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發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體貼設想
讓救災急而不難
◎撰文/邱淑絹
急難救災,總在第一時間動員,
除了速度,更需顧及安全。
為了製作堅固耐用、安全節約的急難救助艇,
一群志工花了四年時間研發,終於實現理想;
為了在缺水斷電的災區供應熱食給災民,
專長汽車維修的蔡堅印,打造出「大愛餐車」。

憑著為人著想的一念初心,他們克服種種困難,
以「創意」提升行善服務品質,以「發明」為行善效率加分,
讓救災急而不難。



................................................................................................................................



門外漢的造船夢
急難救助艇



空氣不甚流通的地下室堙A瀰漫著油漆、黏著劑的氣味,志工們正通力修
飾一艘小艇的外型;綁上繩圈,修邊、塗刷、噴上船名和編號,白底綠字
的救難小艇終於完成。

他們以中型卡車將小艇載至湖邊,裝上船外機,下水啟動試航,乘風馳騁
在遼闊的湖面。

艇上,穿載著全套救生裝備的人員,均是「慈濟急難救助隊」隊員,也是
研發製作出這款急難救助艇的人。

一群非專業的志工,實現了「合心造艇,開發創意」的夢想。




頂著三百六十公分長、一百五十公分寬的發泡棉板,五、六位志工合力將
它置於機器滾輪上,來回壓實,使泡棉板充分黏合。

船體用的泡棉板及其他材料準備完成,鋼板膠、細齒鋸子、電刨刀、修邊
機、研磨機組、捲尺、毛刷、手提小型水桶陸續出籠;各工作小組也接續
登場,完成船基板、船身板、船頂板工程。

歷經四年改良研發,第四代救助艇下水測試,承載十多位壯漢,依然浮力
十足。大家興奮地說:「以前用橡皮艇救災,艇身會老化;沒場地放只能
擺貨櫃,又怕高溫變質。當初只想做一個堅固耐用、安全又節省經費的船
而已,沒想到成果這麼好!」





早年,慈誠隊員們組有「水運組」,在急難時掌握搶救時機,為災民送上
所需物資。正式更名「慈濟急難救助隊」後,每逢水患,隊員們以橡皮艇
為受水圍困的災民送上熱食或飲水。橡皮艇主要靠充氣浮於水面,載重量
小,若遇陸地艇身底部易生摩擦、易遭銳利物刺破,影響勤務。

民國八十九年中秋夜,在一次協助消防局於高屏溪搜救落水民眾的任務中
,前水運組組長吳江松、前慈誠副大隊長蔡秋風,及參與任務的鄭武南等
,見高雄海上救生協會隊員駕駛著雙人救災小艇,輕便的船型加上堅固的
材質,機動、平穩性勝過橡皮艇,心中生起改良慈濟救助艇的構想;勤務
完成後,他們召集隊員商議,獲得支持。

這群志工天真浪漫地想造船,卻全是門外漢,無人擁有專業技術和經驗;
他們前往救生協會取經,經幾次籌備會議後,開始了造艇任務。

眾人為船勾勒出簡單的雛形:「只要浮力夠、外殼堅固,不容易破就好。
」他們約略地畫出草圖,正面的、側面的、平面的,但沒有尺寸規格。「
畫圖時只想到造型美觀、能擺上環保車運送到災區就好;至於船在水堹
否平穩?行進是否流暢?還不懂得去想。」志工韓玉銅說。

只有約略的船樣草圖,一念單純而熱忱的眾人,便齊步往起跑線外衝去。
首要就是尋找材質。韓玉銅說,隊員們從救生協會得知船身材料為「發泡
的海綿」,再經四處打聽,才知那是一種聚胺乙酯的發泡板。

船身材料有了,接著是船體骨架,「有骨架的保護,不但可以強化結構、
磨擦時船身不易受損,且載重量較多,可運送更多人員物資進入災區。」
韓玉銅說。

敲敲打打、黏黏貼貼,志工動員近六十人次,用了八個工作天DIY,在
民國九十年三月打造完成首艘屬於急難救助隊的自製艇;白體綠字、尖頭
寬臀的船隻,被命名為「慈誠一號」。



一波四折,要做就做最好


「慈誠一號」完成後,眾人興高采烈地來到高雄縣永安漁港試船;結果一
試,成就感頓時消減了大半。韓玉銅說:「船身長十三尺、寬五尺、重達
一百一十六公斤,體積龐大,沉重得無法在水中轉彎。不是很理想。」

