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嶄新學園 榮耀沙漠翡翠
◎撰文、攝影/顏霖沼
伊朗巴姆地震後•希望工程啟業


伊朗巴姆,兩千多年前即是國際化都市,
居絲路要衝,連接遠東、中東與歐洲地區,
為商旅往來的重要驛站,享有「沙漠翡翠」美名,
不同文明在此相遇。

三年前,幾秒鐘的強烈搖晃中,翡翠碎成瓦礫,
逾兩萬六千人罹難,讓閃耀歷史光澤的綠洲小城瞬間蒙塵。
一千一百多個日子以來,巴姆的鼻息慢慢恢復,
靠著自身以及外援的力量活了過來。
依舊接待著各國遊客的旅館老闆說:
「巴姆只是變老,它沒有死。」

在忙碌的波斯新年前夕,
慈濟援建的五所學校終於完工,
在地震中失去三十八名師生的女校長說:
「看到學校重建完工,比看到自己家的房子蓋好還高興!」




巴姆(Bam),這座位於伊朗東南部的十萬人口小城,有著豐厚歷史遺產
,商業活動興盛,滿城椰棗,空氣中不時飄著柑橘花香,向來有「沙漠翡
翠」的美稱。

然而,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晨,憤怒巨獸般的芮氏規模六點六強
震襲擊巴姆,在幾秒鐘的強烈搖晃中使之遽然倒下。彼時瓦礫遍地,黃沙
蔽天,生命飄散,星辰也要殞落。

逾兩萬六千人罹難的數字,讓這個歷史小城頓時淪為煉獄。毀滅總在一瞬
之間,而走向重建,卻永遠是條緩慢艱辛的漫長路程。





三年過去,再度回到巴姆,自機場一路驅車進城,舉目所及,但見巴姆依
舊維持著欲自廢墟中奮力站起的姿態。

大體而言,巴姆市內除了公共事務相關單位如醫院、學校、銀行等建築已
大致重建完畢並正式運作外,市區堨R斥著各式進度不一的建築工地——
或開挖地基,或基地上孤伶伶立著空蕩蕩的鋼骨框架,或一樓屋頂上幾支
鋼骨如天線般朝天伸展,或巷弄內一方沒有清理的廢墟。

市區正進行排水設施工程,馬路四處開挖。滿街屋舍、道路、車輛、路樹
乃至人們身上,永遠罩著一層厚厚塵沙。路上工程車來來去去,小貨車上
滿載著工人,或載運著一捆鋼筋,尾端拖在路面上擦出點點火星,逕自疾
馳而過。

此間盛傳美國因核武問題將隨時對伊朗發動武力攻擊的消息。然而自伊朗
首都德黑蘭(Tehran)一路前來,並未嗅到任何一絲異樣的氣息,人們如
常作息。來到巴姆,較為貼近現實的描述應是,重返正常生活遠比國際間
的政治角力或隨著媒體起舞,要來得迫切與實際。

在市中心,每天早晨市場採購的人潮川流不息,滿街貨櫃商店與路攤中找
得到日常生活所需的任何商品。隨著波斯曆新年(三月二十一日)的接近
,市區交通益形擁擠,週末前夕的中午,狹窄的兩線車道因號誌不靈光,
形成了四線外加車道自動調撥的混亂路況,所有車輛困在路口動彈不得,
人車偶因爭道,當街就起了些小小爭執。

在這忙碌的新年前夕,慈濟在巴姆援助重建的五所學校也終於完工。二○
○七年三月四日,來自台灣、約旦、菲律賓等地的慈濟志工,會同營建代
表以及政府重建單位官員,齊聚在巴姆市舉行簡單隆重的移交儀式。這五
所學校,將承擔當地一千六百八十名中小學生的教育大計。



八成五學校重建完成

「每疊上一塊磚,就等於增加一分希望。」


據卡曼(Kerman)省教育重建委員會主席康雅(Kamyab)表示,地震後
巴姆地區有一百八十六所學校需重建,目前僅餘二十四所尚未完工。超過
八成五的完成率,顯示教育重建已達尾聲。

「去年九月遷入新校舍時,到處都還是灰塵;直到上星期在校園媞堣F花
之後,才感覺比較篤定。」慈濟援建的法塔米耶女子小學(Fatemieh
Girls elementary School)校長莫娜娃(Monavar Abbas Pow)回想著。

