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跳.躍.青.春
◎攝影/蕭耀華 撰文/王俊富
〈貴州羅甸〉


一隻腳
一條綿延山徑
一段青春歲月
一個夢
面對一個未知的明天




天無三日晴,海拔一千多公尺高的貴州羅甸縣平岩鄉火龍村,不論那個季
節,總是山嵐瀰漫。十四歲的少女廖奇梅走在碎石路上,往幾公里開外的
學校前進。「走」這個字不盡精準,嚴格說來,應該是用跳的,因為——
她只有一條腿。



同窗

校外寄居的小屋堙A燈光昏暗,這張床夜堶n和表妹共眠,平時則充作兩
人讀書做功課的書桌。奇梅的好成績,便是在這克難的「書桌」上日積月
累得來。

清晨七點,奇梅從住宿處一步一步跳進學校,微彎前躍的身軀彷彿一張飽
滿的弓,即將超越前方的身影。



標竿

總是排在隊伍前端,板凳上的廖奇梅顯得特別醒目。雖然坐下來,卻沒有
矮人一截,優秀的成績足以成為同學的標竿。

兩歲時奇梅剛學會走,鼠蹊部附近血管就長了顆奇怪的疙瘩;一直拖到了
八歲,大腿以下逐漸萎縮壞死,這隻腳注定得報廢了。鄉村醫療資源缺乏
,許多小病常被拖成大病。父親廖修懷將奇梅送到貴陽的大醫院檢查,但
龐大的治療費不是一介農民所能負擔。陷入絕望之際,突然峰迴路轉,一
個非政府組織將奇梅列入援助個案。

幾趟舟車奔波後,在二○○五年八月,父女倆遠赴雲南昆明接受截肢手術
,並迎接一套嶄新的義肢。遺憾的是,幾個月後,不知道是不習慣,或是
因為發育關係,奇梅捨棄義肢,試著單腳移動。從那天開始,一跳就跳到
現在。



認命

周末收假,從家堥儩ヴ捸A單程即需要一個半小時。「颳風下雨也要上學
,曠課一天都不行!」說起這孩子,爸爸心疼又驕傲。

每逢下雨天,爸爸不放心,便背著奇梅走到學校上課;山谷堙A親子之間
的溫馨對話,化解了兩個人面對殘疾時的茫然。

在家堙A她幫著父親料理家務、生火燒飯,動作俐落嫻熟,樣樣不馬虎。
山堛漱p孩,對宿命,多了點認分與習慣。

任何崎嶇不平的地形,對她都不構成障礙,隨便一個跳躍,就可以超過半
公尺高。作為記錄者的我們,即便用跑的,都很難跟上小女孩輕盈的腳步


儘管外人看來心疼,奇梅卻總是怡然自得,一條腿似乎沒有為她帶來多少
困擾;父女倆回溯來時路,話雖不多,沒聽到任何一聲怨天尤人。



遠方

十四歲的女孩,內心的堅強是裝不出來的,我們相信現實生活中,她一定
愛笑;但另外一絲擔憂是,這是她的世界,一個小小的世界,有著跟外界
隔絕的狹小——接觸的人比較有限;有著鄉民與生俱來的純樸——鄉民都
會很和善地對待她;也有著她少不更事的純真——試想,她也會面臨到就
業以及談婚論嫁的年齡。

只希望將來當她走到大山另一邊的世界,面對人生的所有體驗,都能保持
這個年紀「微笑」的態度。

奇梅站在山巔,微笑望著遠方;這段青春在飛揚,那意義,卻是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