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掌 聲 響 起 【Ⅲ】

之十一 • 「 小 器 」 榮 董
       文/黃秀花 
 
       向 來 「 小 器 」 的 他 , 居 然 願 意 省 下 買 車 錢 
       , 分 期 圓 滿 慈 濟 榮 董 ? 究 竟 是 什 麼 力 量 讓 
       他 心 甘 情 願 這 樣 做 呢 ? 
 
       現 居 桃 園 的 吳 滄 盛 以 販 賣 雞 蛋 為 業 , 夫 妻 
       倆 是 老 闆 兼 司 機 又 兼 送 貨 員 , 幾 乎 每 天 得 
       將 客 戶 訂 購 的 貨 , 按 時 送 達 指 定 點 ; 由 於 
       做 事 勤 奮 、 守 信 用 , 因 而 桃 園 地 區 許 多 零 
       售 商 、 便 利 超 商 和 早 餐 店 都 是 他 們 的 定 期 
       顧 客 。 
 
       通 常 清 晨 六 點 , 他 就 得 送 孩 子 去 上 學 , 接 
       著 就 開 始 投 入 忙 碌 的 工 作 中 , 好 不 容 易 運 
       送 完 雞 蛋 , 又 得 準 備 隔 天 的 貨 , 常 常 要 忙 
       到 晚 上 十 點 多 才 能 休 息 。 
 
       如 此 辛 勤 工 作 , 連 假 日 也 沒 法 正 常 休 假 , 
       這 是 令 妻 子 最 感 抱 怨 之 處 。 更 因 生 意 繁 忙 
       , 人 手 不 足 , 而 使 得 夫 妻 倆 常 心 情 煩 躁 , 
       大 吵 一 架 ; 於 是 , 他 向 妻 子 承 諾 要 買 部 車 
       子 , 在 假 日 載 著 妻 小 出 外 旅 遊 。 
 
       這 個 念 頭 在 太 太 的 三 姊 和 五 姊 帶 他 接 觸 慈 
       濟 後 , 又 漸 漸 改 變 了 。 「 我 覺 得 納 悶 的 是 
       , 她 們 姊 妹 倆 原 本 很 會 吵 架 , 為 什 麼 加 入 
       慈 濟 一 段 時 間 後 , 彼 此 的 關 係 變 得 和 善 許 
       多 , 而 且 還 一 起 做 資 源 回 收 做 得 很 歡 喜 呢 
       ! 」 
 
       好 奇 心 驅 使 他 和 妻 子 郭 淑 珍 隨 著 兩 位 姊 姊 
       到 花 蓮 尋 根 , 「 靜 思 精 舍 的 生 活 是 如 此 儉 
       樸 , 用 餐 時 連 盤 中 的 食 物 都 吃 得 很 乾 淨 。 
       」 對 原 本 就 極 為 節 儉 的 吳 滄 盛 簡 直 是 種 震 
       撼 : 「 居 然 有 人 比 我 還 惜 福 呢 ! 」 
 
       之 後 , 他 又 參 與 慈 濟 醫 院 十 周 年 慶 : 「 三 
       年 前 , 我 曾 因 十 二 指 腸 潰 瘍 而 腹 痛 如 絞 , 
       卻 因 等 不 到 病 床 , 拖 了 八 個 小 時 才 開 刀 。 
       」 因 為 有 過 親 身 經 歷 , 所 以 他 特 別 能 體 會 
       上 人 為 何 要 蓋 慈 濟 大 林 醫 院 。 
 
       由 於 深 感 建 院 不 易 , 又 見 慈 濟 人 經 常 為 募 
       款 奔 走 , 於 是 吳 滄 盛 決 定 將 買 車 錢 拿 出 來 
       圓 滿 榮 董 。 「 沒 時 間 出 力 , 出 錢 彌 補 也 不 
       錯 啊 ! 」 雖 然 沒 車 出 遊 較 不 便 , 但 家 庭 的 
       氣 氛 是 靠 「 心 」 而 非 靠 「 車 」 來 經 營 的 !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買 車 不 重 要 , 買 心 更 重 要 
       。 ─ ─ 吳 滄 盛 
 