地震後,莫娜娃校長為了照顧學生的安全和輔導學生各種心理反應,不斷
忙碌奔走,也因此延遲了自家的重建工作,目前全家仍住在貨櫃屋中。

「雖然和許多人相比,我吃了不少虧。但看到學生們無論在行為或成績上
都有進步,我還是滿意的,一切都熬過來了。」當學校一日一日趨近完工
,「每一天都是高興的,因為每疊上一塊磚,就等於增加了一分希望。」
莫娜娃說。

遷入新校舍,意味著終於可以結束將近三年貨櫃教室狹窄、缺乏戶外活動
空間、冬冷夏熱,時而因斷電無法使用空調的窘迫生活。

「看到學校完工,比看到自己的房子蓋好還高興。」另一所慈濟援建的納
吉米耶女子中學(Najmieh Girls High School),校長娜吉斯(Narges
Jahanbin)在校已任職七年,她說:「這一帶人口多是外地遷入的遊牧民
族後裔,家庭經濟狀況較差;現在有這麼一棟漂亮的學校,對學生們的心
理是一種鼓勵,知道自己也能夠使用這樣好的環境。」

娜吉斯希望教育孩子們珍惜環境,對學校空間要有正確的使用態度,養成
好的生活和衛生習慣,「這樣他們回家之後會影響家人,從而逐漸改進這
個區域的生活品質。」



與歷史和環境對話

「這是個漂亮的建築、孩子們喜歡來的地方。」


猶如將不同文字拆解揉合之後,重新打造而形成的一個嶄新字彙般,伊朗
五所慈濟學校建築,結合了遠東、波斯地區與伊斯蘭建築特色,有著完好
外觀比例與顏色配置,並且結構堅實,佇立在重建中的巴姆街頭,與過往
歷史和周遭環境展開對話。

「這個不是伊斯蘭的建築,」幾乎第一眼看到慈濟學校的當地人都會這麼
說;而「漂亮的建築」也是他們接著會補上的一句話。

移交剪綵儀式後,眾人穿過伊斯蘭尖拱造型的正門步入校舍內參觀。甫進
門,一股來自建築深處的涼風便迎面徐徐吹拂而至,一時熱意全消。以溫
度計略作比對,室內溫度較之在炎日曝曬下的室外,足足低了六到八度。

這是風塔所產生的作用。這項因應中東地區氣候而生的建築機能結構,利
用了空氣對流及水冷作用原理,使建築在炎熱夏季即便不使用空調,室內
一樣能保有流動和涼爽的空氣。

包含在風塔整體設計中,具調節溫度作用的水池,到了阿達巴小學(
Adab Boys Elementary School)的校區內,倒是衍生出了另一項額外功能。

法特姆赫(Fatemeh Razazpur)校長說:「自從有學生將幾尾小魚放入池
中後,許多孩子們也跟進。現在這兒成了孩子們最喜歡來的地方。」

校長所言不假。一到下課時間,就見到一群孩子們跑到水池邊,興致盎然
地看著魚群,有時老師們也會湊個熱鬧;圍在池邊觀賞魚兒水中游,成了
師生們最大的樂趣之一。

對經驗豐富、設計過中東地區許多大型商業建築的菲律賓籍建築師帕拉佛
克斯(Felino Jun Palafox)而言,承接這次學校設計工作是一次全新的
體會。除了面對工期延長的難題外,另一個挑戰便是在風塔上賦予斜屋頂
造型的設計概念,在工程期間遭到巴姆市長的強力反對:「這樣的設計不
符合伊朗的文化。」工程旋即被要求中止。

突發狀況令人錯愕,但對嚴守宗教戒律的地區而言,欲置入不屬於當地原
有信仰的文化元素,遭到質疑也不令人意外。

帕拉佛克斯不斷向市長溝通說明,表示兩千多年前,巴姆居絲路要衝,連
接遠東、中東與歐洲地區,為商旅往來的重要驛站,早已是個國際化的都
市;而他也詳細考察過伊朗各地建築,並指出它們分別具備了伊斯蘭、中
東、波斯等建築風格,唯獨欠缺遠東地區的建築特色。

