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吻醫師
──菲律賓
《天涯共此情》
因白內障而失明多年的老先生,
重見光明後激動得說不出話,
一旁的老妻抱住醫師頻頻親吻說:
「我沒想到他可以動手術,不必一輩子當瞎子……」


◎撰文/何貞青

如果在台灣,這種人山人海的景象,只有在熱門演唱會,或百貨公司限時
搶購中才看得到!

然而,這裡不是台灣,人們也不是為享樂而來,這是慈濟菲律賓義診團在
菲律賓中部班乃島(Panay)怡朗市(Iloilo city)中山中學的義診現場。

若非親臨現場,很難相信三天(四月三十日至五月二日)的義診竟能吸引
五千五百六十八位病患,但對正在進行第十二次義診團團員而言,卻已是
司空見慣。「這裡貧富差距大,窮人連維持基本生活都不容易,更遑論就
醫看病!」

原來菲律賓採行醫藥分業制度,病患除了支付醫師診療費,還需負擔藥品
費用;雖然公立醫院有提供免費診療,但藥品、手術、X光片等費用仍須
自付,對許多失業、低收入者是沈重的負擔,有些人甚至拖了數十年的病
症從未就醫過;而慈濟菲律賓義診團既提供診療服務,又免費配備藥品,
確實切中他們的需要,因此每到一處總引起熱烈迴響。

不辭路遙 只為求醫

義診早上九點鐘才開始,許多來自山區及周邊村落的民眾,從前一天半夜
開始趕路,凌晨三點就來排隊了。蜂擁而至的人群,還得勞動警察維持秩
序,以免發生危險。

在烈日下焦灼等待的民眾,幾乎個個有張風霜的臉,仔細觀察,一雙雙友
善的眸子中,除了熱切期待,偶爾還夾雜一絲絲疑慮「真有這麼好嗎?看
病、拿藥真的不要錢嗎?」這是他們從沒遇過的事。然而即使疑慮,他們
還是願意用等待來確認,因為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讓他們脫離病痛折磨,
找回健康、工作與未來的機會。

在人群中走一遭,罹患甲狀腺腫、兔唇、白內障者……隨處可見,這些症
狀雖不會引起立即的生命危險,但卻是一輩子的折磨。「只要幾個小時,
就可以解決病患數十年的痛苦,甚至改變一個人的一生,有什麼比這更值
得的呢?」這也是義診團之所以排除萬難,提供外科手術服務的原因,更
是醫師抱著慈悲心,犧牲休假前來義診的使命。

因白內障而失明多年的老先生,重見光明後激動得說不出話,一旁的老妻
抱住醫師頻頻親吻說:「我沒想到他可以動手術,不必一輩子當瞎子……
」狂喜與激動化成淚水傾洩而出。

年輕的太太罹患甲狀腺腫瘤九年了,夫妻兩人還在存錢等著就醫,如今不
必再等了;先生溫柔呵護手術後的太太,不時抬眼望向每一位慈濟人,閃
爍的眼眸,盈滿難以言傳的感激。

還有一群大男孩,列隊等著醫師幫他們施行成年禮──割包皮。當地的習
俗,若沒經過這場洗禮,就不算男子漢;有些付不起醫藥費的家庭,只好
去衛生安全堪慮的理髮廳切割。趁著這次義診,醫師也一併為他們服務,
在外頭等待的父親們,見到孩子出來,立即迎上,又擁抱又親吻,「恭喜
你!現在起你是個大人了!」

有許多病人感動於醫師與慈濟人的付出,頻頻詢問慈濟人的地址,要一一
寄送感謝卡……

付出與獲得之間,其實是難以衡量的啊!

