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媽媽的心願
《銀髮之愛》
撰文/楊倩蓉

兒子早年往生,女兒遠在國外,送走了老伴之後,
自己也罹患腮腺瘤的趙媽媽說,
她一直有個心願──
到醫院當志工,將餘生奉獻給孤老。


「上人,我想將我的餘生奉獻給孤兒及老人!」

五月底上人行腳至台北分會時,慈濟委員張德蓉帶著一位老太太專程前來
面見上人。七十六歲的老太太表示,二十七年前,上人曾經到她家探視癌
症末期的兒子,她心裡一直惦記著這件事,總想親自向上人致謝,如今,
還打算將快到期的一百萬元定存捐給慈濟。

欲捐大體 惠良醫

事情原來是這樣──

今年三月,住在桃園的張德蓉前往桃園榮總探視個案時,看見一位老太太
楞楞地倚靠在加護病房外;張德蓉好奇地上前問:「老太太,您在等什麼
啊?」

「我什麼也不等,我先生快死了!」老太太說。

張德蓉連忙表示自己是慈濟人,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打電話給她。老太
太表示曾寫信給慈濟表明想捐大體,但還沒有收到回音。隔天,張德蓉便
將大體捐贈同意書拿給老太太,彼此也因而結下了緣。

老太太姓趙,大家都叫她趙媽媽,那天趙媽媽本以為趙伯伯快撐不下去了
,所以傷心地倚在加護病房外,沒想到趙伯伯又多活了十五天。

在這十五天當中,趙媽媽心情難過時就打電話給張德蓉傾吐心事;趙伯伯
往生,張德蓉也邀慈濟人前往助念。趙媽媽心裡好感激,想到趙伯伯去世
後,一個人待在家裡怪寂寞冷清的,而自己又得了腮腺腫瘤,時日可能也
不多了,自己擁有多年的護理工作經驗,於是告訴張德蓉,希望能到慈濟
醫院當志工。

盼見上人 親致謝

回想起二十七年前與慈濟結下的一段緣,趙媽媽說,當時她唯一的兒子已
臨胃癌末期,只剩幾天的生命。住在附近的一位慈濟委員李太太看到她傷
心欲絕的樣子,便請正逢北上辦事來到李太太家的上人,到趙媽媽家探視
她的兒子。

趙媽媽說,當時她不懂佛教的禮數,也不知該如何招待上人,一直耿耿於
懷至今,也盼望能有機會再見到上人,當面表達感謝之意。

說著,說著,趙媽媽不禁感慨地表示,聽說當年那位李太太已經移民去美
國了,此生大概無緣再見面了。

沒想到話語一落,坐在趙媽媽對面的一位白髮師姊忽然驚呼一聲說:「唉
呀!我就是那位李太太,怪不得我看你眼熟呢!」這一驚呼,在場的人都
傻了眼,十分驚喜地看著趙媽媽與「李太太」相認,原來這位李太太就是
鄭李實先,應該稱「鄭太太」才是。

因緣來得如此湊巧,真讓趙媽媽開心得闔不攏嘴。

晚年歲月 獻孤老

張德蓉說,趙媽媽的女兒也定居在美國,八年前趙伯伯得了喉癌,五年前
又中風,由於台北榮總沒有空床位,趙媽媽只好將他轉至桃園榮民醫院,
這一年九個多月都是她衣不解帶地住在醫院裡照顧。趙媽媽也挺自豪地說
:「他雖然長期臥床,身上可一點褥瘡也沒有!」

為了消磨漫長的時光,喜愛看書的趙媽媽成為醫院圖書室的常客,圖書室
主任曾佩服地對她說:「趙媽媽,圖書室所有的書差不多都被您看光了,
再繼續下去的話,大概沒有一本您沒有翻過哩!」

趙伯伯過世後,趙媽媽更是以看書來打發令人發慌的時間,談到她希望到
慈濟醫院照顧孤苦的老人時,她含著淚光感慨地說:「獨居老人最可憐了
,那種寂寞,唉!是你們年輕人想像不到的!」

戰勝死神 憑毅力

民國八十年,趙媽媽被醫師診斷出得了腮腺腫瘤,估計活不過三個月。不
服輸的趙媽媽憑著一股毅力與置生死於度外的達觀看法,堅強地活了下來
;一年後,趙媽媽回去找醫師,「想不到,那位醫師在走廊上遠遠看到我
,拔腿就跑了!」趙媽媽笑著說。

趙媽媽一身傲骨從當年移民至美國時就可看出,當時才拿到綠卡的她,在
中美斷交消息宣布第二天,就整理好行李搭機返台。

趙媽媽曾經擁有四棟房子,第一棟因為兒子生重病賣掉;第二棟為了支付
女兒出國的學費與結婚費用也賣掉了;第三棟又因籌措趙伯伯的龐大醫療
費而賣出。如今趙媽媽獨自住在最差的一棟房子裡,但她卻相當滿足地說
:「這棟山腳下的房子又安靜、空氣又新鮮!」

幾年前,趙媽媽在醫院翻到一本《慈濟》月刊,其中一篇寫到關於大體捐
贈,於是決定要填大體捐贈同意書。當時,許多年輕一輩的親友都很好奇
地問:「趙媽媽,妳這麼老了,思想竟然還這麼開通?」她答說:「與其
化成一把灰燼,不如趁有用的時候多發揮功能!」

* * *

來見上人這整天,這天趙媽媽的眼眶都沒乾過,因為她不僅完成了向上人
致謝的心願,又巧遇到當年舊識「李太太」,她直喃喃地說:「好像回家
一般,真是溫馨!」

現在,她只期待著七月份趕快到來,因為張德蓉已答應好,要帶她到慈濟
醫院當志工!
line3.gif (1618 bytes) line4.gif (1736 bytes) line6.gif (1718 bytes)