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4期
2021-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4期
  76行者 修補家屬破碎的心
撰文‧陳美羿(慈濟志工)

四月二日太魯閣號事故發生後,民間組織「76行者」遺體修復團隊發言人王薇君等先遣人員,立刻趕抵花蓮;其他夥伴也從四面八方過來,都是自費自假的志工。

四月八日,下著雨,我來到殯儀館的記者休息區,問起大體修復的進度,「臺東的一位小姐,下顎以上的臉都損壞了,原本要為她重做一顆頭的,沒想到奇蹟發生了。」

「當天有一位修復師生日,大家為他買了一個蛋糕。他許的生日願望,就是每個罹難者都能修復得完完整整、漂漂亮亮。」不到半小時,在一個屍袋中發現了半張臉,經過比對,很像那位小姐的。在經過二十多小時的DNA鑑定,果然是她的。

「或許老天聽到我們的心聲。」王薇君說:「不但找到這半張臉,還找到另一位先生的一隻腳。」當修復好、化好妝的時候,親人來領回,隔了兩、三公尺,女孩的媽媽喊著:「對!她就是我們家的孩子。」

再仔細端詳,媽媽說:「好漂亮!」

王薇君對媽媽說:「對不起,讓你們等這麼久。」

「等再久也是最後一次了!」一句話,又把大家的眼淚催出來。

多年來,76行者修復或重建的有三百多具大體。修復前,家屬看見的是殘破不堪的模樣,每每是無法接受,甚至當場昏厥;修復之後,看見乾淨、完整的親人,家屬的心得到莫大的安慰。

「有的人會說,你們花二、三十個小時重建、修復,家屬領回去,還不是一把火燒掉,有必要嗎?」王薇君說:「家屬的心靈得到慰藉,比什麼都重要。讓亡者的最後一程,有尊嚴的走,也是我們的心願。」

他們是零酬勞的義工,推掉原來有收入的工作,「拋家棄子」,趕赴現場,有人一做就是四、五十個小時。76行者召集人陳修將說:「媒體說我們是『不眠不休』,四個字,很簡單。但是誰知道有人累到昏倒、打點滴。」

他們工作空間不大,但是為了搶時間,通常三、四具大體同時進行,一組大約六個人修復。工作檯不夠,就用紅色塑膠椅拼一拼,把托盤放上去,也是可以修復。

修復師在施作過程中,難免被針刺傷,或被銳利的斷骨扎傷,甚至被嵌在大體身上的玻璃割傷,為了趕時間,他們不在意,把血擠一擠,隨意包紮一下,戴上手套就繼續工作。花蓮慈濟醫院團隊專程來為他們抽血、檢驗、建檔,持續追蹤,如果有受傷的,打破傷風疫苗,有些人也要服用抗生素。

「這是慈濟送來的福慧床,修復師們工作了二十、三十個小時,可以躺下來休息一下。」王薇君打開手機給我們看照片。有人裹著毛毯蜷縮成一團,小小的福慧床居然可以睡兩個人,看了好不心疼。

還有一張相片,一個修復師坐在箱子上,靠著牆,歪著身子,居然也睡著。為了讓家屬早日把親人帶回家,修復師們是日夜趕工,捨不得回到免費的飯店睡覺,有人就睡車上,有人就近可以躺就躺。

四月十一日上午,六位76行者的代表來到靜思精舍,與上人座談了一個多小時。陳修將分享76行者的緣起,是二○一四年七月澎湖空難,一週後又發生高雄氣爆,他們有二十七個具備修復專長的好友奔赴現場,兩場事件共修復了七十六位大體。因此組織了「76行者」,到現在已經五年多了。76行者沒有門檻,只要有心就可以加入。有些是殯葬業者,也有些是警義消、老師、護理師、美容師,還有罹難者家屬。

話鋒一轉,陳修將自承從小就是個「歹子」(壞孩子),進出監獄。「我在監獄看到慈濟的小故事,和靜思語:缺了一角的杯子,換個角度看,它還是圓的。」

「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陳修將說:「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他向上人感恩,此行更讓他種下福慧的種子。

上人心疼他們,也感恩他們現在所做的,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他們的付出,給家屬最大的安慰,真正的功德無量。

這天距離事發已經十天,修復工作進入尾聲,也是最艱困的時候。四點,臺北的警車和一輛靈車準備把罹難者吳小姐接回家了,吳家的親友都來了,姨媽拿了一條項鍊,讓她戴上。

原本破碎的大體經過重建、修復,還給吳家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兒。吳媽媽對陳修將和王薇君說:「我想向你們下跪……」擁抱再擁抱,全部76行者列隊送別吳小姐,靈車緩緩啟動,大家彎腰鞠躬,就如同送別親人一般。很多人讚歎他們很了不起、很偉大,但是陳修將說:「我們只是一群平凡的人,一起在做一件平凡的事而已。」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