帕拉佛克斯認為,應藉著這個重建機會,為巴姆增添國際色彩以豐富歷史
意涵。

經過反覆的說明交涉與各方面的折衝努力,市長終於同意工程繼續進行。



家長遭遇雙重考驗

「外地勞力湧入造成工作競爭,孩子教育經費艱難。」


下午四點半,在與一群精力旺盛如兔子般活蹦亂跳、沒有一分鐘定得住的
男孩們共度過地理科考試與作文課之後,我們隨著薩賈德(Sajjad Shahi
)回家。

四年級的薩賈德曾是一個備受寵愛的孩子,但在地震中父母雙亡,舅舅科
塞米(Mohammad Qsemi)接下了撫養他和姊姊的責任。這個新組成的家
庭度過了最初充滿考驗的幾個月——薩賈德不斷抗拒舅舅的管教,也不願
去學校上課。

然而災難畢竟已成為無法改變的事實,只能去接受面對。這段期間不僅姊
姊莎哈兒(Sahar)好言相勸,同時為了解決薩賈德不上學問題,舅媽白
天親自到學校聽課,回家後再將課程教給薩賈德;擅長數學的莎哈兒也為
弟弟補習;「我則負責打他。」舅舅在一旁趁勢接腔。此言一出,一家大
小全部笑開,果真是人人各司其職。薩賈德回到學校後,功課有了起色,
在最近一次的測驗中,幾乎拿下各科滿分的完美成績。

儘管多數家庭有心讓下一代接受良好教育,但在可預料的幾年之中,巴姆
居民勢必得將相當積蓄投入家園的重建中,這也多少影響到孩子們的教育


納吉米耶女中三年級的阿富桑妮(Afsaneh Lorestani)便對未來心懷憂慮
;家境不算優渥的她想當電腦工程師,但如果要上大學,「不知道學費要
從那堥荂H」

在伊朗,孩子們小學到高中可享學費全免,但必須自付大學費用;一旦決
定繼續升學,這筆支出立即考驗一個家庭的經濟能力。

在阿富桑妮身邊一道寫功課的表姊、也是同班同學的姿哈爾(Zahra
Lorestani),她的父親何山(Hoshang Lorestani)是位貨車司機。何山提到
,地震後巴姆因重建緣故,吸引大量外地勞力湧入,對本地特別是勞動人
口產生了競爭。每天早上將貨車開到市區圓環等待雇主上門,若有工作,
一天工資約在五千到七千土曼(約新台幣一百七十元到兩百三十元)左右
;目前平均每週可接到三到四天的工作。算算這樣的收入,要應付日常生
活開銷已屬不易,遑論負擔子女未來升學的費用。

外來工作人口充斥在巴姆市的每個角落,在街上隨機探問來處——東北大
城馬夏德(Mashhad)、首都德黑蘭、日本、中國、阿富汗……等等城市
或國家的名字一一自他們口中吐出。

儘管影響到當地人工作機會,然而重建這項龐大工程需要大量人力投入是
不爭的事實,何山所面臨的競爭態勢,恐怕得持續到巴姆重建完畢之後才
有改觀的可能。



安穩歇息的溫暖堡壘

「因為這個地震,我們重建的房子會更堅固。」


現階段的巴姆,除了自各地湧入的工作人口,如同歷史上往來於絲路上的
商旅,這堣]是旅行者喜愛造訪的地方。

地震前,阿克巴(Akbar Panjalizadeh)經營的旅館就像一個小型聯合國
般,招待著來自全世界的旅行者,而阿克巴豁達富於智慧的性格,也讓他
的旅館成為一處讓旅人疲憊身心得以安穩歇息的溫暖堡壘。因此即使在旅
館倒塌期間,在用帳棚與貨櫃屋搭起的臨時客房中,依舊可以看到各國背
包客的身影。

阿克巴對於地震自有一套看法:「對我來說,就像一個人變老,臉上會生
出皺紋一樣,巴姆只是變老而已,他並沒有死。就算巴姆古城(
Arg-e-Bam)已經倒了,也有他的意義存在。」

