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4期
2022-02-24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親師生・坦白話
  健康百寶箱
  今日餐桌
  慈善臺灣
  慈善國際
  寰宇視界
  人物誌
  助人線上
  書訊
  受用的一句話
  聞思修
  生命的禮物
  阿板薰法香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4期
  我兒遺愛人間之後
口述•陳瑋瑋 採訪整理•廖哲民 攝影•蕭耀華

偶爾我很想念他、情緒也會低落,
但沒必要假裝堅強,一次次讓轉念的速度快一點就好。
有時人走了,就是走了,
但兒子捐贈器官、把愛延續,圓滿了三個家庭,
他生命的深度和厚度,永遠值得我懷念。

志工 陳瑋瑋
臺北市內湖區慈濟委員
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
陪伴捐受贈者資歷長達22年

加入慈濟骨髓關懷小組志工二十二年多,陪伴血癌病患也有十六年。經常是和生命賽跑,時時刻刻為尋找捐贈者而奔波,我也曾在街頭被罵、被掛電話或是被擺臉色;但和等待造血幹細胞的病患相較,我們這些辛苦和委屈都不算什麼,還有這麼多血液疾病患者等待造血幹細胞移植救命,每個治療都是生死的關鍵。努力宣導救人一命無損己身,是病患活下去的希望。

病人在造血幹細胞移植前會接受高強度的「殲滅療法」,這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救命手段,治療過程中有些人會撐不過去,移植後也可能產生排斥或是病況復發。陪伴關懷過程中曾經因病患往生,我內心受挫而想放棄。後來轉念:能夠多關懷陪伴一次就是一次,並以證嚴上人法語勉勵自己:「甘願做,歡喜受」、「難行能行」,讓負面情緒釋懷,平常心看待生命無常和困難。

和我一起去關懷的志工跟我說:「瑋瑋,我回家後還是會一直想到病人的痛苦。」但反過來想,有機會走入別人的生命,是多麼難得的緣分,不是嗎?

我在二十六歲時罹患免疫系統重大疾病,痛起來時行動也無法自如;承擔陪伴血癌病患或者向大眾勸捐造血幹細胞,是我覺得自己可以投入發揮的良能,先生也對我說:「勸一個與自己不相識的人,捐贈體內的造血幹細胞,救一位不相識的人,真的很難喔!」

我非常珍惜關懷每位病人與家屬的緣分,即使治療結果不如人意,我還是接續陪伴家屬,這種彼此生死與共的愛依然延續,真正做到法喜充滿,只要付出無所求、對的事做就對了,不要想太多,生命會因利他而更豐富。

無常其實也是如常

一直以來,為搶救白血病患奔走著,從來不曾想到,有一天,兒子侑桐會比我早離開世間。他年輕又健康,無常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兒子在家中意外倒下後,媳婦和我發現時都措手不及,趕緊叫救護車把他送到醫院急救,但他在到院前心肺功能已停止;後來雖然恢復了心跳,但醫師說他缺氧過久、腦部嚴重受損,醒來的機會不大,就算度過了死亡的關卡,之後也可能會是植物人。

事情發生在去年五月中,時值新冠肺炎疫情三級警戒期間,醫院限制家屬探病;最讓我傷心、難過的,就是沒辦法陪在兒子身邊,只能在家裏坐立難安地等著。離開加護病房前,醫師叮嚀,手機要隨時保持暢通,萬一有什麼狀況會立刻通知家屬到醫院。凌晨兩點多時醫生來電,侑桐生命跡象不穩,會打強心劑和必要治療,又說侑桐的健保卡有註記捐贈器官。

我當下很驚訝,侑桐雖然從小和我一起做慈濟,可是沒想到他會發願捐贈器官。我和媳婦都同意圓滿侑桐的心願。我告訴醫師,既然侑桐曾經有這樣的願,如果條件可以,我願意成全,請醫師幫我在侑桐耳朵旁說:「因為疫情的關係,媽媽不能在旁邊陪你,不要害怕,如果你還願意讓媽媽再愛你,就要堅強地活下去;如果累了就把器官留下來,救需要的人。」後來醫師告知情況穩定了。

第二天半夜,醫師又來電:「侑桐現在心跳很快、血壓很低,營養針、急救強心針都打了,應該沒辦法撐到器官捐贈了,隨時可能離開。請準備好一套衣服,接到我們的電話就要馬上過來醫院!」我請醫師把念佛機放在侑桐耳朵旁邊,並且代我告訴他:「媽媽已經填好器捐同意書了,你要堅持自己的願力。感恩你圓滿媽媽三十五年的人生,記得把器官留下來救需要的人,媽媽祝福你!」

隔天一大早,醫院告知:「侑桐很棒,身體狀況穩定了,你們趕快過來,要請醫師做腦死判定。」和器官捐贈小組討論時,其實想把侑桐適合的器官全部捐出來,但因疫情的關係,只能捐給醫院內需要器官移植的病患。經過兩次腦死判定後,醫師說明手術會全身麻醉,不會有痛苦。侑桐捐贈兩顆腎臟和一顆肝臟,移植給三位需要的病人。

