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6期
2021-07-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特別報導
  慈善國際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像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6期
  再聽慈師父講古
撰文‧葉文鶯

慈師父經常講述隨師打拚的「苦日子」,不為訴苦也不提當年勇。
靜思精舍僧團生活穩定了,
上人與第一代弟子打下的基礎,未經磨練的人難以體會;
而唯有感念與珍惜,才知道如何守成……

慈師父小學畢業後一直留在家裏幫忙,父親在金融界服務,生活穩定。平常她負責打掃、買菜做飯等家務,母親在抽屜裏放了錢讓她自由運用,不愁吃穿也不知道沒錢的滋味。

出家後跟著上人,有一餐沒一餐地,沒錢坐車只能走路或騎一臺舊腳踏車,沒錢看病便採摘藥草煎服或刮痧。連三餐都有問題,看病是一件奢侈的事。慈師父曾為省下看病的二十五元,忍著頭暈躺在床上,上人誤以為他不守常規,將他的包袱丟了出去,他這才道出原委。

出家人也需要柴米油鹽,上人不化緣、不辦法會,為了生活必須設法掙錢,有時不得不暫時賒借,掌管財務的慈師父三十多歲就要開始追「錢」!

小他一歲、最會種田的德昭師父,晚年回憶以前種番薯、吃番薯、賣番薯的日子,故意揶揄大師兄不讓師兄弟吃好的。「大的、漂亮的一定拿去賣,我們只能吃最小、最醜的!」慈師父一聽,臉上還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什麼都沒有!」慈師父的「沒」字發的是第四聲,好似兩袖一甩,全部都掏出來了,就是「空空如也」!他不會藏私。

「上人沒有也要做到有。」慈師父不曾懷疑上人,他說他們寄人籬下還沒有自己的精舍,上人便決定濟貧,生活上除了維持耕種也做嬰兒鞋,師徒和共住的居士每人每天多做一雙鞋,每個月就有七百二十元用作慈善基金,相當於慈濟功德會每月的固定第一筆捐款。

上人俗家母親「師嬤」王沈月桂女士來到花蓮,看見上人做濟貧發放,小小的普明寺才二十多人就簡直快容納不下,提議買地蓋精舍。

普明寺附近正好有塊土地,售價十一萬元,師嬤出了大部分,其他人七拼八湊地,包括慈師父俗家母親也贊助一萬元,最後尚不足三萬一千元。利用農地申請農民貸款,每月必須償還本金和利息;師兄弟相互勉勵更加賣力耕耘,以還清貸款。

三萬一千元的負債缺口究竟多大?「當時一斗米才八十二塊!」慈師父一直記得這個數字。他好不容易賣出一點雜糧,口袋裏有點進帳,他不敢拿到銀行存,因為要不了多久又會掏空!

沒錢還好,真正的壓力是「負債」。慈師父再怎麼盤算、再怎麼勤做,收支都無法平衡,壓力很沉重!

在慈師父講古經常出現一段黃金稻浪的美景,他隨師到豐原探望師嬤,等待中秋過後回來收割,賣了稻子就可以償還那三萬一。結局就像「賣牛奶的女孩」,一路編織美夢,後來牛奶潑灑一地,慈師父也哭了!

返回花蓮的他,遠遠看見稻田變色──欠缺經驗,他在行前最後一次施肥下得太重,導致稻莖枯黃歉收,獨自站在田邊哭夠了才回去,他面對那一季慘賠一萬元。

前債未還,後債又起,「負債太多了又找不到賺錢的出路,我每天唉聲嘆氣!」他說。

「快點!快點!」慈師父早飯最後一口未及吞下,急急催促師兄弟下田。

「我們都是『衝』出來的!」他說,他們割稻不是慢慢割,兩三株一把拉過來,沙沙沙地,而且是半蹲站,隔天兩腿硬邦邦沒辦法彎曲,還是不休息。

長期的勞動和營養不良,慈師父經常頭暈,有時耕作到一半趕緊跑回去休息,在棉紗手套工作間的檯子下方趴不到十分鐘,想到師兄弟還在太陽下奮鬥,他用開水泡點豆腐乳喝下,再咬兩片蘿蔔乾充飢又跑回田裏。

昭師父記得一次上人問他是不是掉進水裏?晚年笑談那一身溼,務農如洗三溫暖,「沒辦法,一個人只有三件衣服,也不能說換就換;不像現在的年輕人,冬天、夏天都有好幾件!」

師兄弟四人耕種三甲地頂多只能溫飽,在戶外從農,只要天黑、下雨便無法繼續,慈師父帶頭利用夜間或白天空檔兼作不同的家庭手工,藉以賺取工資。

「大師兄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師兄弟眾志成城,十分團結。

從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九一年,精舍常住做過二十一種手工,從來不是為了住眾食指浩繁才需要這麼打拚。包括分期貸款逐一擴建精舍,都是為了廣納十方,更要成為全球慈濟人的「後盾」。

老而彌堅,精神支持身體

每天早齋後,精舍常住各自忙去,在香積、香燈、園頭等一般的佛門執事之外,大家也分頭到蠟燭間、粉間、協力工廠等地點,努力製作蠟燭、薏仁粉、香積飯、手工皂等。「工廠如道場」,慈師父的陶慈坊也是生產線之一。

一九九四年以後,靜思精舍僧團不但自給自足,生活也漸趨穩定了,「我的體力有限,但是只要提起精神,精神可以支持身體。」慈師父直到晚年還是緊跟上人理念,不輕言休息。

八十六歲的德昭師父做過髖骨手術,拄著雙杖到處巡視,留意著菜園作物的生長,夜間也在走廊注意照明、節約用電;德仰師父幾年前中風,雖然無法再做裁縫,每天也剝著精舍自行種植、曬乾的印加果,或是龍眼干提供給大寮香積使用,當作手部復健。

「如果一天不做事,好像不敢吃飯的樣子啊!」昭師父不假修飾地笑說。

修行,日日精進不懈,開山第一代的拓荒精神一覽無遺!他們創造了美好,且以身作則、殷切教導師兄弟,讓後來的人從什麼都沒有到生活足以安定。

「現在的人很幸福,物質豐富。我們古早煮個飯要燒柴,沒柴了要出去撿,什麼都自己來,所以都要學會。」慈師父生前回顧師徒相依為命的日子,肯定自己因為跟隨上人,才能度過一段平凡卻不凡的日子,勉勵年輕人不要怕「做」。

五十多年前奮力踩著腳踏車載番薯去賣的那雙腳,割稻時半蹲站著的那雙腳,猶如靜思精舍這棵大樹的樹根,盤錯有力地吸取養分滋養枝葉,雖然地表看不見……

「慈師父是精舍的模範生。」德融師父讚歎與緬懷。

「要精進、要合和互協!」是慈師父臨終前對師兄弟的期許,德如師父說:「效法慈師父的精神,才是我們唯一能報答的!」

每逢慈濟周年期間,靜思精舍法師虔誠朝山,浩蕩長的隊伍,將綿延傳承靜思法脈。(攝影/劉鴻榮)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