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腳
 •攝影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在老精舍過年的畫面
◎撰文/袁瑤瑤 攝影/阮義忠


過年的好禮物

大年初一就是教人神清氣爽,每張迎面而來的臉龐都沾滿了喜氣。當天,
靜思精舍的志工早會照舊七點開始,觀音殿和知客室早就坐滿,連迴廊上
也站了好多人。上人開示時,全場一片靜默,彷彿整個時空都凝住了,唯
有他老人家的聲音悠然無阻,像清澈甘甜的小溪,潺潺流入弟子的心窩


「要感恩每一時刻的人、事、物啊,若是人人都能敬天地、愛萬物、尊重
每一個人,地球自然風調雨順、災難減少。經者道也,道者路也;慈濟人
一步一步走,無論高山、僻壤,再遠的路也走去,時時刻刻發揮良能,心
靈風光無限好。」

雖然過年,全台慈濟醫院不打烊,依然守護健康、守護愛。透過連線,台
北慈院院長蔡勝國領著同仁、志工向上人拜年,誇讚堅守崗位的護士們有
如小天使。上人讚許地點點頭,並觀機逗教:「護士有如觀世音菩薩,像
慈母般呵護著病人,守之不動、億百千劫。是白衣大士喔,不是小天使,
飛呀飛的……」

剛從雅加達回來的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歡喜分享,奴魯亞.伊曼習經院
的哈比.沙卡夫長老,好幾次向印尼分會索取上人的法照,這回終於如願
以償,高興地再三表示,要孩子們牢牢記住上人的形象。

這所長期受慈濟關懷的伊斯蘭教習經院,除了將「靜思語」列入課程,還
鼓勵學生參與慈濟的賑災與發放工作,目前已有兩千位學生報名。上人聽
了笑逐顏開,說這真是過年的好禮物啊,「但願世界和平無爭端,大家不
分種族、宗教,一起救拔苦難蒼生!」



精舍就是慈濟人的家

精舍圍爐席開一百六十桌。回家過年的海外慈濟人,從近一點的香港、越
南、菲律賓,到遠一點的美國、南非、加拿大、約旦都有。美國新澤西分
會執行長林慮瑢,回來的前兩天才在瓜地馬拉、多明尼加和費城繞了一圈
,胖胖的行李箱內裝著兩本沉甸甸的簡報。被上人讚歎為「中美洲的農夫
」的她,四處播撒愛的種子,經常單槍匹馬走天涯。有需要的時候,不僅
得主持節目,還自己一個人表演手語歌。

在大愛劇場「愛相隨」中飾演裴修女而大受歡迎的馬佩蓮(Magerl
Bernadette)也來了,還要參加除夕晚會的大合唱;慮瑢和我義不容辭,
幫她惡補「慈濟功德會歌」。馬佩蓮是來自德國的護士,在花蓮慈院當志
工已一年半,她自我期許為橋梁,讓德國的親友們知道,世上有慈濟這麼
好的團體。在被我問到,身為天主教白冷會(Bethlehem Mission)成員
,與佛教徒相處的感想時,她顯得非常愉快:「大家單純地在一起做善事
,這也是一種宗教與宗教之間的對話。」

精舍修建,今年在觀音殿舉行的除夕晚會可能是最後一次了。上人回憶,
一九六九年搬到精舍後的第一次圍爐,儘管人還不多、空間又小,他卻堅
持要準備十五桌,邀請所有照顧戶來參加,大家在布棚下團聚,如今,在
此已過了近四十個年關。

「修建雖然需要兩三年,可是歡迎大家回來圍爐,空間可以想辦法。我們
的大家庭生生不息,百手、千手、萬萬手,精舍就是慈濟人的家!」



百歲做慈濟,不是不可能

趕在大年初一,許多人扶老攜幼地來跟上人拜年,有全家總動員的,也有
全台各區組團來的,人潮一波又一波地川流不息。上人在歲末祝福時累到
腳痛,到現在還沒好,可是每隔一段時間,仍會來到觀音殿發送圍爐紅包


還沒見著上人的,便在外面等候,小小的知客室始終是滿滿的。茶水點心
不斷,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現炸甜粿和蘿蔔糕,熱呼呼地躺在竹籃堛犖
葉上,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好吃了。

聽說張卻老菩薩來了,正在會客的上人立刻起身迎接。老菩薩前年底大腿
骨折,在花蓮慈院接受陳英和醫師的治療,創下手術病患的最高年齡紀錄
,復原情況相當好,但是她卻不願出院,說要等上人來看她。上人行腳回
來後,立刻去病房探望;原來老人家要親口對上人說:「我做你的弟子好
不好?你會不會嫌棄我?」就這樣,一百零五歲的她成了上人年紀最大的
弟子。

百歲做慈濟,不是不可能。讓上人津津樂道的,還有那位土城區年紀最大
的環保站站長徐金阿嬤:「九十一歲還爬牆收資源;要跟她說,以後不能
這樣!」

令人開心的事還有,早上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跑步回精舍,發現他的那塊
菜園已可收成。常住師父用他親手拔來的蔬菜下麵,上人高興得吃了整整
一碗。



在老精舍過年的畫面

要說年味,也只有在靜思精舍最濃了;所有令人懷念的、值得保存的老東
西、好東西都在這堙C除了靜思文化、靜思茶道、親子環保DIY,南區
慈濟人醫會召集人洪宏典醫師也特地來主持一個衛教攤位。

人稱「梁爸爸」的梁期遠師兄能文能武,才放下廚房堛漱j鍋鏟,又在長
桌前鋪上紅紙大筆揮毫一番。那一對看得入迷的小姊妹,就是要義賣頭髮
做善事的楊嬿庭和楊姍燁。要知道,她們那柔軟黑亮的長髮,可是養了八
年與十年呢!

千里迢迢從約旦回來的陳秋華,擔任除夕晚會的主持人,初一中午招呼會
眾用餐。在那遙遠的地方,慈濟委員加志工總共九位,秋華師兄卻依舊領
著他們努力發揮呵護苦難眾生的使命。鄰近地區人禍多,每當無明與不忍
興起時,所能依靠的,就是上人的法。

上人說,靜思法脈要傳承,道場一定要牢固。那已搭建至半空中的鋼骨,
正是在進行中的修建工程。從前,整個精舍剛開始只有大殿的那一小間,
誦經、辦公、睡覺都在其中。其他的房子在三十多年間一塊一塊地加蓋起
來,不僅結構堪慮,每逢下雨還會漏水。縱使有萬般的不捨,上人還是決
定了這次的修建,只因常住眾需要長久安穩的道場,全球慈濟人需要永恆
的歸處。

在這同樣的靜思園地,慈濟宗門將會有一座更為莊嚴寬闊的道場。然而,
在老精舍過年的畫面,卻會永遠留在這一代慈濟人的腦海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