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死亡有用

      ☉葉文鶯
      
      後代對我們上一輩的印象最多三代而已,只要留張照片就行了!」康
      純安老先生生前交代子女,死後要把他的身體交給慈濟醫學院的學生
      做病理研究,子女們雖有不捨,卻打從心底崇敬父親無私的決定。

      今年三月因直腸癌去世、享年八十高齡的康老爹寄望學生朝中、西醫
      對癌症的差別療效進行研究,以造福日後的癌症病人。


另一種捐軀方式
      康老爹是一位出身軍旅、蓄著小平頭、目光瞿爍的老人。有一天,他 
      和女兒康蕾一同看電視。節目正介紹美國一名死刑犯同意在執刑之後 
      ,身體被切作數百千片以製作成活體組織的電腦動畫,方便人們了解 
      人體結構。 
 
      「要是我,我也願意這麼做,可惜我老了。」和那名身體強壯、身高 
      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死刑犯相比,康老爹覺得即使有機會,也無法提 
      供一個標準型的參考。「不過,我可以做比較一般性的,把身體捐給 
      醫學院的學生做病理研究。」 
 
      在這之前,康老爹更認清遺體捐贈對醫學院學生的重要性。當年小兒 
      子康偉手臂受傷送醫開刀時,主刀的兩位醫師有一小段「駭人」的對 
      話。 
 
      「你們一個手臂幾個人解?」 
 
      「十幾個。」 
 
      「我們有二十八個呢!」 
 
      那次的手術並不順利 ─ 醫師把傷口縫合後,請他另排時間再到醫院 
      動一次手術。 
 
      康偉回憶父親當時為此大感難過,他老人家多麼希望日後再沒有任何 
      一位醫師在活病人身上做實驗! 
 
      而這兩件事也促成了康老爹日後捐贈遺體的決定。 
 
 
生活的實踐者
      「康爸爸很注重健康,而且總要附帶做些好事。」康老爹一家都是天 
      主教徒,他們的好朋友馮允文神父說,康老爹總是在清晨四點起身、 
      掃巷子,到七賢國小校園做外丹功、順便撿拾落葉。有一次,校長還 
      問他是不是該給一些酬勞,康老爹笑說他只不過是鍛鍊身體而已。 
 
      康老爹的五名子女念慈、康蕾、嘉梅、康華和康偉自小聽父親叮嚀: 
      「不要讓身體有生病的權利,要養成規律的生活習慣和持續的運動。 
      」他們看到了父親每日所下的功夫以及在晚年時連續九年的健康檢查 
      都沒問題。 
 
      由於康老爹肯定家族有長壽基因(康老爹的父親壽齡九十二,祖父九 
      十六),他把生涯規畫訂到九十三歲,六十八歲去學速讀,七十歲不 
      放棄學電腦,是子女眼中的「終身學習者」。 
 
      當康老爹在去年二月的一次檢查中發現罹患直腸腫瘤,子女們簡直不 
      敢相信以父親如此自律的生活,居然會得癌症!反倒是他自己沉得住 
      氣,告訴孩子們別慌了手腳,多想想解決之道,有一絲希望就不要放 
      棄。 
 
      康老爹決定採取溫和的中醫療法,藥方以木棉花為主劑。那一年南台 
      灣的木棉花肥厚多汁,康蕾和康偉兩人沿著公路兩旁把一朵朵象徵著 
      希望的木棉花捧回家,康老爹則每天詳細記錄療程,一如昔日照顧生 
      病的老伴,治療的配合度簡直沒話說,可惜這般耐性仍敵不過被他稱 
      作「無限公司」的癌細胞。 
 
      「當他再去照內視鏡的時候,護士見他直腸腫瘤已經嚴重脫垂到肛門 
      外面,隨口說是痔瘡。我爸爸回答她:不!是痔瘡的哥哥。」生死關 
      頭,康蕾聽到父親不改幽默,不禁心疼。 
 
      「父親是一個活在當下的實踐者。當他病重的時候,都還利用上廁所 
      起身的機會坐著看一點書。」 
 
      「他本來忍痛不服止痛藥,直到一位藥劑師朋友告訴他,吃止痛藥反 
      而可以保持體力,他才吃下第一顆止痛藥。」 
 
      「父親的病到了末期其實並不喜歡有人拜訪,因為在客人來之前,他 
      得先把自己打點好,不讓別人看出他的病容,可是等客人一走、人完 
      全鬆懈下來的時候,他真的很累!」 
 
      綜合子女們的憶述和馮允文神父所說:「病發時,他看了好多治癌的 
      書,不怕一一實用其法,並且多管齊下。之後,他所掛念的心事就是 
      遺體捐贈,他病重時叫子女及早聯絡慈濟醫學院,安頓捐軀的事。」 
      可見康老爹即使病重之時仍不失其豁達、堅毅和無私。 
 
 
求仁得仁,歸回天鄉
      康蕾說,小學時,每當清明過後返校上課,心情總會變糟,因為同學 
      們七嘴八舌盡說著掃墓的事,而她卻始終插不上話題,因為康家的祖 
      墳都在大陸,她真渴望有一天也能透過追念形式過一個真正的清明節 
      。長期抱著這分期待的她,知道父親欲捐遺體的決定,內心確實有番 
      掙扎,後來給一句「大孝為順」妥協了。 
 
