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區開始築夢
回顧九七──生活、社區、文化、省思
《專題報導》
撰文/謝莉娟    

他們也許不是媒體報導的焦點,但是所做的事、用心經營的生活,卻實實
在在為台灣構築了一個更好的遠景。


「死後,墓誌銘上會怎麼形容我這庸平的一生?顧家的好男人,守法的好
公民,曾任企畫部經理……我的人生就是這樣而已嗎?」

一生中規中矩的男子,中年時突然陷入如此恐懼。度過打拚的前半生,行
至百無禁忌的中年,人生該是多麼輕鬆自在!然而,誠如六十七歲才去念
法律,並在畢業後決定依自己能力找一個每週服務四天的法律義工的美國
人雅各,在其《生命中站》所描繪對生活失去目標、徬徨失措的個案──
許多人的大半輩子,正是在他人的認定與自我肯定之間拔河。

我們不禁要問:人生,該是如此嗎?

潮流.趨勢

人應該追夢!

追尋一個讓心靈更闊實的夢!

工業革命以降,人類所追求的是物質上品質的突破,以營造更舒適的生活
;但是,後工業時期,人類飽受經濟、環境過度發展的困擾,於是簡樸生
活、清平生活、服務人生觀不斷被提倡,而常民生活最小單位的社區,便
成為這一波主義的圓夢之地。

在澳洲每四個人口之中,就有一人是社區義工!免費教導社區小朋友打網
球,或加入社區醫院中的諮詢工作……如此積極投入的原因無他,只因為
他們相信這樣做會讓澳洲的社會更進步、更好!

在經濟最發達的日本,由於整個社會快速發展,比台灣更早面臨到人口、
建設極端集中於都市,以及地方日趨沒落的窘境;許多發自內心、重新思
考生活方式的居民於是展開地方性的「造町」運動(社區總體營造),使
自己與周遭的人願意留在家鄉繼續付出。

在歐洲義大利的波隆那,從建築、古蹟維護的觀點著眼,市民、專家和政
府單位聯手,創建一個自中古世紀就存在的老都市的新生命,而居民正是
城市裡的文化義工!

反觀台灣社會,天災造成的環境重創、青少年暴力犯罪等治安事件,不禁
讓人大嘆生活環境越來越糟!但,與其唾罵現況,倒不如訴諸建設性的行
動,關心所處的環境和社區的公共事務,而這就是所稱的「社區志工」,
亦是世界潮流所趨。

正如在宜蘭一個叫做「玉田」的小鄉村,一群樸拙的老農夫自發性地掃街
,踴躍捐錢為暗路裝燈;在北部淡水一個五歲的女孩陳德瑋,參與長期關
心鄉土事務的淡水社區工作室辦的活動,在公廁前的小巷地面貼畫,美化
原本髒臭的環境。

「他們不是要改變世界,只是稍微將它推向前一點──整修髒亂的公園、
保護老樹、蒐集生態資料、帶動街坊藝文氣息、說服大家選舉不買票……
這些都是台灣現行最寶貴的生命力!」紀錄片工作者吳以峰深刻的觀察。

這些人也許不是媒體的報導焦點,但是他們所做的事、用心經營的生活,
卻實實在在的像是用生命在交換台灣一個更好的遠景!

而細看台灣這波社區意識,「宗教」非但提供社區活動場地、人力資源,
同時也在精神層面上,間接引導社區的發展。基督教女青年會、教會、天
主堂等,在社區發揮環保、教育的功能即是一例。

慈濟呢?

也回歸社區

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重創全台,慈濟大區域調動人力、物力投入救災協
助工作後,證嚴上人深刻思索──人力資源如何妥善調度,及讓「淨化人
心、祥和社會觀」有長期切實可行的方向,因而提出「社區志工人人當」
的社區觀念,並重新調配慈濟委員、慈誠隊組織狀況,以更符合社區工作
的推廣,主動出擊關心「咱們的代誌」。

打破以往「跨區域性」組長帶組員跑的模式重新出發,上人指出重新規畫
「以社區為主」的委員分區,實在是因為呼籲多年的「淨化人心、祥和社
會、祈求天下無災難」的觀念施行步驟不夠具體。

上人進一步說明,若以慈濟過去的委員組織型態,較難落實淨化人心的實
際行動,因為「組員如果在台北東區,組長在北區,為因應全組的活動大
家只好都在北區跑,如此一來,委員在各地的志業推動就無法均衡發展」
,如果就近在社區,將委員、慈誠、環保志工三股力量合而為一,就能把
力量集中!

