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3期
2021-04-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封面故事
  親師生·坦白話
  線上請法籤
  聞思修
  健康百寶箱
  慈善臺灣
  人醫之愛
  寰宇視界
  慈善國際
  書摘
  人物誌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3期
  甘做你牽手 願君堅定走
撰文‧吳春英(廈門慈濟志工) 攝影‧范盛花、王燕玲(廈門慈濟志工)

石月英與曾永福相互扶持四十五年的婚姻路,也合力在大街小巷回收資源。

石月英曾受不了丈夫的謾罵,撕毀了結婚證;如今牽手做善事,曾永福是她最有默契的伴侶。曾永福說:「沒有她,我不行!」石月英則說:「我不會放棄他!希望他身體好,一起做環保。」

臨近辛丑年春節的午後,冬日暖陽照進了廈門市湖里區蔡塘社的巷弄,不再是川流不息的人潮,只有老榕樹枝葉悠閒地隨風搖曳。拆遷在即的蔡塘社,店面大都已關店停業,六十七歲的石月英和七十歲的曾永福夫婦,拖著手推車來來回回地收資源,為這阡陌小道增加了些許忙碌。

一天要上門回收五、六家,有的資源多,還要拉兩趟。不到一米寬的巷子,石月英在前面拉車,曾永福隨後,一手扶推車,一手摸著牆壁,以減輕左腳壓力,一拐一拐地跟著。雖然每次出來只能幫妻子打打下手,卻樂此不疲。

「哇!這麼多呀!」看到疊成小山高的衣物和各種包裝盒、包裝袋,石月英小小的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線;她把盒子拆開、摺小,然後裝入大袋。一手提著可再利用的紙袋,一手抓起另一袋高過腰間的物資,拖著下樓梯,不時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

等在一樓的曾永福,接過她手中的大袋物資,拖到推車旁,然後兩人合力將物資裝車捆綁緊實。路面坑窪不平,沉重的推車顛來倒去,曾永福手扶物資,保駕護航。

出了巷口,來到比較平的村道上,石月英接了個電話轉身對丈夫輕輕說道:「你在這裏等我,我先把這車拉回去,然後來接你,我們再去上面收。」曾永福邊點頭邊說:「好,好。」當車子走動,他又補一句:「你慢點!」然後像個乖小孩靜靜等在路口。石月英回頭看著這個曾讓自己深惡痛絕大半輩子的丈夫,此刻只有感恩與欣慰。

曾永福有退化性關節炎,行走疼痛,上下天橋時緊緊抓著石月英的手。

做環保,阿勤隨叫隨到

石月英是家庭主婦,家有三棟樓,租金頗豐,衣食無憂,可是走進慈濟前,她苦不堪言。

石月英二十二歲嫁入夫家,因為和婆家長嫂名字有同字,霸道的丈夫覺得女人就是要勤快做事,改叫她「阿勤」。她猶如丈夫叫的名字一樣「勤」:起早貪黑做農活、勤勤懇懇持家務,卻沒能得到丈夫的認可和關心。

丈夫曾永福三餐不離酒,白天喝,晚上也喝。在外面喝多,撞上路邊電線桿,額頭長個大包,還向電線桿直道歉。在家喝多了,就把沙發搬到屋外,鄰居好奇問怎麼回事,他就回答:「大掃除!」方圓百里都叫他「燒酒壺」。

石月英總是忍氣吞聲,以淚洗面。在大女兒十個月時,她不甘心被丈夫無端謾罵,一氣之下撕爛了結婚證。委屈與無助無人訴說,千萬次問自己:「為什麼會嫁給這樣的人?」

為逃避丈夫,石月英每天家務做好,就出門打麻將、買六合彩、到歌舞廳跳舞。這樣的日子,不僅沒有化解生活的煩惱,心情反而因賭博輸贏而起起落落,也因為低血壓時常頭暈到吐,三天兩頭躺在床上起不來。

二○一一年初,同村的王明珠邀約石月英,一起為慈濟廈門聯絡處的裝修人員做飯。期間,聽聞上人開示「要保護地球」,這短短一句話讓石月英恍然大悟,心想:「地球是長久居住的地方,如果沒把垃圾分類好,我們很快會生活在垃圾堆裏。」環保之路,一做就是十年。

自二○一七年至今,石月英前後經歷六次骨折,可是做環保不打折。其中一次在家裏跌倒,導致左腳小指斷掉;二○一九年因為肩胛骨痠痛去做按摩治療,因治療師過於用力,導致肋骨骨折;要背、提、抬回收物資時,就痛得緊皺眉頭,堂姊慈濟志工石晟治問:「為什麼每次扛紙皮,你的臉就像打結一樣?」石月英不敢說實話,怕堂姊要她休息,不讓她出去做環保。

二○二○年底,石月英因做環保用力過猛,閃到肋骨又骨折。「醫師交代說話小聲點,做事不要太用力。」說完,她一手擰起紙皮就走,好像又忘記疼痛。

「看到上人那麼慈悲愛大地,我會感動到流淚,所以做就對了!做環保很開心!」石月英在慈濟邊做環保邊學上人的法,堅決改掉打麻將、賭博等習慣,一心撲在環保上。曾經的牌友蔡戀樂呵呵地說:「以前叫她打牌是隨叫隨到,現在叫不來了。叫她收環保,她就來!」

