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媽媽看社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別在孩子身上留下永遠的痛
關懷單親家庭
◎編輯部
時間: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六時半
地點:慈濟基金會台北分會靜思堂
出席:林美玉、李佳穎、林享瀚、林喬敏、林幸惠、馬家祉
主席:靜暘
記錄:慈凌、粘月鳳



出席委員介紹:

林美玉:她是位令人敬佩的堅強女性,一位鍥而不捨的「女強人」,和先
生離婚後,經過一段艱難的奮鬥歷程,經濟上慢慢的獨立。她秉性純良,
有緣接觸慈濟,予她無限的力量和勇氣,不僅把孩子接回身邊。同時也張
起雙臂迎接哥哥和弟弟的兒女,教之育之,一人同時擔負起三個「單親家
庭」的責任。最近她又將堂上雙親從苗栗接回家中奉養,讓父母大嘆:「
生兒不如生女好!」

李佳穎:她是位職業婦女,原本雙親希望她駕給三師──律師、醫師或者
建築師,不料她嫁給離過婚的男人,並且當了兩個男孩的「繼母」。進入
慈濟後,她放開心胸,不再迴避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也不會和兒
子的媽媽計較誰付出的愛多,她盡到母親的責任,給予兒子一份貼心的愛


林享瀚:是北二中隊慈誠隊員。自幼無父,也是生長於單親家庭中,性情
內向老實,不擅言語、富責任感;有一弟一妹。長兄如父,皆賴他教養以
成,是母親心目中乖巧孝順的好兒子。他上有母親、外祖母要奉養,還要
撫育就讀國小五年級的愛女,四代同堂,單親爸爸的辛酸非外人所能體會


林喬敏:她自幼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給予她完整的愛,所以「父不詳」
並沒有給她太大的壓力,直到她上了國中。她生性開朗而活潑,所以不會
自尋煩惱;她又心地善良,看到母親老是眉頭不展,希望母親能尋得宗教
的依止。當她看到母親從花蓮回來後,「整張臉像燈泡發亮般喜悅」,就
鼓勵林美惠師姊出任委員。現在她們母女已經將小愛化為大愛,一談起慈
濟,可以聊到半夜,其樂無窮。

林幸惠:自七十九年認識慈濟以來,她不辭勞苦,經常台灣、美國兩地奔
跑,行於慈濟菩薩道上;她日不空過,非常精進勇猛,善於運用上人的妙
法,應病予藥,為人解開心結,而收藥到病除之效。

馬家祉校長:現為延平國小校長,自師範學校畢業後,堅守於教育崗位逾
三十年。她尤其是位「溫柔的」女強人,對任何事情抱有鍥而不捨的精神
,擔任雙園國小校長期間,曾令夙以環境髒亂著稱的小學,獲得全市環境
美化比賽第一,政績由此可見。第一次接觸到慈濟這個團體,她表示,聽
到每位慈濟媽媽們都在反省檢討自己,與過去參加的會議只聽得婦女團體
在爭「女權第一」迥然不同,讓她無限感動。她以教育工作者的立場,提
出自己處理單親家庭的經驗,頗為可貴。

靜暘:

單親家庭並非問題家庭,單親家庭只是家庭形式的一種。

隨著社會開放,離婚與意外事故的增加,單親家庭也在逐年增加中。根據
統計,台灣地區在民國七十三年的單親家庭佔百分之八,七十七年高雄地
區佔百分之六點二五。目前台北市至少有三萬八千兩百九十四戶家庭是單
親家庭;其中父親與小孩居住的比率約佔百分之三十五,母親獨立撫養小
孩的比率則達百分之六十五。


愛孩子,不要傷害他!


