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得
大體火化暨入龕追思儀式有感
《上布施》
撰文/葉文鶯

捨與不捨,無好壞之分,純然只是認知上的不同。
捐贈大體者和家屬所表現的超脫,是因為他們相信──
事件本身的意義及對人類社會的貢獻。


三月九日參加慈濟醫學院第二屆大體火化暨入龕追思儀式,看到捐贈者家
屬們在真實的悲傷之外,似乎都有一超脫的情懷:他們在離別的無奈,在
嘶聲喚不回家人的無助裡,抓住證嚴上人的一個理念,願化小愛為大愛,
故而產生堅定的力量。

事後與同時採訪這則新聞的影視組同仁佳雯分享參加追思儀式的感想。佳
雯說,有一天她走進正在上課中的大體解剖教室,看著同學們正在專心研
究大體的某個部位,經過處理後的遺體彷如一塊枯石、一片枯木般,她想
:「我能說躺在這裡的是某某人嗎?當人死了,神識離開,身體便像我眼
前所見的,成了木石一般沒有生命的物體,如果躺在這裡的人是我,那麼
我還擔心什麼?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親眼所見、所思,讓佳雯突破原
先對捐贈大體的看法。

有人捨得,有人萬般捨不下,這是認知的緣故,無有好壞之分。捐贈者和
家屬所表現的捨得、放心,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做很有意義,而且對他人
和社會也有貢獻。因此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思想很正確、信仰得很正確,
是不是就可以跟所有的大體老師和他們的家屬一樣,即使面臨生命結束、
重大挫折打擊時,亦能做出正確無悔的選擇。

這一番思索,不禁讓我腦海裡浮升一張女孩子的笑臉,她叫藍敏方,,十
七歲,也是一位大體捐贈者。

少女敏方
走動的病房志工


活潑健朗的敏方突然發現脖子上長了一顆東西,檢查發現是淋巴癌第三期


得知女兒罹患癌症,父母心如千斤重,從「惡性腫瘤」到明說是「癌症」
,其間只是換個名詞而已,時時感受死亡威脅的母親因過度擔心,每躺在
床上便整個人蜷縮一團,變得憂慮多思。

父親的表現終究比較堅強,他鼓勵女兒:「生命的價值不在長短,而在於
意義!」一次又一次陪女兒北上住院接受化療,他希望盡最大努力幫女兒
自失勢的命盤扳回一局。看到女兒利用每次療程結束返家期間,繼續未完
的高三課業,並在放學後到慈濟醫院擔任志工,他知道她正在找尋生命的
價值。

突生重病的敏方不敢抱著「養病」的心情度日,她從一名癌症病人成為走
動的病房志工,珍惜生命的使用權,在慈院病房給癌症病人信心和祝福。

那是一位失去乳房的女病人,化療使她掉光頭髮,外貌的改變教她難以忍
受。敏方直率地摘下棕色假髮,露出一顆光亮亮的頭,笑說:「我也跟你
一樣啊!」女病人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敏方為她示範戴假髮的方法及累積的心得,婦人才知道自己其實也可以還
原褪色的美麗,頹喪心情頓時提振不少。

又有一個癌症病人,他的兒子一直在醫院陪他,敏方看那小男孩很乖巧,
就拿出自己的零用錢,教那孩子偶爾幫他父親買點生活用品或是吃的。藍
媽媽說,敏方始終記得她弟弟小時候拿一千塊出去買東西,結果商家見他
年幼可欺,故意把千元鈔票當成百元,找錢吃了虧,所以敏方先把千元換
成十張百元才給了那孩子。

敏方樂於助人的性子,看起來有點兒「雞婆」。藍媽媽又說:「敏方連續
兩年暑假參加慈濟學佛營,與慈濟護專同學一起擔任小隊輔,獲得證嚴上
人頒發獎學金,她一直想用這筆錢認養家扶中心的小朋友,登記一陣子好
不容易才有結果。」藍媽媽感嘆生下這麼良善、處處為人設想的女兒,卻
任誰留也留不住。

早已認同上人所呼籲的大體捐贈理念的藍媽媽,只是萬萬沒想到女兒居然
早她一步做捐贈,她的心痛可想而知。不過,想起敏方生病時所表現的堅
強以及所示現的無常,她知道這個「啟示」出自有因,將引領她更透徹人
生的道理。有朝一日,她也要跟女兒一樣走入病房,以親身經歷作其他病
人家屬的支持者。

除了祝福女兒的捐贈成就更多仁心仁術的良醫,藍爸爸藍媽媽還代敏方捐
款一百萬元,為她圓滿慈濟榮譽董事,「就當把女兒嫁給慈濟,而這筆錢
是為她所準備的嫁菕C」

成就大捨
超越痛苦得勇氣


身體健康的人,吃東西不太會想到正在咀嚼中牙齒,除非有顆蛀牙或發炎
的智齒正在隱隱作痛:他更難聯想到他的胃,除非這個器官功能不佳,只
要飢餓過度、進食過飽或食物不消化就飽受折騰。

身體健康的時候,好比腳上穿著一雙合適的鞋,舒服得忘了鞋子的存在;
然而生病的時候,患病部位就來與你對話、訴說苦痛,你很可能因平時疏
於照顧而自責,或焦慮復原結果,甚至因形容憔悴、外貌嚴重改變而日夜
怨嗟。

一般說來,病人是相當自我中心的。疾病的痛苦加上心理負擔,往往讓他
們變得脆弱、敏感,特別需要他人的安慰與陪伴。也因此,當聽聞敏方於
接受化療期間仍到慈院擔任志工,安慰與她同樣遭受癌症折磨的病人時,
不禁佩服她與癌症搏鬥的勇氣,以及她予病人的「無畏布施」。

當敏方經過一年的治療終告不治,父母居然──女兒生命終點,也就是他
們最最痛楚的時刻,為她做下重大決定──捐贈遺體予醫學院做為教學研
究之用,拋開有形的執著,成就大捨,更令人感動。

遭逢喪親的人,無助、無奈、哭訴無門,盼望有人解救他們的痛苦;然而
敏方的父母以及所有大體捐贈者家屬於「病苦」與「死別」的夾縫中掙扎
,最後卻在人世的無奈中勇敢地體現溫情的一面,為生命的消逝找到合理
的解釋,於是他們重新安頓自己,無畏、無懼地繼續人間的旅程。深深打
動我們的,不正是如此高尚難得的情操?

截贈至今年二月底,慈濟醫學院遺體志願捐贈者達二千六百零九人,已捐
贈總數計六十八具;第一屆學生使用了十三具,第二屆使用十六具,其中
經家屬同意轉贈中國醫藥學院、台大和成大醫學院的遺體共二十三具。

資料來源:慈濟醫學院解剖學科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