下午三點,器官捐贈移植醫護團隊推著侑桐從手術房出來,看著兒子睡著安詳的臉,我告訴他:「侑桐,你很棒,行善行孝你都做到了,媽媽以你為榮,我們永遠愛你!」醫師們也對著我們鞠躬說:「你兒子很棒,堅持下來了,才有辦法救三個病人!」同時也向侑桐鞠躬說:「感恩侑桐努力和勇敢,才能遺愛人間。」

當下,我得到了寬慰。無論怎麼救兒子,他終究還是有離開的一天;醫生救不了他,但是他可以救別人。生命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現在我對兒子的懷念是,他沒有離開,而是繼續在三個人的生命中延續著,讓未完的人生更加精采,他的愛圓滿了三個家庭。

呂侑桐(右)大學畢業時與母親留下合影。他在生前時常和母親一同參與慈濟活動,更決定註記器官捐贈。(相片提供/陳瑋瑋)

我也永遠會記得他

侑桐離開的一個禮拜後,醫院社工員給了我三封來自器官受贈者的感恩信。收到信的我非常激動且百感交集,因為這二十多年的骨髓關懷小組志工路上,我總是那個傳遞感恩信跟加油信的人,想不到竟然有一天,自己會接到給兒子的感恩信,拿在手上,我遲遲不敢打開……

小心翼翼打開信,裏面寫著滿滿的感恩,我也一一回信:「你們是有緣的家人,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我會每天祈求菩薩保佑你們身體健康,將愛再傳出去……」其中一位再次回信:「知道您兒子善良正直且孝順,每天睡前會和他說說話,這個世界上多一個人和你們一樣永遠記得他。我已回到工作崗位,一切安好,每天認真地生活、認真地照顧自己……」

雖然與兒子只有三十五年的母子緣分,可是他的生命如此付出已經值得了。我告訴兒子快去快回,再來人間做救人的菩薩,永保一顆善良的心,記得結好人緣,見到人要笑。

偶爾我也會想念他、情緒也會低落。低落的時候,就好像鑽到地裏沒辦法呼吸,當下我會告訴自己要學習轉念!我是家裏的精神支柱,我還有先生和同樣傷心的媳婦要照顧。

當時也感受到媳婦失去摯愛的「心苦」,我知道很艱難,若是能夠幫助她走出來,做什麼我都願意。我常和她分享,人需要有一個正信、正念的信仰,遭遇挫折時,才能在信仰的正向力量幫助下,自己慢慢走過來。

侑桐走的那段期間加上三級警戒仍在持續,很多人問我:「待在家裏,是怎麼過的?」我相信證嚴上人的法,每天聽上人開示,這是我的信仰,當然要信願行;當志工就是在學習這些無常觀。

侑桐離開,很多親朋好友並不知道,百日當天我在社群媒體上寫著:「媽媽要放下掛礙如常當志工,會陪伴媳婦走出傷痛也會永遠照顧她,請放心。相信你已再來人間執行另一段任務,雖然充滿思念,但我會將滿滿思念化成祝福,母子連心,我知道這是一封已讀無法回的信,媽咪永遠祝福你!」

其實每個人走出來的方式都不一樣。每個人的人生閱歷不同,我經歷過婚姻的問題、獨自到海外工作過,承擔宣導造血幹細胞捐贈和勸捐遇到的困難如修行一般的辛苦,關懷病患時體悟生死的艱難,都因有佛法相伴而能保持平常心。死亡象徵此生因緣告一段落,無常不必牽掛,離別只是因緣,把握時間付出,創造生命價值,才能寫好下輩子的劇本。

不必急於脫離悲傷

媳婦有時也問我:「媽咪,我走得出來嗎?」可以的!我告訴她,讓自己保持忙碌,不要沉浸在悲傷裏。

我也和媳婦分享,不必為自己設定脫離悲傷的時間,只要活得夠老,生老病死是必定要經歷的功課,找尋與自己有緣的正信信仰,心靈能得到安慰;若是感情上能再有其他的緣分,「我一定把你當自己的女兒嫁出去,我希望你幸福快樂!」

侑桐往生後,很多朋友想來關懷,我當下都婉拒,「我了解無常和因緣觀,我會祝福兒子!」其實回應每個關心的同時,會再度陷入傷痛裏。但我也開始反思,過去我覺得「為對方好」的關懷,也有可能無意間造成傷害。勸人放下、看開,但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能體悟如何感同身受的陪伴關懷。

經歷侑桐的離開,我深刻感受到陪伴關懷是一門藝術,未來我想我會更有同理心。

 

 

Q&A

悲傷時刻,感同身受

口述•陳瑋瑋
整理•廖哲民

問:生離死別是自然,但降臨到自己身上通常很難走過。我們可以做哪些事陪伴喪親的親友度過難關?

答:不必預設走出傷痛的時間點,也不必要求對方套用別人走出來的方式;每個人的人生歷練不同,只要陪伴他找到自己的方式,等待他慢慢淡忘就可以了。

陪伴對方如常生活,也要同理他們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很多事想不通就不要想了,親人遠離的傷痛需要時間和充實的忙碌來淡化,有信仰相伴心才不會累,更要學習自低落的情緒中轉念。可以鼓勵對方當志工和尋找有緣的宗教信仰,當生命遭遇挫折時,從中找到前進的力量。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