造成單親家庭的原因以離婚為最多(佔百分之五十二點二),喪偶其次(
佔百分之三十六點一),接著是分居(佔百分之三點九),未婚懷孕(佔
百分之三點四),遺棄(佔百分之二點九);除了喪偶是生命中不可抗拒
的無常,其它則是可以避免或挽救的。

今天我們邀請單親家庭的當事人,包括:單親爸爸、媽媽和孩子三者,請
他們抒發心聲;以及教育工作者像校長的角色,在學校教育中如何幫助或
關懷單親學生;還有慈濟媽媽輔導單親家庭的經驗。

希望從他們的現身說法中,讓我們也付出一分關懷,提醒父母──愛孩子
,就不要傷害他們;進一步消弭單親家庭,使我們的社會更安樂、祥和。


三個單親家庭在一堂


林美玉:

我這個媽媽同時擁有三個單親家庭,也必須負擔三個單親家庭的責任,此
話怎講呢?首先要由我大哥說起。

大哥在澎湖當兵時,結識當地一個女孩,帶著她回到台灣;女孩嚮往外界
繁華繽紛的世界,生下女兒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大哥另組家庭,大嫂無
法接納這個被遺棄的孩子,大哥是職業軍人,長年在外,也無法庇護孩子
,就交由我媽媽撫養。直到她國中畢業,奶奶反對她繼續升學,剛好我的
情況許可,於是在她讀高一時,就接她北上和我同住。

大哥對孩子存有一分愧疚,也很想用父愛來彌補她,但他們父女一見面,
姪女就哭個不停,大哥很懊惱,父女相會的場面每每不歡而散。

弟弟也是在當兵時候和一位女孩結婚,他們都太年輕了,婚後,三個孩子
相繼出世,弟婦變得多疑善嫉,抽籤、算命、唸咒語、祭符水,什麼都來
。我弟弟當時作汽車銷售員,有時和客戶談得晚,才回到家,弟婦就搜他
口袋,追問他行蹤,大吵大鬧,整天緊張兮兮的。弟弟忍無可忍,只好離
婚,三個孩子歸弟弟撫養。

後來弟弟再婚,新弟婦在有了自己孩子後,暗中虐待前妻的孩子,有天被
弟弟發現孩子身上有被打的瘀痕,就這樣,第二次婚姻又破滅了。

弟弟連遭兩次打擊,成天像游魂似的,三個孩子沒有了母親,也失去父愛
,仍和奶奶居住。在他們分別讀國一、小學五年級和三年級時,也進入我
的家庭。那年我三十四歲,距離我接納大哥的女兒也只有幾個月而已。

最後說到我的婚姻,我和先生因戀愛而結合,了解而分開。他嗜賭,婚前
還盡力隱瞞著,婚後有次被我撞見,從此更肆無忌憚的賭,賭輸了,還粗
暴的動手打我。我二十二歲結婚,到二十九歲與他黯然分手,已經有了一
男一女,孩子的監護權歸他。雖然我很愛孩子,但我一無所有,有心而無
力。

我從事美容服務,剛剛上台北時,每月付一千元房租,租張美容椅替客人
修眉毛、修指甲和化妝,沒有客戶上門就沒有收入,經常有一餐沒一餐的
過活。那時生活沒有目標,朋友約我去跳舞,回到家心靈更空虛。


做自己生命的導演


後來我生命中的貴人出現了──鄭小蓮師姊每天到我那裡作指壓,維持了
我最基本的生活,師姊又帶我去參加唸佛、聽經,帶我到吉林路分會聽上
人講經。

上人說:「人要從失敗中站立起來,從逆境中成長。」我自問我能嗎?陳
錦花師姊又鼓勵我出來作委員。接觸多,體會也多,從「做」中我得到自
我成長,有勇氣面對一切困境。

心不再飄泊後,我趕緊為自己找一個「定」點,咬緊牙關分期付款買了現
在的房子。有了可以棲身的窩後,才能連續接我大哥的女兒、弟弟的三個
孩子來和我同住。不久,我的孩子也回到我的身邊,在兒子讀高一、女兒
國二時候,我們母子復歸團圓。我的「三親家庭」就這樣形成了。


靜暘:

聽到美玉師姊錯綜複雜的故事,如果換成我們自己,相信每個人都會措手
不及;但師姊能夠勇敢的擔負起撫養七個孩子的責任,這分力量從那堥
呢?是進入慈濟後,上人的法語給她的依靠。

我們都是人生舞台上的演員,受到業力牽引,演出的劇情是喜怒或是哀樂
?連自己都無法作主。師姊的角色已從演員提升為導演,把原本無可奈何
的結局,轉換成愛的場面,讓每個孩子在她的庇護下安穩地成長,實在很
難得。

