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亂前後
印尼慈濟人返台日誌
《天涯共此情》
撰文/蔡玥丰

透過鏡頭,印尼暴動的實況傳送到世界各地,
然而,離境避難的慈濟人仍心心念著西朗縣的肺結核藥品發放。


「經過暴動,物價上漲,當地居民一定變的更加貧窮,他們此時更需要我
們,所以慈濟在印尼的工作絕對不能停。」五月二十三日,暴動尚未停止
,留在當地的陳金福、陳福成、黃瑞花、黃慧珍夫妻,便載著肺結核藥物
前往西朗縣發放。六月四日,他們再次前往西朗縣(Serang)兩個村莊,
發放肺結核藥物。

「我們的一切救援計畫不分種族,不管是印尼人、或是華人,我們都會全
力幫助。」慈濟印尼聯絡處負責人謝素美表示,很多災民被搶、房屋被燒
,或者在動亂中受傷,當地慈濟人已經準備好要去援助他們。目前預計先
從食糧供給與教育補助兩個部分著手,如果有房屋受損或急難救助個案,
印尼聯絡處在經評估後,將發給定額的房屋津貼或者急難補助。

十四日

暴雨將至

清晨四點,歌頌阿拉的樂章,在城市中響起,神聖中略帶淒涼的曲調,此
時聽來,著實叫人心慌。誰也不知道,三十二年前,上千華人血染紅溪的
那一幕,會不會再度上演?

上班上課的車潮消逝了,暴雨將至的寧靜籠罩整個雅加達市區。近午,這
城市果真亂了起來,百貨公司紛紛拉下鐵捲門,驅離員工,開始避難!

炙熱的陽光下,人心卻是一片陰霾。一位當地台商表示,「原本只是單純
的學生示威,但是在有心人士的起鬨下,演變成今天的局面。多數暴民其
實不是學生,很多社會人士混在人群中乘機搶劫。喪失理智的人民,看到
有人搶劫,就跟著一起搶……」

民眾像是失了心一般,控制不了自己,雅加達一處市場被暴民燒毀,有一
百多人喪生,其中多數是印尼同胞。

回不了家

中午時分,所有公司行號全都停業,街上逃難人潮四處流竄;暴民佔據了
高速公路等重要道路,許多人的家園近在眼前,無奈就是進不了門。慈濟
委員張春鶯在當格朗(Tangerang)的工廠已淪為暴動區,她的先生身陷
其中,孩子則在南區上課。

「媽媽!有些同學的爸媽來接他們了!我們要回去嗎?……學校還是照常
上課,可是大家都亂成一團跑來跑去的!」

「趕快去把妹妹帶在身邊,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走散了,知道嗎?」
……

「南區的路走不通了!」

「那高速公路呢?」

「不行啊!電視上說暴民已經走上高速公路了,不要趕著回來,看看能不
能住在附近同學家,真的不行的話,看情形等明天再回來!」

一整天,憂心的媽媽們守候在電話邊、電視前,留心著暴動的局勢,為孩
子安排回家的路。

心繫西朗縣

許多守在家園的慈濟媽媽,關上燈、緊鎖門窗,用電話聯繫家人,並和慈
濟人互通訊息,在持續緊張的情緒中度過了白天。銀色月光、夏夜涼風喚
不回暴民的理智,雅加達市區一片火海,住家商家被搶劫燒毀者不盡其數
。夜裡,社區居民紛紛組成自救會,年輕男性手持棍棒,在巷道中巡邏,
這一夜,大家都失眠了!

「明天西朗縣肺結核X光檢查還是要繼續呀!」……

「噯!我這裡出不去,明天我們人不到,但是藥一定要到。」……

「司機會把藥物送過去的,我來聯絡衛生所,請他們明天的檢查照常舉行
。」……

「請瑞花師姊叮嚀衛生所,一定要請病患來拿藥,這個藥無論如何不能斷
。」……

電話旁,劉素美以及多位慈濟人繼續安排肺結核藥物發放事宜……

十五日

一夜驚魂

凌晨,政府宣布戒嚴,強軍壓境下,雅加達部分道路勉強恢復通行,分散
各地的家庭,總算得以團聚。

剛從學校回家的慈青蔡孟樺告訴我們,回家的路上,看到很多房舍被燒毀
,民眾把機車騎上高速公路,整個雅加達形同廢墟。「昨夜一位同學的爸
爸開車不慎行經暴動區,還被暴民拖出來打,現在人被送往醫院治療。」

慈濟委員黃瑞花也傳來鄰家遭到攻擊的消息:「昨晚暴民用石頭攻擊鄰居
,陣陣響聲,嚇得我家兩個小佣人都哭了!我只好安慰他們,躲在房子裡
,不要怕!」

經歷過三十二年前的「九三事件」,黃瑞花對於這樣的暴動,似乎早有心
理準備。許多有過經驗的華人鄰居,也提醒大家:「儘快把車庫鎖好,身
上準備一些錢,暴民如果闖進來,把錢給他們,任他們搶,不要抵抗,以
免受傷。」

來不及說再見

「爸爸說,這幾天大概得回台灣了,要我把東西帶齊,因為這一趟不知道
何時才能回來。真的不知道什麼該留下?什麼該帶走?」一位美僑學校同
學的話,反映著無數印尼僑民的心聲。離境在即,帶不走的不僅是房間裡
的東西,多年辛苦的成果,不也都得原封不動地留在印尼?

「再沒多久就要畢業了,沒想到要這樣和同學們分開,連畢業典禮都沒有
了。」蔡孟樺描述著離校時的情景:「學校提早結束課程,很多同學都跟
隨著父母離開印尼,連通訊地址都來不及留下,更來不及說再見,很多朋
友恐怕再也見不到了!」

決定離開

肅殺的氣氛,逐漸升高。日本自衛隊準備前來撤僑,美軍也將在這兩天抵
達,台灣方面也通知僑民集合開會,討論離境問題。

會議之後,多數印尼慈濟人決定離開,「明天一早,我們就得到機場去了
!」一整個下午,慈濟人忙著四處聯繫,為的是將未完成的肺結核發放事
宜準備周詳,以備在暴動持續時,能將藥物定期送達給病患。

詭譎的局勢,撼動天聽,萬里無雲的黑夜,藍白色的閃電一次又一次的劃
破黑夜,竟然雷聲大作,叫人分不清是砲火,或是雷殛。

十六日

離境那夜

凌晨三點半,趕在暴動間歇之際,慈濟人分組相約在自家社區外的道路上
相見,登山車子馳騁在無人的高速公路上。

清晨四點的機場,擠滿了人潮,第一班離境班機,從凌晨一點開始起飛,
不管到新加坡、台灣、或是馬來西亞,皆班班客滿。有些旅客甚至在機場
睡了好幾天,只為了等一個候補機位。

候機的當兒,想起了義診、想起了發放,印尼慈濟人在這片土地上已種下
了深深的情感……

「我們一定會再回來!」

「這只是暫時離開,慈濟在當地的志業不會中斷的!」

窗外,客機一班班起飛,慈濟人相互承諾,互祝平安……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