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有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味
◎林清玄

烏鐵茶


有一位朋友,獨自跑到木柵的觀光茶區去經營茶園,取名為「烏鐵茶區」


據說,他是接下了一個患病農民的茶園,原因是自己很想做出一些自己喜
歡的茶,讓自己喝了歡喜,朋友喝了也歡喜。

「你喜歡的茶是什麼?」

「中國的兩大名茶,一是烏龍,一是鐵觀音,烏龍清香,鐵觀音喉韻好,
這兩種茶是完全不同的。我在少年時代就常想,有沒有可能使兩味變成一
味呢?就是把烏龍與鐵觀音的優點融合,消除他們的缺點,所以把自己茶
園取名為烏鐵茶園。」

「使兩味合成一味」可能只是朋友的理想,但他在實驗的過程中,卻創造
了許多滋味甚美的茶來,也由於有一個渴盼創造的心靈,他理想的茶雖未
出現,對於人生,對於茶,已經有了全新的體驗。

他說:「當我心中有使烏龍與鐵觀音合一的願望時,事實上那種茶已經完
成了,雖然還沒有做出來,終有一天會做出來。」

我是在朋友種的井然有序的茶園,看到潔白的小茶花,不禁想起禪師所說
的:「家舍即在途中」,當一個人往理想願望邁進的時候,每一步歷程其
實都與目標無異,離開歷程,目標也就不存在了。

問題是,歷程的體驗與目標的抵達雖是一味,由於人自心的紛擾,它就成
為百味雜陳了。

一味,不是生活裡的柴米油鹽,而是內心的會意。

一味,不是尋找一種優雅的生活,而是在散亂中自有堅持;在夏日,有涼
爽的心;在冬天,有溫暖的懷抱。

生命裡的任何事都沒有特別的意義,在平凡中找到真實的人,就會發現每
一段每一刻,都有尊貴的意義。



雀舌鷹爪


經營茶園的朋友,嫌現在的茶做得太粗,於是用手工採茶,用手工製茶,
做出一種最好的茶,取名為「蓮心茶」。

「蓮心茶」只取茶最嫩的茶芽製成,一芽帶兩葉,卷曲有如蓮子的心。

以茶芽製茶古已有之,《夢溪筆談》說:「茶芽,古人謂之雀舌麥顆,言
其至嫩也。」《貢茶錄》說:「茶芽有數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鷹爪,
以其勁直纖鋌,故號芽茶;次曰揀芽,乃一芽帶一葉者,另一槍一旗;次
曰中芽,乃一芽帶兩葉,另一槍兩旗,其帶三葉四葉者,皆漸老矣!」

蓮心茶必須在春天,氣候晴和的早上去採,這時茶樹吸收了昨夜的霧氣,
茶芽初發,一芽一芽的拈下來。

朋友說,現在的農夫覺得這樣採芽太費工了,不符合成本效益,使得雀舌
鷹爪徒留其名,早已成為傳說了。

「但是,最好的總要有人去做,縱使被看成傻子也是值得的。」朋友說。

是的,最好的總是要有人做,我為朋友那種真摯求好的態度感動了。

他每年只做幾斤蓮心茶,只賣給善飲的人,每人限購二兩,他說:「最好
的茶只給會喝的人,但是不能太多,太多就不會珍惜了。」

法也是一樣吧!這個世間有許許多多的法,法味都不錯,但最好的總要有
人去做,即使被看成傻子也是值得的。



體會茶的心


不過,做茶也不能一廂情願,而要體會茶的心。

朋友有一種很好的茶,叫「月光茶」,是在春天的夜間,用探照燈採的。
他用探照燈在夜間採茶,曾被茶山的人看成是瘋子。

他說:「有一天,天氣很熱,我自己泡一壺茶喝,覺得茶裡面還帶著暑氣
,心裡想,如果在有露水的夜堭蠕龤A茶在夜露的浸潤下,心情一定很好
,也就沒有暑氣了。」

想到就做,竟讓他做出像「月光茶」這樣的茶來,喝的時候彷彿看見月光
下吐露著清涼的茶園。心胸為之一暢。想到「凍頂烏龍」之所以比「烏龍
」好,那是因為終年生於雲霧風霜的極凍之頂,好像能令人體會茶裡那冰
雪的心。

我們與茶互相體會,與人間的因緣也要互相體會,做為佛教徒的人時常會
覺得高人一等,自以為是眾生的母親,但是反過來想,我們已經在輪迴中
受生無數次,一切眾生必都曾是我的母親,這些在過去世中無數無量曾呵
護、照顧、體貼、關愛過我的母親啊!如今就在我的四周。

一切的眾生為了生活,得不停忙碌的工作;一切眾生為了呵護子女,要累
積財富;以致他們沒有時間全力修行佛法,但,不能修持佛法的母親還是
我最親愛的母親啊!我願他們都擁有最美好的事物,也願她們一切幸福。

