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煩惱不上心頭 吳鳳嬌的抉擇
◎撰文/黃麗勳
曾經是先生眼中的「歹某」,
如今獲得「很完美」的讚揚;
以往一文錢都要精打細算才能用,
此際她不曾再去翻看存款簿,
因為體悟到能動、能做的生命才可貴。




那是十六年前在豐原高商的一場講座,台下的吳鳳嬌專注聆聽證嚴上人的
開示。

她聽到大陸華東水患災情嚴重,許多村莊被大水淹沒,人們流離失所,眼
見嚴冬將至……她捨不得災民受苦,很想捐錢救災;摸摸口袋堙A有張千
元鈔票,也有張百元鈔,「到底要捐多少?一千還是一百?」拉鋸戰在她
心中上演,之後這一個多小時,上人講什麼她都沒聽到。

「最起碼我還有工作,回到家、電一打開,繼續工作又有錢啦。我為什麼
『捨』不出去?」最後,她轉了念頭,將千元鈔給先生投入募款箱,她則
捐出百元鈔。

回家的路上,她感覺腳步好輕——原來,突破慳吝而能布施,是這麼快樂






台灣俗諺「一個錢打二十四個結」,指人精打細算,就算是一塊錢也要發
揮最大的功用;吳鳳嬌則形容自己是一個錢打四十八個結,認為唯有錢財
才是人生最大的保障。這樣的觀念,源於幼年窮困的生活環境。

吳鳳嬌身為長女,有三個弟妹;父親罹患關節炎,長年臥床,生活重擔全
落在為人洗衣與帶小孩的母親身上,小小年紀的吳鳳嬌也得分擔。

清晨,她蹲在家門口,刷洗著一件件髒污的衣服;眼神望向巷子口,同學
正專心讀書,準備明天的考試。她擔心會遭同學取笑,不自覺把頭低下,
心頭一酸,眼淚便落了下來;她用沾滿泡沫的雙手擦拭著淚水,眼睛受到
肥皂水刺激張不開。她邊洗邊哭,哭紅了雙眼……

「為什麼同學可以讀書,我卻要幫忙洗衣服?」吳鳳嬌問媽媽。媽媽安慰
她:「傻孩子!一個人一輩子吃多少、做多少,都是天生注定的。『做』
沒有關係,就是不要生病;現在能做要盡量做,年老時就會很好命不用做
。你若不認命,到年老時還是要做,豈不是更艱苦?」聽了媽媽溫潤的話
,吳鳳嬌只能認命。

學期初,老師每天都會問:「還沒繳註冊費的人站起來。」起立的總是吳
鳳嬌,當然被打的也是她。直到老師幫她申請清寒獎學金,才解決了她的
煩惱。

小學即將畢業,老師希望媽媽讓吳鳳嬌繼續升學,「她成績很好,不讀書
太可惜。」但媽媽回答:「家媢磞b很艱苦,需要她去賺錢。」

不能升學,讓吳鳳嬌暗夜流了不少淚,媽媽安慰她:「不要怨嘆!你如果
會好命,不讀書也會好命。」媽媽標了一個五百元的互助會,讓她去學美
髮。

好學的她,還是很想念書;學美髮第二年,她跟爸爸表明,從半夜三點去
早市上班到下午,可以賺兩份薪水養家,晚上就能去讀夜間部。

但爸爸不捨:「晚上黑漆漆很危險,而且半暝上班、又要讀書,身體會受
不了。你不要煩惱,我們可以先學一點東西,也不輸讀書啊。」

因為家貧,兩次失去讀書的機會,成為吳鳳嬌這一生很大的遺憾。



太太的雞婆性格,先生欣賞


吳鳳嬌與詹德郎婚後,在豐原開美容院。

或許是窮怕了,生意好的時候她怕客人跑了,就嚷大喊小的幫忙洗頭髮,
毫不考慮先生和女兒們上班上課回來後要休息。好幾次,詹德郎就趁她不
注意時從後門溜走。

如果有客人誇讚詹德郎娶了賢慧又能幹的妻子,他都會很無奈地回答:「
做到壞田望後冬,娶到歹某一世人(台灣俗諺,意指今年收成不好,還有
明年;但娶到壞妻子,就是一輩子的事)。」

後來,詹德郎開設塑膠射出工廠,夫妻胼手胝足,家中經濟頗有起色。吳
鳳嬌總是打扮得花花綠綠,喜歡和別人比較物質生活,講話和處理事情不
太顧慮旁人的感受;也常為了錢計較,把家媟d得烏煙瘴氣。