 
 
之十二 • 有 子 傳 衣 缽
      文/黃秀花 
 
       台 中 分 會 一 向 被 慈 濟 人 公 認 為 最 有 家 庭 氣 
       氛 的 道 場 , 而 余 金 山 則 是 伴 隨 著 台 中 會 務 
       從 早 期 走 到 現 在 的 少 數 幾 位 男 眾 委 員 之 一 
       。 
 
       人 稱 「 余 伯 伯 」 的 余 金 山 , 現 年 七 十 二 歲 
       , 出 任 慈 濟 委 員 已 十 二 年 。 曾 經 熱 衷 於 一 
       般 民 間 信 仰 、 到 處 求 神 問 卜 的 他 , 直 到 接 
       觸 慈 濟 , 才 將 一 顆 懸 浮 的 心 安 定 下 來 ; 「 
       我 覺 得 跟 隨 上 人 做 善 事 很 有 意 義 ! 」 
 
       當 時 慈 濟 工 作 主 要 是 訪 貧 和 勸 募 善 款 。 為 
       了 募 款 , 他 的 足 跡 還 伸 展 到 豐 原 、 沙 鹿 和 
       南 投 , 其 中 沙 鹿 的 一 戶 會 員 每 月 捐 款 五 十 
       元 , 他 還 得 騎 摩 托 車 或 花 上 一 百 二 十 元 的 
       車 錢 去 收 款 , 當 他 提 出 疑 問 時 , 上 人 卻 回 
       答 : 「 千 萬 不 可 斷 了 對 方 的 善 根 。 」 
 
       「 佛 法 難 聞 , 明 師 難 求 」 , 上 人 注 重 募 心 
       的 理 念 , 讓 余 金 山 打 從 心 底 佩 服 , 也 更 堅 
       定 行 走 菩 薩 道 的 信 念 ; 民 國 七 十 四 年 台 中 
       分 會 動 土 興 建 , 他 立 即 加 入 整 地 工 作 , 就 
       此 便 和 「 工 務 組 」 結 下 了 不 解 之 緣 。 
 
       那 年 冬 令 發 放 前 夕 , 正 逢 颱 風 過 境 , 當 時 
       分 會 尚 未 竣 工 , 他 想 到 隔 日 要 發 給 照 顧 戶 
       的 物 資 可 能 會 被 雨 淋 濕 , 於 是 冒 著 風 雨 趕 
       往 分 會 , 爬 牆 進 入 搶 救 , 才 使 得 所 有 的 物 
       資 倖 免 於 難 。 
 
       次 年 , 他 有 感 於 太 多 俗 事 煩 人 , 毅 然 地 結 
       束 掉 經 營 多 年 的 重 機 械 公 司 , 到 台 中 分 會 
       當 志 工 。 
 
       「 能 全 心 投 入 志 業 , 讓 我 感 到 很 自 在 。 」 
       他 不 擔 心 沒 留 給 子 女 財 產 , 反 而 認 為 世 間 
       財 容 易 使 人 墮 落 , 既 然 父 親 未 留 下 什 麼 給 
       他 , 他 也 毋 需 留 下 任 何 東 西 給 下 一 代 。 
 
       去 年 , 他 家 曾 遭 竊 賊 闖 入 , 清 查 的 結 果 , 
       包 括 錢 筒 內 的 一 萬 六 千 多 元 , 及 抽 屜 裡 的 
       三 千 塊 買 菜 錢 皆 被 棄 置 在 床 上 , 而 未 被 搜 
       刮 走 ; 「 本 來 就 沒 什 麼 東 西 好 偷 , 唯 一 值 
       錢 的 一 只 戒 指 也 早 在 幾 年 前 就 捐 出 去 了 ! 
       」 
 
