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情緣
◎黃明月口述.小文撰文
天堂在哪裡?地獄又在何方?
其實,人間就有天堂,人間,就有地獄。



「媽媽!我們來看你了!」志工們「家訪」時,常常去看這位胖媽媽。

她,三十五歲,言語有障礙,低智能且患糖尿病。來住院時,有一位老榮
民陪著她,那位老榮民就是她的先生,兩人年齡相差一倍以上,但是,他
們恰似一對「神仙眷屬」!

怎麼說呢?每次志工到他們家,氣氛總是非常歡喜、和樂,雖然這個「家
」──是一幢用三萬元買來,由「豬舍」改建成的小屋,只要五個人一起
進去就擠得滿滿的,但是,他們過得怡然自得、安分自在。


三十六個大餅娶太太


胖媽媽未出嫁時,人家叫她「傻瓜」,為什麼她會嫁給老榮民呢?

「以前我當兵時,軍營門口有一家雜貨店,她祖母就是經營雜貨店的老阿
嬤。家裡還有七、八個兄弟姊妹,很窮。每次煮東西吃,其他孩子總是搶
先吃光了,她因為智能不足,動作較心慢,就只能喝剩湯。我覺得她很可
憐,所以退伍後就去提親!」老榮民說。

「那時,老阿嬤說:『你做三十六個大餅來,我就把孫女送給你做某(太
太)。』」如今,他們已經結婚十八年了。

結婚之後,「傻瓜」這名字變成「胖胖」。老榮民就像呵護女兒一樣地全
心照顧她。曾經,志工們問他:「伯伯,你娶這個太太會不會後悔啊?」
他說:「不會啊!很好啊!真的很好啊!」

「怎麼個好法呢?」「以前沒結婚,一出去玩,我就花很多錢,甚至花光
光才回家,娶了她以後,就開始有責任了。每次我想吃一碗陽春麵,也會
想到她在家裡等著,所以就趕快回來和她分享。有家的感覺真好!」

他又說:「她不太會說話,也不會跟我吵架,就算給她錢,她也不要,我
買什麼吃的,她就吃;偶爾帶她到成衣店,讓她挑自己喜歡的衣服,她就
非常高興。真的很好啊!」

雖然有人笑他:「娶了那樣的老婆,比養一頭豬還不如!」但是老榮民始
終非常愛護太太,甚至於想到「身後」,太太生活該怎麼辦?於是開始為
她存錢。他跟朋友借一塊地種香蕉、養家畜,還有退休俸,省吃儉用,生
活還過得去。


天真可愛「胖媽媽」


我帶著大專志工們到她家,先生不在,看她頭髮油油,衣服也髒髒的,問
她:「要不要洗頭、洗澡、剪頭髮?」她一聽很高興地說:「好!」然後
就拿了衣服到浴室。可是,偶爾她也會鬧脾氣不洗澡,像小孩子一樣。活
潑的大專姑娘們就使出「法寶」,唱「洗澡歌」逗她,她才歡歡喜喜地「
洗澎澎」了。

他們的浴室很小,本來家裡也沒有浴室,先生為了她,特別花了五千元買
浴缸,可是她太胖了,坐進去剛好滿滿的……志工們除了幫她洗,也教她
自己學著洗、學著照顧自己。

在幫她洗澡的過程中,偶爾不小心把志工們的衣服潑濕了,她會很抱歉地
比畫著要志工趕快換掉衣服或者到外面曬太陽,心地非常善良。老榮民回
來,看到太太被裝扮得這麼整潔,連聲向志工們道謝又說:「嗯!好看!
好看!」我逗她說:「老公有沒有親你?」她就比個手勢要拉老公來親她
。老伯伯臉都紅了,說:「不行!不行!這麼多人不行!」她就「哼!」
手插腰,好像生氣的樣子,大家不禁哄堂大笑。

「媽媽」沒有小孩,但她喜歡抱著布娃娃搖呀搖的,學生志工們叫她「媽
媽」,她笑得好開心、好滿足。

雖然他們沒有豐富的物質生活,但是他們亙相扶持陪伴,有如神仙眷侶。


身心俱病的女人


另有一位大約四十五歲的婦女,她和先生感情不睦,四、五年前狠下心丟
下孩子,和「乾爹」私奔同居。

這位女士最初住院時,那位老先生──也就是她的「乾爹」,一直在旁邊
照顧她。老先生說:「她身體還健康時,我們相處得很好,想不到竟發生
不幸的事情──她得了紅斑性狼瘡……」

這是一種很難治的病,病菌侵蝕神經系統,全身蔓延惡化,現在她已經雙
目失明,腳也不能走了,而且全身僵硬不能動。

志工們在病房區常常看到「乾爹」打她,打得很兇,還罵她說:「妳就是
不配合,我已經照顧妳照顧得很辛苦,妳還不滿意……」但是,打罵儘管
打罵,他仍然很細心地照顧她,為她擦澡洗腳──一個腳趾、一個腳趾地
洗,非常用心。

病人雖然已全身不能動,但是她的嘴比誰都還「凌利」,常常罵老先生,
惹得老先生氣她、打罵她,之後又後悔……除非他暫時離開病房區,否則
她總是哭鬧不休,鄰床的病人也被吵得不得安寧。

他們彼此既愛又恨,男的擔心自己年紀老了,錢又被她花光了,該怎麼辦
?而且照顧病人不但累,又得聽她的抱怨,於是把不平衡的情緒發洩在她
身上;女的心裡是既懺悔棄子離家,又擔心「乾爹」會離她而去,覺得自
己的病是報應,不該把好好的一個家弄得支離破碎,現在孩子都不肯原諒
她……


趕快為我解符


她常常驚恐地叫喊:「我看到鬼了,還有一些很難看的……一定是被『放
符』了,師姊,請你趕快為我『解符』,拜託!拜託;……」「符咒在你
的心,你要把心結打開才能解啊!現在唯一能長期照顧你的是你的『乾爹
』,你不要再罵他,應以感恩心待他。」我不斷地安慰她,又教她念佛、
懺悔,但是,她仍然疑神疑鬼,一下子沒有看到老先生,就心緒不寧地說
:「他一定是找女人去了,他不要我了!」

看到這個病例實在讓人感慨萬千,她已經病得眼睛看不見,四肢僵硬變形
,奄奄一息,卻仍然開口就罵人,因此惡性循環一再重演──他又狠狠地
打她,她又哭鬧不休──他們總是亙相抱怨、折磨,絲毫沒有感恩、善解
之心。

住院期間,她的兒子也曾來照顧,沒看到那「乾爹」時,他還能心平氣和
地照顧母親,可是,一見到他,他就非常生氣,趁四下無人時,用牙籤戳
媽媽已失去知覺的腿,戳得到處都是傷口。護士發現時趕緊制止那位年輕
人,但她已傷痕累累。


天堂與地獄


居家關懷時,我們看到她全身青一塊、紫一塊、鼻青眼腫,問她怎麼了?
她說是摔倒的,有的是「乾爹」打的。

同樣是生活在人間,然而,老榮民與胖媽媽能夠把尋常生活過成天堂歲月
;另一位婦人與她的「乾爹」,卻像是墜在無間地獄一樣,彼此折磨,無
時或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