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不只留下一抹笑
追懷林徽堂(二)

拚命做,不甘受病磨
      民國八十年夏天,慈濟發起大陸賑災;周政雄回憶起那一段與林徽堂
      等人走上街頭勸募的日子:「我們經常一晚跑好幾個夜市,到電影院
      前等散場的人潮,然後聚集在林徽堂家堙A一邊開箱數錢,一邊分享
      募款的所見所聞,即使忙到凌晨,大家的興致仍十分高昂。」

      當時,林徽堂的身體已大不如前了。先是屏東分會趕工,每天都做到
      凌晨兩、三點,過度消耗他的精神與體力,緊接著又是大陸賑災的工
      作;包括上人、常住師父、醫師和無數的慈濟人都勸他要多休息,而
      他總回答:「現在不做,更待何時?」

      由於過於忽視自己的身體,每有好轉即不肯繼續服藥,他的身體終於
      發出了嚴重的抗議。從安徽賑災回來後,他的病又復發了,還出現腹
      水現象。

      有一次半夜痛得睡不著,他舉步維艱地走到佛龕前,雙膝跪地向菩薩
      喃喃祈求:「為什麼我還年輕就得這種病?我在慈濟還有好多事要做
      ,菩薩這麼快就要把我帶走,我實在不甘心啊!」他的摯心哀求上達
      天聽,菩薩似已慈允,讓他在一次次肝昏迷中,又甦醒過來。

      林徽堂用心待人,也贏得許多法親真摯的情誼。聽中醫師說林徽堂的
      病需要多運動、多呼吸新鮮空氣,每天早上三點半,陳禎雄就從睡夢
      中掙扎著起床,自三重開車到合江街,接他上陽明山作森林浴。是時
      殘月高掛、曉星未沈,清涼的空氣沁人心脾,然持續了兩個多月來,
      陳禎雄了無怨言;他的妻子寶貴,聽說林徽堂嚴重嘴破無法進食,也
      立刻買來五穀雜糧、紅蘿蔔、高麗菜和豌豆仁熬成汁,專程送到林家
      給他食用。

      還有一次,林徽堂嘔血情況十分危急,太太彩娥趕緊打電話通知對門
      的王松波,才一眨眼工夫,周政雄、林賜甲也趕到了,立刻將他送院
      急救。當時醫院已發出病危通知,眾人輪流在床邊守候,竟又安然度
      過一晚。
阿婆,台北的憨孫來看您了!
      參與訪貧後,林徽堂的悲心得到啟發,許多阿公阿嬤孤苦無依的身影
      經常在他夢堭r徊縈繞。

      民國八十年五月,趁著「幸福人生講座」在澎湖舉辦之便,台北的委
      員順道探訪當地照顧戶,林徽堂觀察到澎湖的訪貧工作需要用心帶動
      ,就在翌年農曆春節和七月份,兩度率同台北慈濟人會同當地慈濟人
      進行個案複查。

      他做事之細密用心,深深折服了澎湖的沈楊鄉汝:「那次,我們到湖
      西鄉的南寮看望阿土伯,我以為再過去就沒有人了,不料林徽堂很堅
      定地說:『左邊上去還有一位阿婆要探望!』果然,七十多歲的吳老
      婆婆就孤獨地住在那堙C」  

      孤獨寂寞的老人家,多麼渴盼慈濟人的造訪啊!林徽堂不忍讓老人家
      失望,總承諾著下次還會再來;年年的農曆春節,他也總是依約到訪
      。當聽到澎湖慈濟人高呼:「阿婆,台北的憨孫又來看您了!」老人
      的眼睛都睜亮了起來;林徽堂也會快步走到阿婆跟前蹲下來,一邊餵
      食,一邊俏皮地逗她開心。

      「當時我還是慈濟的新鮮人,什麼都不懂,從他身上,我學習到要如
      何溫顏軟語對待這些阿公阿婆。」沈楊鄉汝感恩地說。

      在林徽堂嚴格地鞭策下,台北和澎湖兩地的慈濟人每天訪貧歸來都要
      開會檢討、學寫個案紀錄、相互做心得分享,常不到凌晨兩點不得歇
      息,大家雖苦不堪言,但也同時獲得了學習和成長。

      洪中郎便是在林徽堂的鼓勵下,成為澎湖第一位慈誠隊員。「他外剛
      而內柔,對我們十分照顧,要求也很高。他知道澎湖的男眾多數得為
      家庭打拚,培訓慈誠隊十分不易,便自願負起培訓的責任,還抱病為
      我們示範佛教儀軌。」年齡雖比林徽堂稍長三歲,洪中郎卻認為林徽
      堂的歷鍊比他深,見解比他精到,他說:「我看待他如同長輩,現在
      他走了,我竟感到頓失依靠。」
大嗓門也有細緻面
      林徽堂也提供自己在家具業界二十年的經驗與人脈,為慈濟志業體工
      程引進優秀廠商,更進一步挺身走到會議桌前與工地現場,擔負起審
      核議價和監督施工的責任。

      從護士宿舍大樓興建時期就開始承包慈濟一些家具櫥櫃製造的李春福
      ,每每看到林徽堂已經氣息奄奄了,還挺著個嚴重腹水的大肚子上場
      ,總有無限的感動:「記得在資材組議價時,他的肝病已進入第三期
      ,需護士手持針筒在旁邊為他注射,然而即使談得聲音都啞了,他仍
      硬撐著。」

