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鑑真大和上——天平之甍
  瞻仰鑑真大和上之風範
  效法鑑真大和上之菩提大願心!
  日本當時的社會文化概況
  思想體系與修行風格的建立
  走出揚州——佛教邊地弘法
  遣唐使再度邀請
  唐招提寺對日本文化的影響
  醫學
  菩薩行願立典範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鑑真大和上——天平之甍
  走出揚州——佛教邊地弘法

鑑真從兩京完成學習後,主要的弘法地區為揚州所在的淮南地區;他在淮南地區弘法三十年,聲名遠播。

兩位日本留學僧人榮叡及普照,來中國十多年,因身負聖武天皇邀請傳戒大師赴日的使命,到揚州要請鑑真赴日傳戒弘法。鑑真答應日本僧人的邀約至日本弘法;他認為,到佛法「邊地」(註八)弘法有其必要性,希望能將佛法弘傳到更多未及之處,讓更多人接受佛法的薰陶,讓更多人能得到法益。

然而,由於赴日弘法計畫多次失敗,也促成了鑑真在中國邊地(註九)的弘法因緣。

六次赴日計畫中,第三次與第五次的計畫失敗時,因為有出海與海難的發生,這兩次的落海獲救處,一次在東南沿海,一次在南海;從這些地方返回揚州的路上,便會經過許多佛法不興盛、甚至佛法不為一般百姓所知的地方。

鑑真每次遇到有人邀請,只要因緣具足,都會把握每個將佛法傳播出去的機會,可說將菩薩行隨緣度化有緣眾生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第三次赴日計畫失敗落難後的弘法經歷

西元七四四年(天寶三載),歷經第三次東渡失敗後,鑑真落海獲救,暫時被官府安置到阿育王寺。鑑真在駐錫阿育王寺這段時間,明州(今浙江寧波)附近的寺院紛紛邀請他前往講說律學與傳戒。

首先,是越州(今浙江紹興)龍興寺的邀請。鑑真當時雖是處於落難並暫居阿育王寺的狀態,其弘法度眾的心確沒有因處境不佳而稍減,因此欣然答應龍興寺的邀約,也展開了鑑真走出揚州、到佛教邊地弘法的序曲。鑑真必定未曾料到,他的「邊地弘法」,不是從日本開始,而是中國的越州。

在完成越州龍興寺的講學後,杭州、湖州與宣州也接連有寺院前來邀鑑真前往弘法。鑑真十分歡喜與後學結緣,所以依序前往傳授戒學,並在功德圓滿後又回到明州阿育王寺。

鑑真在這段時間裡雖然忙於至各道場間弘法;但是,到日本傳戒的計畫仍低調地進行著。不過,卻仍功敗垂成⋯⋯

 
第五次赴日計畫失敗落難後的弘法經歷

鑑真第五次赴日,於西元七四八年(天寶七載)夏天,從揚州出發。為等待順風的日子,分別在三塔山與署風山等地停等一個多月,又從東海到南海的海上漂流了半個多月,其間經歷許多險難,最後還是失敗。

弘法團漂到中國國土的最南方——海南島,離日本更遠了。而從海南島回到揚州的路程中,鑑真又不斷地隨緣弘法度眾。

一、海南弘法

弘法團的船隻抵達海南島的振州江口,郡縣別駕馮崇債當鑑真一行人抵達振州城內,親自前往迎接並在太守廳中設戒會,恭請鑑真為大眾授戒。

在海南島,鑑真除了在振州弘法外,還有在海南島的崖州弘法。他在崖州先協助重建火災後的佛寺,並在寺院重建落成的同時,登壇授戒、講解戒律,度化不少當地民眾。

離開海南島後,沿著河流,經現今的雷州半島繞廣西、廣東、江西,朝揚州逐漸北返。在到達始安郡(約今廣西桂林),都督馮古璞親自迎接鑑真入住開元寺,並請鑑真為他還有所屬各州官員、以及參加科舉考試的學人受菩薩戒。

