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清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世間之孝與出世之孝
◎證嚴上人
淨因三要


世間人此生的生命,是承接著過去生所造的業緣,而成為一世的「報體」
。這一生裡若家庭很幸福,夫妻、子女都能和睦,是因為過去生結了好緣
,此生再來相互報恩,所以能「親慈子孝」──為人父母者,盡到扶養子
女的責任;為人子女者,能夠懂得「反哺之恩」,回報父母為子女付出的
愛,善盡物質奉養之孝。這都是過去生所結下的好緣。


千古衣冠共一坵


佛教中稱凡夫是「分段生死」──一生只有短短數十年而已,而其中離不
開生、老、病、死;凡夫不知道人除了身軀以外,還有永生不亡的「慧命
」。

世俗人孝順父母,終究是短短數十年的時間,只是略盡物質生活上的孝養
而已,然而這些物質,父母最終什麼也帶不走。

真正要孝養父母,應該增長父母的慧命,不讓父母因為這個家而造業,否
則到了臨命終了,他們帶走的,只是這一生中爭鬥所造下的業,所有生命
中曾經擁有的物質,一樣也帶不走。


出家乃世間的大孝


出家之孝不是注重物質上的奉養,而是為了增長父母的「慧命」。

我們現在得人身,是因為與父母有一分緣,藉由父母生下此身。在我們幼
小時,父母用心地扶養、教育,讓我們得有今天健康的身體、培育正當的
思想,能夠判斷、選擇正確的道理,這都是父母的恩德所賜。在家人只盡
物質之孝,出家人則必須盡一分真性、超凡的慧命之孝。

古德云:「出家乃是大丈夫事」、「出家是報七宗八祖之恩」,出家不只
可以度過去的父母及現在生養的親恩,還可以度未來的父母恩。為什麼出
家可以報這麼多的恩呢?因為佛陀的教法不只教我們如何做人,還教我們
如何超凡入聖,邁向成佛之道;他不僅教育我們這一生中要生活得快快樂
樂,還教我們解脫自在以及培育永生不死的慧命,讓我們以世間最真、最
透徹的道理,照澈過去、現在與未來,不但可以自悟,還可以悟他。

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也就是早晨若能聽到一句真理,即使晚
上死去也無遺憾。可見一個人擁有物質享受,並非真正的快樂;真正踏實
、快樂,能夠救助我們心靈的,唯有「真理」。

孔子追求真理的態度,是如此認真,可謂處世之聖人;身處社會中人都要
追求真理了,何況是要超凡到聖域的我們,當然更不能離開真理。


白骨如山,歷劫親情


有一次,阿難跟隨佛陀走在路上,看到墳場上有一堆白骨,佛陀就向那堆
白骨五體投地恭敬禮拜。阿難看了覺得奇怪,佛陀乃人天的導師,為什麼
在墳場上看到一堆骨頭,會如此虔誠恭敬呢?

古代印度與中國的葬禮有所不同,在中國,人若死了,就用棺木裝好以土
掩埋,並立一個墓碑,做為永久紀念,這叫做「埋葬」。而在印度,人若
過世則多用「天葬」──他們將死去的人搬到山坡上,任其風吹、日曬、
雨淋,自然腐爛,讓鷹鳥吃他的肉、蟲蟻啃蝕他的骨頭,並且讓雨露洗鍊
成潔淨的白骨。他們認為以大自然來洗鍊最終的人身,最具生命意義,所
以印度古代皆用「天葬」處理死者的軀體。

阿難向佛陀提出他的疑問:「佛陀啊!這些白骨與佛有什麼關係呢?」佛
陀開示:「阿難!這堆積如山的白骨,都是我過去累生累世的父母的白骨
所累積起來的,不只如此,將來還有更多的白骨,都是我未來的父母。」

在人生道上,一生有一對父母,這些堆積如山的白骨,都是佛陀過去生的
父母所遺留的,可見佛陀在人生道上來來回回,從無止盡之期,不只有過
去、更有未來。佛陀的修行,是為了報父母恩而修行的,是為了開導一切
眾生而成佛的。在天道,天人壽命長、物質豐,所以沒有機會學佛;唯有
在人間顯現出眾生的形象、短暫的壽命、污染的情愛,才可以藉境鍊心,
修行成佛。

為報大恩、覺長情,出家人的孝是辭親割愛──捨去凡俗短暫的親緣,才
能擴大心量成超越過去與未來的覺有情。我常常說,凡夫的情與愛是迷情
、迷愛,是小我的染愛、小我的迷情;菩薩的愛與情是覺悟、清淨的感情
。而要求得覺悟、清淨、大愛、長情,一定要先割捨小愛、私愛及短暫的
情。