這五、六年間,來自三個不同家庭的孩子,彼此間要如何和睦相處呢?相
信這其中一定飽含了很多酸甜苦辣的滋味。


怨恨會造成孩子心理障礙


林美玉:

剛開始,我是以彌補、包容的心態來對待自己的孩子。雖然和我一起生活
之前,每到寒暑假他們也會上來和我同住一段時候,但是孩子仍覺得家庭
破碎是父母造成的,所以百般刁難我,認為我這個作母親的虧欠他們太多


我只能一再地婉轉告訴他們,父母分開固然是大人的錯,往者已矣,媽媽
不斷的奮鬥,經歷多少辛酸,才有今天稍微安定的生活,我們要珍惜母子
間的緣分,愛護這個不夠完整、卻充滿歡樂的家庭。

我從來不曾在孩子面前數落他父親的不是,因為怨恨會造成孩子的心理障
礙,讓孩子失去種福田的機會。

我的兒子較霸道,他覺得媽媽的愛被瓜分,對其他人會產生排斥心理。有
次,他甚至衝著我和姪女大嚷:「我的媽媽為什麼要和別人分享?」我大
哥的女兒自覺是被遺棄,自卑感很重;她一再退讓,我兒子卻得寸進尺。
曾經,姪女在半夜起來哭泣被我瞧見,我真的傷心了好久。

弟弟的孩子則是「乖乖牌」,什麼事都逆來順受,看了更令人憐愛。其中
老二是男孩,做事很勤快,但他想要玩玩具,不敢向我請求,就用騙的。
學校要交三百元雜費,他騙我要交四百元。我利用機會教育,告訴他那是
不對的行為。想想,同齡的孩子那一個不是父母捧在掌心上的明珠?孩子
會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的。

在孩子面前,我必須隨機應變,讓每個孩子都覺得他們擁有我最多的愛。

為了改變彼此計較的心態,我設法從生活上開始教導。兒子五點半放學回
家,他負責淘米煮飯和倒垃圾,我的女兒和弟弟的大女兒負責煮菜,弟弟
的兒子和小女兒輪流洗碗。

起先,我兒子還會抱怨男孩子怎能下廚房?我鼓勵他,既是一家之主,就
應帶頭起示範作用;漸漸的,他也能接受了。孩子們家事不是做得很好,
但大家做得很歡喜,飯後,彼此相互談心,氣氛非常和諧。

至於經濟問題,帶給我的困擾較少。有時生意清淡沒有收入,又遇到孩子
們學校要交錢,我會告訴他們必須延誤繳款的原因,孩子們都能諒解我的
處境。說也奇怪,一兩日後就有客戶上門,所以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在兩個月前,我也將父母接來台北和我同住。這讓父母很感慨,認為我是
嫁出去的女兒,理應由他們兩個兒子來奉養。但我是以感恩的心情來報答
我的父母。我一樣作慈濟、一樣回慈院作志工,孩子們需要我、信賴我,
並沒有影響到我的家庭生活。

能作才是福,我能有今天,全是慈濟給予我的;我要珍惜人身,做好我的
本分事。


靜暘:

聽到這堙A我不得不佩服美玉師姊完全是以媽媽的心愛一切眾生,用菩薩
的智慧教育子弟;所以能愛得這麼圓滿,處理得這麼和諧。

但血緣親情是切不斷的,孩子的內心最需要的仍是父母的愛,俗語說:「
子不嫌父貧」,而身為父母親們究竟擔負了怎樣的責任?給予孩子多少的
愛呢?


血緣親情切不斷


林幸惠:

有位朋友年輕時與先生個性不合離婚,她既不要財產也不要兒子,希望再
嫁另外創造新的天地,讓先生擔負起教養孩子的責任。

不料世事無常,十年後,先生車禍往生,她也沒有遇到期待已久的良人,
於是孩子與財產又都歸她所有。此時兒子已經十多歲了,內心一直存著「
媽媽不要我們」的陰影,知道母親現在會回到他身邊,是萬不得已的,所
以不管媽媽對他說什麼,他總是叛逆、反抗。這位母親做得也很辛苦。

有天,她向我哭訴。我對她說,也難怪孩子如此了,你要付出你的誠懇,
不要再用命令式的管教方式,和孩子講話時要面帶笑容,讓他感受到你真
正發自內心的愛;久而久之,相信能改變孩子的觀念。「譬如吃飯、睡覺
前,你儘量不要做其他事,主動靠過去和孩子坐在一起陪他說話,把你的
關懷、愛心、母性的光輝,從內心到外表很自然的表露出來。」

久而久之,她告訴我,孩子已慢慢能接納她了。其實每個孩子的內心,何
嘗不需要母愛?


