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三重新芽課輔班
  「柑」之如飴
  心靈富足,看見希望
  我有話想說
  用愛陪伴你長大
  太陽依舊會升起
  換場再繼續——簡言宇、鄭慧敏
  被CALL住了——陳婉婷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三重新芽課輔班
  用愛陪伴你長大
◎陳美羿

「我生在錯的地方,遇到對的貴人!」二十二歲的紀麗說。

「三重新芽課輔班,是一座無盡的寶庫。」智萍姊妹的媽媽說。

「對的貴人」就是慈濟志工江柑;「一座寶庫」就是江柑提供的自家會議室「變身」的「三重新芽課輔班」教室。

「課輔班一路向前走,現在回頭一看,怎麼一晃就是十二年了?好快啊!」江柑說:「十二年來,課輔的老師來來去去,前後有四百多位,總共陪伴了一百三十多個孩子。」

老師之所以「來來去去」,是因為有的人出國,有的人調職、換工作,或結婚、生子,所以流動率比較高。

有的孩子從幼稚園就跟著哥哥、姊姊來課輔班,現在都已經上大學了;而第一位「促發」成立課輔班的孩子濟正,更是成家立業,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了。

 
不捨

一九九三年,江柑受證為慈濟委員,跟著資深志工王靜慧做訪視,拜訪並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二〇〇六年,她參加三重園區成立的第七屆青少年成長班(慈少班),擔任隊輔媽媽。班上有一個女孩叫做倩倩,倩倩的父親在前一年去世,母親住在安養院。「那年十月,倩倩的母親也去世了,留下她和姊姊、弟弟,祖母由南部來照顧三個孤兒。我們去參加告別式,看到幼小的弟弟濟正,好心疼!」

「小弟弟非常封閉自己,只要有人去他家,他就躲進房間,埋在棉被裏。」訪視志工陳玉蘭對江柑說:「你有機會,要多招呼招呼他。」

江柑因此常去關心祖孫四人,發現濟正非常害羞,功課也不好,更加心疼。

十一月十二日,慈少班舉辦八里愛心教養院的參訪活動,江柑打電話去黃家,正好是濟正接的。「我們要去八里教養院,姊姊去,你也一起來好嗎?」

跟江柑日漸熟悉的濟正居然一口答應。一趟教養院之行,濟正和另一位也是江柑關懷的祖文,兩人合作為殘障的院童餵食,濟正從此打開心門,不排斥與人接觸。

濟正功課跟不上,他會更自卑,所以江柑就找一位大姊姊去教他。在這之前,王靜慧結合慈濟的「慈青(大專生)」和「慈青學長」,去為照顧戶的孩子做課業輔導,每個月一次。

江柑找了一位「慈少(高中生)」陳明瓊去濟正家為他課輔,有一張照片背面寫著「十一月二十七日」。

「那是第一次,我騎摩托車載陳明瓊去的。」江柑說:「後來換了一個大哥哥吳坤霖,地點換到三重園區,我必須接送濟正。」

送來送去,挺麻煩的,江柑覺得自己家裏二樓的會議室空間很大,何不就在家裏課輔,她也可以照顧到公司和家務。

課輔老師又換了郭子峰,因為高中在學學生課業繁忙,不穩定。若老師臨時不能來,江柑就「拜託」會計師兒子謝鎮懋,指導濟正的功課。

 
緣起

除了每週一次的課輔,江柑還拜託開辦國小補習班的廖淑里,讓濟正下課後去她的教室。等濟正上了國中,廖淑里還是讓他去自修、寫作業,但是沒有老師教他功課。江柑說:「我又向靜慧請求支援,希望有老師來教他國中的功課。」

王靜慧輾轉找到輔大的慈青蘇建凱,沒想到慈青朋友鍾孝維、林鼎軒,以及林呈隆都一起來了。

「四個老師教一個學生,資源過剩。」江柑說:「應該還有很多弱勢家庭的孩子需要輔導,空間這麼大,也不要浪費了。」

於是她發出訊息給慈濟志工,特別是訪視組,志工向家長說明後,照顧戶的孩子就一個個帶來,課輔班也在二〇〇八年二月成立了。「記得徐家的孩子,一下來了三個。」江柑笑著說:「不,是二加一。」

徐爸爸在職場中突然中風,媽媽必須照顧病人及工作養家,無暇顧及小孩。讀國小的哥哥、姊姊來了,還沒讀幼稚園的小妹妹羽真也吵著要來。江柑欣然地「收」了。她說:「我不會教,就陪她畫畫、說故事。」

