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4期
2021-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4期
  靜思精舍的暖心便當
撰文‧顏莉(靜思人文編輯)

事故上午發生,中午一點前靜思精舍送出五百五十個便當支援前線。(相片提供/花蓮本會)

送出的便當要熱熱的,不會糊糊的,菜色還要多樣而繽紛,
靜思精舍師父們的心,既慈和又柔軟,當什麼辦法都沒有辦法安慰你的時候,
那麼只願你能吃得下一點點東西,這是不是很像母親疼愛子女的心情?
無條件,無所求,只有滿滿的關懷。

「一聽到太魯閣號出軌,心裏想,可能要準備便當了,這也是我們能默默為他們做的。」靜思精舍德霈師父沉靜地說著。

平日裏,精舍大寮有七位常住師父輪值,四月二日上午突如其來的火車事故,便當量需求激增,多位志工自動自發戴好口罩、綁緊頭巾,一起進大寮幫忙,洗菜、切菜分工有序;同時,精舍廣播室也開始徵召包便當的人手,一時湧進二、三十位,大家的心都十分凝重,卻也安靜地強打起精神,加快手上的動作,要為事故現場的受難者或救難者加油打氣。

五十個、一百個、一百五十個……便當需求量逐漸增加,對於一般商家而言,臨時接單都有點應變不及,何況是這麼龐大的數量?但師父們鎮定如常,不僅很快擬定菜單、建立分菜動線,及時在當天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一點,不到兩個小時內,做好並送出五百五十個便當,且未影響當日精舍齋堂桌菜的日常安排。這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呢?

盡全力不讓人餓到

就在一念心,一念合和互協、一念愛人如己。

「那天我們是負責供應便當,」當日主責便當區的德修師父說:「一時之間,便當的菜不夠,『典座』和『飯頭』師父就一起合作,隨時提供不斷增加的便當量。」

「當天承擔煮飯的師父,原本不是在大寮執勤,只是剛好走到大寮關心,沒想到就馬上遇到需要洗米、煮飯的勤務,也由於這位師父很有經驗,遇到這樣的事情,就一直幫忙洗米煮飯。白米煮好要二十分鐘,再燜二十分鐘才行;如果趕著裝入便當盒,燜十分鐘也可以,但口感就沒平常那麼鬆軟。」

換句話說,煮一鍋飯大概要半小時,在等待飯熟可食用的半小時「空窗期」,師父沒得閒,煮好麵條代替白飯,也因此有一些便當裏是裝著麵條。分秒不空過的師父們,就是盡全力及時送出便當,因為不忍心讓任何人餓到。

德霈師父說:「我們有五個大飯鍋同時在煮飯,一個飯鍋大概可以裝七十個便當,一煮好的飯,就是馬上待出餐的;後續再進來的便當需求,則再另外重新估算米量,所以白飯很少斷過,洗米也不斷在進行。」

在靜思精舍,師父們每日晨間三點五十分起床,近十一點五十分打板後即準備用餐,下午一點半又繼續日常事務。但四月二日這一天,師父們送出了所有需要的便當,遲至下午一點多才開始用餐;而且用完餐,有些師父又繼續留下來備料;也有志工馬上又去挑菜區,坐在板凳和菜籃旁開始挑菜。

下午五點多包完便當後,飯頭師父準備的紅蘿蔔材料全用光了,於是協助包便當的師父及志工們沒有離開,分兩條動線切紅蘿蔔,切到近晚上六點才去用藥石。

事發第二天,四月三日中午十一點多,師父們送出便當,中午並沒有離開午休,而是繼續守在大寮,沒想到一點多,真的又接到需要一百多份便當的電話……

靜思精舍常住二眾用心準備日式沖繩飯糰、便當及水果,讓在殯儀館的家屬與工作人員補充體力。(攝影/鄭啟聰)

人人替人人著想

山風吹來,不論是在精舍、在事故現場、在任何一個角落,輕拂過人們耳際的是同樣溫柔的風;然而我們是如此真實,且能真心地擁抱彼此——在災難的面前,在我們還能呼吸的時候,即使我們並不認識,就像準備便當的人和吃到便當的人,連繫著彼此的,是一分不需言語但綿綿無盡的愛,是因為有緣,以及共同的存在,在此時此刻……

「時間不夠用,所以主責師父更早起,不論挑菜區、洗菜區,每一區都很主動,常被問到『人手夠不夠』、『菜夠不夠』,只要一聽到『不夠』,大家馬上來到你旁邊,立即補位,開始動作,休息時間也不例外……根本沒有休息時間。」德霈師父說。

精舍常住師父們,人人替人人著想,替身旁的人,也替事故現場每一個人。看似匆促備餐、出餐,即使如此,用心而貼心的師父們準備的便當菜色也不會是吃飽就好。菜色多樣而繽紛,像是煸煎豆包,炒香菇、紅蘿蔔、青花椰菜、高麗菜、豆類,香煎麵腸,菜捲,下飯的酸菜、瓜仔素燥、雪蓮子、毛豆,還有十分費工但蛋白質很高的「天貝」;想到有些人平日不是素食者,師父還另外準備了蜜汁素火腿。

師父們的心,既慈和又柔軟,只希望能讓在現場的人,內心好過一點,哪怕是一點點也好。當什麼辦法都沒有辦法安慰你的時候,那麼只願你能吃得下一點點東西,這是不是也很像母親疼愛子女的心情?無條件,無所求,只有滿滿的關懷。

便當一個一個裝,會不會某樣菜就沒了?「不會,我們有自己的菜園,長期以來自力耕生,也有好幾個大冰箱,還有好多師父和志工菩薩一起挑菜、洗菜、炒菜,在這種特殊情況下,也會在準備剛剛好的便當量之外,再多炒幾個餐盤的菜量備著,維持一定的熱度;真有需要再趕緊加熱一下,又可馬上出餐。連續幾天,就這樣隨時待命,盡我們所能。」

師父們除了要注意便當送到每一位用餐者手中時,打開便當依然是好看的樣子,依然熱熱的,卻不會糊糊的,不想讓心情不好的大家更沒有胃口,所以連烹調的方式及水分溼度都掌握得宜。

雖然在災變或事故現場,一碗熱湯最能溫暖人心,但此次事故現場不宜載送湯湯水水,故而師父們巧手慧心,製作了一道糖醋料理「泰式酸辣G」,主要由白蘿蔔塊、杏鮑菇與猴頭菇組成,微甜微酸的口感,讓大家吃起來不會覺得口太乾。精舍師父一路待命,幾天下來提供了將近兩千五百個便當。是不是很動人呢?

人生無常,但天地有大美,人間有真情,是永遠不變的常態,從這次火車事故的發生,各方捐輸、相互幫助、同苦同悲,便能看出大家的心,還是在一起的。

想想精舍師父的愛,想想救難人員無私的付出,願你我在每個時刻,彼此還能同呼吸時,能記得天地間所有一切為自己而來的善、美、愛,鼓勵著自己同時也鼓舞他人,一起向前、一同成長,並且體驗這無限美好、何其寶貴的生命。

感恩精舍師父的暖心便當,不論是知道、聽到、看到、聞到或吃到,相信想起時,都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感恩師父,謝謝你們一直都在,我愛你們。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