      為人四海、講義氣的林徽堂,對待工地的師傅也絲毫沒有架子,很能
      與大家打成一片。吳振興承包台中分會的木作工程時,手底下的一位
      師傅就是受到林徽堂的精神感召,而將戒菸省下的錢捐給慈濟;因承
      包桃園聯絡處木作工程與慈濟結緣的陳太宜,則很感謝林徽堂有顆善
      於體恤關懷的心:「他知道我個性木訥,有困難也不敢講,所以經常
      主動詢問我有什麼難題需要他幫忙?」

      這三位經由林徽堂引進慈濟的廠商,敬重他為慈濟抱病以赴的決心,
      同時感受到這個團體愛的氣氛,雖然利潤微薄,仍抱持「甘願做,歡
      喜受」的心情協助慈濟。

      靜思堂工地主任詹桂祺一談起林徽堂,感激就寫在臉上:「他深知慈
      濟的工程難度很高,所以引進來的廠商都是業界的菁英,工法質料都
      很實在。」今年元月才調來負責靜思堂工地的他,與林徽堂相處的時
      間雖然不長,但已得到他「有情有義、帶人要帶心」的真傳,「他待
      我們就像親兄弟般,只要他身上有的,周圍的兄弟也都有一份!」如
      今,只要手頭有一篇好文章、或一件好東西,詹桂祺必定與組內同仁
      分享。
遊戲人間最後的承諾
      自去年三十周年慶典禮過後,林徽堂接受眾人的建議留在花蓮養病。
      彩娥原先不贊成他去的,因他一向依賴她慣了,怎麼懂得照顧自己?
      但轉念一想:花蓮的空氣、環境對病人較好,還有績效室同仁詩林在
      身邊照顧他,也就成全丈夫的心願。

      林徽堂愛熱鬧,昔日家中經常高朋滿座,住在花蓮期間,他仍是活躍
      的,病房內常可聽到他的大嗓門,他還是那樣地豪氣干雲。

      詩林每天注意他說話的語氣、身體狀況、飲食若干、肺活量多少?安
      排熟悉的護士為他注射高蛋白。然而到了末期,他的身體每況愈下,
      惡化之速,超乎想像。原先詩林還冀望他作完肝臟移植,可以健康地
      回來與大家團聚,未料,這一趟竟是林徽堂的最後之旅?

      七月底從花蓮回來以後,林徽堂住院過兩次,危急三次。由於腹水增
      加,阿摩尼亞指數相對攀升,他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然而口中惦念
      不忘的,仍是花蓮許多正在進行的工程。彩娥就多次被他的囈語驚醒
      。

      十月二日,上人從南部行腳北上,特地到孫逸仙紀念醫院探望這位弟
      子。

      上人靠近林徽堂面前,頻頻對他叮嚀莫忘師志在慈濟,要他一切放下
      ;四十分鐘過去了,上人猶俯身諄諄囑咐,旁觀的眾人都流下了熱淚
      。

      當大家圍繞床前齊唱「度化人間」後,上人問他:「來來去去,匆匆
      忙忙,為著什麼?」林徽堂答道:「為了慈濟!」雖氣若游絲,卻十
      分堅定。

      那怕天坼地變的一天,林徽堂為慈濟的心依然堅固如初!
不調皮,去去就來!
      十月十二日,李明忠直覺地相信林徽堂要走就在今天,他是個愛熱鬧
      的人,一定會選一個大家都方便的日子;黃思賢已在昨天中午護送他
      回家,林家陸續來了好多人,想與林徽堂作最後的道別。

      適巧慈師父北上參加一位老法師的告別式,接到消息,惦念著就趕來
      了;靠近林徽堂耳邊開示,看他似乎還在努力,慈師父不忍心走,又
      走到他身邊開示一回。黃思賢想他一向調皮,喝斥他莫再搗蛋,要瀟
      灑放下。

      慈師父教彩娥上香,發願繼續完成他未竟的志業,慈師父開示完,林
      徽堂吐出最後一口氣,放心地走了。

      大家都清楚看見他嘴角上揚、笑得無比燦爛,他的大女兒直對彩娥說
      :「爸爸笑得好漂亮啊!」林爸爸也感恩地一再告訴黃思賢,好在兒
      子有投入慈濟,才能走得這般平安。現場,不捨的心被滿滿的歡喜所
      取代,大家都祝福他早去早回,趕快回來接棒。

      由於林徽堂生前善緣廣結,聞風而來的慈濟人太多了,只能排班助念
      。沒有告別式,也無哭號場面;林爸爸同意完成他大捨的心願,將大
      體捐贈給慈濟醫學院。

      當日深夜十二點,合江街慈濟巷兩旁站滿了慈濟人,輕輕持誦佛號,
      用恭敬、歡喜的心,目送林徽堂上車,場面莊嚴殊勝。

      翌日拂曉,運送大體的車隊已到達花蓮,繞過慈院、靜思堂與慈濟醫
      學院一圈,讓林徽堂對一直牽掛著的工程做最後的巡禮。現在,他的
      大體就靜靜地安放在慈濟醫學院的大體儲藏室,與其他的大捨菩薩相
      隨相伴。

      林徽堂留給慈濟人的,是一位精進菩薩的典範;留給工作同仁的,是
      體貼周到、豁達寬容的長者風範;而留給妻女的,除了沒有後顧之憂
      的生活外,還有慈濟人溫暖關懷的法親之情。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上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