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4期
2021-05-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4期
  請先送我父母去醫院
口述‧陳慕湘(花蓮慈濟志工) 整理‧黃秀花

「我傷得嚴重嗎?我爸爸媽媽還好嗎?我可以等,你們先送我爸爸媽媽去醫院。」
骨折的小男孩痛不可抑,卻表示他還能夠忍下去……

先是從電視上獲知事故訊息,接著收到動員通知,我邊換上藍天白雲制服,邊用手機擴音方式通知組內的八位師姊,共乘兩輛車立即往崇德車站出發。

二○○六年三月,崇德站南端發生一起自強號列車撞死五名鐵道維修工人的意外,當時志工就曾前往關懷,活生生的人體拼圖畫面已在我眼前展演過;也因有那次經驗,這次面對這麼大的災難,我似乎更有勇氣,從頭到尾都沒有掉淚,很冷靜調派人力,分赴仁水隧道、崇德火車站、慈濟醫院、國軍花蓮總醫院、殯儀館等處關懷。

崇德站非常小,本就人煙稀少,我們費了一番工夫才找著。要從蘇花公路下到月臺,需走層層的階梯,周遭也只能停放兩、三輛車;一旦有傷患要運送上救護車,必須越過兩道鐵道、再走石子路才能送抵,實在艱辛又耗費搶救時間,因此後來運送點就改至更大的新城站。

待命沒幾分鐘,就看見第一輛列車從事故現場駛來,有三位傷患被抬下來,他們是一家人,爸爸、媽媽及小兒子,而大兒子已在事故現場就被救護車送到醫院了。

我第一時間安撫著小男孩,他右腳骨折,感覺非常痛。他開口第一句話便說:「我可不可以坐下?」但崇德站正在整修,月臺上根本就沒有椅子;他第二句再問:「我爸爸媽媽呢?」我回應:「他們就在你對面,都很好。」

我們輕輕將他放下坐著,他頻頻喊:「好痛!可不可以把我擺平?」我們發現月臺上有沙包,就把它移來讓他當枕頭墊著;然後,他又再喊:「我的腳好痛喔,可以幫我打直再墊高一點嗎?」於是,我們又拿來幾塊木板將他的腳墊高。

躺好後,他再次問了父母狀況。我回答:「他們很好。你不要怕,師姑會陪伴你,到了我們手上,你就安心了。若還是很痛,就深呼吸,深呼吸會減緩你的痛!」

男孩後來又問:「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裏?」我說:「輪椅和擔架馬上就過來,會送你們去醫院。」他問:「我傷得嚴不嚴重?」我安慰他:「你不嚴重,算是傷勢較輕的;這個骨折沒問題,要相信醫師會處理好。」

他的父親行動困難,臉色發白,媽媽也嚇到一直在發抖;男孩重複講了好幾遍:「我可以等、可以忍,你們要先送我爸爸媽媽去醫院!」他的這分孝心,讓人感動。

第二輛列車駛近,除了送來傷患,幾位師兄上車協助搬下一具具遺體,暫時安放在月臺。我告訴自己:我們是來膚慰的,一定要堅強。我們在旁助念,並且很有默契地排成一列人牆,不著痕跡地保護遺體。

傷患承受著極端的痛苦,要被綁上繃帶那瞬間,不時發出慘叫聲;我把自己的手交給了傷者讓他緊握住,我感到很不捨又心痛,摸摸他的額頭,安撫說:「你深呼吸,一下子就過去了。」

後來,我發現自己的手沾滿了血跡。這是救人的印記,鮮血是可以洗掉的,但這場傷痛的記憶將很難抹滅。上人一再叮嚀:做過以後,要前腳走、後腳放。我會銘記在心,因為還有很多事要做,必須盡快調整心態,堅強面對接下來的路。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