體積大,是為了想裝載較多物資;過重,乃因用了極重的三十八釐米白鐵
骨架來增加耐受度;不僅靈活度不夠,船隻行走水面上也因過於笨重、船
首翹得太高,看不清楚前方路況。

天真的眾人並沒有因此被打敗,既已白手造了艇,何妨就再動動腦;「我
們在骨架及架構上做改變,讓白鐵尺寸小一點。」韓玉銅說,除了縮小骨
架,船身泡棉板也選擇較小尺寸重做。

再一次敲敲打打,隔年三月又完成第二代輕便型急難救助艇,艇身重量僅
六十八公斤。這部小型船艇雖然輕便,穩定性和載重量卻不符賑災需求。
隊員們又花了一年,改造第三代救助艇;船身穩定度提升了,平衡度卻不
好。

「救災時需要承載大量物資和志工,若船身不穩,怕會翻船。」於是隊員
嘗試在船身兩側黏貼船翼來輔助平衡,果然奏效,但卻容易脫落;大家愈
挫愈勇繼續朝一體成型的船翼努力,於九十三年三月打造出第四代急難救
助艇。

韓玉銅說:「延伸的船翼具有穩定作用,一體成型堪得起人員上下艇時踩
踏。」鑑於發放動線多規畫有兩、三個村莊,遇到水淺處,常得以人力划
行或拖拉救助艇,相當耗費體力,於是他們又加裝船外機馬達,為小艇加
上動力。

遇馬達故障時,小艇亦備有划槳;另有魚雷浮標、救生衣和救生繩袋,救
援距離達二十五公尺;船首有牽引繩,停船時可供固定,遇水淺時,也便
於人員下船拖拉。

這艘救助艇的最高載重量達一千五百公斤,承載三百個便當加上六位志工
都沒問題。「試航時,整整疊上二十個人,它也沒沉!」齊心付出的眾人
圍觀著白色流線型的船艇,此起彼落地說著。

「我們在泡棉內加了彈性塑料,韌度夠,不怕撕裂和割傷;就算艇內進水
或翻覆,船身也不會沉,仍有浮力可以救人。」韓玉銅說。

第四代急難救助艇平衡性好、安全性佳、易操作且堅固耐用。直到此刻,
笑稱「邊走邊整隊」的隊員才感覺技術較為成熟,實是集眾人智慧而成。



土法煉鋼,練出專業專利


韓玉銅說:「橡皮艇出任務要充氣,會耽誤時間,回來要清洗也很麻煩。
我們的急難救助艇不用充氣,回來用清水沖沖即可。」

而救助艇外表看來高貴,造價卻只有橡皮艇的一半,使用年限也長,充分
符合經濟效益。「一艘橡皮艇的使用年限約四、五年,急難救助艇的材質
不易老化,至少可使用十年。」韓玉銅說。

這款實用的救助艇已獲得專利,成為慈濟急難救助隊的智慧財產。身為台
南急難救助隊隊長,也參與造艇工程的方崑旺說:「這都是整合大家的專
長,一起做出來的。」

所謂的「專長」,和造船並無太大關係,不過是隊員們服務於各行各業,
在各自領域中集思廣益,針對問題逐一改良。韓玉銅說:「從第一代開始
,參與過的隊員有服務於中鋼、中船,或是從事製銀、木工、油漆工、鐵
工、電工,還有銀行行員、軍公教退休人員和攤販等……」

非專業,就土法煉鋼,方法再土也沒關係;沒有專業藍圖,就畫草圖,再
一邊製作、一邊修正。隊員中從事白鐵工作的,就充當骨架設計師;專長
焊接的,就主掌焊接任務;骨架完成,船體造型便委託隊中的木工師傅,
以木板模子為外型做修飾。

在中鋼上班的潘順興,認領設計圖繪製工作,他在造船的現場做紀錄,再
將數據匯入電腦修改;「一步一步、一個尺寸一個尺寸核對,把每個尺寸
和步驟記錄下來,回家再慢慢地把圖修正。」

潘順興的工作必須輪班,輪值早班時一星期得工作六天,中、晚班也得工
作五天;救助艇的製作都得要他在場繪圖,壓力不小,幾乎廢寢忘食。客
氣的他淺淺地說著:「有時調班、有時請假,把能挪的時間都挪出來;如
果沒有把材料及尺寸大小記錄好,就怕造出來的船艇不符實際規格結構。


