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24節氣聞思修
  一部事理相應的修行藏經
  卻顧修行路 蒼蒼橫翠微
  清淨心眼中的修行世界
  從紅塵走來
  「真空妙有」的生活佛法
  法在生活,心在當下
  〈立春〉種顆好願在心田
  〈夏至〉為法堪忍出火宅
  〈秋分〉平等無執行中道
  〈小寒〉堅忍不退越險阻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24節氣聞思修
  卻顧修行路 蒼蒼橫翠微
◎李淑玲

知道翠微要出書,我的直覺反應是:「真的嗎?她行嗎?」各位看倌不要誤會,我不是覺得她的文采不夠斐然,也不是懷疑她的人生歷練不足;而是,她的清修士及宗教處同仁身分,讓她日日忙碌於叢林生活及會務工作中,還能騰出時間來寫書嗎?

當然,在她陸續傳來文稿後,這個疑問便解開了。事後想想,這不就是我認識的翠微嗎?一個做事有規畫、條理分明、堅定信念、時刻鞭策自己努力向上的人。

屈指算算,認識翠微已經有二十三年了。一九九六年,在她進入香港慈濟沒多久,我們一起參加了大陸閩西的賑災發放。閒談中,獲知她會美編,這對當時剛接手出版《香港慈濟世界》、苦於沒有志工可以幫忙美編的我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好消息,感覺像是菩薩接引她來助我一臂之力。

之後,翠微不只承擔了文宣品美編,更是規畫及推動人文真善美的核心成員之一,經常在分會舉辦課程、實作工作坊等,招募培養更多有心的志工來參與。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翠微好像生來就是個慈濟人,因為在她剛加入慈濟時,她的作品無論是刊物、海報的美編、文章的撰寫,皆蘊涵慈濟人文;而她的言談舉止也是儀軌合宜。

熟悉翠微的人都知道,她也擅長於繪畫和攝影,這些與生俱來的藝術天分,相信是承襲於她的父親。翠微的父親是被譽為臺灣「藝術電影之父」的潘壘;於一九五〇年代馳譽文壇、一九六〇年代揚威影界,一生小說、劇本、電影作品無數,在文藝創作方面有相當出色的表現。「有其父必有其女」,加上自小的耳濡目染,讓她得天獨厚,優游於藝文天地中。

知道她要出書,香港的慈濟人都為她感到高興與驕傲;作為「資深」法親及與她共事人文真善美志工多年的我,更是與有榮焉。

但也因為是「資深」,所以她找上門來,請我為她寫「推薦序」。「真的嗎?我行嗎?」這個疑問再次出現在我的腦海。說真的,多年來承擔編輯工作的我,好像只會改別人的文章,要自己下筆還真有點難呢!禁不起她的懇求,心軟的我終於答應了;為的是多年深厚的情誼,也是想為她修行路上的蛻變做見證。

回想二〇一二年,翠微跟我們說她要回精舍做清修士,雖然萬分不捨,但我們同時也為她找到人生方向、確立修行道路而感到歡喜。

但,是否方向確定,修行道路就會通暢無阻呢?在我的記憶中,「病痛」對她來說是一個滿大的考驗。身體瘦弱的她,回到精舍後,時有身體不適的情況發生;輕者如發燒、頭痛、腹瀉、胃痛、皮膚過敏等,重者因氣胸、不知名的大病要住院觀察治療。「病魔」如影隨形,讓她的身體、心靈飽受煎熬。

「情願做死,也不要病死!」在書中,她提到回精舍三年多後的一場大病,肉體的痛楚並沒有消磨她的心志,反而更堅定走菩薩道的決心。她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假象,要用意志力跨越身體的痛楚」、「也許是一次因緣,讓自己再好好省視生活的節奏,無論是工作,還是修行。更重要的是,不要讓心靈頻頻發燒,減少雜念。病痛雖苦,只要心不苦,一切總會跨越的。」因為懂得時刻藉事練心、調適生活的步驟,這兩年較少聽她生病,算是克服了「病魔」對她的考驗吧!

