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1期
2021-12-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專題報導
  百川歸海
  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1期
  愛別離苦的震撼教育
口述‧潘機利(慈濟高雄合心防災協調中心召集人) 採訪整理‧張郁梵 攝影‧蕭耀華

潘機利擔任慈濟高雄防災協調中心召集人五年多,只要高雄各地傳出災情,他總是拋下工作立刻趕至現場勘災,親友常笑稱他是「不及格的董事長」。

災難現場五味雜陳,志工雖然深感震撼,依舊在人群中付出;
眼前的苦難人都是菩薩的示現,
讓我們再一次體會到愛別離苦帶來的衝擊,
也讓我有機會盤點自己的人生,該如何在呼吸之間把握因緣,
化有限的生命為無限的慧命。

十月十四日凌晨兩點多,高雄市鹽埕區「城中城」大樓發生大火,我趕到現場的時候,已經五點多,天還沒亮,本該漆黑的道路卻因火光而被照得通明,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眼前的景象——曾是當地繁華地標的大樓,已被燒得焦黑,大量濃煙因「煙囪效應」直竄各樓層,許多住戶在睡夢中被濃煙嗆醒,逃生無門下,紛紛奔至陽臺或窗邊無助吶喊,有人拿著手電筒揮舞求救,希望能引起注意。

大樓外已有不少家屬聚集,舉著寫上門牌號碼的紙板,渴望救難人員能救出家人;消防隊則馬不停蹄地接力滅火,努力搶時間救出受困者。

雖然過去已有急難救助經驗,但我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大的災難,沒時間震驚太久,「該怎麼幫助他們」的念頭很快閃過我腦海。

鹽埕區訪視志工張建崑師兄住在「城中城」對街大樓,事發第一時間就和同修師姊買了礦泉水到現場給警消補充水分。我算了算時間,火勢已經延燒兩個多小時,想到背著氧氣筒在火場來回穿梭的打火弟兄現在肯定又餓又累,我馬上跟師兄姊商量,請大家分頭去準備早餐和咖啡,幫辛苦的消防弟兄補充體力。

早上七點半,火勢終於獲得控制,消防員持續用水柱往大樓內噴灑降溫,濃煙還是不斷竄出,但他們依舊進入大樓內搜救。十點多,第一具大體被雲梯車載到一樓,考量罹難者分布在七至十一樓的走道、樓梯間及住家內,人數超乎預期,眼見一輛雲梯車不夠載,消防隊於是又出動了一輛雲梯車專門運送大體。

醫護人員早已推著擔架排隊待命,等待雲梯車將受困者救出,所有人都在祈禱奇蹟發生。然而隨著雲梯車的起落,一具又一具的大體被接力送至一樓,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耳邊不時傳來家屬崩潰哭喊的聲音,慈濟志工在細雨下穿著雨衣,誠摯地雙手合十,向罹難者行禮,助念祝福靈安。想到本應救人離開火場的雲梯車,如今卻成為「接體車」,不知道這一夜有多少家庭因此支離破碎?

突然間,我看到一位頭戴安全帽、背著包包的中年男士遺體被送下來,短褲短袖下隱隱露出的刺青紋身,不難想像他生前闖蕩江湖的模樣。「歹囝仔,不成材就算了,怎麼還不懂得逃生!」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看著兒子的大體不停怒罵,我上前細細詢問才得知,原來兒子背包裏裝了四萬多元現金,「他就是傻,要逃命了還戴安全帽去找錢!」儘管語氣滿是抱怨,但我想在場每個人都聽得出老父親的心疼和不捨。