有一次江柑去他們家,看見羽真騎在大哥肩膀上,跟姊姊玩「騎馬打仗」。羽真在課輔班一待就是十二年,如今哥哥、姊姊都已就業,當年在大哥肩膀上的羽真長成大姑娘,就讀建教合作的高職。

最多的時候,班上有四十個孩子,加上二十幾位老師,幾乎把教室擠爆了。每個孩子,江柑都會去家訪,認識他們的家長,了解他們的家庭。

「這些孩子,有的是隔代教養、外配媽媽、單親家庭,有的父母吸毒、酗酒、賭博、暴力、出入監獄……」江柑說:「孩子是無辜的,我們在能力範圍內,能夠拉他們一把,或許就能翻轉他們的人生。」

課輔班不是為成立而成立,而是因緣和合,自然形成的。沒想到這個偶然的因緣,一眨眼就是十二年。

 
(中略……)
 
盡力

每一個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江柑說:「我能力有限,但是只要有緣,我會盡我的力量去關懷他們。」

談起當年才上小學的幼芊,江柑眼眶都紅了:「他的爸爸吸毒,媽媽臥病在床,有時連飯都沒得吃。」

江柑曾和課輔姊姊郭秀芸帶了便當去看她,房子破破爛爛,一小間一小間出租,是個龍蛇雜處的「黑區」。

她父親入獄後,母子三人更是陷於「絕糧」。後來江柑報請市公所社工人員,安排給他們送飯。午餐、晚餐各三個便當,晚餐還附贈次日的麵包當早餐。

「送飯的人不敢去她家,就送到我家。」江柑也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一定找人陪伴壯膽。之後讓幼芊來取,大概持續送了兩個月。

後來媽媽被送到安養院,姊弟倆就被安排到寄養家庭。這一去,人海茫茫,不知在何處?

「真想再看看他們……」江柑落下眼淚,她的思念和不捨,像個慈祥又哀傷的阿嬤。

「幼芊那麼聰明,等她長大了,她一定會來找你的。」課輔哥哥陳晉煒安慰她說。

是的。江柑曾經關懷的兩兄弟,也是被送去育幼院,從此斷了音訊。多年後,已經上大學的哥哥回來找「師姑」,兩人流淚相擁。

江柑愛孩子,也把孩子愛到家裏來。

莊家三個孩子都在課輔班上課,媽媽離家出走,爸爸打工養家,生活十分困難。有一次,莊爸爸病倒了,必須開刀住院,大姊玉欣到醫院照顧爸爸,兩個小一的龍鳳胎怎麼辦呢?

「到我家來住吧!」江柑二話不說,把兩個小小孩帶回家。吃過飯、洗過澡,睡覺!

「姊姊不能睡床上,因為她會尿床。」弟弟智強揭穿了小姊姊的祕密。小姊姊玉音靦腆地說:「我在家都睡地板。」

江柑覺得好笑,在地板上鋪了個舒適的小床,讓玉音睡在那兒;小弟弟智強就被江柑「奶奶」摟在懷裏,甜甜入夢。

莊家姊弟就住在江柑家,一直到爸爸出院。

 
(中略……)
 
持續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五日,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將新冠肺炎列為法定傳染病,課輔班也因此停課,但是愛不止息,反而化整為零,發展出更多的「居家課輔」。

訪視志工劉玉珍不捨菲律賓來的娟娟,資質優秀,但功課卻跟不上。把她叫來家裏,自己為她補習。後來更徵求各科老師,每天晚上全方位地為她加油。

黃家四個孩子的新住民媽媽,向訪視志工呂敏惠求助,呂敏惠和兒子張志強義不容辭「到宅服務」,之後志工老師聞訊也紛紛加入……外籍老師布蘭德從林口來三重,在課輔教室單獨為高中的智萍加強英文;喜愛繪畫的婉婷大姊姊,陪伴喜愛繪畫的妹妹智茵,兩人一起彩繪生命……

三重新芽課輔班,不是補習班,也不是安親班。所有的學生都是免費的,所有的老師都是無償的。它不只是一對一的補救教學,更多的是陪伴與關懷。

「我們對孩子無所求,只期望他們健健康康,平安快樂。能夠體恤父母的辛苦,做個孝順、有禮的人。」江柑說:「長大後,不要走偏了,安分守己,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