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在堂上
《無盡藏》
◎主講/證嚴上人 恭錄/靜淇

孝順不能等!
父母在家中,就如同活佛在堂上;
如果連眼前的活佛都不會恭敬,
還需要到遠方的寺廟去拜佛嗎?

諸位大德:

阿彌陀佛!

今天我們為壽星慶生,在祝福壽星的同時,也要祝福壽星的父母。因為如
果沒有父母的養育,怎會有今天的壽星──你們呢?

最近,常在報上看到老人獨居的問題,他們有些是沒有子女;但也有人把
子女栽培得頗有成就,後來子女僑居國外,自己獨居在臺灣,老而孤單。
因此病了沒人照顧,往生了也沒人發現,這是現代社會的老人問題。這個
問題的癥結在哪裡呢?最主要的是年輕人忘了父母的養育之恩。

今生我是你父,
前世你是我母。
人人都是我生生世世的父母。


幾年前我曾講過《父母恩重難報經》,開頭是一個故事──

有一天,佛陀帶著弟子阿難外出托缽。途中看到一堆白骨時,佛陀馬上跪
下虔誠地向這堆白骨頂禮。阿難覺得很奇怪,便問佛陀說:「佛陀啊!您
是人天導師,無上尊貴的覺者,您為何要向一堆白骨頂禮呢?」佛陀回答
:「因為這堆白骨是我生生世世的父母啊!」

人的壽命不論是長或短,總是有限。當一期的生命結束〈往生〉之後,靈
魂〈業識〉還會再投胎到另一處,當他被生下後,又開始了另一期的生命
;往生後又再投胎……,每個人都一樣啊!說不定現在坐在你旁邊的人,
就是你前世的兄弟姊妹或父母。所以說,我們都是互為父母、互為子女。

我常說:人生就像一齣戲。上了舞臺,你演你的角色,我演我的角色──
你是我爹,我是你子等。戲演完了,下臺之後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在人
生的舞臺上,我們都是不斷地在上臺、下臺,角色也一直在更換。所以佛
陀說,這些白骨都是我生生世世的父母。

佛陀又向阿難說:「阿難,你來將這堆白骨中的男眾和女眾分開。」阿難
面有難色地說:「佛陀啊!人如果還活著的話,可以從他們的衣著分辨出
男女;但死了之後只剩下一堆骨頭,要如何分辨呢?」

佛陀告訴他:「你把顏色較白的撿出來,把較黑、較黃的放在另一邊;較
白的便是男眾,較黑、較黃的則是女眾。」

阿難問:「為什麼呢?」佛陀說:「因為男眾的生活較悠閒,有時間求道
,所以骨頭較白;而女眾必須為傳宗接代和生活操勞打拚,身心的折磨和
煩惱較多,所以骨頭較黑、較黃。」〈編按:指當時的印度社會〉

《父母恩重難報經》是從女人懷胎開始說起。記得幾年前講這部經時,有
位婦產科主任說我很像婦產科醫師,因為從胚胎開始,一直到生產的這段
過程,我都描述得清清楚楚。我告訴他並不是我懂醫學,而是看了佛經之
後才知道的。可見,佛陀真是一位大醫王。一個小生命要在母體中生長真
的不簡單,所以要感恩母親啊!

在感嘆父母難為的同時,
是否也曾想到父母在養育我們的過程中,
也是歷盡千辛萬苦呢?


除了感謝母親,也要感謝父親,更要感恩天地間的一切眾生及萬物!記得
以前我種花生時,把種子丟到泥土中後,必須再用腳把土踩得紮實一些。
隔天去看時,本來平坦的土地已經裂開出一條條的縫;第三天便看到地上
已經冒出兩片嫩芽了。大地孕育萬物也是非常地辛苦,所以我們要時時抱
持感恩的心,面對父母及愛惜天地萬物。

現在的父母真的很難為!送孩子到學校念書,無論穿的、用的都要選名牌
、趕流行、和別人比較。不知道大家在感嘆現代父母難為時,是否也曾想
到父母在養育我們的過程中,也是歷盡千辛萬苦呢?所以,我一再強調世
間有兩件事不能等:一是孝順;二是行善。