韓玉銅體恤潘順興,感激地說:「我們只告訴他長度、寬度、各個空間多
少,他就去完成。那真的很花時間……」

幾經困難和失敗打造出的專利救助艇,已參與過台南麻豆、北門,及屏東
新園鄉的賑災工作,負責發送熱食和飲水,及幫忙接送被水所困、進出不
便的居民。而從第一代到第四代,他們前後共製作了十一艘救助艇,供予
全台各區的慈濟急難救助隊駐守待命。



改良無止盡,構思第五代


「繩結是有位船長來教我們綁的,不會鬆脫,拉力也很夠……」

「表面本來是一般的漆,人員踩上去後會龜裂,後來用優麗彈性面漆就改
善了……」

「船首的弧度還可以再修一下……」

就著客廳的大電視,隊員們看造艇過程畫面,忘我地討論可再修改之處。

「大家原本都是門外漢,但講出來的話都很專業。」韓玉銅一旁看著,不
免好笑地說:「都是一股熱忱,從摸索中學習。能夠發揮良能,我們感到
很安慰!」

雖已研發到第四代,眾人仍想在小艇底部加個輪子,朝第五代前進。

「因為志工賑災很辛苦,行駛時若遇到水位不足,得連艇和物資一起抬過
去,實在很累。」參與過賑災的方崑旺說:「加裝輪子後,若遇到柏油路
面,可以用推的,等到水深足夠時,再用划槳或動力機。」

如今,他們手中集結的資料、藍圖,專業而完整,甚至有廠商前來洽談合
作意願。不過志工們沒有私心,也沒有營利的計畫:「做的東西能受人肯
定,讓受災的人能好過一些,我們就感到非常安慰。如果海外志工有需要
,我們也願意為他們打造。」

「信己無私,信人有愛」,那是一分為人著想的心念;因為無私,是故天
寬地闊,路途無礙。




克難造船廠

◎撰文/邱淑絹


從第一代至第四代,全台十一艘急難救助艇都在極克難的環境中打造而成


造艇工作最初在高雄新會所進行,眾人利用慈誠勤務協調中心旁的露天水
泥地工作。「當天做完就要把東西收好,隔天再拿出來,以免遭到風吹雨
淋,也把棉屑吹得到處都是。」韓玉銅說。

後因高雄靜思堂動工,遂移師至台南靜思堂地下室繼續進行。「密閉空間
中,不論黏著劑或是泡棉的氣味,都是負擔;工具噪音很吵還有回音,實
在很辛苦。」

志工來自各行各業,只能安排於週末假日造艇。早上八點上工,午餐後繼
續工作到傍晚六點用餐;十點下工後開會,檢討加強及修改處;第二天一
早又繼續上工……

「尤其是台中和宜蘭等地的師兄,來台南一趟不容易;除了採購、備料及
開會說明外,工作得在兩天內完成,時間真的很趕。」韓玉銅說。

當初一念單純的心,從什麼都不懂開始,如今竟然能成功造出救助艇,並
於受災地區發揮功用,是韓玉銅始料未及的。他說:「李義輝師兄的支持
很重要,他從頭到尾給我們很大的發揮空間。」

始終隱於一旁的前南區慈誠大隊長李義輝,不談自己的付出,關心的還是
賑災小艇:「在天候不佳的情況下,師兄們送熱食很辛苦,而且淹水時浮
有鋼筋和漂流物等,隱藏危險。慈濟賑災,還是以安全為最大考量。」


來自各地的慈濟志工,週末群集在台南靜思堂地下室「造船廠」工作至深
夜;韓玉銅(上圖右一)手持救助艇模型向師兄們解說造艇細節。(攝影
/黃裕銘)


................................................................................................................................