信心•毅力與勇氣


那麼,出家修行與在家修行,到底有什麼分別呢?在家人隨心所欲,想做
什麼就做什麼,像一匹未戴上鞍轡的野馬,所行走的路也沒有規則可循,
可說是隨「慾心擴散」,享受人生一切的物質生活,此即是在俗染欲之人


出家是要收攝慾念,約束慾心;就好像為脫韁迷途的野馬佩上馬鞍,有所
制約。出家人一定要具足三種條件:

一、信心。「信為道源功德母」,要走入康莊的菩薩道,必須從「信」開
始,不只要有「信」,而且是堅定的信。

二、毅力。不僅要信「佛」的道路,還要相信自我有堅毅的力量。「千里
之路始於初步」,不論路有多遠,不管我們的能力有多少,總要隨分盡力
去完成要走的這條路,此即是「毅力」。

三、勇氣。人生的道路,難免會有坎坷不平的時候,但我們一定要有勇氣
突破人生的歷鍊,肯刻苦耐勞才可達到目標。

隨著經濟的富裕與繁榮,我們享受社會進步所帶來的成果,更應該走入社
會,為苦難眾生盡一分力量。而修行者更要拿出苦行僧的精神,除了控制
自己的心念不受社會物慾與名利所引誘,並且要付出愛心及無私的悲心,
擴大清淨的感情,去愛護一切眾生,若能如此,就可稱做現代的修行者、
現代的宗教家了。

我們的身軀來自父母,由父母所賜與,因此一切舉動、造作,無一不是父
母的功德,我們若能夠造福人群,父母也是間接得到福德。所以,出家修
行者要好好利用時間,盡守本分,做好分內應該做的事情,絕不可被現代
社會物慾潮流所動或名利誘引,要自我警惕。


慈濟原是大洪爐


修行就是磨鍊,藉環境以鍊心,藉事來養心。欲藉環境修鍊心性,藉人事
修養人生,必須經得起磨鍊。

打鐵店裡有很多廢鐵和丟棄的雜鐵,想把這些廢鐵再還原打造成良好的用
具,一定要丟進熾熱高焰的洪爐裡,經過烈火燒煉、熔化,才能將廢鐵再
還原。但是,並非只將它熔化就可以成為很好的器具,一定還要再經過大
鐵鎚的敲擊、打造;經過鎚打後,再丟進洪爐燒煉,然後再次拿出來敲打
。這期間不知道要經過幾次的熱火,不知要經過多少次的敲打、錘鍊,如
此不斷重複,才能製造出理想的良器。

佛法有如洪爐;廢鐵猶如凡夫頑固的心。眾生長久以來,輪迴在三界六道
之中,使清淨的本性,不斷在其中受到污染,染者「愛、欲、自私、貪、
瞋、癡、慢、疑……」等習氣。我們想要回復「人之初,性本善」的清淨
心性,一定要經過教育及洗鍊。

什麼樣的教育,可以洗掉污染心呢?佛法─佛陀超凡的智慧,能將眾生剛
強的心折服。眾生的心像長期使用過的廢鐵,剛強、堅硬又頑固,唯有佛
教大智慧的教育,才可以將如此剛強的心念洗鍊清淨。

大部分人聽聞佛法之後,都會自省過往的錯誤,並且想改正。但是回到現
實生活中沒多久,他還是照樣有染著的心,仍然還有貪、瞋、癡、慢、疑
等種種習氣,在日常身行中,還是同樣會有計較之心。這就像廢鐵丟入洪
爐裡烤煉,沒有敲打一樣,等火的熱度退了以後,又還回本來的廢鐵,一
點都沒有改變原質。

因此,除了聽聞佛法以外,我們還要身體力行,在生活中的每個當下,發
揮我們的愛心,不畏辛勞地奉獻、付出。學佛首重力行、實踐,而慈濟就
是用佛教的精神,力行菩薩道。


不可少善根福德因緣


人生旅途中,難免會遇到逆境和不如意的事情。曾經有一位委員從台北回
來,他告訴我:「慈濟的委員不好當,責任很重。」我問他:「有多重啊
?」他回答:「我每勸募一戶參加『慈濟』之後,都得保他闔家平安,否
則下回要再去收善款,就很難了……。」他又說:「當然,我希望每一個
人參加功德會以後能夠發歡喜心,也能平安幸福,但是,畢竟人生無常啊
!」