       如 今 , 看 著 大 林 醫 院 動 土 興 建 , 他 更 加 感 
       受 到 上 人 肩 上 的 擔 子 加 重 , 因 此 徵 得 太 太 
       宋 美 嬌 的 贊 同 , 圓 滿 了 榮 董 的 心 願 ; 而 更 
       令 他 欣 慰 的 是 , 長 子 余 振 創 也 傳 承 了 他 們 
       夫 婦 倆 的 衣 缽 , 同 時 授 證 為 委 員 。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這 是 做 弟 子 的 本 分 事 ! ─ 
       ─ 余 金 山 
 
 
 
之十三 • 「 容 易 懂 事 」
      文/黃秀花 
 
       醉 酒 的 人 往 往 看 不 到 自 己 失 態 的 模 樣 , 卻 
       讓 家 人 擔 憂 不 已 。 
 
       由 於 丈 夫 戴 竹 籐 經 常 半 夜 帶 著 醉 意 而 歸 , 
       基 於 安 全 考 量 , 鄭 素 月 索 性 將 他 的 酒 友 邀 
       到 家 中 ; 但 想 到 別 人 的 太 太 也 一 樣 會 惦 掛 
       著 自 己 的 先 生 , 根 本 解 決 之 道 應 是 勸 丈 夫 
       戒 酒 , 於 是 她 便 找 到 了 慈 濟 。 
 
       透 過 小 姑 周 玉 雪 的 穿 針 引 線 , 他 們 認 識 了 
       周 振 中 和 黃 秋 香 夫 婦 , 並 安 排 戴 竹 籐 到 花 
       蓮 尋 根 。 出 發 前 夕 , 他 還 耍 賴 不 肯 去 , 回 
       來 後 卻 頻 頻 讚 歎 : 「 靜 思 精 舍 的 師 父 們 真 
       的 很 惜 福 , 點 滴 食 物 都 不 浪 費 。 」 
 
       「 以 前 我 總 認 為 辛 苦 工 作 後 , 理 應 放 鬆 心 
       情 大 吃 大 喝 一 頓 ; 帶 孩 子 到 超 市 購 物 , 也 
       任 由 他 們 搬 到 滿 意 為 止 。 」 戴 竹 籐 述 說 著 
       自 己 不 知 節 制 的 奢 靡 習 性 。 
 
       有 了 初 次 良 好 的 接 觸 後 , 周 振 中 和 黃 秋 香 
       夫 婦 便 乘 勝 追 擊 , 經 常 邀 他 去 訪 貧 、 助 念 
       或 到 台 南 聯 絡 處 共 修 ; 企 圖 將 他 的 時 間 佔 
       滿 , 以 避 免 他 再 去 喝 酒 ; 一 段 時 日 後 , 這 
       樣 的 苦 心 經 營 果 然 奏 效 , 他 也 漸 漸 地 遠 離 
       了 酒 瓶 。 
 
       「 慈 濟 這 塊 招 牌 真 的 很 好 用 ! 以 往 , 他 不 
       懂 得 拒 絕 人 家 , 端 起 酒 來 就 往 嘴 裡 灌 , 現 
       在 他 已 學 會 說 『 不 』 了 ! 」 鄭 素 月 欣 喜 地 
       說 。 
 
       「 當 看 到 過 去 的 酒 友 仍 沈 浸 於 酒 國 之 中 , 
       有 時 還 醉 得 不 省 人 事 , 拖 也 拖 不 動 , 我 終 
       於 能 體 會 當 初 太 太 的 痛 苦 了 。 」 戒 酒 成 功 
       的 戴 竹 籐 是 愈 做 慈 濟 愈 起 勁 , 精 神 也 不 再 
       萎 靡 了 , 而 且 還 像 「 永 備 電 池 」 一 樣 隨 傳 
       隨 到 。 
 
