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給希望
志願捐髓者群相
《上布施》
◎撰文/楊倩蓉

雖然多數志願捐髓者都視捐髓如同捐血般自然,
然而,在捐髓風氣尚未全盛的台灣社會,
這不但是一項無畏施,更是一樁美善懿行。

有些人質疑骨髓移植的成功率,然而,在現階段的醫學領域,骨髓移植確
實是治癒血液疾患者唯一的機會。

最初醫師建議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林家榕做骨髓移植時,她的父母曾
一度猶疑,畢竟這是一場生命的賭注,且病房中也有骨髓移植失敗的例子
,直到他們看了美國一本雜誌報導有關骨髓移植,才驚覺到女兒不能再等
下去了;何況許多病友還找不到志願捐髓者,而他們卻很幸運地在慈濟骨
髓資料庫中找到。

罹患重度地中海型貧血症的董正心的母親說,就算配對上了,還得擔心捐
髓者萬一退失了勇氣怎麼辦?還好捐髓者的意願相當堅定。董正心受髓後
,還常常嚷著要找「骨髓媽媽」哩! 

截至今年四月底止,慈濟台灣地區骨髓捐贈資料中心已成全八十五例血液
疾病患者進行移植手術。四月十九日,慈濟再度為捐受髓滿一年者舉辦相
見歡;不管生命最終的結果如何,志願捐髓者的大仁大勇,都贏得了受髓
家屬滿心的感激,也獲得與會大眾的一致推崇。

何仁杰:
彷彿多了一個女兒


民國八十五年的某一天,去年曾在桃園參加骨髓捐贈驗血活動的何仁杰,
接獲骨髓捐贈資料中心的通知,知道自己被配對成功,成為第四十八例的
志願捐髓者。有些為難的他,思忖著該如何告知已懷孕六個月的妻子,因
為當初去驗血,是偷偷地跑去的!

「給人家一盞燈是無盡的功德,不要人家到了燈下,才把燈吹滅,或者移
開。給人希望,又讓人家失望,這是不好的事。」他努力向太太溝通。

「如果出狀況怎麼辦?」太太擔心地問。

「生命是很奇妙的,有人開車出意外就走了……這都是命!所以你不用太
害怕。」

事實上,何仁杰心中也是有一點怕,因為從沒想到生平第一次住院就是要
捐髓。何仁杰想到從小自己就許了許多願望,雖然都沒有實現過,但如今
卻有機會幫助一位血癌患者,去實現他生命的願望──「讓我活下去」,
這是他相當樂意去做的一件事。

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何仁杰悄悄地去醫院做抽髓手術,手術後的那一段日
子,他常覺得奇怪:家中兩老為何常常燉煮補品給他吃,後來才知道原來
父母早就發現這件事了。他們不但未責備他,還默默地為他進補,表示對
他助人的支持。

當林家榕小妹妹的父母告訴何仁杰,家榕在接受他的骨髓後,不僅恢復了
健康,原本的直髮竟也變成與何仁杰一樣的捲髮,何仁杰不禁笑了,感覺
上彷彿多了一個女兒般地親切。

林秋華:
這輩子最光榮的事


「為什麼願意將骨髓捐給一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常有人好奇地這麼問
捐髓者。

第四十五例的志願捐髓者林秋華在做完抽髓手術後,四妹問她:「是不是
對方給妳五十萬、一百萬,妳才這麼做的?」她回答:「愛不是金錢可以
估量的。」

事實上,為了要完成捐髓這件事,林秋華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說服家人。
當慈濟骨髓資料中心打電話給她時,不明就裡的她還以為自己忘了交功德
款。

知道是慈濟醫院打來的,她又慌張地問:「是不是我的親人怎麼了?」最
後,知道是骨髓被配對成功時,她高興地直問:「真的嗎?真的嗎?我願
意!」

不過當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林秋華的心裡卻又五味雜陳,她一再思索到底
該如何跟先生講呢?

果然,先生聽了之後,臉色馬上大變,很嚴肅地說:「這不是普通的事,
妳要考慮清楚!」

後來,先生雖然不再反對,但是周遭的人在知道她要捐髓後,幾乎都不表
贊同;然而,林秋華捐髓救人的心卻從未改變過,甚至祈求觀世音菩薩保
佑受髓者。

林秋華說:「捐髓,是她這輩子最感光榮的事!」

余慧婷:
不救,我會一輩子不安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第六十例捐髓者余慧婷的身上,余慧婷的執意捐髓,
也引起了先生及婆婆極大的反彈。

「我明明知道只有我能救她,若不去救,我會一輩子不安的。」於是,她
求助於慈濟骨髓捐贈關懷小組,安排捐過髓的人向家人說明,又請自己的
兄姊幫忙遊說,都行不通;最後,請來身為慈濟榮董的舅舅潘有義,他向
余慧婷的家人保證:「絕對沒事,有事我負責……」家人才軟化下來,不
過條件是要潘有義全程作陪,不得有任何差錯。

結果,輪到潘有義緊張了。由於抽髓手術是在慈濟醫院進行,前一晚住在
精舍的潘有義根本無法入睡,等不到清晨三點半打板的時間,就起床叫了
計程車直奔醫院。到了上午七點,余慧婷要被推入手術室時,潘有義擔心
地掉下了眼淚;三個小時後,被推到恢復室的余慧婷,看到潘有義整個人
快虛脫的樣子,才知道舅舅的壓力有多大!

