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千手千眼菩薩網
慈善歷史篇
◎謝寶慧
《台中分會古往今昔》之二


台中的會務從萌芽、成長到茁壯,分會的設立,是一明顯的分水嶺。民國
七十五年三月十日,台中分會於民權路三一四巷二號正式設置成立。在此
之前,本區會務的推動,只能以「篳路藍縷」四個字自來形容。



〈歷史篇〉


民國五十九年,台中佛教會館的達宏法師與達彥法師,由台中迢迢來到花
蓮靜思精舍參訪。盤桓數日,達宏法師深深為上人的悲智願行所感動,本
著護持佛門同道的襟懷,回台中後即率領座下弟子──陳貴玉、汪黃琇蘭
、林麗華三人,開始從事慈濟「濟貧教富」的工作。


上人親自帶領訪貧


當時大家都沒有查訪照顧戶的經驗,上人與德融師、德恩師親自到台中,
帶領他們深入窮鄉僻壤,針對每個不同的個案分析解說,必應真正落實照
顧戶之所需。

慢慢的,凡有貧戶案件,經常是達宏法師、達彥法師、陳貴玉、汪黃琇蘭
四人相伴而行,偶有發心的大德加入。有時是一部車,有時兩部,大家將
資料備齊,做便當、備茶點,一應俱全的打點好,展開一天的行程。

有一回他們到苗栗縣通宵鎮查看一對因病無錢就醫的父子,依著村人的路
線指示,途經一條溪流,旁邊有位阿伯勸他們湍流太急,還是不要涉溪的
好,但是他們心念如一,只是達彥師為顧及出家儀規,有些猶疑是否該脫
掉僧鞋涉水而過?貴玉師姊見狀,立刻背起達彥法師涉水過溪,她的腦海
只有一個心念:「愈是人跡走不到的地方,我們愈要去幫助他。」

曾經,他們至南投縣中寮鄉的一戶蕭姓人家,全家五口除了二女兒外,其
餘的都有罹患精神病的傾向。孩子們前額的頭髮早已蓋過眼睛,貴玉師姊
馬上替她們圍起報紙,為她們梳剪頭髮﹔小女孩髮上的頭蝨,隨著髮剪的
撥動,邊剪邊竄落。汪黃琇蘭師姊則帶領其他人,將凌亂不堪的屋子,打
掃得煥然一新。

北從苗栗縣起,南區遠至南投縣,不知多少遭逢變故的家庭,因慈濟適時
伸出援手而紓解困境﹔委員們逢山走路、涉水過溪,大家秉一善念,雖然
辛苦,卻也樂在其中。


達宏、達彥法師走出慈善史


勸募的工作,多半由麗華師姊騎機車載達宏師四處收取善款。師徒倆單騎
相從,風塵僕僕於台中市區的巷弄街衢,有時雖不免遭到奚落、調侃,但
師徒二人全不以為意。

精舍常住自製的手套,師姊熱心的代銷代送。在麗華師姊的心底,當時的
辛苦到如今,皆化作清涼的甘露滋味。

貴玉師姊也說:「早年花蓮、台中相隔遙遠,我們逢人介紹花蓮慈濟功德
會,大家便還以質疑的目光。當時不像現在有這麼多文字資料,而資訊媒
體也不發達,許多人看在面子上,就這麼繳了一元、五元。」

對資深委員來說,這些回憶就像是甕底的陳年往事,隨著時間發酵,而愈
見其真醇與珍貴。達宏師、達彥師、陳貴玉、汪黃琇蘭、林麗華等委員,
從訪貧、發放到勸募,就這樣走出了台中的慈濟慈善史。


資深委員立下堅毅風範


師媽──王沈月桂女士和達彥法師誼屬姑侄,平常多有往來。其時,師媽
也在豐原展開慈濟的工作,豐原地區的照顧戶,皆由本會直接郵寄,迄今
依然如此。而勸募方面,經當時的幕後委員廖炳南居士大力推動和護持,
與師媽無限的信心,而使勸募善款更得心應手。

每天上午九點到十二點,下午二點至五點,師媽固定出門收取善款,「一
個月大約有二十餘天是如此!」師媽並不識字,收到的款項,他請捐款者
自己填寫或請孫輩們代勞。

老委員們奠下的精神、風範,深深影響了後進委員。第二組組長靜蓮師姊
說:「師媽常到分會來,她很疼惜我們,我們不僅感恩她,心塈顙c記著
上人的一句話:『做好慈濟事,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李朝森師兄也
說:「無論照顧戶居住的地方有多偏僻、多遙遠,資深師姊都有辦法找到
,及時送上一分關懷,那分力行實踐的工夫,讓我在她們身上,看到了『
毅力』兩個字!」

「師姊們看照顧戶不是說看照顧戶,而說是帶著便當遠足,此不正是『遊
戲人間』的菩薩嗎?」李師兄坦承,吸引他來慈濟的原因:一是上人的悲
願偉行﹔其次正是委員們無言的身行教化。


