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厝邊頭尾一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在古鎮,
發現古道熱腸的古意人生
◎撰文/鍾淑芬 攝影/張萬
宏偉的西螺大橋、古色古香的老街、
甘醇的醬油與香Q的濁水米,樣樣都有特色;
這堛漱H們保有熱情、樸實和認真的特質,
十多年來更有一群環保志工,
踏實付出,步履艱辛卻滿心歡喜……




位於濁水溪南畔的西螺小鎮,曾經是西台灣南北交通往來的重要樞紐;橫
跨於溪上的灼紅色西螺大橋,見證近半世紀的經濟繁榮發展,夕照紅橋的
美景深深烙在人們記憶中。

全台最大的泰山石敢當守護著鎮民平安,延平老街古色古香的建築風貌,
讓西螺成為名副其實的古鎮,常有研究古蹟的學者到此尋幽探訪。

從蔬菜、濁水米到甘醇醬油……西螺鎮不但物產豐富,更有一群古道熱腸
的菩薩,綿延出對家鄉、對大地的愛。





八十八歲的廖有險,是西螺鎮家喻戶曉的志工阿嬤;認識慈濟後更利用自
家旁的小空地,力行資源回收。雖然場地不大,卻是鄉親們愛心的聚集點


「我到花蓮靜思精舍,聽到上人開示,感覺上人好慈悲又有愛心,所做的
事都是為眾生付出;於是我發願護持慈濟志業。」十多年來,每天清晨四
點多,廖有險即推著板車、迎著朝陽展開資源回收行程。

不論颳風下雨或是豔陽高照,她抱著聚沙成塔的樂觀心態認真做環保,不
計較回收物多寡輕重,總是忙到夜幕低垂、繁星閃爍,才回家休息。也因
為這分精神,感動許多民眾加入與商家響應。

早年志工們騎著機車,穿梭在大街小巷運載回收物,能利用的空間絕不浪
費,每車總是塞得滿滿。這景象看在志工林子臨的眼堙A不免為伙伴們的
安全擔憂,於是捐贈了一部中古貨車載運。

小小的環保點已無法容納日漸增加的志工和回收物,九個月前,林子臨尋
覓到更大的場所,就位於西螺廣興路上。

從填土、整地到結構體,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民國九十五年六月,
慈濟西螺環保站正式啟用。

從小回收點到新環保站,幾位志工長年駐守,他們的暱稱是場長、站長、
管家……在站內各司其職,日未出即做,日已落仍未息。



姊妹檔

奉獻人生,她未遠離


早年即跟著廖有險做環保的陳同春,每日清晨即開始清掃社區街道、挨家
挨戶收取回收物,甚至有次大年夜,還忙到差點忘了回家圍爐。

即使罹患癌症治療期間,陳同春仍不畏病痛折磨,戴著鴨舌帽遮掩因化療
而落髮的光頭,努力推著小車撿拾回收物,也持續穿梭在慈濟活動中。

她未受過教育,平常的休閒活動就是看大愛台節目;即使識字不多,每月
仍索取《慈濟》月刊,詳盡翻閱後,再給其他志工傳閱。

和陳同春相識三十多年、情同姊妹的鄭茉莉說:「同春告訴我,世間有兩
種教不能信——比較跟計較。多和人家結好緣、多行善,人生才會有意義
。」

鄭茉莉的先生經常不在家,她帶著孩子辛苦地生活著。陳同春投入慈濟後
她也參與,大街小巷常見她倆相伴做回收的身影,慈濟義賣活動也總少不
了她們的叫賣聲。

當陳同春臥病在床,鄭茉莉照顧她的生活起居,「我個性急躁,同春常用
上人的靜思語勉勵我,並且帶我一起做資源回收,讓我在無形中改掉壞脾
氣。」

廖有險、陳同春、鄭茉莉等志工雖然沒受過高等教育,但用真誠的心來修
人生學分,把犧牲奉獻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夫妻檔

先生有心,我支持他


每天,環保站大門一開,黃岳爐也開始忙碌的一天——維護四周環境、開
環保車環繞小鎮內外收取回收物、將整理好的資源送往回收廠商……直到
高掛的星月伴隨身影,他才放下工作回家休息。

「我會走入環保工作,是因為同春師姊的委託。」當年鄭茉莉在醫院照顧
陳同春,央請黃岳爐幫忙回收工作。生性忠厚的他,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一點也不怠慢,每天推著車,穿梭大街小巷回收資源。

