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5期
2021-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人物誌
  人醫之愛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5期
  當呼吸成為奢侈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再攀高峰
撰文‧顏婉婷(慈濟基金會文史處同仁)

慈濟與印度仁愛傳教修女會合作在加爾各答紓困發放,修女為村莊貧戶致贈糧食物資。(相片提供/慈濟基金會)

即使各國已展開疫苗施打,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仍如海嘯般襲來,
全球五月確診人數已突破一億五千萬,沒有一國能夠獨善其身,
唯有相互扶助,才能共同度過大災。

二○二○年底,多款新冠肺炎疫苗相繼問世,為看不到盡頭的疫情,帶來一絲曙光;然而,五個多月過去,疫情不但未獲控制,反而加速失控中。

二○二一年四月短短三十天內,全球新增兩千萬人感染,病歿人數超過三十萬人;並增加了五個國家——智利、加拿大、伊拉克、羅馬尼亞、菲律賓確診病例數衝上百萬。

國際疫情延燒,臺灣五月十一日起出現多起感染源不明確診者,進入社區感染階段,九天內新增本土病例超過一千兩百位;雙北十五日起進入第三級警戒,避免不必要移動、活動或集會,十九日起全臺提升疫情警戒至第三級。

慈濟基金會遵守防疫政策,全臺靜思堂和環保站暫停對外開放,並於十六日至十九日緊急送出三千五百四十五片防護面罩分贈桃園巿政府、臺北巿警察局(萬華、中山、內湖、南港等多間分局)、新北巿警察局、宜蘭縣政府,提供第一線人員防疫使用。

社區疫情迅速擴大、全臺各縣市繃緊神經。國際間,全球感染情況甚至比二○二○年的高峰還嚴重,當中一大原因是印度疫情失控。

慈濟印尼分會匯集實業家愛心籌備一百萬份物資包,截至五月上旬已送出逾四十五萬戶大米和口罩;志工四月在萬丹省戈善比鎮薩冷巴蘭村發放領物券,並提醒村民留意防疫措施。(攝影/Khusnul Khotimah)

印度街頭病患潮

印度第二波疫情如海嘯般襲來,五月第一週超過兩百七十萬人確診,接近全球病例半數,累計病歿人數已超過二十三萬人,且此數據僅是官方正式通報的統計。

印度今年初社交禁令放緩,三月連續多週政治造勢、大型宗教慶典等活動人潮洶湧,推波助瀾了新一波疫情;尤其是每隔十二年舉辦一次的「大壺節」(Kumbh Mela),被譽為全球最大規模的宗教節慶,從元月中開始在北阿坎德省(Uttarakhand)城市哈里德瓦(Haridwar)登場,持續到四月二十七日,吸引逾億人次參與;加上變種病毒感染傳播加速、缺乏疫苗等因素,導致疫情猛烈反彈。

當地從新德里首都圈、孟買到班加羅爾等大城醫療崩壞,病床、藥品、呼吸器匱乏,病患苦等不到病床,在院外嚥下最後一口氣,家屬也面臨要救哪位家人的天人交戰,四處奔找病床、氧氣。然而,氧氣價格被黑巿炒高、嚴重缺貨,無論貧富家庭都買不到;死亡人數不斷攀升,火葬場夜以繼日運作,仍無法負荷遺體長龍。嚴重疫情蔓延到尼泊爾、斯里蘭卡、柬埔寨等國家。

印度為多款新冠肺炎疫苗的生產大國,也是新冠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的關鍵供應國,卻因疫情大爆發,影響生產進度,間接造成多個經濟開發中、未開發國家無法取得疫苗,對於全球疫情防控雪上加霜。為馳援印度疫情,各國緊急運送氧氣瓶、製氧機與新冠肺炎疫苗等醫療援助。

四、五月間,慈濟基金會同仁密集與印度合作機構聯繫,並自五月三日起每日召開會議,逐一確認急需的醫療物資品項、數量,著手進行緊急採購,搶分秒要將救命物資送往當地;然而多處城巿陸續封城、國際航班停止,援助速度需與時間賽跑。