搜救工作到下午四點多結束,這場大火共造成四十六人罹難,成為高雄有史以來災情最慘重的火警意外,往生人數比二○一四年高雄氣爆事故還要多。

我們要比家屬堅強

十月十六日下午兩點,聯合招魂法會上,志工一對一陪伴悲痛萬分的家屬。在儀式開始以前,我就已經跟志工做了心理建設,這次往生者很多,現場肯定有很多家屬需要我們膚慰,希望大家一定要堅強;然而當四十六支寫著往生者姓名、生卒日期及祝禱文的「魂幡」出現在眼前,還是難掩心中震撼!漫長的招魂隊伍彷彿沒有盡頭,當道士請家屬呼喚往生者名字時,淒涼的嗓音終於讓許多故作冷靜的志工忍不住紅了眼眶。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悲慟的氛圍,我深呼吸幾口氣,努力保持鎮定,提醒自己還有很多事等著做,千萬不能讓思緒亂了套。我輕聲安撫身旁雙眼已經哭腫的罹難者家屬:「我們要給親人祝福,告訴他,你這輩子已經功德圓滿,安心跟著菩薩去修行!」碰到罹難者的子女,我也會鼓勵他們對父母說:「我已經長大了!請你們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讓父母輕安自在。

許多參與關懷的志工,都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劇烈的致命性火災,我也不例外,即便擔任防災協調中心召集人已經五年多,大體一具具被雲梯車載送下來的畫面,事後還是深深烙印在我心裏。

上人經常告誡我們人生無常,果真是如此。每位站在眼前的苦難人都是菩薩的示現,讓我們可以再一次體會到愛別離苦帶來的衝擊,也讓我有機會盤點自己的人生,該如何在呼吸之間把握因緣,化有限的生命為無限的慧命。我也回想十月十四日大火當天,儘管許多師兄姊一到現場就被刺鼻的燒焦味嚇到,還是忍著五味雜陳的氣味在人群中付出,他們都是人間大菩薩。

一場無情大火或許喚醒了輿論對於老舊建築的公安意識,但對受災居民來說,如何恢復正常生活才是考驗。考量「城中城」大樓住戶有許多老弱婦孺或經濟弱勢族群,我們也持續和社會局聯繫,研擬專案關懷計畫,希望透過慈濟人的陪伴,能協助他們安身立命,盡快走出悲情。

高雄市鹽埕區「城中城」大火後的招魂儀式現場,慈濟志工為幾度暈眩的罹難者家屬取來座椅,並守候身旁陪伴。(攝影/張建崑)

難忘那包花生的滋味

每當災難發生時,慈濟志工總是用愛投入,發揮「人傷我痛,人苦我悲」的精神,走入人群付出溫暖關懷。今年初慈濟與高雄市政府簽訂合作共善備忘錄以後,雙方聯繫更密切,這次參與「城中城」大火救災關懷行動,除了接獲消防局委託,提供五十個屍袋協助遺體安置以外,也在社會局請託下,動員志工人力至殯儀館、招魂儀式及聯合公祭陪伴罹難者家屬。

不僅如此,八月高雄山區在颱風後豪雨成災,通往重災區的聯外橋梁被沖斷,也有人員失蹤。消防隊能夠攜帶的物資有限,加上連續幾個小時徹夜搜救,許多救難人員體力逐漸透支,消防局於是聯繫慈濟高雄公傳窗口鄭楊慶師兄,希望慈濟能提供水和食物。

慈濟防災協調中心臥虎藏龍,在高雄擁有多家連鎖麵包店的方漢武師兄,在得知前線需要食物後,馬上通知各門市將麵包下架,並提供熱咖啡。上午接到消防局來電,下午兩點我和鄭楊慶、蔡慧玲、李琇釧及吳宗樺就開著車,將麵包、福慧珍粥及水等物資載往桃源區公所,感恩現場辛苦的救難人員。

在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我們終於抵達目的地,夜晚的山區本來就很寒冷,加上淋雨搶救,不少消防員拿到我們遞上的食物後都很感動,其中一位說:「能在救災時吃到麵包、喝到熱騰騰的咖啡,真好!」

沒想到帶了一整車的食物,忙著關懷別人,結果我們竟然忘了留一些給彼此,晚上七點多離開災區,回程時肚子餓到叫不停,才猛然想起幾乎一整天都沒吃。

仔細翻遍整車家當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包花生,於是五個人就圍著一袋「碩果僅存」的食物,在車上嗑起來。回到高雄市區已經晚上九點了,雖然舟車勞頓很累、肚子很餓,心裏卻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至於那包花生的味道,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吃起來鹹鹹的,但心好甜!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