由於當地官民如此地好樂佛法,鑑真在始安郡弘法達一年之久。

二、廣州弘法

西元七五一年(天寶十載)春天,當時的南海郡(約今廣東、海南及廣西東南)大都督、五府經略、採訪大使、攝御史中丞、廣州太守盧奐,禮請鑑真到廣州府弘法。

弘法團的船舶,沿桂江下駛;至端州(位於今廣東)龍興寺時,日僧榮叡不幸因病去世。鑑真除了親自看榮叡入殮,並重申率領弘法團赴日傳戒的決心絕對不會改變。眾人在端州小住,即由瑞州太守親自送鑑真前往廣州。

弘法團一行人到達廣州,在眾僧安頓好後,都督又代當地的佛教徒向鑑真請法,請大和上開設戒壇,讓僧俗二眾皆能受清淨戒法。

弘法團在廣州停留一個春天後,便向韶州(包括今廣東韶關數地)出發。在韶州,日僧普照法師決定離開弘法團;因為,普照法師認為鑑真前往日本的可能性已越來越低。日僧榮叡入滅、普照離開,令鑑真十分傷心與煎熬;加以南方氣候炎熱,引發眼疾,最後竟雙目失明(註一)。

然而,這般重大的打擊並沒有退轉鑑真東渡弘法的決心。鑑真在眼睛失明後,仍持續巡禮遊化十方。期間,鑑真遊歷至靈鷲寺、廉果寺,並於此二寺登壇授戒。

三、江西弘法

弘法團過大庾嶺而至江西虔州開元寺,僕射(尚書省長官,相當於宰相)鍾紹宗在此請鑑真到他家中立壇傳授戒法。接著,弘法團前往吉州(於今江西),最支持鑑真東渡的弟子祥彥法師在往吉州的路程中往生。當時,鑑真只能收拾悲傷的情緒;因為,弘法的任務無法間斷。而沿途的各州官吏僧俗二眾,聽說鑑真從大庾嶺南回到嶺北,奔相走告;鑑真所到之處,前來供養求法的人擠得水洩不通。

最後,弘法團一行人到江州(約今江西九江市)時,江州太守、州縣官人及百姓一起供養弘法團的僧眾。鑑真在江州停留三日,對當地僧俗大眾開示佛法。

第五次東渡計畫,從出海到鑑真再度回到龍興寺,經過三年多的時間。看似一切又回到原點;然而,在歸途過程中,鑑真所到之處皆弘揚佛法、廣設戒壇。雖然沒有東渡成功,卻也將佛法成功地傳至邊地。

鑑真在中國南方弘法的詳細過程,可參閱第三章的敘述。

 

【註釋】

註八:佛教認為,欲修學佛道,需離八無暇,具十圓滿。
「八無暇」就是指八種不利的因素:一、受生為地獄眾生;二、生為惡鬼;三、生為畜生;四、生為天人;五、生而為人,卻沒有佛法住世;六、生於邊地;七、瘖啞愚癡;八、充滿邪見。
十圓滿中,個人條件有五項:一、獲得殊勝的人身;二、眼耳鼻等五官功能具足;三、沒有造作殺父殺母的五無間罪;四、對佛法能夠信受奉持;五、生在有佛法的地方。屬於環境條件的也有五項:一、有佛出世;二、佛曾說法;三、佛法住世未滅;四、有住持正法的僧伽;五、具備學法的順緣,衣食無缺,災障不侵等。
福德因緣不具足,而生於「邊地」——無法聽聞及修學佛法之地區,即屬八無暇之一。

註九:能生於四眾弟子所遊之地的「中國」,則能聽聞修學佛法,為十圓滿之一。然而,此處所謂的「中國」並非指漢地,而是指梵語madhya-desa,又稱中天竺之處,位於恆河流域中,以摩揭陀、憍薩羅為中心的區域,乃釋迦牟尼佛出世及弘法之地,為古印度佛教文化圈的中心。中國之外,便稱為邊地。本章所說「邊地」,則是借以指稱佛法未弘傳之地、無法聽聞與修學佛法之地。

註一:由於鑑真日後至日本弘法十年,若雙眼真的失明,則很難做到持續弘法,何況是到陌生的國度弘法。以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鑑真當時所罹患的眼疾,可能與年紀大所產生的白內障或青光眼有關;視力的狀況應是變得相當模糊,但不致完全看不見。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