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58期
2021-08-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聞思修
  大地保母
  特別報導
  書訊
  人物誌
  髓緣之愛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58期
  節儉省小錢 再一次捐出百萬
口述•陳麗(臺中沙鹿區慈濟志工) 採訪整理•張郁梵 攝影•黃筱哲

 

貧困的童年讓陳麗感受到貧病交迫的可怕,但也從母親的身教明白,節省小錢也有大力量。

小時候,媽媽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好天著存雨來糧」,意思是天氣晴朗的時候,別忘了儲備雨天需要的糧食,以備不時之需;媽媽時常叮嚀我們六個兄弟姊妹都要懂得未雨綢繆。直到長大懂事了才明白,原來媽媽的節儉是因為家裏真的太窮了!

我今年剛滿六十三歲,在我出生的年代,多數的臺灣家庭都很貧困,我排行老四,有個雙胞胎妹妹,之後還有個弟弟,全家的經濟重擔都落在爸爸身上,但他沒讀什麼書,只能出勞力,要養那麼多小孩是件很辛苦的事!

聽媽媽說,在我和妹妹出生以前,爸爸為了養家,隻身一人北上到基隆港做碼頭搬運工。當時還未機械化,所有抵達碼頭的貨物仰賴人工搬運,只要有船隻靠岸,爸爸就上前搬貨、卸貨,搬完就結帳,搬得多、酬勞就多;但當時社會還沒有明確的勞工保障制度,如果不小心受傷了,也只能簡單包紮後再繼續工作,等卸完貨再看醫師,當然,所有的醫療費用必須自己承擔。

不知道爸爸是長期扛重物而吃不消,還是受了傷卻不以為意,媽媽在我們姊妹滿月以後,帶著孩子舉家搬到基隆不久,爸爸的身體就開始出狀況,無法再繼續做搬運工作,不到一年就全家搬回臺中沙鹿。

本來就不寬裕的生活,因為爸爸的病更拮据,不得已只好將阿公留下的土地賤賣,事後媽媽常感慨,幾分地才賣兩千元,真是虧大了!但也只能咬牙苦撐。姊姊小學一年級都沒讀完,就休學在家照顧弟妹,家裏甚至一度考慮將我和妹妹送養,只是好幾回領養的人來看了,都因爸爸捨不得而作罷!

小時候家裏總是吃稀飯簡單糊口,只有拜拜時餐桌上才有熱騰騰的飯菜,兄弟姊妹每天認真地數日子,期待初一、十五到來。發育期的哥哥吃飯快、胃口大,我們挾菜時總是搶不贏,常會和爸媽抱怨哥哥吃太多了!偶爾回想,當時在餐桌上爭搶食物雖然辛苦,但能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已經很幸福了。

也許是因為經歷過這段苦日子,讓我深刻明白貧病交迫有多可怕,長大後我時時提醒自己注意安全和身體健康,避免「因病而貧」的悲劇發生。

陳麗捨不得花錢,卻將辛苦存下的錢捐出;她平時靠機車代步,身上的衣物、鞋子甚至家裏陽臺的置物架,都是自環保站尋得回收物資,再經由她巧手改造。

第一個百萬:
盼九二一災區孩子有學校

一九九一年某日,我們夫妻兩人經過清水高中時,看到校門旁貼著「幸福人生系列講座」的預告,時間允許就一起報名參加。那天一走進會場,身著制服的慈濟志工發給每人一個牛皮紙袋,裏面有介紹慈濟功德會緣起的《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和《慈濟》月刊等文宣。

講座內容具體在談什麼我已經忘了,只記得一位志工談到為往生者助念時,說了一句:「人都走了,有什麼好怕的!」令我印象深刻,也許是因為我天生膽子大,也或許是在觀念保守的年代,聽見志工分享助念心得感覺很新潮,觸動了喜歡嘗試新事物的我。

講座結束隔天,隨手翻了牛皮紙袋裏的資料,就撥電話到慈濟聯絡處表示要捐款,後來也成為每月定期捐款的會員。接引我的林雪珠師姊是臺中資深志工,每次來家裏收善款,都會帶著新出刊的《慈濟》月刊和上人開示的錄音帶。

一九九九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得知慈濟即將展開重建災區學校的「希望工程」,我擔憂不已:慈濟援建五十一所學校,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基金會的錢夠嗎?該如何才能幫助上人減輕負擔呢?