從「燒酒壺」到「福伯」

石月英做環保、茹素,感受到慈濟的好,心想,如果讓丈夫多聞法,喝酒習慣改了,脾氣改了,身體也會變好。所以每次參加慈濟活動回家,都會和丈夫分享在慈濟聽到的話,看到的事。

曾永福指著耳朵說:「當時,我是左耳進右耳出,想都沒想。」直到他二○一二年跟著石月英參加佛誕節孝親感恩活動,盛大的場面井然有序,人人面帶微笑,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氛圍。就這樣,他開始到慈濟會所協助種菜,正在鬆地時,一位年長的志工專門為他送來一盤水果,而且和顏悅色。這一盤水果,讓他很感動,「這裏的人怎麼這麼好!」自此,環保站裏多了一位「福伯」,「燒酒壺」變成了「慈濟環保志工」。

曾永福十九歲時左膝受傷,隨著年齡增長,轉為退化性膝關節炎,左腳麻木抬不起來,需要支撐才能行走。每次出門,對曾永福都是考驗,是要忍著疼痛,一步步走出去。

有一種牽手是緊緊地握著,石月英不僅僅是丈夫的「牽手」,也是丈夫的腳。搭乘公交車時,石月英站在車門旁,伸出手讓曾永福按著當扶手上車;下車時,她要趕緊先落地,站在車門旁等他,以自己的手承受丈夫身體的重量,協助他下車。

瘦弱的石月英,時常被丈夫拉得東倒西歪,手腕上總留下深深的手珠印、手錶印,痠麻到舉不起來,但是她還是帶著丈夫出門。牽著丈夫的手,石月英說:「我不會放棄他!我可能上輩子欺負他很多、欠他很多,這輩子要盡量忍,盡量帶他出去做。我希望他身體好,可以一起出來做環保。」

城中村蔡塘社路面坑窪不平,沉重的推車顛來倒去,石月英領頭前行,曾永福手扶物資,保駕護航。車頭車尾,夫妻倆形影相隨。

颳風下雨也要出門撿

剛開始做環保、吃素時,鄰居笑話曾永福:「家裏小孩不孝順,不讓他吃飯,才要撿破爛。」「以前生活苦,沒得吃,現在生活好了,你來吃素,你是被騙了。」曾永福沒有動搖,他知道做環保清淨地球,還能給下一代做榜樣。

雖行走困難,曾永福不忘上人靜思語「事不做才困難,路不走才遙遠」,每天六點半,他拿著袋子獨自下樓,走到兒子住的七層樓,回收出租戶的物資;扶著樓梯扶手,一層一層往上收。

福伯腳不快,但是眼睛瞄得遠。天還沒亮透,樓道裏沒有燈,他在樓梯口遠遠一看,有物資!他就一拐一拐扶著牆走進去收。上樓不易,下樓更難,左手扶牆,右手提物資,一個階梯做兩步下,右腳先一步、左腳再移一步,每下一步,那袋物資都會撞一下右小腿,撞多了會痛。

但看著一早得來的小收穫,福伯臉上露出笑容:「以前一趟還拿不完,要走兩趟。今天物資不多,但是如果不撿就浪費了,會被扔進垃圾桶,所以颳風下雨也要撿。」

「他現在很拚,一直要出去做,不知道摔了多少回!以前他腳不會走,但現在好很多。」石月英欣慰又心疼。有一次在垃圾桶邊撿資源,一不小心又摔倒,一根鴨嘴形的鋼管從右腰間插上去,幸好只弄破衣服,曾永福站起來繼續做。他說:「燒酒壺不是我了,我是曾永福!」

大女兒曾惠仁也誇爸爸:「他以前脾氣很急,現在好很多,會多聽我們說話,不會那麼急性子。」

曾永福感恩石月英,「沒有她就沒有我。她付出,我很高興,我老了也要有所為。」

腳步堅定走向永福人生

走街串巷回到環保點,福伯坐下來分類。他前面放鐵類,右邊放塑膠,拿到寶特瓶就扔到右前方的瓶堆裏,左腳邊則是各種紙類。石月英時不時把環保物資放到他身邊,資源圍繞著他,讓他左右逢源,分類速度也更快。

夫妻倆沒有太多語言,石月英卻隨時知道要幫他做什麼。曾永福說:「沒有她,我不行!」石月英笑瞇瞇看著自己照顧多年的老小孩說:「我要感恩上人回收我們這個像垃圾的家。」

石月英的手機響起,又有居民叫上門回收。曾永福沒等石月英說話,趕緊站起來準備出發。

拉回一車一人高的回收物資,石月英顧不上喝口水,卸下物資後,又上門回收了,一連五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說:「做環保不會辛苦,沒得做就煩惱啦!」做環保讓她轉變以往不堪的生活,找回甘願付出的幸福。

夕陽斜照,霞光穿過蜘蛛網般的電線,擠進蔡塘的陋巷,灑向一條條坑窪不平的路面。兩位老人推著車、牽著手,腳步一深一淺,卻踏實而堅定。幽靜的村道裏飄蕩著歡笑聲,還有「箜箜箜」的推車聲,合奏著……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