他提到,有位熱心的會員認為「樂捐就是造福,家裡便能平安」,所以全
家參加捐款的行列。有一段時間,那會員覺得參加功德會以後,家中不如
意的事情一直在改善,現在什麼都如意了,她很高興,所以又發心去勸募
別人,總共邀了十幾位朋友加入會員。但是過一段時間,有一次她發現徵
信的名單將她兒子的名字印錯了,便非常生氣地責問委員;委員到分會查
詢,結果帳目沒有錯。但是這位會員還是氣難消,見到朋友就訴說此事,
她說:「我不是怕錢不見,我怕的是名字不對,佛祖就不認識我,這樣一
來就沒有感應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一位委員向會員勸募,請會員發心捐款為慈濟醫院購
置病床。會員說:「好啊!我願意樂捐。」於是他捐了兩張病床的善款。
過了一段時間,他打電話向委員詢問:「我用兩個名字樂捐病床,最近我
身體不太舒服,可能樂捐的病床有人躺著,所以我才會生病。」

佛陀有言:要念念善因,我們做好事,功德是出於一念的善良,善心一動
,就已經播下善因種子了。希望大家不要執著,我們發心,便是種下善「
因」了,無我相的布施就會有無量功德;若斤斤計較,有貪慾、污染的心
,如此縱使有功德,也是非常的微小。

所謂「種如是因,必定得如是果」。例如身體產生病痛,怎能說樂捐的病
床有人睡,就會生病?也不可以因為在走路時,腳踢到石頭,就認為自己
今天做了好事,為什麼沒有受到保佑,卻讓腳踢到石頭?其實,說不定你
是心有「雜念」,正想著許多的污染──貪、瞋、癡……心不在焉於是走
路踢到石頭;踢到石頭後的那一念「痛」,才使你警覺本性啊!

希望大家能夠拿出「正念」的精神,正確地學佛。

入佛門有很多種方法,有的人說:「只要一心專念『阿彌陀佛』就可以往
生西方極樂世界。」其實,《阿彌陀經》言:「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
得生彼國。」──並不是光念佛號就可以求登西方極樂世界,人若沒有「
大福德」、「大善根」因緣,絕對無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大福德」就
是利益人群,隨分隨力做好事,隨時把握機會去救人;「大善根」就是拿
出智慧,以「無我」的精神,為佛教、為眾生付出良能。

人生在世,最有意義的就是要利益人群、服務眾生,將普天下老者當做自
己的父母,將幼小者視為自己的孩子,把年輕同輩者當做自己的手足──
視人人為我的親人、手足與子女,以慈母的心來待人處事。


一個冷酷無情的毒子


現代人多數不知敬愛自己的父母,只會疼惜自己的子女。看看目前的社會
,老人問題日益嚴重,有不少社會人士建議慈濟籌建療養院和養老院,這
實在令人痛心,為何有這麼多老人無法享受含飴弄孫、頤養天年之樂呢?

幾天前,有一位年輕人將母親送到慈濟醫院,他母親因心臟血管破裂,病
況相當危急,被送入加護病房。醫師檢查後表示:「這個病例目前我們無
法處理,她必須開刀動心臟手術,需要很多心臟專科醫師參與、協助。師
父,我們是否儘快將她轉送到台北?」慈院啟業才三個月,設備尚未齊全
,救人第一,因此我回答:「只要她的家屬願意,我們立刻聯絡台北的醫
師,送她到台北救治;至於交通問題,我們可以為她租小飛機。」

我們台北的醫師聯絡好,只要這位患者一到達,隨時可以進入手術室開刀
。醫師又說她家境困苦,我說:「這是救人的時候,不是談錢的時候,只
要有得救的希望,我們就要全力救治。」醫師便與她的家屬商量此事,她
兒子說:「到台北治療的醫藥費我負擔不起,即使免費我也沒空去照顧。
」醫師耐心地為他分析:「她才四十五歲,身體其他器官的功能都還不錯
,現在還來得及救治,若再拖延就藥石罔效了。」沒想到他卻回答:「那
麼,我將她帶回家好了。」醫師無法和他達成共識,便說:「那就暫時讓
她留在加護病房觀察吧。」她兒子又說:「她的心臟已經這樣了,還住院
幹嘛?」於是強將病人推出加護病房,醫師大聲喝阻,但他依然如故。結
果,被推出加護病房的母親,乘電梯下樓後便過世了。

看看這位兒子對待母親的態度,實在令人感慨!佛將一切眾生視為自己的
子女,用「慈母心」對待一切眾生;子女對待父母,若能夠像父母對子女
一般,無怨尤的犧牲、奉獻,這樣溫馨的畫面將是多麼美好啊!令人感慨
的是,現在為人子女者,能對父母「承順顏色,以盡孝養」者,真是愈來
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