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0期
2021-11-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封面故事
  親師生・坦白話
  生命的禮物
  慈善臺灣
  大地保母
  人物誌
  人醫之愛
  書訊
  特別報導
  今日餐桌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0期
  《人間‧診間:簡守信院長行醫ing 》作者序 行到水窮處
主述•簡守信(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撰文•何姿儀

跨國醫療的重重影像非但沒有隨著時光消逝,那些故事、那些人都成為心中永遠的牽掛。
用長情弭平世間的種種無情,是醫療積極而動人的一面,
這本書留下的不是我個人的行醫足跡,而是我追隨全球慈濟人醫與志工們的歷史印記。

在莫三比克結束定點的義診與發放,座車緩緩駛離村莊。孩童們不捨得我們將要離去,一窩蜂追了上來,跟著車子跑了好長一段距離。他們飛快的腳步,天真的身影,彷彿歷歷在前,但仔細回想,時間竟已過去整整兩年。

二○二○年初開始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大流行,改變了人們跨國實質交流的機會,發生在前一年的莫三比克之行,成為我在疫情前的最後一次海外義診。

然而隨著時間流去,跨國醫療的重重影像非但沒有消逝,記憶還不斷發酵、滋長。自一九九七年初次跨國參與菲律賓慈濟義診至今,曾經走過的每一個地方,那些故事、那些人,都成為心中永遠的牽掛,造就了這本書從發想到付諸實現的契機。

永難忘懷的,還有當地小朋友不解我為何阻止他吃泥巴水的回眸,有病患因為醫療資源缺乏而從輕症演變成肢體扭曲、雙眼失明的形影,更有在巴基斯坦的滔滔河畔,母親抱著幼兒望向地震後的傷心大地,不知未來在何方的落寞背影……

 

當醫者成為行者

 

儘管跨國義診受到疫情影響,但未曾改變的是慈濟人克服疫情,關心居民與當地社會的行動。在海外義診機緣變得彌足珍貴的此時,更深刻體會到,若沒有機會親身看到這些孩童與病人,地球村的概念是不存在的。

唯有真正的牽起彼此的手、觸摸那些創痛的傷口,才能產生真實的連結,而這個連結是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人存在於地球上最重要的動力,絕非數據、目標管理可以取代。

親身走到每個需要的地方,往往能發現出發前想像不到的問題和機會,在各方因緣會合下,即使在迷霧中也能找出方向,建立起適合當地的最佳模式。彷彿已是山窮水盡,卻能在後來見證他們生命力的改變,因為在關鍵時刻有人帶來了希望,陪伴他們跨越,因此「行到水窮處」,後來便能「坐看雲起時」。

現今臺灣是一個專注自己生活領域的社會,倘若只是接收制式的資訊供應,而沒有將視野拉開來,容易產生對立與爭執。

儘管現實困境多,但將注意力從那些複雜的因素中轉移,單純回到人與人真誠的互動關懷時,反倒能走出一條真正不一樣的道路。在工商社會,人們往往會先評估價值效益,再決定是否行動,但這樣的思維卻也可能成為我們親自去探索、去跋涉、去感受、去昇華的障礙。

當醫者成為行者,感受到的就不會只是醫療,而是整個社會,回過頭來,對個人、對醫療的生命力必會有所提升。

見證人性之美

臺灣有實質的能力關懷世界,在困難的時刻發揮行動力,落實於需要的地方,哪怕只是對若干人產生出若干影響,都具有撼動人心的生命力,更能見證這座島嶼可貴的人性之美。

慈濟在世界各地的義診與關懷,就是從臺灣鋪展走向世界的通道,不論從醫師個人的角度,從醫療的角度,或從臺灣的角度出發,都深具意義,讓我們對世界更懷抱希望。困厄、災難固然令人不捨,但它是一個引子,引起許多人的關心和注意,但因為有慈濟,這分關注不會因為災情的結束而消失,反而會持續不斷往未來延伸。

以印尼為例,引子是當時醫療資源不足,臺灣醫師跨國支援,與當地醫師、志工交流後產生出各種火花,而成就更好的慈善醫療模式與志業體。投入義診的我們之於當地也是引子,促使當地的善良種子萌芽、茁壯,聚集起來,善的力量擴大,社會就會改變。

最終引子不在了,但點燃的火種卻能造就日後的發光發熱,在當地持續發揮影響力。

二○一九年三月,伊代氣旋重創非洲東南部國家,慈濟人醫會志工於災後前往當地義診,簡守信透過翻譯和病患溝通。(攝影/蕭耀華)

牽起醫病真情

疫情也使得各國慈濟人醫會聚首變得困難,心中思念不由得更加綿長了。想起那些為了做好義診服務,彼此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世界不同角落同心努力的好朋友們,總是備感溫暖與激勵──

在菲律賓義診時,呂秀泉副院長及當地醫師們開刀時的專注、笑容裏的爽朗;在柬埔寨義診時,新加坡醫師因牽念上人法體而流淚的至情至性;在菲律賓海燕颱風後的世紀災難裏,深夜被美國陳福民醫師抱著痛哭的相濡以沫;每次人醫會年會與美國廖敬興醫師碰面時,彼此親切擁抱中有著惺惺相惜的感動……

本身是基督教徒的新加坡醫師林深耀,在去世之前還與我聯絡,商討如何將唇顎裂修補手術做得更好,照顧更多需要的人。儘管他已是胰臟癌末期,依然念茲在茲要服務眾生,這分用心影響所及不只在於個人與病人,更是整個群體的提升。

國際慈濟人醫會牽起的不只是與各地民眾的情分,牽起的更是全球醫師的情,而這個情字都出於真,真情,最能代表人醫會為我帶來的感動。

醫師們用真心、初發心對待病人、受災民眾,衍伸出來的不只是醫病之情,衍伸出的更是與當地志工、醫護人員之間的密切連結。日後回想那些曾經受傷、悲慟的人與大地,也會浮現更多真情流露的畫面,暖暖圍繞在他們周圍。

受苦者有「醫靠」

過去每年中秋前夕,人醫會醫師們從世界各國相約抵達臺灣,賞月時談的不是文人的雅致閒情,而是如何用慈悲溫潤的心光映照世界,這讓我在世界各地抬頭望月時,總會生起特別的感受。

一如當年在強震後的巴基斯坦高原,望見那一彎弦月與璀璨繁星,與伊斯蘭世界的弦月抱星相呼應的景象,至今永遠深烙心頭。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蘇東坡在將近千年前就寫出人們心中共同的願望,而今因為人醫會,我們更願能「千里共慈濟」,無論相隔多遠,都能將同一分誠摯之愛,送往需要醫療的地方。

這分用心不只一個人、少數人,全球有上萬名人醫會醫師,懷抱同一分心願而投入,一棒接一棒,讓需要醫療的地方、讓受苦的人們有「醫靠」,用長情弭平世間的種種無情,這是醫療積極而動人的一面,這本書留下的不是我個人的醫療足跡,而是我追隨全球慈濟人醫與志工們的歷史印記。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