       如 今 談 慈 濟 、 做 慈 濟 , 儼 然 成 了 這 家 人 生 
       活 的 營 養 劑 。 先 生 在 門 前 的 空 地 搭 設 了 一 
       個 籃 球 架 , 讓 附 近 的 孩 子 有 地 方 打 球 ; 而 
       太 太 則 向 台 南 市 政 府 申 請 了 六 百 棵 盆 栽 分 
       給 街 坊 鄰 居 , 真 正 做 到 了 「 敦 親 睦 鄰 」 。 
 
       本 著 「 酒 友 易 尋 , 善 知 識 難 得 」 的 想 法 , 
       戴 竹 籐 於 前 年 圓 滿 了 榮 董 , 今 年 他 又 幫 七 
       歲 兒 子 戴 琮 諺 完 成 榮 董 , 夫 妻 倆 皆 期 望 兒 
       子 授 證 「 榮 譽 董 事 」 後 , 真 能 變 得 「 容 易 
       懂 事 」 。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感 覺 到 心 裡 很 踏 實 ! ─ ─ 
       戴 竹 籐 
 
 
 
之十四 • 解 脫 大 道
       文/葉文鶯 
 
       「 可 以 心 無 掛 礙 了 嗎 ? 」 
 
       「 我 想 我 可 以 放 下 了 。 」 李 鶴 振 的 聲 音 好 
       輕 , 臉 上 的 笑 容 好 柔 。 
 
       「 就 當 是 做 夢 一 樣 , 輕 飄 飄 地 。 若 是 遇 到 
       任 何 境 界 , 不 要 被 吸 引 , 要 提 起 『 我 要 走 
       的 是 慈 濟 的 菩 薩 道 』 這 個 心 念 。 死 , 是 捨 
       此 投 彼 , 在 那 個 時 刻 , 未 來 的 『 生 』 比 現 
       在 的 『 生 』 重 要 , 意 念 不 要 顛 倒 。 」 
 
       元 月 九 日 上 午 , 證 嚴 上 人 在 心 蓮 病 房 親 自 
       為 李 鶴 振 授 證 榮 董 , 賜 法 號 濟 淨 ( 取 其 身 
       心 清 淨 之 意 ) , 成 全 了 他 最 後 的 兩 個 心 願 
       ─ ─ 將 百 萬 退 休 金 圓 滿 榮 董 、 簽 下 遺 體 捐 
       贈 同 意 書 。 
 
       為 了 往 生 後 能 順 利 捐 出 遺 體 , 罹 患 癌 症 末 
       期 的 李 鶴 振 , 放 棄 了 任 何 侵 犯 性 的 治 療 ; 
       在 授 證 當 天 , 由 醫 護 人 員 協 助 暫 時 拿 掉 鼻 
       胃 管 和 身 上 的 點 滴 , 以 巧 克 力 替 代 針 劑 防 
       止 血 糖 降 得 過 低 , 並 強 忍 著 未 置 鼻 胃 管 以 
       致 消 化 液 過 多 的 嘔 吐 反 射 , 衣 裝 整 齊 地 迎 
       接 這 紀 念 性 的 一 刻 。 
 
       在 場 觀 禮 的 有 慈 濟 醫 學 院 醫 學 系 、 醫 技 系 
       一 年 級 學 生 , 他 們 見 證 了 李 鶴 振 大 捨 奉 獻 
       的 偉 大 人 格 , 也 上 了 一 堂 以 生 命 震 撼 生 命 
       的 慈 濟 人 文 課 。 
 
       「 你 應 該 慶 幸 此 生 發 揮 剩 餘 的 價 值 , 留 給 
       學 生 此 刻 永 恆 懷 念 的 心 。 」 上 人 接 著 說 : 
       「 人 死 了 , 本 來 風 歸 風 、 塵 歸 塵 , 但 是 你 
       的 人 生 自 始 至 終 都 是 完 全 奉 獻 的 , 這 是 何 
       等 的 解 脫 啊 ! 」 李 鶴 振 夫 婦 合 十 不 斷 禮 謝 
       上 人 , 一 旁 的 人 忍 不 住 又 是 一 陣 感 動 。 
 
