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存於心自有的光明就是慧命;
清淨的慧命不生不滅
◎善慧書苑
◆一九九四年四月三日


午后,總管理中心祕書室專員徐祥明,陪同應新聞局邀請為上人寫英文傳
記的雲菁女士與其夫婿百山先生,及來自芝加哥為傳記寫序的李女士入精
舍。

雲菁女士表示,在其居住的密西根州,每天早上十點至十點廿分有李豔秋
小姐主持的華語電視節目,他們從中看到了今年三月慈濟「珍情畫意,擁
抱蒼生」──珠寶書畫義賣、拍賣的情形,「法師是一條線──愛和慈悲
的線,而我們是散落塵世的石頭,法師把我們磨亮成顆顆晶瑩剔透的珠子
,然後把我們串在一起。」「重臨精舍,精舍依舊沒有改變,可是人卻隨
時間變老了!其實,物換星移,很多東西也是一點一點地在改變,就像月
有陰晴圓缺。」

上人言:「時間留不住,事相也留不住,總是會變的。人受限於外在事相
,常無法探得事情的本相,就像月的本身並無所謂的圓缺,只是人們所看
到角度的差異。人們永恆的慧命,是不生不滅的。」

上人為其敘述慈濟秉持「尊重生命」理念以及「擁抱蒼生」的悲憫情懷,
前往尼泊爾、衣索匹亞、大陸等地賑災,也提及今年三月「珍情畫意」活
動,眾人不可思議的愛心力量。

雲菁女士問:「這本傳記出版後,法師希望它能給西方社會帶來什麼影響
?」

上人答:「預約人間淨土。」

雲菁:「生命如燈心,愈燃燒愈亮,然而燭光有時會把玻璃薰黑。」

上人:「存於心中自有的光明就是慧命。燭光本身是純淨的,它需要藉化
學原料的作用才能發出光亮,而化學原料的變化,也許會污染其它東西;
這亦如我們清淨的慧命,若不藉假合之軀,也無法普度眾生。」

雲菁:「我覺得自己一直沒有寫出特別的作品,自從寫法師的傳記後,才
真正感到寫出一些有用的東西。回到這堙A我的每個細胞似乎都在呼吸。


上人:「慈濟裡,還有許多的『珍珠』等著去你發掘。」

百山先生因發燒,身體有些不適,談話間,上人關切地垂詢,請其至慈院
看診,百山幽默的表示:「來到這堙A燒就退了些,人也變年輕了;一路
上愈接近精舍,精神就愈好。」他用手指著自己的身體和心,「這個要回
去(指身),但這個(心)不想回去,若沒有這個(身),我就可以飛來
這裡了!」百山並頑皮地說,請雲菁先帶李女士回芝加哥,自己則留在精
舍掃地、燒菜、砍柴、做蠟燭。

傍晚五時結束近三小時的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