靜暘:

婚姻是責任,子女更是一分責任;再如何擺脫責任,孩子會覺得你是在逃
避現實,因為孩子的心目中,永遠也不會遺忘你是他的母親。再說,緣是
不定緣,原以為母子的情分就此了斷,不料造化弄人,孩子又回歸到母親
身邊,母子的緣既然必須延續下去,作母親的就應該勇敢的接納,不要再
逃避。母子間重新建立起好的關係,往後彼此才能活得很快樂。


慈悲要從身邊的人做起


李佳穎:

婚姻是姻緣,人家說「跟什麼人吃什麼飯」,夫妻之間,不管是善緣、惡
緣,彼此一定有緣才會相結合。

我先生與前妻結婚兩年,生了大華小華兩個兒子就離婚了。協議離婚時,
聲明大華歸前妻所有,小華由我先生撫養。小華是在美國出生的,當時就
將小華留在美國與爺爺奶奶同住。我和先生結婚後每年到美國一次,與孩
子相處時間只有兩、三天,他叫我「新媽媽」,彼此很客氣,感覺也很疏
遠。

那時我剛參加慈濟,自認很有慈愛心;但我是職業婦女,又忙著慈濟工作
,加上剛結婚夫妻要彼此適應,還有人家說的「後娘不好當」「孩子不是
自己帶大的,能不能相處?」……所以,我也私心的想:與孩子少接觸也
好。後來聽說小華搬去與大姑住,大姑也是單親家庭。

有一年暑假,我們接他回來台灣,看他落落寡歡的,我擔心不在父母身邊
長大的孩子,心態是否會不平衡?

有次,上人說到:「中國的倫理道德是全世界最好的教育」,我恍然大悟
,為什麼要將他留在國外,讓他失去接受中國這麼好的倫理道德教育的機
會呢?

這念頭還在心中醞釀時,上人又說:「慈悲要從身邊的人做起」。原以為
自己是很有慈悲心的,連不認識的阿公阿婆我都去照顧了……。良知的覺
醒,我想該把孩子接回身邊了。

先生知道以後非常高興,於是四年前,我們把小華接回家來,週末就送他
回生母那邊與媽媽、哥哥相聚。


父母只有義務,沒有權利


那時候,我的心又不平衡了,明知他與他母親的血緣是不能抹滅的,卻對
他和媽媽相聚的事計較起來。我想,我每天六點就得起床為他做早餐,我
也唸了不少書,我說的都是慈濟妙法,往來的也都是善知識,兒子在這兒
才能有最好的教育……。

這時上人對我當頭棒喝:「妳以為孩子在妳身邊會比較好嗎?孩子一生的
福報多寡是他過去生帶來的,父母親只是給他助緣,只有義務去幫助他,
沒有權利決定他的前途如何。每個因緣都受到業力的牽引,他回媽媽那
,表示他與他媽媽有很深的因緣。」

我聽了好慚愧,心結也開了。快放暑假時就對孩子說:「如果你想跟媽媽
多住些日子,暑假你可以去跟媽媽住……。」

這期間,我與孩子的母親一直處得很好,我們常有電話聯絡,我也會關心
大華的學校與生活點滴。我想,大華也是先生的兒子,我也應該關心他照
顧他。後來,大華偶而也會過來和我們同住。

不久,我體會到大華雖歸前妻所有,在孩子的心底,應該讓他覺得爸爸也
很愛他、也在照顧他。所以,我建議先生應該支付大華的養育費給前妻;
先生笑我是在替他前妻爭取贍養費。

我很感恩慈濟讓我把心胸打開,我告訴孩子:「你比別人幸福 !人家只
有一個媽媽,你卻同時擁有兩個媽媽。」孩子也說:「要不是父母離婚,
我也不會認識您,也就不能認識師公了。」