抽出的骨髓是送至加拿大去救一位年僅兩歲的小女孩艾瑪,艾瑪的父母為
了找尋相符的骨髓,向媒體發布求救消息,也透過加拿大骨髓庫、美國骨
髓庫,甚至回到故鄉中國大陸哈爾濱去找,都一無所獲,最後卻在台灣的
慈濟骨髓庫找到了這份希望。

相見歡那天,潘有義看到自加拿大寄來的錄影帶中小艾瑪健康的模樣,以
及其他捐受髓者相見時感人的一幕,也淚流滿面的他上台說:「我覺得我
這個保證人做對了!」隨即,他又幽默表示:「但是,大家還是不要隨便
給別人作保哦!」

彭廣銘:
定時作運動,保持最佳狀況


為了捐出健康的骨髓救人,捐髓者們往往想出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來調養
自己的身體,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身體不再是個人的,還會關係到另一個
生命。

第五十四例的捐髓者彭廣銘,原本就是骨髓捐贈關懷小組的一員,以往他
都是在照顧捐髓者,這次終於輪到自己捐髓救人,他高興地要資料中心快
些安排抽髓,並且每天開始定時作運動,「好讓細胞保持在最佳狀況。」
他笑說。

入院後、手術前,穿著病患服的彭廣銘仍把握時間還不忘在醫院四周運動
,他健壯的模樣,常令不知情者感到疑惑。

有趣的是,抽完骨髓後醒來,他一開口就問護士:「不是要抽髓嗎?怎麼
又把我推走呢?還不快點?」,護士笑著說:「抽好啦!」

楊承運:
請先抽出我的骨髓,因為它可以救人


第四十七例捐髓者楊承運,是一位年僅二十初頭的大學生,知道能救人後
,他擔心自己的血紅素不夠、體重不足,於是拚命地吃,拚命地補,希望
讓清瘦的身體強壯些;而且,更令人感動的是,他竟在自己的駕照上寫著
:「若我個人有什麼意外,不一定要先救我,請醫護人員先抽我的骨髓出
來,因為它可以救人。」

楊承運得知受髓者還是不敵病魔往生後,他哭了許多次,甚至透過社工人
員轉達他的慰問卡片予受髓者的弟弟:「很抱歉,我沒有達成任務!」

相見歡那天,當受髓者的父母向他獻花時,楊承運再也無法忍住淚水說:
「我覺得對你們很抱歉,給了你們希望,又讓你們失望了。」

「我的兒子曾經說,如果他好了,要親自來謝謝你,可惜沒有這個機會…
…」受髓者的父母表示,他們全家都衷心感謝楊承運,曾經為他們點燃一
線希望。

廖春發:
希望再被配對成功


很多人都視捐髓為大捨大勇的行為,而給予極大的讚歎;但是對於志願捐
髓者來說,多數人都視捐髓如同捐血一般自然,第五十一例捐髓者廖春發
說:「到現在我還是非常感恩,感恩父母能給予我這麼好的身體來作善事
,我希望下一次還能被配對成功!」

一位受髓者的母親感慨地說,在醫院照顧孩子的那段日子,隔壁床有一位
也是血癌的先生與兄弟配對成功了,沒想到那位兄弟竟要求將財產分一半
給他才願意捐,這件事讓她更感激志願捐髓者無私的愛心。

陳金龍:
捐骨髓又捐小板


「孩子生病後,家已不像一個家……」受髓者父親微弱的聲音,透露出血
癌患者家屬的辛酸。因為許多家庭的成員幾乎都得放下手邊的工作來全力
照護患者,經濟狀況也往往因此陷入困境。

「媽媽,我想多活一點時間好嗎?」往生前三天,年僅十歲的黃上乘這樣
輕聲地要求母親,令全家人不禁相擁而泣。

為了照顧突然罹患惡性淋巴瘤的黃上乘,黃爸爸放下南非的事業,並召回
在南非就讀的大兒子與女兒,一起守護在小兒子身邊。

當醫師建議做骨髓移植,而家人的骨髓又都無法與黃上乘配對,黃爸爸立
刻搭車直奔花蓮慈濟醫院,衝上了三樓佛堂跪地請求佛菩薩保佑順利找到
捐髓者,沒想到申請當天就找到了──他就是第六十一例捐髓者陳金龍。

捐髓之後,黃上乘一度缺乏血小板,陳金龍得知後又義不容辭地去醫院捐
出血小板。

相見歡時,黃爸爸輕聲表示:「雖然我的小兒子──也是今天的主角之一
,缺席了,他到另一個世界留學去了!但是他好幸福,有這麼多人願意幫
助他,我們是無限感恩!」

黃上乘往生後,黃爸爸一家人全部都登記加入了骨髓捐贈資料庫志願捐髓
者的行列。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