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667期
2022-06-01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特別報導
  健康百寶箱
  親師生・坦白話
  一句話的力量
  農禪生活
  慈善全球
  環保日常 家庭相簿
  主題報導
  助人線上
  聞思修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真情映象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667期
  花蓮慈濟醫院 危機總動員
撰文‧張郁梵 相片提供‧花蓮慈濟醫院

部立花蓮醫院出現群聚感染,衛生局商請花蓮慈院支援,進駐加強型防疫旅館,護理部主任鍾惠君(左一)叮嚀團隊注意事項。

從第一位急診護理師確診,
第一時間匡列隔離同仁與病患高達三百五十位,
急診不能停,各單位同仁紛紛站出來支援……

「因為理解確診後被隔離的心情,所以我更要站出來幫忙!」花蓮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余哲寧,作為院內群聚感染第二名確診者,歷經十多天的隔離生活,他很能體會期間的惶恐不安。

得知確診的那一天,是他在急診最後一個工作日,隔天就要轉任內科專科護理師,卻直接進入專責病房隔離。解隔後馬上回到急診支援,也在四月十八日花蓮慈院承接加強型防疫旅館首日進駐,希望藉由自身經驗安病人的心,並發揮專業協助他們接受治療。

余哲寧在加強型防疫旅館固定輪值晚班,每天和白班護理夥伴完成工作交接後,他繼續盯著電腦上密密麻麻的住民資訊仔細詳讀。考量這波疫情以無症狀感染者為主,加上收住在加強型防疫旅館的確診者有很高比例是高齡長輩,所以除了病人回報的健康數值,他也會花時間翻閱每位住民過去的病史,註記出高風險病人,以備即時應變。

一旦確診者住進加強型防疫旅館,就會收到一組溫度計及血氧機,隔離期間每日回報自主監測的體溫、血氧和心跳。余哲寧注意到一位六十多歲住民心跳緩慢,查閱病史,發現她患有心臟病,長期服用慢性藥物,交班時便叮囑白班護理師多留意,果然隔天對方就出現胸悶、喘不過氣等不適症狀,讓余哲寧深信自己沒有白費心力,「幸好有注意到她!」

花蓮慈院勉力兼顧防疫作為與原有醫療量能,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一日承接衛生局委託,於花蓮靜思堂前設置快篩站。(相片提供/花蓮慈院)

把風暴當成磨練

時間回溯至三月三十一日下午,一位剛從急診下班、準備和親友前往墾丁旅遊的護理師,因在途中出現發燒、流鼻水、咳嗽等類流感症狀,而在抵達度假村後前往診所就醫,採檢後確診為陽性,被收治於當地醫院隔離治療。

消息傳回院內,急診護理同仁全員檢測,三位染疫;院方緊急匡列九個單位,同時進行全院普篩。花蓮慈院護理部鍾惠君主任表示,急診是醫院第一道防線,無法停止運作,因此當急診大部分護理同仁被通知隔離,不少有急診照護經驗的護理師得知事態緊急,紛紛自願支援急診。

「許多從急診轉調至其他科別服務的同仁,都表示很樂意回『娘家單位』幫忙,即使每天快篩也沒關係!」鍾惠君很感恩同仁共體時艱、願意承擔。

花蓮慈院副院長吳彬安補充,在這段非常時期,不少醫護人員即使工作量倍增,仍堅守崗位,感控組江惠莉組長甚至忙到好幾天都沒有回家,直到回家看見兒子捧著蛋糕等門,才猛然想起前一天是自己生日,母子倆抱在一起落淚,宣洩累積好幾天的緊繃情緒。

四月一日,花蓮慈院啟動接觸史調查,確認這場群聚風波的感染源為一位來自外地的男童,急診醫護為他緊急處置受到感染,其中一位協助診治的兒科醫師,因在慈濟大學任教,導致有多位學生被匡列隔離。同時在急診曝觸感染源的還有一位身心醫學科病患,安排住院後導致同病房病人與工作人員匡列隔離。

確診病患隔離期間因為無法外出,而出現情緒困擾,需要醫護團隊加倍照顧。鍾惠君認為,這場風暴對身心醫學科醫療團隊是很大的磨練,「畢竟這跟原先精神科病房的照護方式和環境都不一樣。」但事發後,身心醫學科病房護理師全員留在隔離病房,十二小時輪班,護理長捨不得同仁辛苦奮戰,而自願在病房住了兩週,大家齊心努力,也安頓了病人身心。

 

◎當防疫護理師變成確診者

口述‧余哲寧(花蓮慈濟醫院護理師)  採訪整理‧張郁梵

在確診當下會很慌張,
換到陌生環境隔離也會增加心理壓力,
這些我都感受過,更能幫助確診者安頓身心。

身為無症狀感染者,雖然確診當下難免緊張,但更多焦慮是來自於「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裏染疫」,也很怕把病毒傳染給周圍親友;直到後來醫院通知找到感染源後,徬徨不安的心才總算安定下來,也幸好和我同住的弟弟、妹妹篩檢後都是陰性,沒有連累太多人。

得知確診後,一直覺得不好意思,很擔心跟我一樣在急診服務的夥伴們,會因工作量增加而忙不過來。剛住進隔離病房的那幾天,心情一直很憂鬱,也很怕遠在宜蘭的父母會過度緊張。

儘管在急診服務,對新冠病毒還算了解,但事發突然,誰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傳染!單位主管英芳督導每天不間斷關心,並陸續提供生活物資及精神關懷,堅守前線的同仁也不忘叮囑我們好好休養,「不用擔心工作上的事!」

人在面對壓力時常有「負面情緒」,意識到自己有焦慮反應後,我努力調適,提醒自己不能被負面情緒帶走,因為我還想要回到職場;在隔離的那十一天,我總能很快地自我排解。

去年面對新冠肺炎這個新興疾病,相關的防疫規範經常滾動式變更;急診醫護必須站在第一線面對病人,除了要牢記防疫準則,還要處理民眾不理解的情緒,每天都處在高壓的備戰狀態,直到撐過三級警戒後,壓力才稍微減輕。今年疫情再起,雖然確診病例比去年高出許多,但有了防疫經驗,大家的應變能力都有明顯進步。

我很幸運,確診後並沒有任何不舒服,因此不斷地想著:「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工作?」後來接到護理部鍾惠君主任詢問,承擔加強型防疫旅館的意願,我沒想太多就答應了,畢竟可以換一個地方發揮專業並且累積經驗,是很難能可貴的!

在確診當下會很慌張,換到陌生環境隔離也會增加心理壓力,我能夠在加強型防疫旅館幫助病人解決問題,很有成就感;也希望每位確診者感到安心,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陪伴他們勇敢面對,一同走過疫情的黑暗時刻。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