印度二十八個省中,慈濟已提供十六個省紓困援助,今年四月十日統計,受惠者達九十四萬人次。病患最需要的醫療用品和醫護人員必備的防護裝備,五月正面臨空前的短缺,印度靈醫會主席巴比爾神父與慈濟連線時,請同仁轉達:「上人,請您安心,我會照顧好大家,您也要保重身體。印度現在的情況是人們難以想像,我們會在教堂設立隔離中心,讓更多苦難人可以得到幫助及這分愛,請為我們祈禱!」

智利許多家庭遭遇失業停薪,拉格蘭哈市四百戶獲得慈濟援助,志工協助將食用油放入民眾自備的環保袋中。(相片提供/慈濟智利聖地牙哥聯絡處)

紓困行動不捨停

除了印度之外,亞洲的日本、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疫情也死灰復燃,政府再祭出防疫措施;各國慈濟志工持續在僑居地「聞聲救苦難」,在遵守政府防疫政策前提下,援助清貧弱勢、遭逢天災的人們。

菲律賓病例累積破百萬,大馬尼拉都會區疫情較去年更為嚴峻,慈濟原本規畫的三個月紓困發放難以全面進行;但志工仍想盡辦法,幫助收入有限的視障民眾,提供大米、食用油等二十公斤生活物資。為了避免群聚風險,有些由身障機構派車領取物資,有些則由慈濟志工宅配到府。此外,包含保和島、萊特省奧莫克等地,紓困發放亦將持續三個月。

齋戒月是伊斯蘭教一年當中最神聖的月分,為穆斯林提供實踐自我控制與淨化身心的機會;今年四月十三日入齋月、五月十三日為開齋節。然而英國變種病毒傳播全球,土耳其確診、死亡及重症數全面激增;為遏止疫情,政府於開齋節前後實施全面封鎖的最嚴格防疫禁令,所有工作場所暫停活動,境內敘利亞難民家庭,生計受到嚴重打擊。慈濟志工為蘇丹加濟巿約四千三百戶、阿爾納武特巿約一千三百戶,每戶發放四張物資卡,每張卡面額一百土耳其里拉,讓穆斯林家庭可以購買食物,在家安度齋戒月。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程度,位居全球第一,直至去年十二月中旬疫苗開打後,疫情擴散程度才放緩。政府設立許多大型疫苗施打站,民眾需以英文做網路預約,再花數小時現場排隊;慈濟美國醫療基金會與慈濟人醫會醫護,提供多處疫苗施打服務以加速防疫,並有志工服務不諳英語的移民人士。行動醫療團隊並前往加州中谷地區,為農民移工施打疫苗;沒有醫療保險、沒有交通工具可以進到大都會的移工,完成接種彷彿中了彩票般歡喜。

在中南美洲,阿根廷曾日增兩萬七千例,病例數已突破三百萬。巴西疫情持續惡化,傳染力更強的亞馬遜變種病毒株「P1」如今已擴散至南美洲各地,成為各國政府最大的憂慮和威脅。

巴西福斯市特殊子女之友協會是專收心智障礙人士的教育中心,原本援助該校食物的單位已無力幫助,校方求助慈濟。位於一橋之隔的巴拉圭東方巿慈濟志工,四月緊急送去一百份有二十一公斤食物及三點六公升油的食物籃解燃眉之急。

在巴拉圭東方市地區公立醫院後方,就是新冠肺炎病患專門救治中心,疲累又困窘的家屬無法返家煮食,鄰近的「聖潔之家愛心食堂」成為他們的依靠,志工挹注食材,並捐贈醫療防疫物資給東方市公立醫院,為前線醫護人員做後盾。

智利在今年三月下旬,全國人民近五成完成疫苗接種,而疫情仍出現回升趨勢,每日新增感染人數突破七千人,迫使政府再度封城,四月起封閉邊界。慈濟志工心繫失業停薪面臨斷炊的貧困家庭,想盡辦法在拉格蘭哈市發放,幫助四百戶度過難關。

在阿根廷,志工遠赴距離兩千多公里的南部林火災區賑濟受災家庭,四月趕在封鎖令前發放口罩、建材、物資券;在義大利,志工捐贈口罩等物資,協助紅十字會防疫;在厄瓜多,慈濟志工持續為貧困家庭帶去糧食;在馬來西亞,吉蘭丹州隔離中心病床床位告急,慈濟志工提供福慧床支援州政府成立低風險隔離中心……慈濟不只給予有形的物資,更期望為人們帶來無形的力量,期待運轉心靈,啟發人們的愛,在仍看不到盡頭的疫情困境中能夠自救而後助人。

