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思修】 來不及說再見

      ☉慈玫

      聽到秋華師姊已往生的消息前,我還兀自盤算著下週剛好有機會去台
      南,一定要去看看她,沒想到遲了,而且只晚了這麼一點時間。

      深深的遺憾如絲如縷地在心上漾開來,直懊惱著:為何那麼久沒跟她
      聯絡?為何只是惦念著,而不採取行動?知道她舊疾復發卻不打個電
      話慰問,自己也太粗心大意了。

      在瑣瑣碎碎、快速流轉的日子裡,故人舊事堆疊,也談不上有哪些特
      別深刻的印象。只有生死永別,模糊的臉孔才能清晰浮出記憶,與自
      己此刻的生命有了交集。


為慈濟而活
      與秋華師姊相識於四年前的隨師行,那時的她慶幸從鬼門關被救回來 
      ,身子養胖了,對上人虔誠感恩,總抽空跟著上人行腳一段;常見她 
      堆著一臉的笑,行動間又有幾分矜持與謙卑,彷彿是一個興奮的孩子 
      ,不知如何向敬愛的長輩適切地表達熱情。 
 
      她有一雙厚實的手,配上她病癒後壯碩的身材,總給我安定沈穩的感 
      覺,一如她每次都絮絮地告訴我在慈濟得到的歡喜,以及多麼想替上 
      人分憂解勞。那樣堅定與深情的語氣使人覺得:她真是為師父、為慈 
      濟而癡而活。 
 
 
雙手遞溫情
      也許,自醫生首次宣布她得了不治之症後多活的五年,她便是因慈濟 
      而生。只是,我一直以為且相信,她穩定如山,蘊藏無量的生命力, 
      她會活得很好。 
 
      知道她已不在人間,我不禁啞然。人生是怎樣的因緣際會,曾與她牽 
      手互勉,隨後各自忙碌,來不及說再見,已如夜空星辰一南一北,永 
      恆別離。 
 
      然而,說再見又如何?永恆是什麼?我追索記憶,兩年半前在南鯤鯓 
      開會時,她特地來看我,好幾次握著我的手,像長姊般地疼惜鼓勵我 
      早日回志業體工作,那雙手溫暖有勁,至今感覺依稀,那是慈濟道上 
      為伴為侶的凝聚力,超越時空與形體的限制。 
 
 
再見愛的光華
      我寧願記得她仍活著,活在我的生命裡。我不能再想無常與遺憾,那 
      種追悔無盡徒然。我只能安慰自己,曾經有幸得一好友行經我心靈深 
      處,陪我走過一段人生的轉折。 
 
      但是,自那次分手後竟然無緣再見,我不免訝異於自己是這般有心無 
      情,來不及在她生命的最後歲月付出關懷,至少我要告訴她,在生生 
      世世輪迴的生命中,我們會在虛空中某一處相會再見。 
 
      但願,我們對所親所愛的人都能及時表達感情與祝福,不是為此生終 
      將結束而道別,是為人與人間溫潤綿長的愛,使我們覺得圓滿無憾; 
      說再見是要再見愛的光華。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