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7期
2022-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一句話的力量
  農禪生活
  慈善全球
  環保日常 家庭相簿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7期
  還好是現在確診
撰文、相片提供‧黃淑芳(多倫多慈濟志工)

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外地念書的晚輩回多倫多團圓過耶誕,與黃淑芳(左一)等人拍下全家福。

「為什麼是我染疫?」當內心糾結時,聽到家人說,還好我們一家人是現在確診,
兩年來,人們對這個病毒已有了解,也比較不會歧視確診者了。
突然間,好像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脈……

去年十二月,安大略省因應再起的新冠肺炎疫情,第三次重新啟動各項防疫限制;適逢寒假,姊姊們的六個在外求學的孩子都回來過節,一個大房子住了十個人。

十二月二十七日,家裏有三個孩子輕微咳嗽和頭痛,當下每個人都做了快篩檢測,呈現陰性反應,大家鬆了一口氣。但因為有感冒症狀,非常時期,我們也就叮嚀孩子不要隨便出門。

這一盒快篩試劑,還是家中唯一的高中生在放寒假前,從學校帶回來的;因為學校希望每個孩子在開學前都能先做一次快篩再返校。十二月二十九日,一個孩子要出門與同學聚會,所以再次快篩,檢測出來竟然是陽性反應。一時之間,全家人都嚇呆了,不知該如何是好;但也覺得很慶幸,孩子們安全意識高,不怕麻煩再做一次快篩,才不至把病毒傳播出去,影響到別人。

陸陸續續在一個星期中,全家人都有類似症狀出現;快篩後,十口之家九人確診。唯一未染疫的是我二姊淑惠,因為她趁著假期和三五好友去參加念佛班,不在家。

什麼是無常?我從兩張全家福照片深刻感受到了。一張是去年耶誕節,我們每個人笑得多開心;可是誰也沒有想到一週後的新年,變成全家戴口罩的全家福。

新冠長期症狀盤桓

十二月二十九日,我開始輕微喉嚨疼痛與頭痛,疲倦感增加,隔天持續,而且忽冷忽熱,到了晚上全身肌肉痠痛。第三天症狀沒有改善,而且咳嗽時伴隨嚴重的暈眩感,必須服用有安眠成分的止痛藥才能入睡。

跨年後,連續兩天一開口就咳嗽,喉嚨又痛又癢,也開始流鼻水。但是,疲倦感漸漸沒有這麼嚴重,我想是因為晚上服了藥,睡眠比較好的緣故。

元月三日,從乾咳轉為有痰;夜咳干擾睡眠,白天咳到頭暈目眩,說沒幾句話就覺得氣喘吁吁,很明顯的中氣不足。

確診後兩個星期,我和其他家人陸續快篩都呈現陰性了。可是,我的咳嗽卻沒有停止,邁入五月,我的咳嗽症狀大概也只好了九成。上網看了很多資訊,也請教我的家庭醫師,才知道這是很典型的新冠後遺症,甚至會持續好幾個月;所以我常常是喉糖不離身。

我真的沒想到自己會確診,人一生病,就開始胡思亂想;我想最多的,是不是自己的業障真的很重!就在我心裏無限糾結的時候,有一天聽見孩子們在聊天。她們說:「還好是現在染疫,人們對這個病毒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比較不會歧視確診者了。」突然間,就好像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脈。

在剛確診的某一天,我的姊夫梁延康師兄說:「只有淑惠逃過一劫,看來,我們還要更精進啊!行菩薩道不能有放假的心情。」我是慈濟人文學校老師,這讓我想到才剛教過孩子的一句上人法語:「做好事要有運動家的精神。不是一時的活動,而是長時間的運動。」似乎又聽見〈想師豆〉那首歌,「幸有紅豆兩粒,和我時常心語」這兩句歌詞,就像聽到上人在對我說話。

從二○二○年三月安大略省出現疫情迄今,我參加了二、三十場大大小小的物資捐贈與機構關懷;甚至,確診前一個星期,我還去老人院服務。說真的,如果是疫情初期就感染的話,可能會因為害怕,就不敢出門去付出了;因為咳嗽的後遺症真的太久了。但在確診期間,法親們不間斷的關懷,讓我這個念頭又消了下去;就是因為我有做慈濟,才會在需要幫助時,有這麼多法親來助緣。

十口之家九人陸續確診,居家隔離期間,大家戴著口罩度過新年。

志工宅配十人餐點

確診後,我馬上在志工通訊群組告訴大家;幾乎每一位法親都第一時間送上祝福,帶給我和家人滿滿的勇氣。感恩加東分會執行長鄭楊河師兄,立即聯繫了當區的少玲師姊,叮嚀要啟動法親關懷。從十二月二十九日到元月十一日,連續十三天,每天都有師兄姊輪流送餐或生活物資到我們家。現代社會都是小家庭,師姊們一餐要煮十人份,也是一項挑戰呢!

而且,不只有慈善來關懷,更有醫療來相助。來自臺灣的淨斯本草飲缺貨中,慈濟人醫會的陳仲彥醫師,連夜送來一週份量的保健茶飲中藥包,掛在我家門口;慈濟人醫會召集人鍾政哲醫師也從西岸溫哥華打電話來關懷,提供醫療諮詢。

和我同區的張素雯師姊,得知我確診的隔天,立即將自己剩下的唯一一包本草飲送來;鄭楊河師兄緊急調貨,元旦送來五包本草飲和三瓶滾珠露。有了這些,莫名地安定了我們全家人的身與心。

法親家人有多好,從我收到的一盒本草飲濃縮液就知道了。元月七日,確診居家隔離第十天,王贊維師兄千里迢迢送來邱瑛瑛師姊剛從臺灣帶回的本草飲濃縮液,這些其實是師姊為了自己染疫兒子一家人準備的,還願意勻出一部分給我。當我知道時,感動得說不出話來;這種種關懷,常常讓我一個人的時候淚眼盈眶。

每天都有師兄姊按門鈴,東西放下後,人就離開。我大姊的兒子問:「阿姨,我們要不要付錢啊?」二姊女兒、也是慈青的林妤說:「師姑們實在是太好了,阿姨你們以後要更認真做慈濟喔!」

感受到法親家人們滿滿的愛,我也覺得慶幸,還好是年輕力壯的我染疫,而不是其他人;即使有後遺症,但是我真的有重業輕受的感受。感恩有那一小段病苦的磨練,讓我更堅定在菩薩道上精進。

如今,安大略省已經取消了大部分防疫政策,連口罩令也只在特定醫療場所或是大眾交通工具上強制配戴。我們正進入第六波疫情,四月底平均每日五千多人感染,防疫政策很明顯是朝向與病毒共存的方向,所以志工們彼此提醒口罩一定要戴好,該做的消毒也不能輕易放鬆,還要加強自己的免疫力,更重要的是聽上人的話,茹素、推素與勸素!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