上人表示還要把管理制度建立好──「以戒為制度,以愛來管理」。「慈
濟需要制度、需要管理,但是現代的管理制度我不懂,我從三十年前就以
『戒』為制度,『戒』能防非止惡──錯誤的事要防患於未然,萬一做錯
了要馬上停止,還沒有犯錯時要好好保護不犯錯;而以『愛』為管理,則
是希望人人自愛、愛人,守好自己的情操,真正做到『合作而分工,分工
而和心』。」

然而如何想出一套居民認同的方式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和投入,對於關心公
共事務的慈濟人來說,就是一項挑戰。

因為社區是所有生命個體的組合,想要落實慈濟社區志工理念,必須先營
造所有生命體的共識。所以,社區工作的切入點絕非只有一種方式,也非
同一模式可在各地適用,而是需要因應所在地的特質、居民的需求等主客
觀因素,好好規畫。

綜觀九七年,對外,慈濟在地方上除有常態性的資源回收,遇有意外災難
,區域性的慈濟人也都盡責地在應有的協助角色上去發揮;平時亦安排有
多項藝文活動,如:茶會、讀書會、親子成長班等。

但是對內,內部人為的整合狀況,專業精神與素養的提升工作呢?

知識、觀念做後盾

在第一波的組織架構調整上,還是有情感因素的牽絆,諸如:組織重新分
區運作後,不同區的委員不能再同組活動,而有些「出嫁」的失落與擔心
;擔任組長等幹部者,面臨「嫁入」新家的組員,也有尚待熟悉與如何帶
動的壓力;或諸多社區活動佔卻大半生活時間,也讓人對時間規畫喪失信
心。

對此證嚴上人也指示各種調整的方向:

一、合作觀

分區不分心,做到合作而分工,分工而和心。將同區的資深委員當成是帶
自己出來的委員一般尊重,有活動多招呼。同組織間也要多聽、多溝通,
達成一致共識,才能呈現整體行動之美。

二、學習觀

放下身段,省視人我互動態度。回歸社區對大家來說是一個學習與人共事
的機會,畢竟「慈濟是個宗教團體、修行團體,慈濟人投入菩薩道,必有
諸多考驗,成為委員之後雖沒有很多訓練課程,但要時時藉事鍊心,做好
『在職』訓練。」

三、製造觀

製造更多有服務善心的「慈濟人」,讓做善事不只是到我為止而已,因為
有人才不斷的參與,慈濟的社區運作才能保持活潑與創意。

轉回社區的跑道,慈濟人雖有心情上的關卡需突破,但是仍有人可以從容
地踏出穩健的腳步!

紀媽咪──靜暘師姊,於北投區定期舉辦的靜思讀書會,就讓當區慈濟人
與社區居民從中擴展對生活的思考面向。讓原本是個人的、封閉的、私密
性的讀書行為,發展成互動的、討論的行為,使人有更開闊的閱讀視野與
思考空間。

板橋區的盧蘇偉,則以他居住的民權里為主,邀請社區裡沒有上班的婦女
擔任「媽媽輔導員」,輪流接送孩子上下學;也充分利用社區的圖書館,
平時孩子放學後、等家長下班前的空檔,就留孩子在圖書館內做功課;社
區裡的資源回收日,自發參與的孩子則分組隨大人逐戶去收寶特瓶、鐵鋁
罐……讓孩子在無形中,學習愛惜環境和責任感。

走回社區的目的何在?是為了尋找做事的空間與折衝的能力,抑或是與居
民一起創造共同服務社區的機會?值得大家一起來深思!

家先顧好才做得長久

回歸投入社區志工的基準,社區工作要做得長久,就不能把它當成生活的
第一順位!做社區志工,家人的支持雖然很重要,但最好的情形是不需要
「犧牲」家庭,就能達到服務的心願。

比如,每個月哪些週末假日排了活動,事先與家人充分溝通,原則上只要
家中有事,一定要事前提早把活動調開,或設法找其他的志工幫忙,「家
要先顧好,工作才能細水長流呀!」證嚴上人對每個追隨他的在家弟子無
不如此叮嚀。

其次,對於社區志工的角色要有清楚的認知──一個人只要有善心,願意
義務服務他人、願意跨出既有的私領域關心公眾的議題,隨時隨地都可以
是志工。因此,從事助人工作者,基本上雖具有偉大的情操,但千萬不要
認為別人都應該感激你,以免患得患失,終而減損了服務的熱誠。

最後則是必須要有「興趣」,如果沒有興趣,社區工作做不長久,而且也
做不好。像許多慈濟人本身有自己的事業、家業,但是投身志工團體,走
入社區與居民互動,不設限、肯包容異己的想法,心胸開闊、自在,不會
越做越煩惱、困惑越來越多,自然就能越做越起勁。

掌握了角色原則,要兼顧家庭、事業和志工角色便不是大難題了!

持續開發生命動力

科技、醫學的進步,年輕有其延長的可能性;但,不論青春期如何延長,
也不論人們如何躲在隨時可以輕安自在,看似灑脫的弔詭安慰中,齒搖髮
禿,指日可待,臀肥腰粗,亦是近在眼前。但除了這些,你希望自己的生
命還有些什麼?

著名歌星蒂娜透娜在五十三歲時非常沮喪:「有誰還會看一個搖滾歐巴桑
?」是沒有,不過,她後來還是在歌唱事業再創另一高峰,轉換為人生下
一個階段的生命動力。

在慈濟,我們欣於看到更多人轉型為社區志工,而且越做越歡喜,當然,
轉換與突破的路是辛苦暨漫長的,但是只要有心,觀念、目標明確,轉變
是值得的!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