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三重新芽課輔班
  「柑」之如飴
  心靈富足,看見希望
  我有話想說
  用愛陪伴你長大
  太陽依舊會升起
  換場再繼續——簡言宇、鄭慧敏
  被CALL住了——陳婉婷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三重新芽課輔班
  被CALL住了——陳婉婷
◎林佩臻

「這裏有家的感覺,我被CALL住了,對這裏有感情,也就放不下了。」
孩子的貼心與回饋,讓陳婉婷感動又滿足,也療癒了自己。

 

少女情懷總是詩,十七歲的女孩,本該盡情揮灑青春、快樂,無壓力地成長,但高中二年級的陳婉婷,卻因種種原因,讓自己陷入極度不開心的境地,直到進入慈濟三重慈少班,她的人生才開始變得不一樣。

陳婉婷跟著慈少班參與養老院關懷、環保、陽明山戶外活動等,見苦知福中漸漸了解到自己是幸福的,心也漸漸放開了。

她在慈濟舉辦的暑期營隊擔任隊輔,認識一位就讀小學的弟弟,「因為家庭因素,他常跑法院作證人,讓我好震撼。」

營隊活動雖然結束了,陳婉婷熱情不減,寫卡片給每位隊員,弟弟是其中有回應的孩子之一,這段緣分讓他們持續聯絡至今。心智成熟的弟弟,反而常常給予她陪伴支持,讓陳婉婷找到存在價值,當她擔任志工輔導別人時,也療癒了自己。

 
愛與被愛

二〇〇八年參加三重園區舉辦的歲末祝福,二十四歲的陳婉婷聽到志工王靜慧和陳姵君分享「晨曦計畫(現名:三重新芽課輔班)」的點點滴滴,勾起了她對慈濟的難忘回憶,便主動打電話給聯絡人江柑。

從此,她一頭栽進課輔班,除了上班,回到家裏依舊在想著、做著課輔班的事。舉凡前置作業,教案設計、找尋講師分享課程;課程中拍照、錄影;事後資料建檔、文稿紀錄等。

她和孩子們一起參與了許多戶外活動,如國小運動會、慈籃賽跑、大愛臺參訪、環保站體驗、參觀圖書館、動物園、蝴蝶步道等。

只是投入時間愈久,還是會有疲倦的時候。每週兩次的課輔班時間常和加班衝突,或者回到家已經很累了,陳婉婷說:「有一次想偷懶,回家補眠一下,江柑媽發現我沒去,七點就接到她的電話,只好趕緊到課輔班。」

「有一次人手不夠,婉婷好像在基隆,我一通電話,也是馬上趕回來幫忙。」江柑在一旁微笑回應。

課輔志工來來去去,孩子也來來去去,陳婉婷心態上也不斷調整。一開始會要求孩子的功課表現,後來發現每個孩子的背後都有故事,就將標準降低,只要他們有來課輔班,讓志工愛一下就好。

參與十一年多,有的孩子來課輔班時才讀幼稚園,現在已經高中畢業;有的大學畢業,在工作並擔任要職;有的結婚生子了……陳婉婷回憶著過往,「孩子們不時會回到課輔班看看我們哦!」

「這裏有家的感覺,我被CALL住了,對這裏有感情,也就放不下了。」陳婉婷緩緩地說。

 
盡力就無憾

視陳婉婷為左右手的江柑,彼此默契十足,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她們不只教孩子功課,也重視品德教育,志工還會相約去家訪,了解孩子們的家庭狀況,而愈深入了解,愈讓陳婉婷感慨萬千。

「親愛的婉婷姊姊,謝謝你在這十年課輔中,讓我成長了許多,還講了許多故事給我聽。傷心時,你總會安慰我;生氣時,你總會逗我開心;開心時,我們會做一些有趣的事;肚子餓時,你也會帶我去吃飯!偶爾,姊姊也會帶我去爬山、騎腳踏車,我很開心能認識這麼包容、愛我的姊姊。雖然我還沒有到十年啦!但是回憶的心與你同在。」看到芷馨手寫的貼心卡片,畫上一個大愛心,讓婉婷不捨她曲折的遭遇。