香雲精舍是臨時據點


六十五年,達宏法師在北屯建立「香雲精舍」,農曆初一、十五帶領委員
、會員共修,照顧戶的發放亦於初一合併舉行﹔念佛共修後,師姊們另備
齋飯與委員、照顧戶等結緣。慈濟在台中總算有了暫時的據點。

六十八年間,賴子玉、靜蓮師姊伉儷相繼踏入慈濟﹔六十九年,建醫院的
構想提出,上人四處奔走呼籲,來到中部的次數亦較為頻繁。慈善寺的振
光法師獲悉上人的宏願,不僅每個月固定惠捐一萬元善資襄贊建院,並介
紹信徒王萬發、林美蘭夫婦護持。「菩提樹」總編輯朱斐居士亦在雜誌上
為文,呼籲各界人士踴躍捐輸。

民國六十八年即為慈濟會員的柯王幼師姊,與汪黃琇蘭師姊常有接觸,六
十九年其夫因病往生,她的心情一直抑鬱難以開展,汪師姊便邀她回花蓮
。看到上人濟貧、建醫院等慈善、醫療志業,這些不正是身為醫師的先生
畢生最大的心願嗎?她一時哽咽、心酸,因而立下此生恆不退轉的菩薩道


她和汪師姊出去收善款,由於當時交通並不便捷,常為了二百元的功德款
,而需花費三百多元的車資赴各地收取。師姊們心疼那些花費,對上人說
:若不去收那些功德款,將車資捐出豈不更好?上人回答道:「這二者的
意義是不同的,我們這麼做,是為了讓他們也有耕耘福田的機會,你們還
是要繼續努力啊!」

未久,台中大誠街發生大火,上人從電視上看到災情報導,立刻電請達宏
法師率領委員連夜展開調查工作,並準備賑濟物品﹔師媽在豐原一帶收購
棉被,他如衣物、白米和本會匯來的救濟金,先後到達災區,使得四十餘
戶災民及時獲得救助。而此次火災在所有救援行動中,慈濟是第一個伸出
援手的慈善團體。

本會辦理慈善工作之迅速、確實,著實震驚了不少人,如聖印法師所言:
「慈濟在全省布下慈善網,隨時隨地發揮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精神。」

而王萬發、美蘭委員夫婦,亦矢願參與濟貧工作﹔此後,每到查訪照顧戶
的日子,王萬發和靜蓮委員皆會調派公司的車子支援,靜蓮委員的一位熱
心會員蔡伯琪居士,更發願為每組委員開車。


分會啟用,活動密集展開


七十五年,位於民權路的分會正式啟用。台北委員洪錦師姊的女兒鈴玉小
姐,在上人殷切囑託下,成為台中分會第一位工作人員﹔屏東委員陳榮慶
師兄的愛女麗淨小姐,正巧在逢甲大學夜間部進修,白天即到分會工讀。
至此、會計、社工、總務、文宣的工作,全在分會辦理,省卻委員們需到
郵局將善款匯回本會的不便,當時全省會員不過八萬多人,台中也僅有五
、六千人。

有了分會這個據點,一連串的活動緊接著展開:台北委員顏惠美師姊定期
南來教授插花﹔週四晚共修禮拜法華經,也曾舉辦書法教授等等。

只要上人行腳西來,定於農曆初一南下台中,委會員們風然景從,齊聚一
堂恭聆上人開示,上人觀機逗教,點到即止﹔七十六年三月起,每月定期
宣講四十二章經三天,在笑聲淚影中,委、會員們自度化他,一個個走入
慈濟世界,亦使會員人數相對大幅成長。

過去,委員不多,達宏法師乃推派組長人選,以下配屬開車、廚事、記錄
各一名,組員若干名,每組任期各一年,擔任該年訪貧、發放、香燈、廚
房、招待等工作。

而今,台中地區的委員共有四百零八位,包括苗栗、台中、彰化、雲林、
嘉義、南投等六縣市,總共分為十組──除了苗栗縣、雲林縣未分組,合
併在台中的七組中﹔彰化地區歸入第八組﹔加上大甲和南投、嘉義地區,
一共是十組。

台中、彰化地區的八組師兄姊,除訪貧工作外,也擔起台中分會大殿組、
洗碗組、招待組、發放組、烹飪組、糾察組等的輪值工作。



〈慈善篇〉


目前台中地區的新照顧戶個案,由各組輪流訪視,舊個案則分區不分組﹔
台中市區分東、西、南、北區等﹔烏日、大肚、沙鹿、清水、梧棲、龍井
等海岸線地區,由林雪珠委員帶動﹔至於大里、太平,則由蔡素蓮委員帶
動。美蘭師姊說,在此之前,若有新個案時,先由各組輪流訪視,另將全
部的舊個案分成南、北兩區,再從中細分出四路,即將所有個案資料分成
八疊,各組隨意抽籤,每份資料皆附有蔡敏儒師兄詳細繪製的訪視路線圖


