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華空難那一夜
《特別報導》
撰文/蔡玥丰、何貞青

深夜的南寮漁港,被搜救人員、記者、員警包圍著,
聚光燈劃破沈沈的黑夜;派出去的搜救艇,來來回回,
在破曉之前,卻仍無法帶回空難罹難者的一絲訊息。
張開雙臂,慈濟人摟著心焦、無助的家屬,守候這漫長的一夜。


「我知道,海水很冷,但是你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堅定信念,平安地回來
呀!」望著煙波大海,一位妻子對丈夫深情呼喚著,「天就亮了,他們很
快就會發現你了!我現在已經在這裡,來接你、來救你,求你堅定,我一
定救你回來……。」

即使天冷,即使機會渺茫,聲聲呼喚不曾停歇:即使從黑夜到天明,即使
保七船艇運回一袋袋碎裂的屍塊……

奔往新竹航空站
後盾就位


「七點三十分由新竹飛往高雄的國華B12255號班機,於起飛二、三分鐘後
,在新竹外海失蹤……」三月十八日晚上,當新聞快報閃過電視螢幕的同
時,新竹慈濟人也開始相互通知。九點半,首批二十五位慈濟人到達新竹
航空站集合待命。

倉皇的家屬在十點步入新竹航空站休息室,從這一刻起,慈濟人即陪伴在
罹難者家屬身邊,寸步不離。十點四十分,人員分成三組,分別守候在航
空站、緊急安置家屬的凱薩飯店,以及南寮漁港港警所,準備提供緊急狀
況之協助。由於機上有六位人員家住高雄,高雄慈濟人獲悉後亦於九時許
趕赴小港機場,伴著焦急等候的二十多名家屬。

當證實班機墜毀的訊息在夜裡十一點四十五分傳來,家屬渺茫的期望也落
了空。「他們需要我們!」慈濟人沒有時間震驚,沒有時間傷悲,他們必
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肩負起家屬、救援人員最堅實的後盾。

炊煙沒入濃霧
一夜守候


一個個巨大的問號,打在充滿驚懼的家屬心中。

心疼家屬的無助、擔憂現場工作人員的體力無法負荷,凌晨一點半,慈濟
人在南寮漁港港警所旁的草坪上搭起臨時帳棚。黎明之前的濃霧,伴著升
起的炊煙,在港邊四散。「喝點熱茶,吃點東西吧!」慈濟人親手將熱騰
騰的食物端到等候的家屬以及工作人員身旁。

清晨四點半,聚光燈打在一輛由凱薩飯店開來的遊覽車上。另一群慈濟人
陪伴被安置在飯店的家屬,緩緩到達現場。

聆聽了國華航空人員向家屬報告的最新消息「目前已經有保七員警前往失
事地點進行打撈、救援……」家屬失去親人的無助與傷悲,頓時化為憤怒
,亂了整個場面。「我太太、我弟弟都在飛機上,他們才三十多歲,都有
三個孩子,今天,發生這樣的事,你們要怎麼處理?怎麼給我們交代?」
「我只有一個女兒,就這樣沒了!你叫我怎麼辦?怎麼辦?」……

或陪他們紅了是痛、是怒,重重的控訴,讓悲慘的夜,變得更加不堪。慈
濟人緊急分批陪伴在每一位家屬身邊,或傾聽他們的不捨與擔憂,或陪他
們紅了眼眶。

下一個可能就是他
堤岸徘徊


港口,被搜救人員、記者、員警包圍,聚光燈劃破沈沈的黑夜,派出去的
搜救艇,來來回回,但在破曉之前,唯一的消息竟是──音訊全無。

一對白髮蒼蒼的老夫婦,坐在堤防上,靜靜合掌念著「南無觀世音菩薩」
,深深祈禱愛子平安歸來,兩行淚不由自主地滑落,濕了雙掌,也撼動了
港邊工作人員的心。

「風好大,到裡面休息好嗎?受了風寒,你要怎麼去等待孩子歸來呢?」
一位慈濟人不捨地摟著等待的老母親。只見老母親拉起衣襟,瑟縮著脖子
說:「對!我不能生病。但又怎麼忍心錯過可能與愛子相見的任一分鐘?


清晨五點半,搜救艇帶著第一批的屍塊到達現場。碎裂的遺骸,徹底撕裂
了家屬的心。

天快亮了,以為惡夢就此甦醒。但痴痴守候碼頭、深深呼喚的家屬,喚醒
了日出,叫碎了人心,卻喚不回心愛的親人。

「喝杯水吧!要保護喉嚨,才能繼續呼喚你的親人……」慈濟人紅著眼遞
水給仍呼喚著丈夫的一位婦人,她匆匆地喝了幾口水,又繼續一次次地喚
著。

冥紙隕落馨香中
破曉心碎


儘管保七與警方出動十七艘救援艇與直昇機擴大救援任務,但家屬殷殷期
待家人早歸的夢,早在看見機骸、遺體的那一刻,就破滅了!

航空公司請來的法師,在碼頭灑落滿天冥紙,魂歸來兮……你們歸來吧!
點著清香,家屬仍不住淒厲的哭聲,「你要趕快保佑我們快快找到你呀!
」冥紙幾乎淹沒了港口的每階樓梯。五點五十分,陸續又運來幾袋散落的
屍塊。

六點整,慈濟人開始架設臨時佛堂;六點二十分,開始帶著家屬助念。「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期望將這分祝福遙寄給不知身在何方
的罹難者。

至少迎回一縷魂
忍悲出海


近十點,海面風平浪靜,尚未尋獲親人的家屬,心卻波濤洶湧。

枯坐、吶喊都不是辦法啊,總得做點什麼吧?於是,強忍著悲傷坐上船,
家屬們航向出事的海域,期望藉由招魂儀式能迎回一縷亡魂。

「我的女兒何時回來?她知道怎麼回來嗎?」邊等著消息的親人,呆呆望
著遠去的船影,不斷喃喃自語著;一位不忍久候的母親奔向港邊,面對茫
茫大海高聲狂呼:「孩子啊!媽媽在這裡等你,快快回來我身邊啊……」
嘶喊到無力,在慈濟人的攙扶下又回到靈堂飲泣……

終於,在下午一點二十四分,伴著漫天飛灑的冥紙、陣陣悲淒的嗩吶聲,
迎靈的船回航了!盛載著滿船的哀傷徐徐進港,十三座牌位在靈堂前一字
排開,法會、經懺、焚香、紙錢,所有宗教儀式無非期望能安亡者靈,寬
親屬心。

「見不到完整的遺體,至少,找到了魂魄。」家屬們這麼想,所以經過一
天一夜的煎熬後,終於接受相關單位的安排,於午後二點三十分離開這片
殘酷的海域,轉往新竹市立殯儀館,處理善後事宜。

從昨夜就在現場煮食、協助的慈濟人依舊留守,等候著打撈工作告一段落
;而另一批來自桃園、中壢、新竹的師兄姊,早已等候彼端,藉聲聲佛號
、誠摯的祝福,接續著拂去那流不盡的淚水與傷痛。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