現在的孩子,大都在父母的羽翼呵護下成長,把父母黏得緊緊的;長大後
,要他們向父母說句感恩、貼心的話,卻認為那是肉麻的事而說不出口。

小時候黏著父母,為什麼長大後卻和父母產生疏離,甚至還讓父母獨居呢
?這是不對的啊!父母在家中,就如同活佛在堂上;對眼前的活佛不恭敬
,反而到很遠的寺廟去拜佛,這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取之當地、用之當地,
則無論身在何處
都能受到認同而平安無恙。

剛剛聽黃主任談到菲律賓義診的情形──那裡的貧富懸殊極大!貧困的人
連要動個甲狀腺的手術,都必須整整做工四年,不吃、不用才有辦法存下
這筆醫療費用。還有很多人一輩子都沒看過醫生;並不是他們沒病,而是
沒錢就醫。

菲律賓的慈濟人取之當地、用之當地,常舉辦義診來回饋當地居民。第一
次義診時,就診人數約一千多人;第二次增加到二千多人;這次已經是第
十一次了,在三天的時間內共看了五千多人,開了好幾百檯的刀。

在之前的義診中,有位白內障患者前來接受開刀手術。當他隔天拆掉紗布
、眼睛重獲光明時,高興地直說要上電臺告訴菲律賓同胞:不要搶劫華人
、不要再綁架華人!因為華人對他們很好,是來救濟、幫助他們的。所以
說,我們去救人,相對地也是在保護自己;我們去愛人,自然就會得人愛


幾年前,美國洛杉磯發生黑人暴動事件。有位在那裡做麵包生意的慈濟會
員,有一天要送麵包給店家時,忽然有一群黑人跑出來攔下他的車,問他
是日本人或韓國人?這位會員看到這群來勢洶洶的黑人,害怕地回答:「
我是來自臺灣的中國人。」那群黑人一聽,臉色馬上柔和下來,還輕聲地
告訴他:「你不要走這堙A趕快從另一條路回去。」

這位會員回去後,心媊控o很納悶?就將先前的遭遇告訴所僱用的黑人店
員,問她知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女店員回道:「你不知道啊!我們很
感恩臺灣的中國人。因為你們不僅幫助、關心我們,還給我們的孩子獎學
金。所以暴動時大家有共識,我們絕不會攻擊臺灣的中國人。」

他又問這位女店員,到底是臺灣的那些中國人在救濟你們?她回答:「是
慈濟!臺灣有一個團體叫慈濟。」那時他很高興,便趕緊打電話回高雄給
向他收功德款的委員。記得那天我人在屏東,正要趕赴中鋼一場講座。這
位接獲訊息的委員就馬上轉告我這件事,說在美國的那位會員一再感謝慈
濟救了他。

這件事剛過不久,有一位住英國的委員打電話給我,說打算把在南非的生
意結束掉。我問他為什麼要結束?他說南非工廠是營運得很好,但是黑人
常常出來搶劫。因此當地時有暴動,社會很不安定。

那時我就將發生在美國那位會員身上的事情告訴他,並跟他說:臺商在南
非會被搶、被放火,是因為他們去當地開發資源、使用勞工,賺了錢卻是
自己在享受。那些黑人的工資被壓低、生活困苦,心中當然充滿瞋恨,因
而造成不可收拾的動亂。所以,我告訴他一定要「取之當地,用之當地」
──給當地的人福利;他們的生活得到改善之後,自然就不會再有暴動。

他聽了之後說:「師父,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從那時起,他開始召集幾
位臺商一起關心當地人的生活。雖然到處都有暴動,但是他們卻很勇敢地
裝載了滿車的救濟物品,常到最窮困的黑人區發放。現在慈濟已經在南非
建立了很好的形象,也與黑人有了深厚的情感。只要一見慈濟出車,他們
就會自動保護。

在南非,最初我們只是提供貧困人家日常所需;漸漸地也開始教他們生活
的技藝,如縫製衣物。剛開始,只有一個庇護工廠、十部縫紉機。後來,
慈濟從臺灣送去幾個貨櫃的布匹用來做衣服,再將賣得的錢買縫紉機。到
現在一共有一百多部的機器,他們已經可以自力更生了。