回饋風潮 儼然成形

「義診並非一種施捨,我們是抱著謙遜、回饋的心來做這些事。」慈濟菲
律賓分會負責人林慈謙說。「上人曾勉勵海外慈濟人:『自力更生,就地
取材。』菲律賓廣大的勞工階層非常需要醫療照護,所以我們決定以義診
的方式直接給予協助,以表達華人對僑居地的關心與回饋。」

事實上,多次義診受惠的不只是菲律賓貧民,由於事前商請各地菲華商會
協助尋找義診場地、招募當地志工及負責宣傳工作,商會人員除了體會到
助人為快樂之本,和當地人民關係也拉近不少,對華人形象實有提升作用


擔任志工的中山中學菲籍老師Zambales,不但連續兩天在恢復室守夜照顧
病人,還熱心帶領慈濟人至貧民區探訪,向他的同胞介紹慈濟的義診活動
。「我為我的同胞高興,因為他們可以得到這麼好的醫療服務;也很榮幸
參加這次義診,我喜歡慈濟,希望能成為這個團體的一員!」

同樣在中山中學任教的陳素瓊說,她在當地服務二十八年,這是第一次有
華人團體來此舉行義診,除了與有榮焉,也感謝有這樣一個機會,讓她在
付出中思考:「開學時我會試著教導學生,讓他們對窮人的生活多一些體
會、付出與關懷。」

點點滴滴的肯定與迴響,為義診團在各地累積出無數資源與口碑。此次甚
至有遠在民答那峨島的菲華商會成員,專程組團前來觀摩,希望邀請義診
團前往服務,華人回饋僑居地的風潮儼然成形。

*   *   *

「菲律賓到處是必須付出心血,辛勤耕耘的田地,怎麼做都做不完哪!」
曾經很難體會這句由菲律賓慈濟人口中說出的話,親臨其境才終於明瞭。

未來的路還很長,相信義診團將隨著足跡遍履貧苦之地,豐潤哀苦的心靈
,並逐漸豐碩成長。

做夢也會笑

James從手術室推出來時,因為麻醉的關係還沈沈地睡著。

James有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襯著黝黑的膚色,是個可愛極了的小男孩
;可惜的是,他同時有張引人側目的兔唇。

在菲律賓每次義診都可發現不少兔唇的病例,年齡從三、四歲到三十多歲
都有。在台灣,新生兒一旦發現兔唇,三個月大時就會動手術;可是在菲
律賓,一個日薪一百多披索(菲幣約與台幣等值)的家庭,根本負擔不起
高達兩、三萬的手術費用。

James家的情況也是如此。八歲的他是家中五個孩子裡最小的,媽媽牽著
他來義診時,惹來許多憐愛的眼神,James的在眾人圍繞下羞澀地低著頭
,然而小小的臉蛋卻同時流露一股倔強。

媽媽心疼地說,James他現在讀小學三年級,很喜歡去上學,但因外貌和
別的孩子不一樣而常被欺負,可是他一直堅持到學校去。

此次義診團來到怡朗,和James一樣遭遇的人,命運開始改變了。醫師細
心縫補上天留下的缺口,重新打造一張臉。媽媽看在眼裡好高興,從此不
必擔心孩子被嘲笑,新的生活、朋友以及學校也在等著她的寶貝,一切都
將會不同……

James沈睡好久了,媽媽在一旁靜靜守著,醫師、志工也不時過來探望;
睡夢中的James不曉得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如果知道了,或許夢中也會
笑哪!

非特殊景象

每天上千名等候掛號的人群,無法避免小小意外的發生。

懷有五個月身孕的Neilie,帶著兩名孩子來看病,在推擠的人群中不慎發
生出血現象。

巡視的志工,緊急將她送往當地醫院,並妥善照顧她帶來的兩個孩子,幸
而一切無礙,當天下午就出院返家。

一來不放心,二來想實地了解當地貧民的居住環境,在慈濟人李偉嵩以及
當地菲籍老師Zambales帶領下,我們走訪怡朗市內幾個貧民區,並順道探
望Neilie。

即使先前已得知菲國人民普遍陷於貧窮之中,但真正進入貧民社區,還是
免不了一陣愕然──狹小的巷道,簡陋的木板鐵皮屋、凌亂的環境、四處
奔竄的孩子……都是當地貧民的生活寫照,最令人感嘆的是,這並非特殊
景觀,而是成千成百散布於全國各處的普遍現象。

Neilie的家在聖家區,那是一塊經常淹水的區域,小小的木板屋住著一家
八口,得知她安好,眾人也就放心了。

然而外人的來到還是驚動了整個村落,村民好奇地把我們團團圍住。
Zambales乘機呼籲眾人把握時間去中山中學看病,因為他知道,他的同胞
們很難再遇見這種免費、且完善的醫療照護機會了。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