靜暘:

我想,不論上一輩的婚姻如何,我們要讓孩子在非常溫暖的環境下長大。
要向孩子解釋父母離婚是不得已的,用因緣觀來解釋世間一切的善緣或惡
緣。

不要怨天尤人,甚至為了拉攏孩子而數落對方,這樣不但造成孩子成長過
程中心境的不平衡,更會障礙孩子孝順、種福的機會。所以,身為父母的
,最重要的是思想要健康。

上人說:以媽媽的心愛天下的孩子。佳穎師姊因為有這分包容的愛心、寬
廣的胸襟,所以,她能這麼快樂。


如果當初懂得體諒


林享瀚:

在女兒出生四十五天時,我太太從娘家做完月子回來,連同娘家的叔伯阿
姨們一起把孩子交給我之後,我們兩人就協議離婚了。

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不斷的有奶奶和姑姑的呵護和愛,所以女兒也不覺
得她欠缺了什麼。直到她上了幼稚園,發現別人居然有「媽媽」,她也哭
著向我要媽媽。

雖然,當初我們離婚有協議,太太終身不得來探望孩子;但為了女兒想媽
媽,我帶著女兒和她在咖啡廳見面。孩子畢竟還小,看了她媽媽一眼也沒
有什麼感覺,不久就嚷著要出去玩了。反而是太太,看到孩子激起她的母
愛,那分骨肉連心,她流下了眼淚,透過妹妹的居中撮合,她要求夫妻復
合。

我並沒有接納,我們家四代同堂一直相安無事,實在不願因為破鏡重圓而
讓家庭再起波瀾。現在我女兒已經小學五年級了。

母親六十多歲了,近來體弱多病,無法再料理三餐。我一方面要服侍老母
,另方面也不能讓孩子失去母愛,所以我每天要回家煮三餐,送孩子上學
和接她放學,這段時間我們父女儘可談心。我只能儘量付出我做爸爸的愛
,來彌補她母愛的不足。

我是寂寞的。在事業上遇到了挫折,沒有人可以傾訴,為我分擔苦痛;而
我是個大男人,論起燒飯做家事,也沒有女人來得俐落,這些現實生活上
的壓力,給我帶來很大的負擔,也曾想到結婚,但我的個性木訥,不喜言
語,到今,我還在後悔當時不知要安慰太太,不懂得體諒太太的心;如果
我稍加溫言慰語,或許我們夫妻就不會走上仳離的路了。


靜暘:

享瀚師兄一人身兼數職,除了父親、母親的角色外,還要侍奉老母,掙錢
養家;單親爸爸的辛苦可以想見,尤其像他這樣一位內向老實,又有責任
感的青年。

俗語說:「百年修得共枕眠」,既為夫妻就要有長相廝守的心,有難同當
,共同攜手來突破;來日方長嘛!必能苦盡甘來。師兄有意再婚,希望他
能遇到有慈濟的大愛,能包容、疼愛前妻子女的師姊,給予孩子完整的愛


我們今天也請到一位單親家庭的孩子──林喬敏,她很有勇氣願意起來現
身說法,我們來聽聽她的心聲。


戶口名簿上的空白


林喬敏:

人家說:「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上一代的恩怨,做女兒的我不能說誰
好、誰不好。父親遺棄了我們,我只能說母親與父親沒有緣分,而我和父
親的緣也很淡薄。

父母離婚的小孩,他的戶口名簿上一樣還有父母親的名字;但是,因為我
不是婚生子女,我的戶口名簿上,父親那一欄只有粗粗的一條槓。上小學
以前還不知道有什麼煩惱,隨著年齡的增長,除了缺少一分父愛外,和鄰
居小朋友吵架,對方忽然迸出一句「妳沒有爸爸!」心靈不自禁的受到創
傷。所以,我也曾經自卑過。

我一出生就由外婆帶,直到四歲時,母親才接我和外婆回家一起住,我們
祖孫三代相依為命。母親非常孝順,每天中午一定趕回家煮飯給外婆吃;
直到外婆去世前,母親不曾出過遠門,因為「父母在不遠遊」。

