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有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夢奇地
◎林清玄


台北有一家大型的玩具連鎖店,名叫「夢奇地」,我偶而會帶孩子去看那
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玩具,覺得玩具是夢想,也是魔幻,反過來看,某時候
人生的一些情節也像玩具一樣。

我問孩子:「為什麼這家玩具店叫夢奇地呢?」

他說:「這表示是充滿夢幻和奇想的地方。」

但是,看到這三個字,我時常想到的是:「夢是奇怪的地方。」

夢,也確實是奇怪的地方,有的人說人生如夢,有的人說人生如戲,到底
人生是更接近夢,或更接近戲呢?

或者,人生像是一家玩具店,充滿了夢想與奇戲,我們在堶惜ㄝe易看到
它只是一家玩具店,那就像兒童走進玩具店一樣過度投入了。

只有在買不到玩具,賴在地上打滾號哭過的人,走出店舖才會發現,為買
一個玩具而號哭,實在是荒誕的。

果真買到玩具的開心,也不能維持太久,因為只要是玩具,很快就會膩了


但,偶而去玩具店,偶而有遊戲的心,偶而在白日堸筐Л琚A總是好的。





因此,我很感恩人有夜晚,人需要睡眠,人還可以有夢,如果一天二十四
小時都是白天,都需要工作,都要面對血淋淋的人世,那是多麼可怖畏呀


睡眠,是關於死亡的練習。

夢,是關於來生的練習。

夜晚,是關於溫暖、溫柔的練習。

種種練習都做好了,就叫做「至人無夢」。





做至人是很好,但凡人的夢也好,有平衡作用。

在惡夢中驚醒,嚇了一身汗,說:「還好是夢,我的壞境都在惡夢媯o生
過了,我的業障在夢中清洗了,現實生活一定不會這麼糟了。」

在好夢堥怢怳ㄠ邞瑪籊荂G「呀!可惜是夢,人間的好夢,也如是了。」
那麼,對於喜風就不容易傾動。

「夢堜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這是禪家的開悟之語,很好。於
真切的人生中,有可能是「生活明明有六趣,夢中空空無大千」,也未嘗
不美。

夢,是一個真實的喪失;真實,則是夢的喪失。

有時候,某些喪失並不是壞的,因為那是獲得自我認識的一個方式。

因此,每次從夢媬籊荂A總使我有一些歡喜,重新獲得自己的歡喜。

南柯,或者黃樑的一夢,有遺憾、有喪失,但也有歡喜,有獲得。

莊子與蝴蝶的化身飛翔,是飛翔於夢與遊戲之間,是自我證明的一次停格






在《大智度論》塈_定夢的作用,說:「夢非實事,盡屬妄見。」

在《大毘婆娑論》則說:「夢為實有,若夢非實,便違契經。」所以主張
人對於自己的夢,也應該負起道德的責任。

有些經典都說夢不是實有,但也有些經典肯定了夢堛犒珙氶C

這不是經典有所矛盾,而是,對於執著於夢的人,要放下夢堛漫狳ㄐF對
於輕視夢的人,要正視夢的象徵與意義。

一切法如夢,但是夢不可以顯現一切法嗎?

「諸法實爾,皆從念生。」──念,可以在生活中、在夢中、在一切處生
起。

現實或者是夢,夢或者是一部分現實,善觀現實者可以看到「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善觀夢者則可以覺知「壽暖
及與識,捨身時俱捨,彼身棄塚間,無心如木石。」

夢或不夢不是重點,覺或不覺才是要義。





有人來向我說惡夢,我會安慰他。

有人來向我說好夢,我會點醒他。

對於自己,我也如是安慰、如是點醒。





莊子齊物論婸﹛G 

「夢飲酒者,旦而哭泣;
夢哭泣者,旦而田獵。
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
夢之中,又占其夢焉,
覺而後,知其夢也。
且有大覺,而後知其大夢也。
而愚者自以為覺,竊竊然知之。
君乎?牧乎?固哉!」

這段話很美,譯成白話是:

昨夜夢到開心喝酒的人,早上卻痛苦的哭泣;
昨夜夢到痛苦哭泣的人,早上卻開心的去打獵。
剛剛在作夢的候,不知道自己在作夢。
何況在夢中,有時遇有夢呢!
醒來以後,才知道剛剛是夢。
只有大覺悟的人,才知道人生是一場大夢。
愚笨的人自以為覺悟,私底下好像已經知道了。
可以為什麼還在分君分臣?明貴明賤?實在淺薄呀!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流逝的我真像是一場夢,雖說夢堿O那樣
真實,卻如飄落的秋葉,一下就黃了,化為春泥了。

「晚上做夢不曉得是夢的人,醒來後,仍能記得千鳥的叫聲。」

「清晨夢中,看到衣服埵陬菛]寶,使我迷惑了。」

澤庵禪師曾寫過「夢千首」,來表達人生就像夢境,夢境雖是虛幻,但醒
後還留著殘心,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我有時獨坐靜觀,看見那些流去的歲月,恍然如夢,覺得夢堛漱H與我就
像在鏡中相逢,互相端視面目,誰是我?我是誰呢?

僧肇大師的「旋嵐偃嶽而常靜,江河競注而不流。野馬飄鼓而不動,日月
歷天而不周」,確實生命的奔馳有如野馬,連日月也迅如流星,但是,誰
看見了那常靜,不流、不動、不周的自我呢?

這樣想時,真像是聽見了童年夢堛滿A千鳥的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