接下來,慈濟也在那裡建學校。本來當地的校舍都是以牛糞攪拌泥土為材
料蓋成的,非常簡陋!我們則採用鋼筋、瓦片及空心磚為他們蓋校舍,讓
孩子可以在明亮、堅固的教室埵w心地上課。

除此之外,因為當地都靠一些池塘的水維生,以致有很多人感染了疾病。
所以慈濟又協助他們開鑿水井,以解決他們的用水問題。

你付出多少,就會發揮多少的力量。那年南非黑人取得政權後,很多白人
在一夕之間失業了,生活陷入困境!那時慈濟送去的十幾個貨櫃的救濟物
品,正好也幫助了這些失業的白人。真正達到了「黑白救」──黑人、白
人都救的目的,所以白人們也都很感恩慈濟。

更重要的是,白人們因此而省悟到以前所表現出「強烈優越感」的不當。
於是他們主動向慈濟表示願意把「工夫」傳授給黑人,義務教他們做衣服
、剪燙頭髮、做水電……等等。黑人們看到白人同樣接受別人的救濟,心
態平衡了些;因此,也很用心地向白人學習技藝。

慈濟的慈善工作是從臺灣開始的;
把臺灣照顧好,
是慈濟的本分事。


最近,大家從媒體上可以看到:在汐止的花東新村堙A住了好幾百戶的原
住民。由於房子是違章建築,不但破爛不堪,還沒水沒電!慈濟發現之後
,便到那裡進行義診,並買發電機給他們使用。

在臺灣,只要有任何災難發生,慈濟人一定馬上趕到現場,而且從頭至尾
極盡可能地提供協助。就像不久前的「華航空難」,從事件發生到現在,
慈濟人對罹難者家屬的關心和付出一直未停歇過。 

總之,慈濟的慈善工作是從臺灣開始的;把臺灣照顧好,我們才有力量去
幫助其他的地方。

能助人的人,就是有福的人。我真的非常感恩大家對慈濟的關心!由於有
你們的投入,慈濟才有力量為社會再建設,並不斷地付出關懷。

祝福大家日日吉祥、家家平安。

阿彌陀佛!

懷胎守護恩 頌曰:
累劫因緣重 今來托母胎 月逾生五臟 七七六精開
體重如山岳 動止劫風災 羅衣都不掛 妝鏡惹塵埃

臨產受苦恩 頌曰:
懷經十箇月 難產將欲臨 朝朝如重病 日日似昏沈
難將惶怖述 愁淚滿胸襟 含悲告親族 惟懼死來侵

──《父母恩重難報經》


生子忘憂恩 頌曰:
慈母生兒日 五臟總開張 身心俱悶絕 血流似屠羊
生已聞兒健 歡喜倍加常 喜定悲還至 痛苦徹心腸

咽苦吐甘恩 頌曰:
父母恩深重 顧憐沒失時 吐甘無稍息 咽苦不顰眉
愛重情難忍 恩深復倍悲 但令孩兒飽 慈母不辭飢

──《父母恩重難報經》


迴乾就濕恩 頌曰:
母願身投濕 將兒移就乾 兩乳充飢渴 羅袖掩風寒
恩憐恆廢枕 寵弄纔能歡 但令孩兒穩 慈母不求安

哺乳養育恩 頌曰:
慈母像大地 嚴父配於天 覆載恩同等 父娘恩亦然
不憎無怒目 不嫌手足攣 誕腹親生子 終日惜兼憐

──《父母恩重難報經》


洗濯不淨恩 頌曰:
本是芙蓉質 精神健且豐 眉分新柳碧 臉色奪蓮紅
恩深摧玉貌 洗濯損盤龍 只為憐男女 慈母改顏容

遠行憶念恩 頌曰:
死別誠難忍 生離實亦傷 子臺關山外 母憶在他鄉
日夜心相隨 流淚數千行 如猿泣愛子 寸寸斷肝腸

──《父母恩重難報經》


深加體恤恩 頌曰:
父母恩情重 恩深報實難 子苦願代受 兒勞母不安
聞道遠行去 憐兒夜臥寒 男女暫辛苦 長使母心酸

究竟憐愍恩 頌曰:
父母恩深重 恩憐無歇時 起坐心相逐 近遙意與隨
母年一百歲 常憂八十兒 欲知恩愛斷 命盡始分離

──《父母恩重難報經》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