母親長得嬌小,心軟,體力也小;卻要負擔老母與女兒的生活,那分辛苦
與壓力,我小時還不能體會,只知道母親從來都不會笑,她的眉頭總是皺
皺的。

最記得小時候母親在幼稚園工作,別的小朋友打翻東西沒事,換成我,就
要挨母親一頓揍了。所以,那時我常懷疑我是不是她親生的,因為她對別
人總是比對我要好。母親說:「別人是人家的孩子,而妳是我的孩子。」
愛之深、教之切,她覺得虧欠我、對不起我,想給我更多的愛;但是心頭
的苦,沈重的壓著她。

她對待別人一向非常真誠,有會員形容我母親──好得無話可說,但是父
親卻不領情。小學四年級時,母親因為朋友一句話──「孩子長大以後還
是會想要找父親的」,而帶我去和父親相認。只是,我的父親欄依然是父
不詳的一槓。直到上了國中,規定每個新生要填資料表,不久老師把我叫
到訓導處,當著另一位同學的面問我:「為什麼父親欄空白沒有填?」我
楞住了,沒有勇氣說出自己是私生子。

母親知道以後也很傷心,所以,我一考上高中,她先跑去請求老師,千萬
不要對我問起這個問題。


靜暘:

單親的孩子自卑感很重,但是他不會說出來,因為周圍的朋友都不是出自
單親家庭,沒有人能夠了解。孩子如果能為父母多想一想──苦的不只是
我們自己,媽媽和爸爸比我們還苦。有這分覺醒的話,相信沒有一個孩子
會變壞來惹父母痛心。而喬敏是如何達到這一層認知的呢?


媽媽比我還苦


林喬敏:

我看到一份報導說,台灣每年有將近二萬人未婚生子女。我頓時豁然開朗
,因為我只不過是二萬分之一而已,我不再害怕與退縮了,只是心境雖突
破,心理障礙仍然存在。

直到有天同學問我,怎麼從沒聽我提起過「我爸爸」?我說我是私生子;
她馬上露出一副很抱歉的表情:「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不該問!」我才
發現真正的好朋友不會輕視我的出身,反而會心疼我的處境。

所以,當另一名同父異母弟弟向父親爭取戶籍時,我已經不在意這些了。

而母親呢?她一直執著於對父親那分苦苦的愛,愛人的不人被愛,那分苦
無法形容,所以她從來不曾展顏笑過。

以前還小,不知道感恩,很恨父親,尤其是叛逆期時,曾與父親大吵過。
但是就如上人所說的「能受天磨方鐵漢」,要不是環境中有過這麼多的苦
與磨練,我不會去體會別人的苦,也不會比同年齡的小孩更懂事。我知道
媽媽那麼辛苦,如果我再變壞,她的希望破滅,那她也別活了。

母親也曾厭世想自我了斷,我覺得是我拖累母親,如果沒有我這個包袱,
或許母親會好過些;但是母親一直覺得虧欠我,她給我雙倍的愛。所以,
我很感恩母親,我要更愛她。

直到母親加入慈濟以後,才開始有了笑容。那時她擔任護佐,每個月有五
天連休,她就回花蓮做五天的志工。她領悟到上人的一句話──要捨去小
愛成就大愛。這句話打破了她對父親感情的執著,於是她把全部的心思投
入慈濟工作中。尤其慈濟醫院開幕那天,母親從花蓮回來時,整張臉好像
燈泡發亮般,眉心的皺紋都不見了。我從不曾看過母親如此喜悅。

我想母親只有我一個孩子,將來我出嫁了,她老了沒有伴侶時,應該有一
項興趣支持她的生活,但是,跳舞、旅行……,她都不在行,她只愛做慈
濟工作。所以我就鼓勵她出來做慈濟委員。

做慈濟委員,很多人是夫妻檔,有先生幫忙,但是母親沒有。所以,我這
個唯一的女兒定要支持她。我幫忙煮飯、作家事,讓母親出去收功德款時
不用掛心家裡。我們母女經常談慈濟談到深夜十二點,兩個人還意猶未盡
,覺得很快樂。