溫暖身心的補給站
大愛餐車



大愛餐車又稱「緊急救難餐廚車」。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配備有三個五
十人份的煮飯鍋爐、兩組大型的快速炒菜爐與直徑兩尺半的鍋子、兩組快
速湯爐、一噸容量的水塔、一組加壓馬達、一組進水抽水馬達。進水時,
有一組淨水器過濾水質,以確保飲用水安全。有夜間照明設備,還有排油
煙機及散熱功能。可供四個人同時站立在平台上作業,將車體左右兩側鐵
板掀開,就可當作遮陽板。




發生於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大地震,至今想起仍令人心驚。

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接連而至的劇烈搖晃,撼動沉睡中的中台灣山城;震
盪過後,沉寂的街道剎時人聲鼎沸,警車、救護車的紅燈奔馳閃爍。

黎明初曉,慈濟台中分會已湧進群群志工,為協助賑災而捲袖忙碌。

廚房堙A噴冒著熱煙的鍋爐器具,各就其位炊煮菜餚、飯食;流理台上毫
無空隙地擠滿一雙雙不斷切菜的手。

另個空間堙A大排長龍彼此緊靠的志工,以生產線方式,一個接著一個包
著便當,完成後再一箱箱地抬送出去。「快啊!許多人餓肚子哪!」

災後基礎設施被震毀,在長期缺水、缺電、交通受阻的環境中,居民三餐
難以為繼。於是慈濟人將熱食站搬到各災區,由社區志工就近煮食,供給
生活還未就緒的人們。

證嚴上人巡視災區時,見志工煮食皆在馬路邊,鍋爐、瓦斯桶滿地,衛生
及人身安全堪虞,因此慈示志工策畫機動性餐車。

北區慈誠隊大隊長黎逢時於是找上新竹地區慈濟志工蔡堅印,討論設計機
動餐車的可能性。



喜愛烹飪、擅長維修
 蔡堅印構想實際


蔡堅印專長汽車維修,對汽車構造及零件相當內行,又常在慈濟活動中掌
廚,了解香積所需配備;當接到任務時,他既歡喜又惶恐。

「歡喜有因緣可以設計餐車,又擔心能否如願完成。」少言的他回想當時
心情,一樣字句簡略:「這創意我有興趣,也曉得它的必須性,就承擔了
。」

蔡堅印腦中浮現出兩個構想,一為自主式設計,另一則為被動式設計。「
自主式餐車本身有動力,機動性較高;被動式則是平常備用,有需求時才
用拖車拖著走。」適逢有人捐了部六點四噸卡車,他於是朝自主式餐車研
發。

由於車體改造涉及交通法規,高度、寬度、容量、重量等均需符合規定;
如何將鍋爐、瓦斯桶、水電及工作平台等廚房設施納入有限的空間,並且
還能提高供餐量,考驗著蔡堅印。

他按部就班,先從需求面思考。依他的經驗,準備五十人份飯量,從點火
開始算起,十五分鐘可以煮一鍋;再加上洗米、入鍋、上爐等,總共需要
半小時。「一鍋飯,可以供五十人食用;那烹煮九百人份的餐點,需要多
少時間和配備?若是從早上八點開始上工,十一點就得有成品出爐,如何
讓烹煮流程順暢?這都是設計的重點。」蔡堅印分析著。

剛開始他只會畫平面圖,在向上人報告時,無法讓上人充分了解,上人請
他改畫立體圖時,便被考倒了。

他微皺著眉頭說,要將抽象的設計概念,轉化為立體設計圖,總共經過三
個人、花了近兩個月時間溝通,方才在志工滕宗華手上完成。

在整個過程中,從概念設計、畫圖、做模型、動工到完工,花了近一年時
間;在蔡堅印認知中,只有繪圖部分是唯一的壓力。在以設計圖向上人報
告過後,上人慈示以現有的車輛用木板作樣品模擬。

成品請上人過目後,發現工作平台及樓梯太高,志工上下不便;且駕駛六
噸半的車輛,需要大貨車駕駛執照,因而改以三噸半的車輛來設計。就是
現在所看到的大愛餐車。

機動性強、速度快,安全性高,是大愛餐車的設計重點。它為了救災而研
發,也多功能地用在一般活動中。

蔡堅印說:「從車輛停穩到開工,大概半小時就可把熱湯送到大德手上;
三個小時內可做出一千兩百份四菜一湯的餐盒。」





大愛餐車第一次出勤,是為了慈濟音樂手語劇「父母恩重難報經」於新竹
公演,供應近三百位演員及工作人員的伙食,之後在新竹的大型活動中屢
次發揮功能;台北慈濟醫院景觀工程進行期間,廚房還沒建好,它也曾去
支援一個月。

對於餐車未曾在災難中出勤,蔡堅印說:「這是台灣人的福氣。」而那也
是研發設計者、或者享用到它所烹煮美食的人們,都感到慶幸與安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