芷馨的媽媽在她很小時就離開了家,爸爸也生病腦部開刀,加上家裏重男輕女,芷馨較不被關愛,價值觀漸漸產生偏差,上網交朋友,課輔班時來時不來,曾經逗留街頭一段時間。

學校老師也在關懷芷馨,曾帶她去佛經班。為了她,課輔班動員很多志工的力量陪伴,讓她感受家的溫暖,還安排白濰溱姊姊教她英文,她也學得很開心。

當大家很努力在拉芷馨一把,無奈高中時她就因懷孕而結婚生子。雖如此,大家依然未放棄她,課輔班的大姊姊簡羚茜,找了警察大學的女同事、江柑媽和芷馨,組成一個LINE群組,線上教她如何餵奶、帶孩子。但依然無法讓她走回正途。後來,芷馨婚姻無法繼續,選擇離家,孩子送至寄養家庭。

「當課輔志工也有很多的無奈,每次遇到這樣的孩子,都難免有『不如歸去』的想法。」心中深沈的無力感,曾讓陳婉婷想要逃離,但她終究沒有離開,而是告訴自己「盡力就好」,她透過照顧另一個孩子來轉移注意力,以此方式抽離情緒。

漸漸地,她學到要先把自己照顧好,再來顧及其他的事,才能讓自己保持初心。

 
補充能量再出發

有一次,陳婉婷看著新來的志工媽媽陪伴著幼稚園大班的以真,就過去關心學習狀況。以真正在用尺撕紙,紙卡上畫了大大的「1」和「2」,陳婉婷請以真畫一個「3」送給她,以真卻拗著脾氣說:「不要!」

陳婉婷轉身離開,去看別的小朋友,但過不久以真就跑過來,送給她紙卡「3」。紙卡的字筆力穩定,顏色均勻,著色都在框線內,而且紙卡撕得很有型,讓陳婉婷超驚豔:「以真說不清楚自己名字,也認不得注音符號。」

本來不抱什麼希望,但她想到電影《心中的小星星》,用五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來引導這孩子,也許是個好方法。於是從圖書館找來許多幼幼班的繪本,和其他志工接力說唱逗笑演示給以真聽,以真有時呆滯、有時笑翻。

快下課時,缺乏母愛的以真會一直討抱抱,變得很撒嬌,陳婉婷會用力地擁抱她、小心地疼她。「雖說是輔導課業,可是進一步了解孩子們的家庭,會覺得這些孩子很需要陪伴。」

紀麗,是第一個讓陳婉婷流淚的孩子。她出生時,媽媽離家出走;出生七天後,爸爸將她託給阿公、阿嬤照顧,自己一走了之。國小時,有一次阿公尿失禁,紀麗還親自幫阿公換尿布。

紀麗與阿公、阿嬤相依為命,然而阿公、阿嬤卻在她小五、小六時相繼往生。她國中就開始打工,高職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自己工作賺錢,也幫父親付房租。有一陣子陳婉婷陷入低潮,紀麗還來鼓勵她,對她說:「姊姊,謝謝你當初的鼓勵和教導。」孩子的貼心與回饋,讓陳婉婷感動又滿足。

遇到逆境時,許多人總是自怨自艾,但父親中風癱瘓的智萍、智茵姊妹,受到媽媽樂天的影響,也學會堅強以對。四十歲、來自大陸的李媽媽不抱怨自己的遭遇,幾年來,將原本臥床的先生照顧到可以走路。

「我學到她們的孝順與樂觀。」發現兩姊妹很喜歡繪畫,陳婉婷課餘便多給她們這類資源,送畫筆、素描本獎勵她們,多給她們一些鼓勵。

課輔的過程中,有的小朋友叫他往東,但他偏要往西,為反對而反對。遇到這樣的孩子,陳婉婷非但沒有想要放棄,還激起了她學習的動力,透過課程進修、找尋相關教育書籍和參與各項活動等,想辦法突破困境,再把它運用在孩子身上。

這樣的學習讓她很快樂,更有衝勁。陳婉婷用單純的心專注在教育,陪伴和關懷孩子,給他們更多的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