黃岳爐把環保工作擺第一,自家經營的金紙店生意則交由妻子管理;新環
保站成立後,他更是全力投入一如「管家」,不喊累也不抱怨。「做環保
可以淨化心靈,忙碌到沒時間煩惱。學佛不是念經是行經,很多事情是在
做的過程中覺悟的。」

志工黃文政連聲讚歎:「岳爐原本兼差水泥工,每天可以賺兩千多元的工
資;但他放棄賺錢,專注做環保。」陳玉嬌則說,黃岳爐認真照顧環保站
的花花草草,晚上吃過飯後還會去巡視一番。

即使背有沉重房貸,黃岳爐仍堅持行善。「等到貸款還完才出來做慈濟就
太慢了。人的一生中,吃多少剩多少都註定好了,有形的物資帶不走,能
留給孩子的也只有『德』。所以要把握因緣,能做就趕緊做。」黃岳爐也
很感恩妻子郭美珠把家業和事業照顧得很好,用行動支持他行善。

聲音嘹亮、個性直率的郭美珠,具有草根性的親和力,在生意上成了一股
助力,吸引不少忠實顧客,使黃岳爐安心在環保路上邁進。

「未接觸慈濟之前,先生愛喝酒,也會罵『三字經』。但現在為了開環保
車,不但戒酒,也口說好話了。」郭美珠為先生精進的精神感動,因此也
成為志工,「畢竟夫妻同心,黑土也會變黃金。」

黃岳爐的兩位女兒佩蓉、佩慈一致表示:「以前爸爸很兇,對子女的要求
非常嚴格。但慈濟送給了我們一個全新的爸爸,他學會用愛的教育,思想
也較豁達,凡事願意與我們溝通。」

媳婦陳姵錡也說:「爸爸、媽媽把我當女兒看待。爸爸很有愛心又善良,
我懷孕時身體不適,都是爸爸載我看醫師、在醫院照顧我。」

黃岳爐珍惜家庭的美好,更感激家人對他環保工作的支持。



父女檔

戒除六專,專一環保


被尊稱為環保站「站長」的楊明俊,今年六十八歲;原本答應女兒楊喜靜
只是「來看看」,再決定要不要當志工,卻被志工們熱情的問候與招呼給
留下了來。去年六月迄今,他每天上午八點忙到天色昏暗才回家,在用回
收物布置成的小房間中拆卸電器、錄音帶。

難以想像如此專注的他,曾經過著「五光十色」的生活,吃、喝、玩、樂
、嫖、賭樣樣專精——每天到茶藝館唱歌、喝酒,一攤接一攤,直到喝醉
了、玩累了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每到六合彩開獎的日子,他就六神無
主,辦公室、家中各角落常可見密密麻麻的數字。

以前睡覺時,楊明俊想的是酒色財,現在則擔心辛苦回收拆解的銅線會不
會被偷?環保站的花草長大些了嗎?他說,放蕩的生活讓他失財也賠上健
康,身體陸續出現抗議訊息。

楊喜靜說:「爸爸做環保之後,不好的習氣都改掉了,健康多了;待人處
世更寬厚,對媽媽的態度也變得溫柔。」迄今,仍有朋友邀約楊明俊去吃
喝玩樂,但他在環保站非常忙碌,反而邀請朋友們來參觀。

楊喜靜也回想自己過往追求時尚,每逢百貨公司周年慶,她常把信用卡刷
爆。不過,當她與一同血拚的朋友成為志工後,從此改穿「環保牌」服飾






每天中午在環保站,陳玉嬌將志工們送來的蔬果料理成午餐,鄭茉莉則準
備涼水讓大家解渴;這情景宛如古早農業時代,洋溢人與人之間濃郁的幸
福感。

負責開車載運回收物的曾正江,每週三天的休假日就是他的志工日;每次
來環保站都會帶著「伴手禮」,也就是沿路撿來的瓶瓶罐罐,這也成為他
的生活習慣。

他帶著靦腆微笑說,年輕時的願望是家鄉每個村莊都能垃圾不落地,環境
更潔淨;現在,他終於在環保站實現年少的夢想。

曾有藝術家來到西螺環保站找尋創作媒材與靈感,發現志工身影更是無聲
的藝術:「志工們快速專注地投入分類,讓人大開眼界。回收物被細分得
井然有序……這媗人放寬心胸、自由自在,是另一個藝術殿堂。」

不願意比較、計較,只願替大地多設想一些;握著他們長繭的雙手,就彷
彿看見人性的美——美在心靈善良、美在用愛付出。

當您來到西螺,徜佯在夕照紅橋的美景中,請來環保站為這群志工加油、
鼓勵;更期待您加入這無私的行列,共同喚醒大地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