雖然如此,詹德郎還是欣賞太太的「雞婆」性格,認為這是走入社會必須
具備的條件;特別是在太太成為慈濟志工後,看到她熬夜把工廠工作做完
才出去助人,詹德郎感動又不捨,主動幫忙做家事。

民國七十九年,有人邀吳鳳嬌到花蓮參訪慈濟,她號召十六戶朋友一起去
,這些人都是她平常出國的遊伴。

列車上的祥和氣氛讓她很喜歡,尤其看到慈濟委員穿著旗袍很羨慕,她想
:「我很會買漂亮衣服,為什麼沒有一件像她們身上穿的那麼好看?」

純真的她,就在車廂中發願,也要穿上這件旗袍,認真學習做慈濟委員。
她跟同來的朋友說:「你們有聽到我發願喔!要來參加慈濟喔。」下車後
,這十六戶都成為她的會員。

從花蓮回來後,遇上元旦假期,她跟詹德郎說:「我們不要出去玩,我們
去做慈濟事。」夫妻倆準備了慈濟資料,一一拜訪親戚說慈濟,當天就募
得八戶會員。

發願的第一個月,她的會員數就已有五十一戶,印證了「有心就不難」。

早期詹德郎常開車載著吳鳳嬌和志工們去訪視貧困個案,南到嘉義雲林、
北到苗栗;現在右眼因為青光眼視力變差,只能利用白天光線好時跟著太
太出門做慈濟。「針沒雙頭利。夫妻要相輔相成;我都放手讓她安心好好
去發揮。」



以同理心陪伴苦難人,安心良藥


十多年來,吳鳳嬌關懷的貧苦人無數;在訪視時,她會將心歸零,不預設
立場,耐心聆聽對方傾訴,希望案家能安心和信任。「不要用自己的角度
和生活水平去衡量對方,要用同理心體會,這對彼此才公平。」

失明的陸先生,自小得不到母愛,也怨恨爸爸;吳鳳嬌長期陪伴,讓陸先
生得到母愛,有個倚靠的肩膀,也幫助他在父親往生前化解恨意,挽回破
碎的父子情。

現在陸先生戒除惡習,就醫洗腎時還會以佛法鼓舞病友。五年來看著他的
改變,讓吳鳳嬌很安慰。

三十歲的蔡先生,父母都是瘖啞人;他因視網膜剝離,右眼失明、左眼視
力模糊,退縮而不願出門。志工們為了帶他就醫治療,耐心溝通良久他都
面無表情;吳鳳嬌正色以對:「如果你是我的孩子,我會狠狠地教訓你!


蔡先生眼睛睜得大大的,眼淚撲簌簌掉下來。吳鳳嬌口氣趨緩對他說:「
你不及早就醫,眼睛會愈來愈糟。我捨不得你,我心痛啊!」

吳鳳嬌陪蔡先生南北奔波就醫,也找來視障的志工鼓舞蔡先生,希望他學
習一技之長以照顧自己。「我們會隨時陪伴你、伸手拉你。也希望你把手
伸出來,和家人共譜美好未來。」

長久陪伴下,蔡先生說:「以前我脾氣暴躁,一不順心就對家人大小聲。
現在遇到問題會找師姊商量,她很像我媽媽,讓我很放心;我也希望自己
做到不讓她操心。」

在吳鳳嬌的經驗中,並不是每位個案都需要經濟幫助。

一位失婚婦人獨力照顧患有肌肉無力症的孩子,每天抱上抱下,長久下來
脊椎承受不住而受傷。吳鳳嬌想要為這位媽媽覓得省時省力的照顧方法,
特地從環保志工回收的物品中找出電動遙控病床、助行器及坐式馬桶,解
決了孩子的起居行動難題。

訪視中,她最期待看到對方脫離貧苦,安身安心。「但也會碰上聽不進去
、走不出來的複雜個案,常常縈迴腦海中。」但吳鳳嬌告訴自己:「要走
出個案的陰影,將心中的石頭放下,不要耿耿於懷。慈悲也要有智慧。」

她也發現,做人最重要的是觀念和腳步不能偏頗,因為人的無知會讓天堂
變成地獄。「不少照顧戶告訴我,說他們年少不懂事,才落得今天如此落
魄的下場。」

吳鳳嬌說,慈濟的慈善工作利人又利己,做的當中最直接受惠者是自己。
「付出愈多,感受就愈多,法喜也會滿滿。平時惜福結好緣,就像是累積
無形的資源,碰到任何事情都會有貴人扶你一把!」



