?」

盛連金跟著翁千惠參與慈濟活動,「每個月都很忙,忙得沒時間再難過。
」盛連金說:「上人對我開示『要感恩』,感恩上天送給我們二十七年的
禮物。我才轉念思考——是的,我理當感恩;感恩上天、感恩孩子、感恩
所有愛我們、關心我們的朋友,我們才得以度過種種難關。懂得感恩才能
得到快樂!」

由於先生服務於警界,她和先生雙雙成為「慈濟警察消防暨眷屬聯誼會」
志工,並與妹妹們一起加入慈濟委員行列,化小愛為大愛。「受證當天,
人人興高采烈;我靜靜地想,這是勝安送給我們最特別的禮物。」盛連金
說。



眼淚化作祝福

哥,祝福你在神的國度堙A時時刻刻以繽紛的色彩畫出最美的作品,以嘹
亮嗓音譜出動人樂章。其餘塵世俗事,我將為你一肩扛起。

——楊勝傑



每週五晚間,慈警會合唱團練唱。

一週不見的老朋友吱吱喳喳,不時穿插心領神會的宏亮笑聲。活躍主動的
盛連金穿梭其中招呼,甫開完會的楊麒麟也匆忙來到,笑著跟人閒聊。

「各位同學,我們來做發聲練習!」指揮安點各個聲部,老麻雀一一就位
,眼梢還傳遞著未竟的話語,嘴卻彎成O字咿咿啞啞拉起高音,聲音自丹
田到額央共鳴發散,合弦直達心底。

楊麒麟夫妻協助帶動合唱團,團員以警界同仁、眷屬為主,也有一些盛連
金邀請來參與的傷心媽媽。「我了解這些媽媽在孩子出事後,往往悶在家
中不願與人接觸,所以積極請她們來練唱,一方面轉移注意力,一方面又
有許多人陪伴;快樂的練唱,久而久之大家都像一家人了。」

訪問其他團員,竟也不約而同提到:「我們是個快樂的團體喔!」個個笑
開,燦如春花。

慈警合唱團練唱時以慈濟歌選為主,巡演頗獲好評;成立三個月後,參加
全球慈濟歌選比賽,一舉獲得冠軍,之後並受邀赴澳洲舉辦感恩之旅。

透過合唱美聲讓愛遠颺,楊麒麟夫妻更思以其他方式延續勝安的藝術精神
。弟弟勝傑一肩扛起傳遞兄長創作熱忱的責任,籌辦巡迴畫展、架設網站
、設計壁畫,並設立藝術獎學金鼓勵同樣愛藝術的學子。

畫作與活動延展精神,然母親無邊無盡的哀愁,形銷骨立依然無解——於
是盛連金選擇以文字凝固成祝福的姿勢,混合著淚水與傷痛,花數月時間
完成《我兒勝安》一書,詳細描述勝安短暫人生,並收錄親朋好友的追思
;於勝安往生後的父親節出版。

她在序文寫著:「我知道我必須要堅強,我要將勝安戰勝憂鬱症的煎熬,
告訴所有的人,也將勝安熱愛生命、熱愛藝術的精神,永遠傳承下去。」



孩子的禮物

距離勝安往生一年八個月,我們回到臥龍崗。由高往下眺望,整條海岸線
一覽無遺,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勝安,你的朋友、寄宿家庭、師長再度與
我們共聚一堂,不同宗教、語言、文化、膚色……曾經為你哭泣的人這麼
多,謝謝你在世間的用心,我們才有今天的感動。

勝安!我雖然失去了你,但你好像又給了我們全世界。

——楊麒麟



盛連金切切地對彼岸之兒說的話,同樣思念子女的家庭聽見了,並來了。
「陸續有十多位媽媽與我聯繫,問我怎麼度過喪子之痛。」

這正是楊麒麟夫妻回報的最佳時刻:「感謝慈濟師兄師姊相伴,我們才能
很快走出悲傷。我們感同身受,希望能幫助失親的人們不再痛苦。」

李月桂的兒子因車禍離世,在女兒的積極牽線下認識盛連金。她語句緩慢
,低低說著:「剛開始,盛老師常常打電話給我,鼓勵我在想兒子時跟她
聊天。但當時我誰都不想理,不能體會她的用心良苦。」

經過一年餘,李月桂漸漸走出,也陪伴著兩位失親媽媽。「雖然夜闌人靜
時我還是會想兒子,會想哭,但還是希望陪伴跟我一樣經歷的人走出來。
」合唱團練唱時,也能見到李月桂引吭高歌的身影。「我用盛老師對待我
的方式關懷她們,傾聽她們的苦。」

這幾年來,楊麒麟夫妻已關懷陪伴十多個傷痛家庭;陸陸續續,有的家人
出版紀念文集永懷摯愛,更多人加入慈濟志工,學習「放下」。

「陪伴這些媽媽時,讓我更堅強。」盛連金說:「走入慈濟世界,我已經
打開心門,不再哀傷。」

車禍往生的警員、受訓時溺水的消防員、火警造成警員家庭的悲劇……一
個一個故事都很悲傷,然而盛連金未曾退縮,在第一時間便趕往醫院,膚
慰震驚惶恐的家屬。

在這些場合中,偶爾也會觸景傷情。盛連金說:「但是我很快就會想,勝
安是大菩薩,牽引我用感恩的心,做付出無所求的工作。我經過人生無常
,走過來了更要幫助正在經過的人。」

面對無常,盛連金認為首先要膚慰母親的心:「孩子往生,最難過的是媽
媽;我們體貼媽媽心,在旁的其他家屬也會得到安慰。」

盛連金每天的作息忙碌,重心就放在關懷陪伴失親家庭。「我常常福至心
靈,就會打電話或直接跑去找這些媽媽,而她們也會跟我說,剛好想到你
呢盛老師!我說,我們的孩子在極樂世界一定有偷偷打訊息,要我們相互
聯絡、鼓勵,這樣他們才不會擔心哦……」

盛連金親愛的孩子,從沒離開,轉化成另外一種方式,活在她心中。





五月萱草馥馨,感念母親的季節到來,警政署地下室交誼廳滿室三、四十
人熱熱鬧鬧,卡拉OK與餐吧營造氣氛。楊麒麟夫妻舉辦母親節派對,特
意邀來許多思念孩子的媽媽們。

盛連金感性地說:「謝謝大家今天接受我臨時的邀請,陪我一起過母親節
。我也要告訴各位媽媽,我們為自己辦母親節派對,因為每位都是最偉大
的媽媽!」語畢,已有媽媽哽咽……

「看看天上彎著那半邊月,像那母親側影一樣美,推動搖籃的那雙手,也
推動了整個世界……」在合唱團「母親的手」感性歌聲中,擁抱自盛連金
開始串連,一個接過一個,打開每個人的身與心。

總是積極、主動而堅強的盛連金,沉默、穩重而風趣的楊麒麟,終於公開
而情不自禁地,接受溫暖淚水洗滌,再度開放對孩子的思念——而身邊,
有大家在。

昔日,盛連金因哀傷而哭壞了的雙眼,楊麒麟因思念而聲淚俱下的面容,
如今已獲得力量,用積極的溫暖熱情,注視關懷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