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戰火下的光
  共善共好,祥和人間
  祈求天下無災
  二月二十四日這一天
  你的悲傷,我們能懂
  傾聽每一個悲傷故事
  戰爭與和平之鑰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戰火下的光
  戰爭與和平之鑰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七日,馬來西亞航空MH17班機由荷蘭阿姆斯特丹起飛,目的地是吉隆坡。在經過烏克蘭上空時突然爆炸解體,墜毀在烏克蘭東部的頓內茨克。乘客與機組員包括荷蘭、馬來西亞、澳洲等十國共兩百九十八人,全數罹難。

這場震驚全球的空難,事後調查是被一枚地對空飛彈誤擊。烏克蘭上空為何會有飛彈?肇因於是年二月境內爆發的「頓巴斯戰爭」(東烏克蘭戰爭)。而這場親俄羅斯勢力和烏克蘭政府軍的戰火,持續八年未歇,二〇二二年二月烏克蘭全境更淪為烽火戰場。

俄烏兩國邊界相連近兩千公里,千百年來關係緊密。卻在短短三十年間,從分道揚鑣到反目成仇,終至全面交戰,釀成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七年來,歐洲最大規模的軍事衝突。

從「基輔羅斯」、「俄羅斯帝國」到二十世紀的「蘇聯」時期,同樣是「東斯拉夫」族的俄羅斯和烏克蘭,長達千年屬於同一國家或聯盟,共同生活在第聶伯河流域的肥沃黑土上,文學與藝術輝煌興盛。直到一九九一年,「蘇聯」十五個以共產主義結盟將近七十年的組織解體,俄羅斯與烏克蘭各自獨立。就此分道揚鑣、漸行漸遠。

烏克蘭四千多萬人口中,有近兩成俄羅斯人,俄語系人口主要分布在第聶伯河以東,以及南部的克里米亞半島。因為歷史情感、種族和信仰等差異,政治上「親歐」與「親俄」兩派壁壘分明;二〇〇四年「橘色革命」後,對立情勢更加白熱化。二〇一四年「親俄」總統被罷免,臨時政府掌權期間,克里米亞及東部頓巴斯地區,先後進行獨立公投——俄語人口佔六成的克里米亞重新被俄羅斯控制,烏俄兩國就此反目成仇;東部頓巴斯地區更陷入長年戰火。

日本作家澤邊有司,在《一本書讀懂地緣政治學》中提到,俄烏戰爭從歷史面看,或可解釋為「普京想拿回舊蘇聯時期的領土」;但就「地緣政治學」解讀:「像烏克蘭這種夾在大國中間的緩衝區,不論那個時代,都很容易引發紛爭。」

烏克蘭位處北約(NATO,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歐美成立的軍事同盟)和俄羅斯兩大軍事強權緩衝區。二〇一九年二月烏克蘭最高議會通過將「加入北約」寫入憲法;二〇二一年九月一日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訪問白宮,請求加入北約以聯手抗俄;十月,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超過十萬大軍。二〇二二年一月十六日,美國和北約回絕俄羅斯「北約不東擴、烏克蘭不加入」的提議;二月二十四日俄烏戰爭全面爆發。

 

開戰一年後,根據二〇二三年三月統計,烏克蘭因戰爭流離失所者,超過一千六百萬人,也就是全國三分之一人口無家可歸,其中八百一十萬人流向歐洲各國、兩百八十五萬人流向俄羅斯,成為流離異鄉的難民。

我們愈來愈放大彼此的差異,短兵相接愈演愈烈,最終釀成難以挽回的戰禍。回頭看,都是不必要之惡。」義大利籍攝影師安培淂(Alberto Buzzola),二〇二二年五月代表慈濟基金會到波蘭和烏克蘭,記錄難民與戰爭實況,這是他在《經典》雜誌報導中的一段話。

強權角力與政權爭奪,讓烏克蘭淪為焦土廢墟,親人離散、千萬人流離失所,正是「難以挽回的戰禍」,也是「不必要之惡」。誠如安培淂在報導中所說:

除了無謂的生命犧牲與難以估量的國家毀損令人扼腕嘆息,另一憾事是見證一個國家和人民因意識形態、地域、思想與文化議題上,竟有如此天差地遠的分歧。

許多人從一級戰區的東部和南部逃離,但他們的朋友、兄弟姊妹甚至父母,都選擇留守不走。同一家庭的成員之間,尚且對國家決策與政治立場如此迥然不同與分裂,更何況整個國家的百姓?

這場戰事,不僅涉及烏俄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脈絡、地緣政治,還有太多結盟與分離、歸屬與認同、多數與少數、現在與未來的爭議。

這些撕裂所導致的瘋狂行徑,終將付上高昂的代價。而最令人憂心的是年輕一代——這個世界的逞兇鬥狠與動蕩不安,在他們的心中播下仇恨與對立的種子,將伴隨他們成長。(註)

新冠疫情席捲全球三年來,截至二〇二三年三月上旬,已有超過六百八十一萬人死亡。與此同時,大國角力也讓地緣政治益趨複雜紛擾,「仇恨與對立」彷彿病毒一般,正在世界蔓延,撕裂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互助與互愛,撕裂了國與國之間的穩定與和平。俄烏戰爭不只是以烏克蘭為戰場的「軍事戰」,也掀起全球的「金融戰」與「能源戰」。通貨膨脹與糧食危機,讓受新冠疫情影響最大的貧窮與弱勢者,生活更加舉步維艱。

全球因戰爭等因素被迫流離失所者,已達一億人。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在二〇二二年九月二十日第七十七屆聯合國大會上表示,俄烏衝突引發了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規模最大、蔓延速度最快的流離失所危機。

「我們的世界岌岌可危!」面對全球衝突持續加大、氣候危機、嚴重貧富差距等威脅人類未來與地球命運的重大挑戰,古特瑞斯認為,唯一解方是「合作和對話」。

這也正是本書的出版,希望帶給讀者的省思。

戰爭,或許離我們並不遙遠;如果,我們忘記了愛。

 

註:《經典》雜誌二八九期,二〇二二年八月一日出版。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