減輕人心的煩惱,就是慈善


九二一大地震重創中部,她在滿目瘡痍的災區,看到了無常,「如果無常
降臨在自己身上,想做也沒有機會。」

只要眼睛看得到、腳走得到、手伸得到的貧苦人家,吳鳳嬌一定鼎力相援
。生重病者,她陪伴就醫;生活困頓者,贈予生活物資,並用柔和善順的
話語安慰引導。

她很重視化解人心的煩惱,認為這是慈善工作重要的一部分。

一位太太打電話到台中分會請教諮詢志工:「請問念什麼經,家人才會開
運?」

接電話的吳鳳嬌說:「念什麼經都很好,心誠則靈。佛法生活化、菩薩人
間化,只要合用就是最好。」

一位媽媽憂心忡忡地說,孩子考試不順利,親子關係也不好,想求菩薩保
佑。

吳鳳嬌陪她禮佛,之後和顏悅色地說:「不要煩惱、不要急,對子女要放
心,他們才能安心;不要太操心,不然對孩子和媽媽都是一種折磨。」

吳鳳嬌接著說:「像我女婿是『國四英雄傳』,我問他為什麼國中讀了四
年?他說老師教的他都聽不懂。」

「其實孩子不是不讀書,是智慧未開;他五專畢業後去當兵,一邊存錢一
邊準備考試,插大考上醫學系,現在碩士畢業準備讀博士。行行出狀元,
做大老闆不一定是讀第一名的!」

這位媽媽聽了之後,如釋重負地露出笑臉說:「喔!原來是這樣,我要學
習放下。」

慈濟醫院加護病房,穿著志工背心的吳鳳嬌,陪伴一位阿公探視阿嬤;之
後,阿公嘆了口氣走出病房。

「太太和我結婚五十年,年輕時勤儉持家,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享福卻病倒
了,我心堳傶纗L。」

「要將愛表達出來,不然阿嬤病情不穩定,以後想說或許沒機會,就很遺
憾。」

「老師沒教,我不會說。」

「我可以幫你。我來問你來答。」

吳鳳嬌和阿公來到病床,在一問一答間,受日本教育的阿公鼓起勇氣向阿
嬤說:「多謝你少年時就跟著我一路辛苦。你安心靜養,不要煩惱,我會
好好照顧自己。有聽到嗎?」阿嬤緊閉的眼角淌下了淚滴……

在醫院當志工時,吳鳳嬌會鼓勵家屬講故事、讀報紙給病人聽,讓病人的
思緒融入生活,而不是每天例行量血壓、打針吃藥、醫師看診,彷彿與世
隔絕。





年幼的一件事情,讓吳鳳嬌印象很深刻。

「我們常常吃不飽,一次爸爸的朋友家拜拜,隔天一早,這位阿伯就用三
輪車載了兩水桶的菜尾來家堙C當時心中那分歡喜,到現在我還記得清清
楚楚;很期待長大有能力幫助別人。」

吳鳳嬌說,雖然家境不好,但父母還是樂善好施。

有一回,房東讓一位流浪的阿婆住在豬舍改裝的倉庫,阿婆因為脖子的腫
瘤難以吞嚥;父母親特地煮稀飯、菜湯給阿婆喝下,還騎腳踏車載她去看
病。

還有一次,一位原住民用小米跟他們交換衣服,爸爸跟媽媽說:「你去找
找看,有沒有衣服或是棉被可以給他?」媽媽回答:「我們穿的衣服多是
破了補、補了又破,那有多餘的衣服?」爸爸說:「沒關係啦!我們只要
有兩件可以替換,多的就給人家。一家人同蓋一件棉被就好,多餘的一件
就能送人。」

晚年時,爸爸更積極行善,造橋、鋪路、施棺;往生時將財產分成五份,
其中一份即作為布施。爸爸的一言一行影響吳鳳嬌至深且遠。

加入慈濟後,吳鳳嬌省吃儉用存錢,晚上還兼差為會計師貼會計憑證,累
積分毫想圓滿榮董。當她的私房錢超過五十萬時被詹德郎發現,他說:「
做好事要光明正大,不要偷偷摸摸。」詹德郎歡喜幫她補足另五十萬捐出


在詹德郎眼中,「她現在凡事回歸素雅,人圓事圓理圓,很完美!」吳鳳
嬌笑說,以前常為了錢跟家人爭吵,結了不好的緣,很不值得,「這十幾
年來,我不曾去看銀行存款簿。只要日子過得去,就把握當下做慈濟,充
分發揮生命的使用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