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
添燃料暖荒年
《千手千眼》
撰文/黃文玲

破曉,出發,從昆明到貴陽,從興義到盤縣,從盤縣到丹寨,
星夜,進城,車隊裡的人影在視線注目下逐漸清晰。
從台灣遠道來的這群人,
搭載著夢想與希望──
他們,
對他人的生命有一分呵護與疼惜,
對自己的生活有一分熱情的想望與理想的執著。
他們,
有人小時是甲級貧戶,有一餐沒一餐;
有人曾因繳不出學費而輟學在家數年;
有人終生飽受病魔摧殘、痛苦纏綿。
然,再窮,再苦,再痛,
他們仍在心中織夢,這個夢有如天山雪峰長年的積雪,永遠晶瑩美麗。
而今,他們
有的為災胞蓋房子,有的為失學孩童興學辦校,有的集資為少數民族建立醫療網。
他們共同打造慈善的希望,通往曾經立願的白雪山峰。


車子在山道間搖晃得厲害,如暈船般令人不適。車窗外是接連天際的山巒
,賑災團的車子已走了四小時,過了這座山頭還有一座山頭,似難走出山
的屏障!

黃褐色的山被充分墾殖為狹長帶狀的綠色梯田,遠望去如人腦皺折,又如
韻律的海浪波紋,也像一條條的腰帶!

「腰帶田,腰帶田,好看不中用,青蛙一跳越幾塊,耕牛進不去,鐵犁放
不下,種稻只好用鋤頭。」貴州有些地區是以腰帶田來稱呼梯田,這些綠
意浪波是山區人民的生機,然由於人多地少,每一戶人家所能有的地也就
相當有限。

團由於當地災害多,構成每年農產情形是「大災之年大減產,小災之年團
小減產,無災之年增點產」。貴州許多偏遠山區正逢大災之年,賑災團的
車子正往災民內心的渴望駛去。

以相似記憶,
去同理一分受災心情


「在孩子小的時候,我將一罐養樂多冰凍,切塊分給三個小孩吃,讓他們
體會物資的得來不易。」山路漫長,團員在車上斷斷續續交談著;白手起
家、事業有成的林夕毅說了這個小故事。他的用意是希望視享有物質為理
所當然的現代孩子們,能在芋種情境下,去品嘗物質的不易與可貴。

現今的都會生活中,隨處有便利超商,消夜更不怕沒處去,人們較難想像
吃了這一餐,不知下一餐在哪裡的那種酸楚。而當知道有人因天災而處於
這種困境時,會是怎樣的反應呢?這也是此行賑災中,我們要去同理的一
分心情。

李興林像所有貴州偏遠山區農民一樣,樸實、耐勞、肯幹,手足貼地,插
苗、顧秧,是一天生活的重心。

二月種稻米,三月種玉米,一年一收,李興林最盼望的是八、九月的收成
,倘若一個大人有四百至五百斤的收穫量,那年度的糧食就夠吃,李興林
也就會露出滿足的笑容。

但是在有「十里不同天,無災不成年」之稱的貴州偏遠山區,要保證足夠
的口糧收穫量,是要靠運氣的。

比如說,他的「地」(不叫田喔!田是水田的意思,是用來種水稻的,地
是旱地的意思,是用來種玉米的)是在高山上,離河水又遠,除了從山下
挑水外,主要就靠老天爺下雨!

但是雨又不能下太多,多了就成災!九七年七月十四日至十九日間,雨勢
也太兇猛了,毀掉了李興林所在的整村的所有田與地,他好想哭!

而在深山裡的苗族居民是以包穀(玉米)收成論財富,但是這場水災後,
即是過去的包穀「首富」,也面臨了沒有食物下鍋!

李興林的家位在貴州興義縣珠東鄉鍋底河村。興義縣山區像他們這樣受災
的人並不少,災情特重的有二萬八千餘人。

盤縣距離興義縣一百多公里,同樣也發了災,九七年五月下了大冰雹,打
壞了農作,打壞了房舍,威力嚇得許多小女孩當時跳入米缸、油桶躲避災
難。雹災引發了病蟲害;七月中旬,有的村隨後又慘遭土石流,農收亦成
泡影。

興義與盤縣,受災人口普遍缺口糧,經勘災小組多次實地調訪屬實,慈濟
採取了一項重要措施──發給受災戶,每人一個月三十斤大米,從九八年
一月至三月連發三個月,紓解村民沒有米吃,又沒有錢買米的問題。

九八年一月五日,李興林天沒亮就出門,翻過幾座山頭,划了兩個小時的
船,坐了四十分鐘的車,來到珠東鄉糧辦處,與其他受災的人一樣排隊領
糧。

李興林很木訥,當賑災團員拍著背鼓舞他時,他不斷地用「感謝支持、感
謝關心、感謝幫助」來表達內心的情感;另一位感情較豐富的災民,則漲
紅了臉說;「如果,以後台灣有災,我們也要去幫你們!」

在必要時,
為他人生命添一分燃料


看著李興林排隊的背影,慈濟的一位中年團員沈萬清想到自己生長童年。

他生長在台南的一個小山村,那時曾文水庫還沒建,沒水灌溉田,他放了
學,挑水、放牛樣樣來。而山區偏遠,他每日上學來回要四小時,途中還
要涉溪,有一次還差點淹死。他家貧,是鄉公所的甲級貧戶,而靠著自己
的上進,與鄉公所及善心人士的補助,順利念完高中。

在辛苦創業過程中,九一年時,他聽到慈濟為華東水患災民蓋房子,心想
十萬元在台灣是買不起房屋的,但卻能幫災民重建家園,於是在自己還沒
有房子前,就先為災民起了一間房。

賑災團許多師兄的心事也和沈萬清很接近,他們都白手起家,都曾走過貧
窮,「受人點滴,湧泉以報」是他們至今未曾改變的的信念。他們想到自
己從無到小有經濟成就,和自己的生活或生命會更好,其點滴過程不只是
自己努力,更有許多人的助力;在必要時,他們也願意為他人的生命添加
燃料。

給予大米、棉衣被,所給的不僅是最及時的救命糧,和最溫暖的棉被,大
家還種植了一顆希望──

「希望我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愈來愈好!」

幫助他們度過這個荒年,讓莊稼的手有氣力再揮動,在鼓舞中生龍活虎地
下田去,農村的綠意和希望就能再度開展。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