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死亡的真相

      ☉慈玫

      雖然不是第一次面對亡者,站在解剖室內十二具屍體的中間,我仍有
      些微的戰慄──原來死亡是如此巨大的事實,人類共同的命運。

      每一具軀體都已枯槁發青泛黑,看不出年紀,曾有的青春在哪裡?即
      使生活曾是這般艱難,他們都已歇息,如塵埃落定;有再多的歡樂和
      悲哀也如波濤遠去,在死亡的境域,有無邊的空白與沈寂。


生死自然律
      雖然生死永隔,我仍然忍不住探看他們生命留下的痕跡:細瘦手腕上 
      的老人斑、一塊一塊烏紫的針孔、依舊積水隆起的腹部……,少有人 
      生前未受疾病的侵襲。 
 
      我不必去想他們有多麼偉大,願意捐出大體。事實上,在收集他們的 
      個人資料時,儘管大多數家屬在憶述中充滿深刻的懷念,但也有不願 
      多談,或者說留給家人的印象只是飲酒鬧事而已。 
 
      也許每一顆生命都是平凡的,鐵漢亦敵不過病痛。死亡之後,我們與 
      此生人事永恆地割裂,平等地接受身體離散的結局。 
 
      生死既是自然律,死亡也可以被看成平淡無奇,數不清的生命已經逝 
      去。學生們是這樣面對這些亡者的嗎?我發現他們首次拿解剖刀,就 
      安靜鎮定得出奇。 
 
 
身如夢幻泡影
 
      也許繁重的課業使他們無暇多想,那些已經沒有溫度的軀體,最好只 
      當他們為揭示人體器官構造而存在,否則如何一步一步去開膛剖腹。 
 
      看著他們年輕的臉孔專注地湊近亡者的胸前,慢慢地割開皮膚層,我 
      忽然覺得痛;那是一種生之執著的幻覺,對有情的不忍與眷戀,而學 
      生無情但勇敢地跨越過去了。 
 
      當真跨越過去了嗎?隨著筋骨臟器越來越裸露,肉體不堪的底層也被 
      掀開…… 
 
      啊!原來生命的憑藉如此弱如游絲,如此容易敗壞崩解。生命的本質 
      是空,令人錯愕的空。 
 
      然而,人們恐怕很難理解空是什麼;我們習於看見有什麼,什麼沒有 
      了。我們對生命仍有很多的追逐與不甘,投射到死者身上,我們以有 
      形的生之力量,來話說死亡。 
 
 
從生時學「放下」
 
      有個敏銳善感的學生跟我說,他不喜歡解剖,認為這是對死者以暴力 
      相加,我差點同意他的看法。當然他明白死者已無知覺,但需要時間 
      與閱歷來了解:從生存層次探觸不到死亡的真相。 
 
      死亡是熟悉的事實,陌生的境界。即使從字面上可以理《維摩經》所 
      云:「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從妄 
      見生;是身如影,由業緣現。」要能看破色身,談何容易?捨棄與放 
      下,須練習從生時做起,這就是從死亡所看到的生命真相。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