面對自己旅館的重建與巴姆的未來,阿克巴從未喪失過希望,「因為這個
地震,我們重建之後的房子會更堅固,」他以一貫的樂觀自信口吻說道:
「我相信這個城市會愈來愈強壯、愈來愈好。」

或許巨災真是城市邁向重生的轉機。關於巴姆重建建築物強度,擔任慈濟
學校重建工程主任的羅斯達米(Khodayar Rostami)即指出,其實伊朗並
非欠缺建築安全法規,過去即有一套沿用美國混凝土協會(American
Concrete Institute)頒布的建築安全施作規定,只是沒有被徹底執行,
也因此在遭逢三年前的強震時,會釀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經此慘痛教訓,目前興建中的建築都要通過政府與工程單位嚴格鑑定。「
全市的建築若均依規定施工並經過嚴格鑑定,都將具備抗震能力;即便再
遇上強震,建築物至多有些許損傷,但不致倒塌。」

羅斯達米也強調:「慈濟援建的學校工程,完全依照國際施工標準進行,
結構強度應可承受十級的強震。」

在城市另一端,卡斯哈瓦茲(Kashavarz Street)街上施做民宅重建工程的
亞塞拜然裔工人加威德(Javid Jodat),印證了羅斯達米的說法。

他以手邊正在進行的鋼筋綁紮工作為例:「現在使用的鋼筋比較粗,你看
到的是十八號;以前大多只用到十二或十四號。」加威德指著一旁較細的
鋼筋對我們說道。



毀滅與重生的樂章

「我會用紀律和關愛來教育我的學生。」


因為地震,台灣與巴姆這個遙遠小城發生了關聯,志工與當地人民建立起
特殊情誼。

拜訪地震發生之初令人動容的老教育家阿曼諾拉•阿斯卡里(Amanollah
Askari),他表示半年多前他的私人學校校地,因貸款問題已被銀行收回
;但在這之前,他已在另一處新市鎮規畫區中,展開了他的學校重建計畫


相較一年之前看到阿曼諾拉辛勤奔走的身影,這回總算能夠見到他比較輕
鬆的神情,臉上也增添了不少自在的笑容。因為在他後方六百多平方米(
約一百八十多坪)的地面已經灌漿完畢,工人正澆水養護。「等到新年過
後會繼續施工,希望一年之後能夠完工。」這兒將會是一所女子高中,「
我會用紀律和關愛,來教育我的學生。」阿曼諾拉已經對未來展開勾勒與
想像。

相較於台灣九二一地震後,慈濟在三年半內完成五十所學校的重建,巴姆
五所學校費時三年完工,在規模與速度上顯然極不符合效率;而國際間普
遍也存在著巴姆重建速度太慢的觀點。

關於這點,阿克巴倒是提出了他的見解:「我不覺得慢,因為這堨H前從
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如果你們是伊朗人,在一樣的條件下自己動手重建
,可能也會是這樣的速度。」

無論如何,這個城市已靠著自身以及外援的力量逐漸活了過來,在過往與
未來之間傾吐著生命的氣息。





站在阿達巴小學樓頂,可以望見遠方已頹然倒下的泥造古城廢墟,和近處
自地面長出並逐漸攀高的鋼骨結構,在揚塵的天際與濃密的椰棗林間,與
工人敲敲打打的聲響共同奏演出一曲關於毀滅與重生的樂章。

步下階梯,看到一間間教室堙A孩子們或與宗教老師熱烈討論著祈禱儀式
要領,或好奇移動電腦滑鼠,在指間探索一個新奇的世界;在戶外,孩子
們快樂追逐嬉戲。

步出校門走到街上,無論來自路邊商家或自身後呼嘯而過的汽車,總會有
人探出頭朝你揮手大聲招呼。這種種景象猶如在天災人禍頻仍的現實縫隙
間,窺見了某種理想世界存在的可能。

但願這樣的悠然活力和人情能夠維繫長久。這也更令人深信,除了不可測
的巨大天災,任何人為破壞世界的意志或力量都是傲慢蠻橫、不具正當性
、且應受嚴厲譴責的,無論這意志和力量是標舉著如何貌似正義的口號或
理由。

在伊朗的五所慈濟學校,負載著不同文明相遇的身世,也標示著一個時代
的印記,更彰顯著一種價值,這或可回應十三世紀著名波斯詩人薩迪(
Saadi)一段已被聯合國引為闡述其宗旨的詩句:


人類是彼此的手腳
The children of humanity 
are each other's limbs

都源自同一個造物主
That share an origin
in their creator

當其中的一隻手或腳
在疼痛中度日
When one limb 
passes its days in pain

其他的手腳也無法輕鬆自在
The other limbs 
cannot remain easy

無法同情別人苦難的人
You who feel no pain 
at the suffering of others

不配被稱為人
It is not fitting for you 
to be called human

(詩作翻譯╱吳曉婷)


................................................................................................................................