回頭看這二十多年來,就如上人說的:「做的時候很苦,過了就不覺得苦
。」成長的過程中,一層層的突破很苦,但是過了就不覺得苦了。


靜暘:

單親家庭的孩子一般來說,有兩種反應:一是對母親不諒解,叛逆性強,
對母親的愛不領情;二是處處反抗來折磨母親,讓母親痛苦;喬敏卻不是
。她對母親觀察入微,知道母親無意再找第二春,就應該為她在宗教上尋
得依止。她的母親因為進入慈濟,能將小愛化為大愛,從此臉上有了笑容
。可見單親的孩子感情也很豐富,就像喬敏這樣有孝心、又早熟的孩子。


馬校長:

今天我從喬敏小妹妹那兒學到了重要的一點,之前,我從不知道身分證或
戶口名簿上畫一槓是代表什麼。明天我要對學校的老師們說,如果遇到學
生有這種情形就不要在追問了;應該多關懷他們。


學生對我說:我要媽媽


我先講我的經驗,民國六十年間,我正擔任一年級的級任導師,那時剛開
學,對學生的家庭背景還不太了解。有天上圖畫課,題目是「我的爸爸」
,其中一位小男孩,他畫了一個男人很漂亮、很帥的模樣,我拿起他的畫
,本來是當著全班同學面前要讚美他的。

但是,坐他旁邊的女生嚷著:「那不是他爸爸!他沒有爸爸!」小男孩聽
了就掐他的脖子,我趕緊把他們分開,男孩躺在地上打滾又放聲大哭起來


學校放學了,所有同學都走了他還是不肯起來,我把他抱在懷堙A讓他盡
情哭個夠,再帶他去吃飯。吃過飯,他還是不肯回家,他說要做我的孩子
。我要送他回家,他堅持不肯,卻說了一句令人心疼話:「我要一個跟別
人一樣的媽媽!」

我請他媽媽到學校來,他的打扮、穿著,確實與眾不同;我出去與她打招
呼,結果小男孩躲到桌子底下,怎麼也不肯出來。

我婉轉的告訴她,她的孩子只要一個與別人一樣的媽媽,看在孩子的份上
,不管她的職業是什麼,請她來學校時,穿著樸素,不要化濃菕A就像其
他媽媽一樣。她聽後大罵我一聲「瘋子」。


人格、心理偏差難彌補


靜暘:

聽到那麼小的孩子被拆穿「沒有爸爸」的事實而在地上打滾、號哭,實在
令人心酸,等到他將來長大了,可能在求學、求職、結婚的過程中遭受到
歧視,造成一生無法彌補的陰影。

男人在尋花問柳之餘,有否想到他對社會道德應負的責任?結孽緣己經犯
了「色戒」,再生下第二代,就惡業累累了。而這個做母親的,既然有了
孩子,就應理智的面對現實,扮演好「母親」的角色,發揮母愛的光輝;
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萬一緣盡,也要用成熟、理性的態度去善後,將傷害減輕到最低,尤其要
周全地考慮到孩子的立場,千萬不要為了個己的私心,讓孩子落下「仇恨
」、「哀怨」的種子。須知人格、心理的發展如果偏差,是一輩子難以彌
補的遺憾啊!


馬校長:

我還擔任導師時,曾讓一個即將破碎的家庭復合。

一對夫妻分居,孩子歸男方撫養,並協議母女不再見面。但做媽媽的總會
來學校偷偷看看孩子。媽媽看到我是孩子的導師,她就一直哭,好像有無
限的委屈,她的女兒也很痛苦,畢竟「母子連心」哪!我就替她們安排:
十一點半,媽媽來看孩子;十二點,輪到爸爸接孩子回家。

站在導師的立場,我也不便探究家長的隱私,但孩子和我很親,我就鼓勵
孩子給媽媽寫信。過了一段時間,覺得長久隱瞞下去也不是辦法,我試著
透露給孩子的爸爸知道,「可能你女兒和她媽媽有見面哦!」「不可能!
」他斬釘截鐵回答。「見面有何不好?母女間的血緣關係是切不斷的!」
他聽了默不作聲。幾次以後,就要孩子告訴她爸爸她們母女見面的事;然
後讓太太給女兒寫生日卡,信末還附上一句──「代問候妳爸爸好!」─
─這句話是我加上去的。後來他們夫妻就見面了;看在孩子需要母愛的分
上,終於排除萬難,夫婦復歸和好。


