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4期
2021-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4期
  寒風細雨中為你撐傘
撰文‧梁嫣親(慈濟基金會慈善志業發展處同仁)

慈濟在花蓮殯儀館設站,夜深了志工仍關照家屬需求,不捨離去。(攝影/蕭耀華)

當死神撞破了列車最後一道防線、我們趕到崇德車站時,已看到師兄師姊在為三位罹難者助念。接下來被通知轉移到新城站,在卸下物資後,一位協調人員過來商議:「請慈濟協助布置運送遺體區,從月臺到這裏進行勘驗,全都需要遮蔽。」當下的我覺得很不妙,新城站封站,竟是為了轉送遺體,這意味著接下來運送到站的408次太魯閣列車的乘客,已提前在生命的終點站下車了。

「大體十分鐘後抵達。」我們在月臺虔誠合掌祈禱,送罹難者最後一程。有家屬心急如焚走進來,一位協調人員請我們去關心。我只是默默走到他們的身旁,此時此刻我能感受到他們的傷心痛苦,激動、焦慮、無法接受、對一切感到不真實……

火車緩緩開進月臺,這是載著生命已逝的火車,沒有迎接的喜悅,空氣瀰漫著悲傷的氣息。家屬紅著眼眶,抱著渺茫的希望,一個一個車廂探頭往裏尋找親人。「他們知道這裏沒有生還者嗎?」耳邊傳來車站人員的低語,沒有人敢上前去告知。

看著救護人員護送著一具具遺體下車,地上有著滴下來的血水,我大口深呼吸,然後暫停記錄工作,把原本要拍照的手機放進口袋。我想若我是家屬,是不想看到這畫面。我不願讓家屬受到二次傷害,我選擇了合掌默念阿彌陀佛,祝福生者心安,亡者靈安。

從下午四點五十分助念到接近晚上七點,送出近三十具遺體。我首次的災害援助是沒有看到一位生還者,他們突然面對生命列車脫軌節奏下的無常,而我們所能做的是陪伴走這最後一程,當下每位志工都是他們生命終點的送行人,在心裏默默告訴他們,不要害怕,接下來我們會持續陪伴你們的親人。

當內心颳起狂風暴雨

「我認不出,認不出啊!」在家屬指認區,有位家屬抱頭痛哭,準備第二次的遺體指認。很多戶家庭顫抖著翻閱一張張罹難者照片,個個情緒崩潰。

我之前有多次參與為劫後重生的人們進行諮商服務,以個人經驗和體會,短短幾小時諮商,其實無法發揮很大的效益;我發現自己卸下諮商與輔導的身分,以慈濟志工的角色,與案家一起「同在」,從災害發生當下,到後續的喪禮結束,彼此建立了關係,悲傷輔導的專業才開始療效,繼續陪伴案家重建一個失去摯愛的日常生活。

生命的殞落比秒鐘還迅速,總在猝不及防、還來不及意識,家屬就被迫接受難以理解的事實。第一次面對重大噩耗,不知所措的家屬,需要的是有人給予力量和引導該如何走下一步。我們志工其實什麼都不能做,唯一能做的是讓家屬知道有一群人是他們的後盾。就像從指認、招魂、助念、葬禮、追思、悼念,志工一直都在旁守候。

「吃吧,這是師父特製的便當,吃一口也好。」家屬一邊吃,一邊哭,我們用衛生紙擦拭家屬的淚水,輕輕拍拍他們。災害當下,我們陪著家屬一起等待、一起經歷悲慟、處理他們生活所需、適時遞水送餐、關心他們的體力、接送他們、在他們哭癱暈厥時攙扶和環抱他們。

「為什麼是我的孩子?樣子都變樣了,遺體不完整。」這次事故大部分罹難者是兒童、青少年,家屬對於英年早逝的生命無不扼腕與自責。當家屬悲痛欲絕、激動,我們不要阻止,安靜陪著他們,讓他們盡情地痛哭,適時給予肢體的撫慰如擦拭淚水、拍拍肩膀、握著他們的手。

我們不是要減輕家屬的痛苦,而是減輕他們的孤單,陪伴他們在絕望中與逝者好好道別,陪著他們釋放痛苦的情緒,接受內心難以理解的事實。

「我想買一件新衣服給我的女兒換上。」志工二話不說,陪著家屬到市場採購。

「可以陪伴我們去招魂嗎?」志工動員伴隨家屬。

「謝謝您們到老家關懷我們。」殉職司機員的姊姊感恩豐原的志工迅速關懷。

「半夜十二點半抵達臺北二殯時,看到慈濟的師兄師姊已在二殯等候,為女兒助念。感恩慈濟在這件事中給予我的幫助。」一位失去唯一女兒的郭媽媽,傳信息給志工。

社區志工發揮了快速動員的力量。每一位罹難者的家屬帶著焦慮、難受、無法接受的心情,迫切想帶著親人回家,各地慈濟志工一路相隨相助,接力安定家屬慌亂不安的情緒。

孝順的小傑得知爸爸近期身體狀況不好,趁清明連假搭火車返家接爸爸到北部就醫,但爸爸這一等就是永別了。小傑爸爸白髮人送黑髮人,傷心過度急速脫水,送往花蓮慈濟醫院。我們得知小傑爸爸一家經濟很需要協助,立即列入後續關懷名單。我抬頭仰望細雨紛飛的天空說:「小傑,謝謝您讓我們知道家人需要經濟援助,慈濟會協助,請安心,祝福您跟著佛號走向光明。」

從事發到現在,烙印在腦海的是一幕幕當家屬需要時,志工總是在身旁伸出援手。我想起了十八歲時第一次面對痛失媽媽的經歷,當時我的內心狂風暴雨不停,很希望有人能為我撐起一把傘,陪我走出風雨。如今我成為撐傘人,志工會為罹難者的家人在這寒風細雨中撐起一把保護的傘,撐起一片晴空!

雨後不一定有彩虹,但志工持之以恆的愛和陪伴,會一直都在。

 

身邊的人突然遭遇重大噩耗、不知所措,我們能做什麼?

‧一起等待、一起經歷悲慟、處理他們生活所需、適時遞水送餐、關心他們的體力、接送他們。
‧當他們悲痛欲絕時,不要阻止,安靜陪著讓他們盡情痛哭;   適時給予肢體的撫慰如擦拭淚水、拍拍肩膀、握著他們的手。
‧我們不是要減輕他們的痛苦,而是減輕他們的孤單,陪伴他們在絕望中與逝去的親人好好道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