除了「病魔」的考驗,個性黑白分明、自言倔強的她,堅持走修行的路,自然要接受「心魔」考驗。她在書中寫道:「自己在未學佛前,看事情的角度只有黑白,總要釐清對與錯,忘記應該取中道灰色的圓融。少了一點同理心,忘記以對方的出發點來思考;少了一點慈悲心,無法體會人傷我痛的感覺。」因為知道自己的缺點,還有上人給予「心寬念純」的一帖良藥,她不再執有與偏空,取中道而行。

而自我期許很高的她,在求法路上曾經因為覺得自己心中缺少法水、想再精進一點,卻苦無方法,因而焦慮落淚。所幸上人開示:「聞法修行像往地面丟球,球丟得愈用力,彈得愈高;若在地上鋪柔軟棉被,球丟下去,會穩穩留在棉被上。」讓她體悟到——棉被代表的是「踏實」,知道修行沒有捷徑,佛法沒有速成班,只要每天踏實的聞思修,自然就會法入心行,慧命成長。

在書中,也看到一向做事認真的她,對別人的懈怠會耿耿於懷。這種對他人、對事相、對自己執著的「自以為是認真」的修行方式,讓她感覺處處遇到障礙。在一次上人與清修士座談會上,她勇敢地提出心中的煩惱,當場閻雲教授的話:「有改變就是認真,沒改變就是執著。」如醍醐灌頂點醒了她。

因為願意面對自己的習氣及不足,不斷反觀自省,繼而改往修來,她內心的輕安自在因而自然散發;這也是為什麼一些久不相見的法親,感覺到她的銳氣少了,面容也愈來愈莊嚴的原因!

在叢林生活,還要面對的一大考驗是「睡魔」。每天清晨三點五十分聽到打板聲後起床做早課、薰法香,是她恆持毅力精進求法的展現,也是為了「珍惜師徒同處一室的累世因緣」。她為了讓自己集中精神不昏沈,即時以七言短句來寫聞法後的心得。雖然初期因為腦筋轉不過來,總有很多留白的地方,但她並沒有因此放棄,終於愈寫愈順,現在大多在上人開示最後一句「多用心」時,便可以完成當天的晨語心得筆記,並且透過網路即時傳送出去,讓身在不同地方的法親,立馬可以溫習受益。

《24節氣聞思修》一書以二十四節氣來比喻修行,除了可以感受她修行路上的艱辛、堅持與努力改正習氣外,更可以一窺她心思細膩、觀察入微的一面;日常生活的一切瑣事,她都可以用來體驗、詮釋佛法。

像是花蓮時會發生的地震,讓她寫下「佛法就像是心靈的避震器,可以減緩外來的震盪」;因為在大寮刮黑芝麻醬的經驗,她期許自己「除了要培養如富樓那尊者的勇猛與堅毅外,更要學習刮刀,外圈柔軟,中心堅硬,有著圓融的『軟實力』」;甚至吃白飯或糙米飯,都可以體悟到「軟軟的白飯,就像樂在小法的修行,過平淡安逸的日子;而糙米飯需要用力嘴嚼,如同菩薩道上的修行,需要付出心力」;「蓋章需要印泥。印泥就如同法水,唯有自己不斷地吸收、力行、體會、印證,將法水入心,才能夠源遠流長地將法印傳下去。」她說印璽與印泥,就像生活與佛法,不可分離。諸如此類發揮想像力、事理印證的例子,在本書中隨處可得。

最近上人宣講《法華經.法師功德品第十九》中有段經文這樣寫道:「復有諸菩薩,讀誦於經法,若為他人說,撰集解其義,如是諸音聲,悉皆得聞之。」意思是菩薩為眾生解諸法義,或以撰集著述共義分明解釋;不分眾生形類,但發心利益一切。

我心想,這不就是翠微現在所做的嗎?閱讀她的文稿,彷彿心靈被法水潤漬洗滌過般,法喜充滿之餘,也惕勵自己要更精進;相信各位看倌閱後,也會有此感受。

「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會看到希望。」這是翠微曾經跟我們分享的一句話,相信有這句座右銘常伴左右、法在身行的她,未來修行的道路必定會愈來愈寬廣,且如她的名字「翠微」般,沿途山色青翠、風光旖旎。

(作者為慈濟香港分會副執行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