靜暘:

在小說戲劇裡面,常有千里尋母的故事。為了探討自己的身世,不惜放棄
一切,千里跋涉,尋找生身母親。因為骨肉之情是與生俱來,不能隱瞞的
。儘管其中的一方可能故意醜化對方,不讓他們見面,但「思親尋根」之
情,是愈大愈強烈,阻止不了的。俗語說:「一夜夫妻百世恩」,夫妻要
彼此惜緣。


結另一分緣前多想一想


林幸惠:

我再說一個例子,有位先生在風月場婸{識一位小他三十歲的女孩,並將
她接出來同居,一連生了三個小孩。

太太知道後,天天吵啊!最後使出殺手?,完全封鎖先生的經濟。當女孩
懷第三個小孩時,先生倦鳥歸巢,遺棄了她們母女三人。

女孩曾想攜子跳河自盡,終究為了無辜的孩子而堅強活下來;為了生活,
她往來港日間販售舶來品;把全部的愛放在孩子身上,孩子稍微不聽話就
很痛苦,在痛苦中又生出恨,心堻v漸失去平衡。

十八年後,孩子己長大,為了身分證上父不詳而沒有雇主願聘用;孩子不
諒解,做母親的也很痛苦;終於她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先生的太太,不料太
太己去世多年,經過一陣子的聯繫、溝通之後,正室的子女也都十分成熟
善良,能夠打開心胸,接納她們母子。

同父異母的弟妹們認祖歸宗入了戶籍,兩家終於團圓,應該是很圓滿的結
局。


靜暘:

婚外情的女子為了抓住男人的心,或為自己找一個立足點,多會想為男人
生個孩子比較保儉;卻造成孩子一輩子的不幸。

而男人在迷失時,結下孽緣,造了惡業,對自己的行為不負責任,連帶衍
生許多社會問題。所以上人告訴我們:「男人不要貪兩分情──要專心的
照顧一個家庭。女人不要沾染不乾淨的情──莫為一時癡心,去介入別人
的家庭。而做太太的,要溫柔如水,以柔克剛。」


多一分關注多一分柔


馬校長:


聽到慈濟媽媽們起來現身說法,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婦女自己在檢討自己時
說「我們要溫柔」。我很感動慈濟的師姊有這種──「我們笑一笑有什麼
關係呢?」「我說聲對不起有什麼關係呢!」的胸懷。

她們那分堅忍不拔,真的好堅強,而且強中有柔,是柔性的強。如果每個
人都能自我反省,就可以化暴戾為祥和了。

我發覺單親家長對孩子的態度呈現兩極化──一種是彌補式的,極度的保
護與溺愛;一種是不理不睬,而且這不理不睬的現象,愈來愈多。

現在每個學校都把單親家庭列入調查統計,我們給予這些孩子更多的關愛
、適當的鼓勵、及適度的物質支持。

從教育工作者的立場看待單親家庭,發現孩子多數比較畏縮、不開朗,內
向孤僻、不合群以及易生疑心,注意力不能集中、比較自我保護,或是為
了隱藏自己的生活背景而說謊。當然,這些現象不是絕對的,一般家庭的
孩子,也可能存在這種情形。

但是,單親的現象愈來愈多,我們擔心這對社會造成的壓力也會愈來愈大
。所以,希望藉由慈濟大團體的呼籲和淨化,來減少單親家庭的發生。


靜暘:

夫妻彼此都應柔和一些,多為對方著想。想一想,我們有什麼資格決定孩
子只能有父母其中一方的一分愛,或是接受一個破碎的家呢?有什麼權利
讓他有不同於其他小孩的成長環境呢?

預防重於治療,如何預防呢?夫妻要彼此和諧相處。如果夫妻彼此尊重、
自制、有道德觀念、不貪愛,就不會有「婚外情」;如果雙方都有責任感
,為彼此及下一代著想,就不會有「私生子」。我們要著眼於「治本」的
工作,假如做先生和做太太的都能守本分的話,家庭圓滿,社會就不會混
亂,人人也就如處極樂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