      因為父親捐贈遺體而認識慈濟的康念慈姊弟,利用證嚴上人行腳至高 
      雄分會的機會,特地親致謝忱,感恩慈濟讓他們父親的生命更有意義 
      、更美好。念慈表示,他們姊弟雖然捨不得,但是父親這一生無所為 
      而為,最後求仁得仁,必定到了聖潔之地,他們都為父親的作為感到 
      驕傲。 
 
      證嚴上人讚歎康純安老先生是一位具足愛心和宗教情操的人,康念慈 
      姊弟則向上人訴說父親往生時的安詳與種種瑞相。「這是因為他的靈 
      魂已經得到安詳,不恐懼死亡、身體自然放鬆的結果,家屬心安最重 
      要,其實佛教中稱死亡叫﹃往生﹄,意思是說 ─ 死是生的開頭,生 
      是死的起點。」上人慈示。 
 
      念慈自父親的日記簿裡抽出一張八十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的剪報,內容 
      是關於證嚴上人對臨終的開示。上人所強調的正巧是這個觀點,可見 
      康老爹早已認同上人的看法。 
 
      「其實教宗也曾做過呼籲,人死後靈魂回到天主的家鄉,但是身體可 
      再服務人間,發揮有用的價值。」念慈姊弟五人不但願意效法父親捐 
      贈遺體,父喪期間,更花了許多時間以父親為例,積極在親友間告知 
      遺體捐贈的意義。 
 
      念慈說,父親生前交代將他的奠儀捐給慈善機構,她把這筆錢贈予她 
      和她的學生們長期關懷的屏東潮州「孝愛」、「仁愛」之家;至於父 
      親捐贈遺體所得的致敬金,念及父親係軍人出身,故全額提供她所執 
      教的中正預校,作為清寒學生獎學金。 
 
 
對您懷念特別多
      第一位接獲康蕾電告父親願意捐贈遺體的慈濟高雄分會湯吉美師姊說 
      ,從康蕾第一通電話到真正了解康家,她不但對於康老先生的人格心 
      存敬愛,由康家姊弟所流露的手足之情,更不難體會他們自父親所承 
      傳的家風;當出席老先生的追思彌撒,她心頭湧現的不是哀逝,而是 
      感動。念慈更在彌撒中感謝天主常藉著人間的小事,讓世間的諸多美 
      好有一個聯繫。 
 
      由於當時慈濟醫學院解剖學科的遺體防腐處理室尚未完工(編按:已 
      於九月下旬完成測試),康老爹的遺體必須暫放成大醫學院,慈濟醫 
      學院解剖學科技術員張子湘、陳鴻彬為他的遺體作了處理後,馮允文 
      神父和康老爹的子女護送遺體到成大醫學院。 
 
      馮神父偕同家屬一同圍繞著康老爹念玫瑰經,並做了最後的祈禱才離 
      開他的摯友「康爸爸」 ─ 這個被他視為擁有正直慷慨靈魂的軀體。 
      念慈姊弟相信父親已經歸回天鄉,與他們十年前病逝的母親在天國相 
      聚了。 
 
      康老爹在世的時候不忘為他人的幸福著想,去世之後換得他子孫和親 
      友口中無以說盡的好和諸多懷念,即使只是讀過這篇不及述及康老爹 
      德行的短文,應該也會同意康老爹所留給這世界的印象,絕對不止於 
      他所說的「三代」而已。 
 
 
 
關於骨骼捐贈
      ☉葉文鶯 
       
      康純安老先生身體健朗,特別自豪的是那挺拔的身軀,不褪軍人本色 
      。所以決定將遺體捐給醫學院學生做研究的同時,他更希望骨骼的部 
      分也不至於浪費,作成標本或其他醫學用皆可。 
 
      究竟康老先生可不可以捐贈骨骼呢?針對骨骼捐贈的對象和需求者等 
      疑問,慈濟醫院骨科主任陳英和特別作了一番解釋 ─ 捐贈對象:骨 
      骼捐贈包含在器官捐贈項目之內,因此來源以器官捐贈者為主,但不 
      若內臟器官的摘取時間急迫,通常於臟器摘取之後再由骨科醫師進行 
      。由於臨終者器官捐贈與遺體捐贈只能擇一而行,因此捐贈遺體的康 
      老先生不適合捐贈骨骼。 
 
      處理方式:骨科醫師在無菌的開刀房中取出骨骼,經放射消毒及檢驗 
      病人有無其他傳染性疾病後,存放於攝氏零下七十二度的環境中備用 
      。 
 
      受贈對象:以車禍合併重度骨質缺損者為主,人工關節手術感染或鬆 
      動合併症以致需進行再植手術者次之。 
 
      需求度:很大,但是捐贈者很少。 
 
      陳英和主任指出,慈濟醫院自民國七十七年即設立「骨骼銀行」,但 
      骨骼始終供不應求,造成這種現象的主因有二,一是很少民眾知道這 
      項捐贈管道;二是一般人覺得捐贈骨骼後,身體形狀將受到破壞,器 
      官捐贈者的家屬多半不願意。 
 
      陳主任說,骨科醫師在技術上會以適當的填充物重建捐贈者肢體外形 
      ,使其不致變形;且骨骼移植不會發生像器官移植所可能產生的排斥 
      問題,故成功率較高。 
 
      慈濟醫院自成立「骨骼銀行」以來,使得許多複雜、難度高的骨科手 
      術得以順利完成,像是骨瘤切除後的骨骼重建、脊椎手術中的椎體重 
      建及前方支柱放置等,都使用了數公分至二十公分長的捐贈骨骼,他 
      希望骨骼捐贈的風氣能在國內打開。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