       「 佛 教 徒 常 說 要 親 手 遍 布 施 , 我 希 望 他 的 
       布 施 為 來 世 種 下 健 康 因 。 」 陳 意 美 在 陪 伴 
       先 生 走 向 生 命 最 後 的 這 一 段 時 間 裡 , 有 笑 
       有 淚 。 雖 然 身 為 慈 濟 委 員 , 在 最 初 面 對 先 
       生 捐 贈 遺 體 的 決 定 時 , 也 是 猶 豫 多 日 才 真 
       正 把 捐 贈 遺 體 的 同 意 書 拿 給 他 填 寫 , 「 畢 
       竟 他 才 五 十 一 歲 啊 ! 」 
 
       為 了 放 下 彼 此 的 不 捨 , 陳 意 美 時 常 朗 誦 有 
       關 宗 教 對 生 死 學 的 精 闢 見 解 與 先 生 分 享 , 
       她 記 得 其 中 一 段 開 示 , 大 意 是 說 , 最 高 修 
       行 者 的 死 亡 是 喜 悅 , 中 等 修 行 者 的 死 亡 是 
       不 恐 懼 , 修 行 平 凡 的 人 面 對 死 亡 是 無 憾 。 
       「 我 跟 師 兄 說 , 我 們 是 平 凡 的 人 , 只 要 無 
       憾 就 好 , 他 也 點 點 頭 。 」 
 
       證 嚴 上 人 說 , 一 般 人 在 生 病 、 面 對 死 亡 時 
       , 往 往 活 在 自 己 的 恐 懼 和 煩 惱 中 , 難 得 李 
       鶴 振 在 臨 終 時 刻 還 在 想 著 為 人 付 出 。 
 
       這 許 多 必 須 「 提 前 」 發 生 在 李 鶴 振 生 命 中 
       的 事 , 在 在 因 為 他 的 生 命 不 堪 等 待 , 更 因 
       為 他 和 他 的 妻 子 深 諳 因 緣 稍 縱 即 逝 的 道 理 
       . . .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難 行 能 行 、 難 捨 能 捨 、 難 
       為 能 為 , 才 能 昇 華 自 我 的 人 格 。 ─ ─ 李 鶴 
       振 
        
 
 
之十五 • 親 兄 弟 明 算 帳 ?
       文/黃秀花 
 
       林 朝 富 和 林 進 成 兄 弟 倆 , 一 個 原 是 計 程 車 
       司 機 , 一 個 是 公 司 大 老 闆 , 雖 各 謀 發 展 , 
       成 就 不 同 , 但 手 足 之 間 , 卻 能 相 互 提 攜 、 
       照 顧 。 
 
       被 弟 弟 力 邀 到 公 司 上 班 的 林 朝 富 說 , 林 進 
       成 從 小 就 聰 明 又 孝 順 , 成 家 立 業 後 , 雖 出 
       入 有 名 車 , 家 庭 美 滿 、 公 司 業 績 也 蒸 蒸 日 
       上 , 卻 始 終 過 得 不 快 樂 。 「 好 賭 成 性 害 了 
       他 ! 」 為 了 幫 他 遠 離 賭 博 , 林 朝 富 和 太 太 
       、 弟 媳 用 盡 了 各 種 計 策 , 但 「 賭 」 性 堅 強 
       的 他 , 往 往 不 久 又 故 態 復 萌 。 
 
       「 動 輒 一 夜 就 賭 輸 上 百 、 上 千 萬 , 支 票 一 
       開 , 我 人 也 氣 得 躺 在 床 上 爬 不 起 來 。 」 對 
       於 林 進 成 的 豪 賭 , 妻 子 游 桂 玉 也 莫 可 奈 何 
       , 曾 經 一 度 還 想 以 離 婚 尋 求 解 脫 。 
 
