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問題是社會的鏡子
《社論》
近幾個月來,獨居老人死亡多日才被發現的消息屢見報端,對照於熱鬧昂
揚的社會發展,鼎沸的車水馬龍人語市聲,這些一顆顆的生命未嘗沒有走
過繁華,卻被遺忘在封閉的小角落,孤寂以終,所謂晚景淒涼莫過於此。

老人未必沒有子女親朋,但他們也不是碰巧不在身邊,可能早已疏於聯絡
,而疏於聯絡可能不是他們有意如此,而是社會流動頻繁,生活節奏快速
,多方面的角色責任沈重,使得他們無暇也無心照顧關懷已被推擠到社會
邊緣的老人。

在舞台上風光的終須下台,忙碌一生總有退休歇息的時候,體力與容顏終
將衰老,今日的青壯年是明日的老年,今日許多老人的境遇,會不會宿命
般地在下一代重演?

這樣屬於社會結構性的命運,想來也令人怵然心驚。其實,在人煙稠密的
台灣,離重鄉土人情的農業社會不遠,在客觀條件上,我們比幅員廣大、
同時又重個人私密性的許多西方國家,更能避免這些悲劇事件的發生。

證嚴上人這兩個月來,亟力呼籲社會各界共同關懷老人,且將社區「族群
化」,即將生活在周遭的鄰居,當做自己親人族人般,彼此照應。這樣的
呼籲,直指解決老人問題的重要著力點。

在民主國家一般的觀念堙A很容易將對弱勢族群的照顧救助,劃歸於政府
的責任。但是,即便是政府有專責單位,也得依靠各方面的民間人力資源
,如協助調查「有苦有難的人在哪堙v,提供義工支援訪視照護工作。民
間的配合回應愈熱烈,政府的福利設施才能更周延落實。

而「社區族群化」的理想,則進一步將民間力量提升到與政府同等的位置
。社區居民最能了解自己的需求,以及社區資源、環境特性在哪堙A當能
更貼切地改善社區生活品質,尤其是人與人的關係。

以老人問題而言,可說幾乎每家都會有老人。老人需要什麼?無非是人人
所需要的尊重與關懷,而關懷小自一聲問候,大至醫療照護,甚至予以受
虐老人庇護,均需親人近鄰多用心多留意,有力的出力,或轉報縣市社會
局來處理。這樣做,含有感念前人的虔誠,有滋潤工業社會疏離人心的溫
厚,有重建綿長人情的慈悲,對下一代更做了敬老的最佳身教。

當然,最基本的要求還是,為人子女者須克盡孝養的天職。父母懷胎養育
子女長大成人,花費的心血與經歷的憂苦無數,恩重已難報,又怎能棄養
而不顧呢?

老人問題不只是老人的問題,而是社會的問題,是社會的一面鏡子,其中
反映出這個社會有多少情義,有多少承先啟後的歷史人文情操,也預示了
下一代老人將何去何從。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