我在工地做粗工時,邊趕工、邊估算著戶頭裏的存款,心想:「錢放在身上,我們也捨不得花,不如讓災區學生有學校可以讀書好了!」於是打電話給雪珠,想用先生的名義捐一百萬元。她嚇了一大跳,很擔心地問我生活有沒有問題?不敢收我的錢。

我向她解釋,先生當板模工賺的錢已經夠付家裏開銷,我連頭髮都是自己剪,只會把錢存起來,不知不覺就存了七位數;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花錢,不如讓這筆錢發揮更大用途。

聽到我再三保證「生活經濟無虞」,雪珠才開始和我談捐款細節。受證榮董那天,我在心裏發願,希望未來可以用兩個兒子的名義再圓滿榮董,弘法利生,順便幫家人積福。

陳麗(前排中)投入志工事,無論清潔、茶園除草、搬運苦力、修馬桶、換燈泡都得心應手;疫情爆發前,她和志工們結束大寮打掃後,一同享用點心。(相片提供/陳麗)

第二個百萬:
延續物命、省小錢行大善

十年前,慈濟人舉辦《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時,距離上次捐榮董也過了十年,剛好手頭上有點錢,就答應了雪珠的勸募!

說起來也慚愧,參加了二十幾年的慈濟會員,一直都忙著工作賺錢,每回慈濟有需要時,我都是園區裏出最少力的那一個。雪珠經常鼓勵我受證成慈濟委員,但每次我都回覆,工地晚上要加班,假日也經常需要趕工,「沒有時間啦!」直到二○一一年,工作量減少,才答應她的熱情邀約,並在兩年後受證委員。

兩年前退休,終於有時間認真精進。即便是做志工,我也切記「要小心!」比如在慈濟三義茶園除草時,我跪在地上拔草,有的雜草芽尖很銳利,土裏也常會有些斷裂的樹枝和石頭,稍有不慎很容易被劃傷。

我靈機一動,建議同行的志工可以穿著兩件式的雨衣,下半身穿著雨褲,跪在地上不怕受傷、衣服弄髒,結束以後把雨衣和雨褲脫掉,方便又安全。很多一起出勤務的志工總誇我很機靈,可以想出很多點子。

我也喜歡在環保站尋寶,只要看見尺寸差不多、還很漂亮的衣服,就撿回家自己修改,已經很多年不曾買新衣服;先生常說我是農曆七月出生的「鬼仔兒」,所以特別古靈精怪。

以前偶爾幫先生買新衣,但他是個老實人,認真工作起來就不注意,常常新的褲子穿出門,回家就被鐵釘勾破,每當我心疼時,他總是抱怨我只關心他的褲子有沒有破洞,都不關心他有沒有破皮受傷。

家裏陽臺的木架,也是我從環保站撿來木板、自己組裝的。同組的志工常說我太省,但只要東西還能用,我就捨不得丟;壞掉的東西,不論濾水器還是小家電,能修的我都盡量修,畢竟延續物命是省錢、累積財富最簡單的方式。

這兩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嚴峻,慈濟投入大量防疫物資馳援海內外,我算了算,距離上次捐榮董剛好又過了十年,就和雪珠提起,想再次捐一百萬!

有了上回的經驗,怕孩子們知道後會有意見,所以決定瞞著他們。坦白說,我也曾經猶豫,不過想到某位志工曾分享:「現在花的是我們自己的財產,死後留下來的是遺產!遺產還會讓小孩打架,不如把我們賺的錢捐出去。」想想也是,不如把錢花在更有意義的事上。

第三個百萬:
懷念辛勞的母親

當雪珠詢問,這次要用誰的名義捐贈?我突然好想念五年前往生的母親,於是就用了她的名字。她總是教育我們「守不住財,賺再多都不夠花」,很感激她把我生得健康,從來不需要把賺的錢花在照顧身體上,也很感恩她的辛苦拉拔,讓我們知道節儉省小錢的力量有多大,這個家如果沒有她,肯定會過得更辛苦!

在工地打雜做臨時工,雖然賺的錢不多,但這三十幾年來我持續工作,一個工地的任務完成就再到別處工地找工作;冬天工地人手沒那麼缺,就去製棉工廠彈棉花,任何可以賺錢的機會都不放過。也因此,每當我說要花自己賺的錢捐款,先生都不反對。

很多志工常覺得,我願意捐出省下來的錢不容易,但我反而覺得自己很有福報,一路走來,平安順遂、從沒經歷什麼挫折,先生和小孩也都健康,賺的錢可以存下來幫助有需要的人,希望未來還能繼續做一個手心向下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