       「 我 曾 發 願 只 要 他 肯 改 過 , 並 加 入 慈 濟 , 
       就 幫 他 圓 滿 榮 董 。 」 屢 次 失 敗 的 經 驗 並 沒 
       有 澆 熄 林 朝 富 對 弟 弟 的 信 心 ; 而 林 進 成 也 
       絕 非 全 然 不 解 哥 哥 的 用 心 , 民 國 八 十 四 年 
       他 加 入 了 慈 誠 隊 , 林 朝 富 便 實 現 諾 言 , 標 
       會 幫 弟 弟 圓 滿 榮 董 。 
 
       不 料 有 天 , 林 進 成 拿 錢 說 要 還 哥 哥 , 接 著 
       , 慈 誠 培 訓 課 程 就 再 也 看 不 到 他 的 蹤 影 , 
       每 星 期 二 、 四 晚 上 七 點 , 他 又 開 始 固 守 著 
       六 合 彩 開 獎 。 這 次 , 林 朝 富 傷 心 透 頂 , 並 
       認 定 弟 弟 已 無 藥 可 救 了 。 
 
       「 有 天 清 晨 六 點 鐘 , 他 從 派 出 所 打 電 話 回 
       家 說 , 車 子 不 見 了 ; 我 淡 然 地 回 答 : 『 喔 
       ! 車 子 不 見 了 , 人 還 在 就 好 了 。 』 」 聽 到 
       太 太 如 此 平 靜 、 毫 無 指 責 的 話 語 , 林 進 成 
       才 猛 然 驚 覺 自 己 與 妻 子 已 漸 行 漸 遠 了 。 
 
       民 國 八 十 五 年 十 月 , 林 進 成 再 次 隨 著 太 太 
       和 嫂 嫂 來 到 台 北 分 會 , 當 天 適 逢 北 區 榮 董 
       聯 誼 會 召 開 , 因 緣 聚 合 下 , 他 與 榮 董 召 集 
       人 李 正 富 師 兄 談 開 了 , 也 許 是 兩 人 有 過 類 
       似 的 經 歷 , 聊 起 話 來 特 別 投 機 。 
 
       在 出 奇 不 意 下 , 林 進 成 被 邀 請 上 台 說 話 , 
       未 料 , 他 說 的 盡 是 懺 悔 己 過 的 話 , 繼 而 還 
       當 眾 宣 布 捐 出 價 值 千 萬 的 勞 斯 萊 斯 。 從 那 
       天 起 , 林 進 成 像 變 了 一 個 人 似 的 , 不 但 不 
       再 賭 錢 , 還 開 始 向 人 勸 募 善 款 , 接 著 在 參 
       與 第 八 期 靜 思 生 活 營 時 , 他 說 道 : 「 我 欠 
       了 慈 濟 一 筆 很 大 的 醫 藥 費 , 因 為 它 治 好 了 
       我 們 一 家 人 的 心 。 」 
 
       雖 然 當 千 萬 愛 車 被 買 主 牽 走 後 , 林 進 成 不 
       捨 地 說 : 「 我 好 像 什 麼 都 沒 有 了 ! 」 林 朝 
       富 卻 語 露 智 慧 地 告 訴 他 : 「 捨 去 一 部 車 子 
       , 換 回 妻 子 和 兒 女 的 愛 , 很 值 得 ! 」 林 進 
       成 釋 懷 了 , 並 以 賣 車 所 得 為 太 太 、 哥 哥 及 
       嫂 嫂 圓 滿 了 榮 董 。 
 
