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4期
2021-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4期
  當愛湧向花蓮
撰文‧陳美羿(慈濟志工) 攝影‧蕭耀華

為了搶救受困者並儘快恢復通行,臺鐵人員漏夜搶修受損的路段,被鋼輪輾壓嚴重破損的水泥枕木,顯示當時事故列車已脫離正軌完全失控。

因為災難,我們看到愛與善湧向花蓮。
希望這個愛,不是浮光掠影,不是煙火泡沫,瞬間出現,又瞬間消逝。
從災難中記取教訓,讓災難不只是災難,讓災難昇華,變得有價值。

四月二日,晚上十點整,我們來到太魯閣號事故現場。

兒子子豪和我,從中午自臺北出發,接了《慈濟》月刊攝影記者蕭耀華,三個人直奔花蓮。或許是連假的開始,也或許是因為太魯閣號出了事,蘇花公路一路塞車。

我負責和慈濟各單位聯絡、隨時掌握最新消息,並且記錄路況。警車、救護車、消防車乃至軍車、殯葬車,隨時呼嘯而過,氣氛緊張又詭譎。車子走走停停,晚上十點,到了一處岔路,燈火通明,許多警察在指揮交通,維持秩序。

走向事故現場的路黑漆漆的,蕭耀華用手機的燈光照著階梯,子豪攙著我,一步步往下走。再過去是一段塵土路,轉個彎,是個大斜坡。突然!我鼻頭一酸,想到一路上看到罹難人數飆升,情緒再也控制不了,失聲大哭起來。

「媽!小心!」子豪拍拍我。他用這種方式安慰我。

跳過一個土堆和乾涸的水溝,三個人戰戰兢兢,終於來到一個大廣場。有幾部電信公司基地臺的車,高高聳立。蕭耀華順著梯子爬上去,拍了幾張照片,說:「那邊就是事故現場。」

繞過去,燈火通明,大批警察、消防、救難人員、記者……大家都在守候;工程人員則是在鐵軌上忙個不停。

隧道方向,出事的車廂頂上亮著燈,下面兩旁還有兩盞紅色的燈,遠遠的,好像一對血紅的眼睛,無言的、默默的,控訴著這一場悲劇似的。

心裏面鑿空了,茫茫然望著天空,以為時間停滯,卻匆匆已過了一個多小時。

夜深了,慈濟服務站還有志工留守,隨時提供服務。「還是有人會來拿便當和水,我們不能走。」聽了令人感動。

「我們現在去殯儀館,慈濟人排班,徹夜陪伴罹難者家屬。」我說:「二十個人一班,每班兩小時。」說完我眼眶都紅了。

進去家屬休息區,我們把手機和筆記本收起來,不拍照,用「心」記錄。兩位記者分頭工作,我細心的觀察,休息區的家屬身邊都有慈濟志工陪伴,但大家默默無語,也是哀極無言吧。

「又有新的照片出來了,家屬可以來指認……」我不捨看到傷心的情景,走了出來和值班的志工聊聊,知道他們是夜裏十一點到凌晨一點的班。好辛苦!不,是好幸福。

凌晨一點多,抬頭望去,黑黑的「冷凍室」三個字,令人怵目驚心。天空灰灰的,就在屋頂上,掛著一彎下弦月。風吹過來,冷冷的。

此情此景,想到多少人魂斷剎那?多少家庭一夕破碎?無常,時時隨侍身旁,而我們卻渾然不覺。直到……

唉!曉風殘月!無語問蒼天!