中部地區的個案,以雲嘉地區較為嚴重,其次為彰化二林地帶。

由於雲林北港地區,初期只有沈宗香一位委員,因而其它地區的委員,也
就不遺餘力的協助當地濟貧工作的推展。雲蘭師姊說,他們曾去看一個低
能智障的照顧戶,整個房子堆滿舊衣服、爛水果、雜物,甚至蟑螂……,
一股異味嗆得人要窒息昏暈,「我想捏鼻子,但又覺得不好意思」,不到
二坪的屋子,竟能打掃出二十幾代的垃圾,旁邊許多人看了都退避三舍,
但又感佩的說:「原來慈濟就是這麼做出來的。」


秋涼小屋


一個秋日午后,我們一行人前往曾為慈濟照顧戶的林何美花家。

林何美花多年前跌斷了大腿,臥病在床,現在的情況愈來愈不好,整個人
骨瘦如柴地癱瘓在床﹔其女林素珠有輕微的智能障礙,講話似是而非﹔長
子林瑞得聽說已就業,但師姊們來訪多次,從未遇見他。

不小心踩了一處爛泥,驚動一群小紋蠅,爛泥上還有綠色的青苔附在上面
﹔冷不防一隻雞從屋前加蓋的廚房飛出,剎時一個踉蹌,往廚房探了一眼
:低矮窄小的廚房,宛若舊時記憶中的豬舍,有發酵滿地粘膩的食物殘餚
,有飛蠅,有說不出的心酸無奈。

一進門,林素珠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滿屋子的舊衣服、垃圾,甚至林何
美花用過的紙尿布亦散落床邊。

「阿珠啊!姊姊每次來看妳,妳都把房子打掃得乾乾淨淨的,為什麼現在
變得這麼亂?」雪珠師姊問。阿珠眉頭皺著,一臉正經的說:「我身體艱
苦。」師姊問她為什麼,她再次重複這句,後來才說是早上出去買菜被車
撞傷了,然後阿珠就跑出屋外﹔床上有肉、有菜,還有阿珠自己煮的稀飯
、蔥蛋,師姊說那些菜可能是人家送她的。

而床上的林何美花精神不太好,對師姊的詢問回應一、兩聲,便又睡去。

師姊們拿起掃帚,順便替她們打掃房子,卻找不到畚斗,跑出去問阿珠,
她正在採野草,說是要敷傷口用的,阿珠從屋前的垃圾堆中,找出畚斗給
師姊。

由於有其他的慈善機構每月按時送米、濟助金給她們,因而她們對物質的
需求倒是次要的,她們最需要的,還是精神層面的輔導,就像阿珠。


小妹妹的獎座


七十八年一月十三日,彭文平先生因為脊椎腫瘤,歷經長時間的開刀手術
,但仍留下下半身癱瘓的後遺症。

妻子早年離家出走,留有一子一女﹔照顧父親和弟弟的責任,自然落在當
時年僅十三歲的彭孟真小妹妹身上。她每天早上四、五點即起床準備早點
,並為父親準備好午膳,方才上學﹔傍晚四、五點下課後,又開始料理家
務、準備晚餐。

在標榜著以升學為主導的台灣社會而言,這樣的作息,對一個剛升上國一
的女孩來說,的確是辛苦了些。

今年年初,孟真因為品學兼優、侍親至孝而得到孝行獎,這對彭家來說是
項喜訊,然而我們來訪的當日,孟真絕口不談得獎的事,反倒顯得有些心
事重重。

原來,正逢國三的她,面臨的升學的抉擇,她想念夜間部半工半讀,但同
學們都要考日間部﹔而即使念夜間部的話,白天上完班就得去上課,家務
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再者上完夜間部,回家的交通亦是一大問題(因為彭
家離市區較偏遠)。

而彭先生也坦承,自從受傷後,他的情緒一直很不穩定,對於小孩的許多
切身問題也忽略了,有時他很想多和孩子聊聊,關心孩子們的現況,但是
莫名的無名火壓抑在心底,總不經意的爆發,原本善意的關切,脫口而出
,反造成彼此的冷漠與僵化。孩子的這些問題,他幾乎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又透露,房子的屋主只願租賃到年底,將來他們不知將何去何從。

張次郎師兄勸他:「情緒是身體最大的敵人,能克服心魔,才能克服殘障
所帶來的不便。」至於孟真的問題,大家都要她把這些煩惱放下,當下最
重要的還是先用功準備考試,一切問題等考上了再說,「船到橋頭自然直
」不是嗎?

至於孟國小弟弟,在旁邊一直靜默不語,即使對於我們的問話,他依然如
是。

看著孟真的孝行獎座──小羊反哺跪恩的圖樣,感受著像她這樣一個小女
孩的成長,不知摻雜了多少的淚水與矛盾、堅毅與不屈──對於父親,對
於整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