       十 二 月 間 , 林 進 成 隨 團 赴 河 北 賑 災 回 來 後 
       , 又 接 著 到 慈 院 當 志 工 , 家 人 見 他 為 慈 濟 
       事 忙 得 不 亦 樂 乎 , 皆 同 感 驕 傲 地 表 示 : 「 
       如 此 密 集 安 打 , 相 信 他 要 再 變 壞 也 難 了 ! 
       」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感 恩 慈 濟 讓 我 在 迷 失 中 , 
       找 到 自 己 。 ─ ─ 游 桂 玉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感 恩 弟 弟 成 就 我 同 時 成 為 
       慈 誠 隊 員 和 榮 董 。 ─ ─ 林 朝 富 
 
       授 證 委 員 感 言 : 名 牌 上 有 三 朵 蓮 花 ( 委 員 
       、 懿 德 媽 媽 、 榮 董 ) 是 我 夢 寐 以 求 的 。 ─ 
       ─ 林 如 金 
        
 
慈 濟 委 員
       功 德 會 成 立 之 初 , 委 員 多 由 發 心 女 眾 組 成 
       , 以 募 款 、 訪 貧 為 主 要 工 作 。 之 後 , 女 眾 
       委 員 們 因 從 行 善 中 實 踐 佛 法 深 義 , 表 現 出 
       懿 德 的 風 範 , 深 獲 家 人 認 同 , 更 帶 動 許 多 
       男 眾 居 士 發 心 投 入 , 於 是 , 夫 妻 檔 委 員 陸 
       續 出 現 , 慈 濟 家 庭 於 焉 形 成 。 隨 著 慈 濟 志 
       業 的 發 展 , 委 員 人 數 亦 日 益 激 增 , 為 使 肩 
       負 濟 貧 教 富 及 志 業 推 動 的 委 員 們 , 能 凝 聚 
       共 識 , 漸 而 發 展 出 一 套 培 訓 計 畫 。 有 志 成 
       為 慈 濟 委 員 者 , 必 先 經 過 一 年 的 見 習 、 培 
       訓 階 段 , 推 薦 通 過 後 , 條 件 符 合 者 才 可 授 
       證 為 委 員 。 
 
 
 
慈 誠 隊 員
       由 男 眾 組 成 的 慈 誠 隊 , 主 要 負 責 本 會 、 分 
       支 會 、 聯 絡 處 以 及 各 項 大 大 小 小 活 動 舉 辦 
       時 的 勤 務 工 作 。 慈 誠 隊 員 遴 選 的 條 件 , 為 
       ─ ─ 願 以 「 佛 心 師 志 」 護 持 慈 濟 ; 願 嚴 守 
       「 慈 濟 十 戒 ( 註 ) 」 ; 經 見 習 、 培 訓 、 大 
       隊 部 幹 部 會 議 通 過 、 慈 濟 志 業 中 心 核 定 , 
       即 可 授 證 為 慈 誠 隊 員 。 
        
       註 、 「 慈 濟 十 戒」: 
              一 、 不 殺 生  
              二 、 不 偷 盜  
              三 、 不 邪 淫  
              四 、 不 妄 語  
              五 、 不 飲 酒  
              六 、 不 抽 菸 、 不 吸 毒 、 不 嚼 檳 榔 
              七 、 不 賭 博 、 不 投 機 股 票  
              八 、 孝 順 父 母 、 調 和 聲 色  
              九 、 遵 守 交 通 規 則 
              十 、 不 參 與 政 治 活 動 
       原 為 「 慈 誠 八 戒 , 增 加 了 後 兩 項 ,遂 成 為 慈 
       濟 人 必 須 共 同 遵 守 的 「 慈 濟 十 戒」 
 
 
 
慈 濟 榮 譽 董 事
       慈 院 啟 業 前 , 證 嚴 上 人 為 感 念 為 建 院 奔 走 
       募 款 者 , 及 個 人 捐 款 達 百 萬 元 以 上 者 , 特 
       頒 贈 榮 譽 董 事 聘 書 , 以 表 心 意 ; 迄 今 , 受 
       聘 為 榮 董 者 皆 捐 款 達 百 萬 以 上 之 發 心 人 士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