淒風苦雨,天地同悲

四月三日凌晨兩點就寢,四點半就被子豪叫醒,這期間我輾轉反側,幾乎不曾闔眼。驅車上路,天還沒亮,我們趕早,是為了拍慈濟志工送早餐。

「來來!請用早餐,慈濟的,素的。」我招呼一群「特搜隊」的年輕人來吃早餐,他們客氣地笑著說:「喔好!謝謝!」

「為什麼你們的衣服都弄得髒兮兮?」我不解地問。

「因為我們鑽到車廂裏去。」

「啊?隧道裏的車廂嗎?」

「是啊!」

「你們——」我驚問:「去搬遺體?」

「都有——」他們苦笑著,推派一個張姓同僚來跟我談。

「特搜隊」隸屬花蓮縣消防局,成員都很年輕。「這一次真是太慘了,罹難人數多,又卡在隧道內,搜救十分困難。」

「我們帶了破壞器材,把被夾住而無法脫困的人救出來。大體就用屍袋裝起來,再抬出來。現在罹難者已經都找到了,不過好像第六車還有半截遺體沒找到,要再進去搜。」

我一邊聽,一邊覺得不可思議。問他們:「害怕嗎?」

「很震撼!」沒有正面回答:「比花蓮○二○六大地震更震撼。」

下午三點多,大巴士陸續到來,罹難者家屬捧著牌位,執著招魂幡,下車時,打開一把黑傘,哀戚地往前走。慈濟志工也依序地一組一組陪伴家屬。

志工莊月娥抱著牌位和招魂幡、郭繼祖拿著黑傘,等待家屬先去洗手間。莊月娥說:「風很大,漫天塵土飛揚。我抱著牌位,招魂幡和傘都拿不穩。」

到了廣場平臺,只聽見一片哭喊聲,那痛徹心扉、淒厲的聲音,令所有的志工和記者都忍不住也哭了。

有人拿著照片、有人拿著衣服,聲嘶力竭地呼喚著。

「回來啊!阿公和爸爸都來了,跟我們回家吧……」

「妹妹啊!媽媽來帶你回家了,你不要走丟了。弟弟也想你,你一定要回來。」

司機員袁淳修的妻子和姊姊,拿著他的格子衣服揮舞,慟喊:「不要再躲在隧道裏了,趕快出來呀!」她們用兩個錢幣擲筊,擲了幾次,終於出現「允杯」,也就是一正一反的「同意杯」。

袁家姊姊很安心地說:「好了!他願意跟我們回家了。」

我想,招魂和擲筊,也稍稍有些療癒的效果。

有機動的志工拿著衛生紙發送,給人擦眼淚用,還備了一個塑膠袋,回收用過的衛生紙,真是貼心、用心。

招魂的尾聲,天氣突然變了,天空暗了下來,冷風一陣一陣吹來,許多人穿起外套,戴上帽子,裹著圍巾。不一會兒,飄起雨來,五顏六色的傘也一朵朵張開。

淒風苦雨,天地同悲!

觀身不淨,觀受是苦

殯儀館,一群記者在休息、等待、閒聊。我問他們:「在這裏好幾天了,哪一幕讓你最感動?最難忘?」

「慈濟!」一位記者說:「每當有災難或事故發生,慈濟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到達,提供各種資源和協助,讓大家都沒有後顧之憂。」

一個在八車的女乘客,被困在車廂內,身上有其他乘客,其間還有椅子和行李箱等雜物也堆疊著。她說:「我渾身是血,不知道是我的血,還是別人的血?我很疲倦,一直想睡,但我告訴自己,不能睡。睡下去就醒不過來了。」

「我想很多事,想父母、先生、兒子,最後想到公司的同事。啊!如果我活著出去,我要對每個人好,我不要再抱怨我的主管和老闆了。」

我想起上人說,驚世的災難,要有警世的覺悟。「佛陀告訴我們,世間是苦、空、無常的,所以我們要把握有限的時間,發揮生命的價值。」

上人又說:「『愛』在十二因緣裏,它是煩惱的根源。」所以失去摯愛,就會痛不欲生,這是小愛的痛苦。

「要好好體會『四念處』: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心無常、觀法無我。」

因為災難,我們看到愛與善湧向花蓮。希望這個愛,不是浮光掠影,不是煙火泡沫。瞬間出現,又瞬間消逝。

從災難中記取教訓、深切反省、體會佛陀的悲心,讓災難不只是災難,讓災難昇華,變得有價值。

一場災難,讓它是一個大哉教育。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