伊朗巴姆•慈濟援助小檔案


五國志工三天內成軍救援

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強震重創巴姆,兩萬多人死亡、數萬棟房屋剎
那間被夷為平地,震驚國際社會。慈濟賑災醫療團三日內抵達援助,結合
台灣、約旦、土耳其、馬來西亞、菲律賓五國志工投入。援助項目包含發
放毛毯3000條、生活用品1200份、睡袋暖爐等300多份、家庭醫藥包300個
、義診服務超過600人次。


慈濟在中東第一個希望工程

中期援助階段致送2500噸白米,並展開援建學校計畫。二○○五年四月聯
合動工,二○○七年三月四日移交;包括納吉米耶(Najmieh)、茉塔哈
莉(Motahari)、法塔米耶(Fatamieh)、帕敏(Parvin Etesamil)四
所女子中學以及阿達巴(Adab)小學。


一千一百多個日子的堅持

三年多來,志工關心工程進度,進出伊朗超過十五次,克服了技術工人缺
乏、夏季炎熱以至於工作時數較短、農忙時工人薪資較高等多項施工難題



................................................................................................................................


拜訪老朋友


☉教育可說是阿曼諾拉的終身志業。十多年前他卸下巴姆教育局長的職位
,接著辦校教育學生。大地震不僅奪走他的父親和姊姊,校內約莫八成的
學子罹難最教他痛心;他曾帶著慈濟志工在校舍廢墟中徘迴悼念,也熱心
地協調慈濟發放事宜。經過了三年多奔走,他的私人學校重建終於有具體
進展。勾畫著未來將會實現的理想,他露出了愉悅的笑容。


☉地震後因忙於照顧學生們的安全與生活,莫娜娃校長(前排左一)全家
至今仍住在貨櫃屋中。她說:「我以自己為傲。就算在困難的時候,手中
如果有一點東西,也想要分給別人。」有其母必有其子,莫娜娃校長的兒
子梅山(Meysam,後排左一)災後即跟著母親一起到鄉間協助各NGO、
擔任義工,而梅山也曾在二○○四年慈濟在巴姆發放物資期間擔任志工。

「要先脫離『自己是災民』的想法,有機會就去幫助其他受難的人。」莫
娜娃說:「如果你的氣慨愈強,就愈不會失去你的尊嚴。」


☉地震後,慈濟曾在巴拉瓦特(Baravat)舉辦義診;當時受傷拄著柺杖
在義診現場蹦蹦跳跳的歐茉(Onmol Baninah),令伊朗籍志工顧朋印象
深刻。在台灣留學的顧朋說:「回到台灣後,很多人跟我聊天時都會提到
她、問起她的狀況,好像她是台灣和伊朗之間的橋梁般。」此後每回來到
巴姆,顧朋總不忘買些小禮物去探訪這位小朋友。再度拜訪歐茉,正好是
她的生日;看到老朋友,歐茉高興之餘說道:「這是阿拉的安排。」問起
生日願望,她說:「我希望媽媽的身體會變好;第二,希望世界也變得更
好。」


☉阿克巴經營的旅館讓他結識了來自全世界的旅行者。地震發生之初,曾
經在此投宿過的旅客紛紛透過網際網路關心阿克巴的安危,讓他成為地震
後最常被提及的當地人姓名之一。

阿克巴曾經是英文老師,有許多親友移居國外,等著他去團聚;但他不願
離開巴姆,特別是擁有許多朋友與回憶的旅館——曾經毀於地震中,如今
逐步重建。阿克巴說:「對我來說,巴姆是一個概念和一種精神的存在,
它存於意識之中,不僅僅是一個具體的城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