如是思惟,心遂有了月光的溫柔與清涼。



不可輕輕估量


朋友來看我,知道我喜歡喝茶,都會帶茶來送我,因此就喝到許多未曾想
過的茶,像桂花茶、紫羅蘭茶、菩提葉茶都還是普通的,有人送我決明子
茶、芭樂葉心茶、荔枝紅、柚子茶等等,各種奇怪的加味茶。

今天,一位朋友帶來一罐人參烏龍茶,聽說是烏龍茶王加美國人參製造的
,非常昂貴。

我說:「如果是很好的烏龍,就不會做成人參烏龍茶;如果是最好的人參
,也不必做成人參烏龍茶。所以,所謂人參烏龍茶,應該都是次級的人參
與烏龍製造的。」

朋友聽了哈哈大笑。

我說,這是實情,因為最好的茶不必加味,凡是加味茶,都不是用最好的
茶去做的。

朋友是來告訴我,某地又出現一位新的禪師,某地又出現一位新教主,某
地又有一位宣稱證得大圓滿境界,由於是以神通經驗來號召,信徒趨之若
鶩。

他問我:「你看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你管他是真是假,我們只要照管自己的心就好了。」

他又問:「為什麼台灣社會,近年來每年都會出現這樣的人呢?」

我說:「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社會競爭太厲害了,有一些人循正常的管道奮鬥,不可能成功
,最快成功的方法是自稱教主、祖師、證得某種境界,因為這既有名有利
,也不需要時間、不需要本錢,只要會演戲就好了。而且群眾也無法去做
檢驗,就像我要和人做生意,總會先調查他的信用,過去的經驗有跡可循
,可是這社會上自稱證果登地成就的人往往是無跡可循的。你認為我的看
法怎樣?」

「很好!」我說:「我還是覺得最好的茶是不用加味的,最好的法也是一
味,對於加了許多味的法,與對待加了許多味的茶一樣,要謹慎,不可輕
輕估量!」

然後我們泡了一壺人參烏龍茶喝,不出所料,不是最好的茶葉,也不是最
好的人參。



風格的芬芳


在南部六龜的深山堙A有一種野生茶,近年已成為茶界樂道的茶。

野生茶聽說已生長百餘年的時間,是日據時代,或是清朝種在深山裡而被
人遺忘的茶樹,由於多年未採摘,長到有一層樓高。

也野生茶的神奇就在於每一棵的茶味都不一樣,有獨特的風格,例如有一
棵有蜂蜜的味道,一棵有牛乳的味道,一棵有蓮花香;這不是加味,是自
然在茶葉中長成的。

因此,採野生茶的人要帶許多小袋子,每一棵茶樹採的裝一袋,烘焙時也
要每一棵分開,手工精製。這費時費力做出來的茶,自然是價昂難求,有
時有錢也買不到。

我在朋友家品嚐野生茶,果然,每一棵都很不一樣,我最喜歡帶有蓮花香
的那一棵,喝的時候,一直在尋思,為什麼茶葉會自然長出蓮花的香味呢
?為什麼會每一株茶的味道各自不同呢?

我想到,一棵樹在天地間成長狀大,在時空中屹立久了,自然會形成一種
獨特的風格,這風格既不會妨礙它做一棵茶樹,但卻有與一切茶樹,完全
不同的芬芳。人也是如此,處於法味久了,自然形成風格,這風格不會使
他異於常人,而是在人間散放了不同的芳香。



寒天飲茶知味在


與懂茶的人喝茶,有時候也挺累人,因為到後來,只是在談對於茶的心得
,很少真的用心喝茶,用的都是舌頭。

有一天,一位素來被認為會喝茶的朋友來訪,我邊泡茶,邊說:

「今天我們可不可以完全不談茶的心得,只喝茶!」

朋友呆住了,說:「我光喝茶,不談茶,會很難過的。」

我說:「我們過於講究茶道而喝茶,會忘記喝茶最根本的意義,喝茶第一
是要解渴,第二是興趣,第三是有好心情,第四是有好朋友來;對茶的研
究反而是最末節的了。」

然後,我們坐下來,喝茶!

那時候覺得趙州的「喫茶去」!講得真好。

雪夜觀燈知風在,寒天飲茶知味在,除了專心喝茶,我們並不做什麼。喝
了幾盞茶之後,朋友說:「今天真好,我現在知道茶不是用舌頭喝的了。


我想到,法眼文益禪師被一位學生問道:「師父,什麼是人生之道?」

他說:「一是叫你去行,第二也是叫你去行。」

是的,什麼是飲茶之道,第一是叫你去喝,第二是叫你去喝。

什麼是佛法之道,第一是叫你去實踐,第二也是叫你去實踐。

「有沒有第三呢?」朋友說。

「有的,第三是叫你行過了放下。」

這金黃色的茶湯啊!這人生之河的苦汁啊!這中邊皆甜的法味啊!

一味萬味,味味一味。

喝時生其心,喝完時應無所住,如是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