 

辛巴威志工在馬斯溫戈省古圖地區為貧苦家庭發放大米、毛毯,朱金財(左一)頂著米與鄉親互動。(攝影/Hlengisile Jiyane)

●這輩子、下輩子守在辛巴威

撰文‧張麗雲(臺中慈濟志工)

「請將我火化後的骨灰分灑到辛巴威各地,我下輩子還要來幫助這個苦難的國度……」
辛巴威慈濟志工朱金財確診新冠肺炎,病情嚴重的那一晚,他對太太說出心願。

二○二○年三月,在國內疫情尚未嚴重時,辛巴威政府即宣布全國封城,大眾交通停止、各地設崗哨,警察隨時巡邏,人們一出門就會被攔下,更無法跨村、出城。

朱金財不能出家門一步,卻心心念念處在挨餓邊緣的貧困家庭,根本沒有錢囤積食物,只能在家裏等死。封城第三天,剛巧報關行行員送來貨櫃資料,眼見報關行員仍有通行證,朱金財循線去找申辦單位主管洽談,「還好慈濟在辛巴威的慈善援助,已經受到當地官員的認同,我與五位志工先後拿到通行證。」

取得通行證,朱金財立刻載了兩車物資往志工家裏送。考量疫情期間,物資曝光有可能中途會被搶,志工不敢用推車運送,用布把東西包起來,頂在頭上,挨家挨戶去發放。困苦的老百姓所需不多,收到白米、食用油、糖鹽等物資,宛如救命解藥。

封城令一延再延,持續五、六個月。期間人們無法出門工作,所有公共設施停擺,政府單位也只剩下十分之一的人員上班,幸而朱金財和五位志工有通行證,克服困難持續發放,本土志工並在幾處據點供應熱食。僅是在耶誕節前夕,慈濟就設法在十一個城鎮進行十四場發放,讓九千戶貧困人家得以過節。每場發放,志工總是相互提醒、打氣,「幫助別人的同時,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懂得防護。」

「沒有想到,今年一月初我真的生病了。」朱金財說,起初偶爾咳一、兩聲,主要的症狀是發燒,他還不認為自己染疫了;大約十幾天後,感覺不對勁,身體狀況愈來愈糟,妻子和兒子催促他去醫院檢查,確診時病況已經嚴重,必須戴呼吸器治療。

經過兩天,病情沒有明顯進步,到了第三天,他已經呼吸困難,直覺可能熬不過當晚了。意識不清、時醒時昏中,他跟太太交代後事,要把骨灰分灑在辛巴威他去過的地方,「這樣我才能記得再回來。辛巴威太苦了,我下輩子還要來幫助這個苦難的國度。」

太太雖然很擔心,但她知道朱金財移民二十幾年來,最在意的就是辛巴威人的苦,只好忍痛刺激他:「你說的我都答應,但是你可有想過,如果現在走了,這麼多的苦難眾生要怎麼辦?你應該更努力加油好起來,才能馬上幫助受疫情所困的人,不是等到下輩子再來!」

他雖然精神已不濟,可是聽到「辛巴威人」、「苦」字,猛地用力吸了一口氣,突然清醒許多,意識到:「對啊,如果我現在就放棄這些苦難的辛巴威人民,他們等我再來,要等到何時?」一句話,驚醒夢中人,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所有志工知道敬愛的「Brother Chu」染疫,都想要趕過來,朱金財請家人轉告他們:「請你們繼續打拚,我很快就會回來跟大家一起奮鬥了!」志工很不捨,就地跪拜為他虔誠祈禱。

兩週後,他的病情漸漸好轉。回想這一趟生死交關之旅,讓他再活下去的力量,竟是苦難的辛巴威人。

他對志工分享癒後的心境,其實也是在對自己說:「你若想來生在辛巴威,機會很大,但是要幫助眾生,要走菩薩道,一定要在慈濟世界。所以辛巴威的慈濟要持續,需要傳承、生生不息,這一代的慈濟人再來時,所來的地方才能有慈濟!」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